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荐读|政工干部只有懂军事,方能讲到官兵心坎里

2017-11-10 军报记者 军报记者

在十九大报告中,习主席强调,要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现代化军队的关键是实现军事人员现代化。现代化的政工干部必须具备现代化的军政素质。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主席指出,努力建设对党绝对忠诚、聚焦打仗有力、作风形象良好的政治机关和政治干部队伍,并强调政工干部要努力学军事、学指挥、学科技。


政工干部学军事的“深蓝”样本

回忆那段经历,曹凡至今心有余悸。


作为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干部科干事,他随艇出海远航。那天,他正和潜艇政委薛国栋讨论最新一期的《蛟龙快报》,警报骤响。


险情突发,曹凡有点发蒙。薛政委定了定神,当即检查了相关仪表盘,迅速判断出险情原因,甚至准确推断出故障位置。他马上给指挥舱打电话,提出自己的处置意见,并带领两名战士钻入故障舱段开始检修。


事后,曹凡得知,自己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险情发生后那短短几分钟时间,任何处置失误都会导致难以预料的结果。


“如果当时薛政委不在那个舱内,我应对得了当时那个紧急情况吗?”每次想到这,曹凡都觉得脊背发凉。这也让他看到了差距:都是政工干部,但在军事素质方面,他这个机关干事与薛政委之间的差距可不小。


这件事带给曹凡的震撼,促使他把自己的经历和所思所想写成了报告。远航结束后的干部例会上,他以这份报告为基础做了交流发言,引发了战友共鸣。支队政委孙忠义说:“政工干部学军事、懂潜艇,太有必要了!”


在军事上外行,搞政工就没底气

下午忙完业务,曹凡出了办公楼,登上一艘靠港休整的潜艇。他请该潜艇副政委郑宇翔、副动力长胡佃琪给他补课。自从远航归来后,他越发感到学军事的重要性。


在任职机关干事之前,曹凡一直都在海军某基地的水面舰艇任职。调入潜艇部队后,他通过抓紧学习和训练,训练大纲规定的机关干部必须达标的共同课目,他全都拿下。即使潜艇知识考核,他的成绩也不错,具备了胜任潜艇部队政工干部所需要的军政素质。


掌握理论和实际操作之间的区别是巨大的。第一次随潜艇出海,曹凡担负着指导潜艇开展政治工作的职责。登上潜艇,他沿用水面舰艇的操作规范,却怎么也打不开潜艇的水密门,只得去请教艇上的战士。


“哪有‘外行’指导‘内行’的道理?在军事上外行,搞政工就没底气。”在做好相关政治工作之余,曹凡挨个舱室学潜构、学操作,希望尽快成为潜艇训练的行家里手。即便经历多次随潜艇出航,他对复杂的潜艇结构也不敢说“很熟悉”。


今年支队组织政工干部“学军事、补短板、强主业”活动。在前期摸底考核中,曹凡记混了好几处阀门位置,表现不尽如人意。


“潜艇部队的人如果对潜艇最基本的都不了解,说不过去。” 该支队岸勤部政治处主任刘世源以前是潜艇上的军事干部,对政工干部队伍现状比较了解。他说,未来海战,政工干部也必须要懂潜艇、会操作。


开展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正是为了弥补当前政工干部 38 31277 38 11866 0 0 4403 0 0:00:07 0:00:02 0:00:05 4402军事素质短板。据该支队支队长丁永伟介绍,当前政工干部来源比较多元,很多政工干部毕业于非潜艇专业,入伍后不少在岸勤单位或水面舰艇单位任职,也缺少相关的军事培训。进入政治机关后,由于机关训练大纲只对共同科目有要求,多数干事依然少有机会参加潜艇实操训练,首次跟随潜艇出海难免遭遇各种尴尬。


记者的调研情况也证实了支队领导的判断。在随机抽取的10多位政工干部中,毕业于潜艇相关专业的仅一名,绝大多数政工干部没有经受过系统的潜艇知识学习和潜艇实操训练。据统计,该支队政工干部中仅约30%有在潜艇上任职的经历,其他绝大多数政工干部都没在潜艇上工作过。


某潜艇政委陈建军认为,针对政工干部的专门军事培训太少也是一大问题。他参加过的历次培训基本都是政工培训,虽然也有军事课目,但针对性不强,理论性内容多,军事实操技能练得不够。即使在支队组织的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中,每天两小时的潜艇训练都难以保证,不少政工干部的训练时间,经常被需要尽快处理的机关业务打断。


