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翻墙罪”终于来了!!!vpn将成历史。

全国怒了!这事必须严查!

惊天阴谋,无数国人正沉迷其中, 而背后真相,令人胆战心惊!

慕残秀色冰恋...(微博图被和谐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冬奥超级大国无敌“病人军团”带药出征

2018-02-09 观察者网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作为冬奥会历史上夺取奖牌总数最多的代表团,挪威在平昌的出征就本受关注。而近日抵达韩国的“维京勇士”们,因其鼓鼓的行囊中,装有6000支“哮喘”药物,再次被媒体推上风口浪尖。


在去年的越野滑雪世界杯芬兰卢卡站中,挪威队豪取18金,其中女子项目冠军全部被挪威包揽 图自ESPN


据挪威广播公司NRK7日消息,这次赴韩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挪威运动员携带了6000多份“哮喘药物”。

它们分别是:

1800支信必可(Symbicort)

1200支异丙托溴铵(Atrovent)

1200支环索奈德(Alvesco)

360支沙丁胺醇(Ventolin)

以及1200支沙丁胺醇吸入剂(Airomir)


图自NRK


此外,挪威代表带还附带10个加湿器,以及480支配给的雾化剂。

图自NRK


虽然芬兰、瑞典和德国的代表团,同样携带了用于治疗气喘的药物,但挪威队数以“十倍”的剂量,引起了世界反运动禁药机构(WADA)的怀疑。

而挪威国家队队医负责人克尔兹伯格(Mona Kjeldsberg)在7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确实,对很多人而言,这些药看起来非常多...我懂!但如果把它们分开,看起来就没有这么多了。我们根据上一届奥运会情况做了统计。整个奥运会期间我们负责250人,应带够250人的量。

克尔兹伯格 图自挪威《每日杂志(Dagbladet)》


似乎是早有预料,挪威滑雪机构(NSF)其实率先一步,在今年年初就表示,对挪威代表团出征平昌所携带的药物进行了检查。在一份长达191页的报告中,该机构称“并没有发现任何违禁行为”。

此外,挪威反禁药组织(ADN)主席瑟尔斯比(Per Medboe Thorsby),在当时面对路透社的采访时说:这些“哮喘”药物在挪威选手平日的呼吸性训练中很常见。

挪威在冬季项目上的优异表现,在很多人眼里,是这些“哮喘”药物撑起起来的结果。

在上述的6000份“哮喘”药物中,一些(包括信必可、沙丁胺醇等)因其可提高人体肾上腺素的功效,长期处于禁药名单的“大门外徘徊”的状态。

而且滥用这些药物,也可以直接造成运动员通不过药检。

2016年,挪威三届冬奥会奖牌获得者桑德比(Martin Johnsrud Sundby),因过量服用沙丁胺醇,被禁赛2个月。

桑德比 图自ESPN


2017年,温哥华冬奥会金牌得主、7届世界冠军、挪威越野滑雪女将乔哈格(Therese Johaug),因在一次冬训中未能通过药检,被禁赛13个月。她也因此无缘平昌冬奥会。

乔哈格 图自ESPN


对此,挪威的邻国可是“看在眼里,恨在心头”。

去年7月,芬兰国内的反兴奋剂组织曾要求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好好调查一下挪威的滑雪队,因为在芬兰人看来,这只挪威的队伍几乎都是由“哮喘病”患者组成的。

据《经济学人》消息,芬兰民间甚至还有人送了挪威队一个绰号:“哮喘滑雪队”。

另一方面,瑞典电视台SVT在“桑德比丑闻”爆发后,专门做了个纪录片,讲述这个“哮喘滑雪队”。其中,据一项自1992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挪威队69%的奖牌,都是“哮喘药物”赢来的。

图自SVT报道截图


去年12月,普京在回应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时,就曾提到国际上有些运动员“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

挪威的人口大约500万,一直是冬季运动强国。挪威代表团在参加过的22届冬奥会上,共获得118金111银100铜,三项排名均居世界首位。越野滑雪尤其是挪威的优势项目,在全部329枚冬奥会奖牌当中,越野滑雪占了107枚。

据NRK消息,本届挪威代表团共有109名运动员,虽在人数上少于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的134人,但依旧将以越野滑雪为龙头,在众多项目上向奖牌发起冲击,有望打破自身在单届冬奥会上金牌数和奖牌总数的记录。


来源:观察者网(ID: guanchacn

关注《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or 

点击页面右上角,查看公众号,关注环球时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