政工干部学军事要学到什么程度

在参加学军事活动的政工干部中,袁帅是极为少见的潜艇指挥专业毕业。在担任装备修理所教导员之前,他还担任过某潜艇副作战长。虽然有过硬的军事基础,但他学起曾经的操作课目来,丝毫不敢马虎。


“训练大纲规定,艇员离开潜艇超过三个月,就必须经过复训,合格了才能再次登艇上战位。更何况我这个离开潜艇岗位一年多的政工干部?”袁帅告诉记者,潜艇结构复杂,技术含量高,危险系数大,要想熟练掌握潜艇训练实操课目绝非易事。


袁帅还有更长远的打算:抓住所有机会提高军事素质,说不定将来重回潜艇任职,就不会因为军事素质短板而难以胜任。这也是该支队开展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的目标:政工干部学军事,不仅满足当前岗位对军事素质的要求,也为未来能够胜任潜艇政工岗位打下良好基础。


该支队党委所确定的这个目标,事实上是综合了近几年的探索经验。“政工干部学军事目的是什么?要学到什么程度?”早在几年前,这个问题曾在该支队引发争论。当时,其他军兵种的相关单位已经开始探索基层分队军政主官互换任职,以培养军政兼通型指挥人才。支队有人也提出,应该让政工干部具备和军事干部同等水平的军事素质,以提高政治工作威信。甚至在征得上级同意后,他们还进行了短暂的“军政互换”试点。


事实证明,在这种技术密集型部队,要求政工干部在完成政工业务之余,还要具备胜任军事岗位的军事素质几乎不可能。


“潜艇上的军事干部专攻军事训练,要做到胜任军事岗位也极为不易,更别提政工干部。”该支队副政委王明生认为,在潜艇部队,军事干部和政工干部的分工非常必要,“但分工不代表‘分家’,对基本军事素质的要求是一致的,就是潜艇部队的干部首先必须是合格的潜艇兵。”


越懂军事训练,越能全面把握战士心理和思想动态

“这么跟你说吧,我在艇上干了15年,我们这个政委是我最服气的干部之一。”作为老艇员和军事训练尖子,某潜艇内燃机班长刘念涛的点评最能说明问题。他提到的人就是该潜艇现任政委范作喜。


几年前,范作喜在支队机关政治部任过职。后来,他以全支队第二名的考核成绩,从支队机关干事升任某潜艇副政委。


训练大纲对机关干部和潜艇干部的要求有很大不同,范作喜在潜艇上就职后,必须尽快掌握协同训练、潜艇战术、鱼雷攻击等14门军事课目。


刚开始随潜艇出海,范作喜晕船呕吐不止。后来,他干脆在脖子上挂个塑料袋,吐完继续训。


刘念涛记得,那段时间范政委经常满头大汗,在狭小的潜艇舱内,凭着惊人毅力一天天坚持下来。


不到半年,范作喜瘦了10多斤。在年底的考核中,他所有课目全部合格,其中一半课目达到优秀。他用“凤凰涅槃一般的磨练”,来形容那段学潜艇、练军事的过程。


如今,在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中,范作喜已经能够担负起军事教员的职责。但每次出海,他依然挨个舱室学潜构、练操作。在他看来,深入了解每一个岗位看起来是学军事,其实也是在为政治工作打基础:“越懂军事训练,越能全面把握战士心理和思想动态,政治工作就能更有针对性,教育也能讲到官兵心坎里。不懂军事,就只能讲些空洞的大道理,谁爱听?”


随着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的深入开展,越来越多的政工干部成为了潜艇训练的“行家”,也更加精准地掌握了开展政治工作的着力点。


在某潜艇的一次长航任务中,两个舱段的战士因为垃圾处理问题发生争执。随艇出海跟训的曹凡敏锐地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兵兵关系问题,而是由于长时间高强度训练,加上密闭环境、晕船等影响,官兵们的心理耐受力已经接近极限。


“如果不懂军事,就会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错误,而发现不了潜藏的问题。”曹凡随即协助艇政委组织了一系列放松身心的小活动。直到那次长航任务结束,潜艇官兵始终保持了良好的心理状态,确保了所有训练任务圆满完成。


采访临近结束,在军港码头,一艘潜艇正准备开始新一轮长航。艇长宣布完本次出海训练任务及相关部署后,艇政委范作喜作动员,几句简短的话令全艇官兵分外振奋。最后,他强调:“我跟艇长把你们安安全全地带出去,一定会把你们安安全全地带回来!”


“这句话是全艇官兵的定心丸,没有全面的军政素质和相当高的自信,你就没有底气说这句话,说了战士们也不一定信。”刘念涛顿了一下,肯定地说,“但范政委说出这句话,我们信!”


(本报记者 段江山 陈国全 特约记者 茆 琳)


相关链接

“我们的战位无处不在”

夜深了,远海大洋涛声阵阵。璀璨星空下,执行远航任务的昆明舰破浪前行。战友们大多都已休息,正在值更的上等兵郭璇在战位上高度警惕。


意外的是,教导员邹亮给他端来一碗扬州炒饭,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了。


行胜千万言。郭璇白天闲聊时,曾对邹教导员说了句“两年没回扬州老家,真想吃口扬州炒饭”。没想到,这个小心愿这么快就实现了。吃着炒饭,细细品味久违的家乡味道,他想通了邹教导员整天强调的那句话——以舰为家。


千里之外,岳阳舰正向着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全速前进。天亮之后,在舰艇的餐厅里,官兵们正围坐在电视机前。电视画面中,士官长梁宝山的妻子正对着镜头说:“老公,你放心护航,我们盼着你平安归来……”梁宝山的儿子梁士奇还献唱了一首歌——《骄傲的少年》。小小的餐厅里满是欢声笑语,也有幸福的泪光。


岳阳舰一队教导员孟飞告诉记者:“在离开祖国的大洋上看到亲人的嘱托,能抚慰官兵们的焦虑情绪,也是一种加油鼓励。舰上的政工干部合力开展的这项‘越洋亲情一线牵’活动,将伴随官兵们远洋护航任务全程。”


在东海舰队某观通站,教导员王亮觉得全站官兵都盯着自己。由于站长休假,这一个多月里,全站的军政任务全归他一个人统筹指挥。


“军事主官不在,政治主官是否具备扛起全部职责的军政素质?”这是全站官兵的疑问,也是对王亮的考验。


在值班室,值班员小李正准备向战位长汇报刚发现的辖区海域舰船信息,却被王亮打断:“不对,应该是后面那条船。”他挪过鼠标键盘,熟练操作,快速矫正了辖区海域舰船判别结果。


小李私下对战友们说:“咱们这个教导员的业务能力没得说!”知情的老班长告诉小李,早在前年站长外出学习培训的半年时间里,王教导员就已经通过刻苦学习,成为观通业务的行家里手,还带领全站拿下了全旅比武和年终考核第一名的好成绩。


学军事、练军事如今已是很多政工干部的自觉行为。在东海舰队某航空兵团,.飞行二大队教导员朱彦忱在模拟机上体验飞行。他想通过模拟飞行训练,尽量更加真实地理解飞行员的感受。


大队担负改装任务,飞行员的心理和思想状态影响着飞行安全和任务成败。


“不懂飞行,做政治工作就只能讲讲空洞的大道理。只有懂军事,才能跟飞行员们真正交心。”朱彦忱最大的感受就是,对飞行训练理解越深,每次飞行后的讲评就越能讲到飞行员的心里去,也就越能有效地对飞行员进行思想、心理甚至技术上的帮助。


在某海域水下深海,北海舰队某潜艇正隐秘地驶向目标海域,开展例行远航训练任务。艇政委崔久亮正挨个舱段巡查,和每一位坚守战位的官兵小声地聊聊天,看看休息的官兵是否睡得踏实。


刚当政委那阵,崔久亮曾仔细研究过潜艇所有的方案预案,发现除了一级部署等紧急情况明确要求艇政委在指挥舱协助艇长以外,在更次航程等大部分情况下,艇政委都没有明确的战位。这让他感到疑惑。


直到第一次随潜艇出海行程过半,感受到艇员们长期在密闭空间中的焦虑、烦躁、压抑和各种思想波动,崔久亮才真正明白:没有明确规定政工干部的战位,恰恰是因为政工干部的战位无处不在。


“从一舱到尾舱,每一名官兵都需要政工干部的心理支持和思想疏导。从伙食保障到应急处突,每一项任务都需要政工干部站出来稳定军心。”当意识到这一点,崔久亮也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了能够胜任,他必须做好本职,也要练好过硬的军事技能。


从深海到大洋,从空中到陆地,高技术含量都是海军各兵种的共同特征。在很多一线战位上,并没有明确政工干部的一席之地,但这并不代表政工干部不重要,而是要求他们“无处不在”。无论时代如何发展,技术如何进步,政治工作的生命线作用只会加强,不会弱化。只有不能胜任的政治干部,没有可有可无的政治工作。


(段江山)

刊于11月10日《解放军报》“军营观察”专版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