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分享 | 瑜伽通身术成军营“爆款”,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来了

2017-12-30 军报记者 军报记者


“左为捕俘手,右为假设敌,捕俘手就位。由右至左,流水作业,开始!”


近日,陆军第80集团军某特战旅创新特种兵训练方法,搞起了瑜伽进军营活动,“特种兵瑜伽通身术”成为旅里的“爆款”,就连政委武仲良也练得热火朝天!


结尾有彩蛋哦~又被兵哥哥圈粉儿了吧!

来源: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瑜伽不是女生练得吗?让一群特种兵练合适吗?”你如果也是这样想的,那你就out了!练习特种兵瑜伽通身术,不仅可以提高官兵们的协调性和柔韧性,还可以科学规避训练伤。



体能是老课目,但练体能的思路不能停留在老路子上。”武政委说,“如果墨守成规,以往的强项也会随着时代发展变成短板。我们在军营引进瑜伽训练,是一种创新,目的就是把先进的训练理念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战斗力。”



拥抱军事体育“黄金时代”


2017年,全军军事体育训练如火如荼,训练改革力度不断加大,《军事体育训练大纲》试训任务在全军和武警部队300多个旅团级单位稳步推进,大纲草案不断修改完善,全军依托院校专业化培养军体人才的路子越走越宽——


“不先审天下之势而欲应天下之务,难矣!”时移势变,因势定策,乃运筹国家方略之道;辨势习策,同心共济,是决胜国家未来之途。


随着世界军事变革不断加深,伴着强军兴军的铿锵步履,军事体育顺势而为,迎来新的机遇。当前,官兵对军事体育的需求呈现许多新特点,军队改革也给军事体育的发展提供了许多新平台。


穿越岁月的浩荡洪流,历经改革的时代风云,眼下无疑是军事体育发展的黄金时期,因为在崭新的起点上,我们能从历史眺望未来。


回顾人类发展史,军事与体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战争,需要身体强健、性格彪悍、勇猛顽强、技艺不凡而又能吃苦耐劳的战士。自古至今,由于体育训练能够增强体质、磨练意志、提高技能,因此成了军队提升战斗力的重要手段。


在中国古代,兵书《六韬》主张将“有大勇力者”、能“逾高绝远,轻足善走者”“负重致远者”等不同特长的士兵分别编队;《吴子》提出“一军之中,必有虎贲之士,力轻扛鼎,足轻戎马,搴旗斩将,必有能者”。到了现代,美军提出,要将作战部队的官兵打造成“作战运动员”;俄军认为,体能准备是作战准备的基本构成,体能训练的目的是保障军人体能状态能够满足遂行作战任务的需要。


这些充分说明,不论是在过去冷兵器时代、火器时代,还是在现代高技术战争中,军人都需要有强健的体魄。基于这一认识,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身健体的火热氛围——


武警某部针对新兵体质差的现状,外请高人,内挖能人,夯实新兵体能根基;驻守滇西高原的陆军某旅,借助驻地热带山岳丛林环境,经常组织以体能竞技为主的综合演练;厦门警备区“海岛钢四连”,借助岛上地形,把台阶、交通壕、地下通道等利用起来,创新开展形式多样的体能训练……


军事家蒋百里有言:“没有稳定意志品质的士兵,连行军都困难。”不具备过硬心理素质,打赢无疑是一句空话。二战时,盟军船队屡遭纳粹潜艇袭击,许多水手葬身海底,极少数人得以生还。救生专家研究发现,生还者不一定是那些健壮的小伙儿,而是那些心理素质好、意志坚定的人。


未来,战争发生的突然性、作战节奏的快速性、作战空间的广域性、作战环境的严酷性,对军人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基于这一判断,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心练胆的喜人局面——


东部战区陆军某师引进虚拟现实技术,在动感座舱里,战士们戴上“VR头盔”进行战争“预实践”,锤炼心理素质;某部参与研发的智能军人心理测评训练系统投入使用,推动心理训练进入数字化阶段;武警广东省总队总结出“官兵自我心理调适10法”,组织正向心理暗示、跳心理健康操等活动。


曾几何时,“高技术战争条件下直接对抗减少,身体素质已经不那么重要”的观念在部队并非没有市场。但这是一个误解。新军事变革引领武器装备不断升级换代,原有人与武器的结合方式被打破,充分发挥新装备战斗效能对人的身体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些特殊岗位的军事体育训练要求更精细、更复杂。


“军无习练,百不当一;习而用之,一可当百。”军人要锤炼能打胜仗的体魄,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基于这一理念,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能精武的美好图景——


南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将体能训练的内容与各个专业单兵操作和战术训练结合起来;陆军步兵学院将战斗体能推上日常体能训练前台,每周一次战斗体能3公里,每月一次20公里,每季度一次50公里;武警猎鹰突击队引进功能性体育训练,针对武装泅渡、越障等军事技能课目开展专项和极限体能训练。


培根说:“黄金时代在我们面前,而不是身后。”从颁发《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2015-2020年)》,到《军事体育训练大纲》在部队试行;从训练伤早期综合防控试点,到“军人通用体质健康评价标准”在部队试用;从全军第一套士兵健身操正式推广,到两会人大代表提出“构建符合现代战争特点规律的体能训练体系”……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悄然来临。


比尔·盖茨说:“每天早晨醒来,一想到所从事的工作和所开发的技术将会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和变化,我就会无比兴奋和激动。”当前,我军转型发展将带来战斗力新的裂变,广阔舞台等着我们去施展智慧与才华,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期。在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勇于“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张卫兴  廖国全)


>>>>

施训者说


汪  雄(军委训练管理部训练局军事体育处参谋)


强国强军须强体,强体兴军为打赢。今年,我多次到基层单位调研军事体育训练开展情况,发现同样的训练标准在不同单位试行,其效果却有着较大的差异,这与单位重视程度、科学训练指导、配套保障条件等都有关系,但最核心的还是组训人才的差距。


可喜的是,各级都在积极开展军体人才培训,为管理组训培养了种子人才;部分单位推陈出新,指定干部兼任军体教员,主抓军事体育训练工作,为管理组训蹚开了新路子。


李广兴(八一体工大队训练处原处长)


今年我受邀到云南省军区某边防旅讲体能训练课,通过2个月的培训,集训队参训士官平均成绩进步较大:手榴弹由42米升为48米、5公里武装越野由23分48秒升为21分22秒、400米障碍由2分10秒升为1分54秒,且训练伤大幅减少。


这两年,我先后38次下基层讲授体能训练课。我发现,基层官兵的体能训练热情非常高涨,但部队懂训练会训练的人才太缺乏。部分基层官兵不会制定体能训练计划,训练实施中随意性大,训练后的恢复不到位,造成训练伤病过多。科学是军事体育训练的生命。只有让基层官兵懂得什么是科学的训练方法,才能大幅提升训练水平。


张锦贤(陆军特种作战学院部队体育训练教研室教员)


从2014年到2017年,我随同上级抽调的专家组,对20多个单位进行了调研。军事高技术的发展,高精尖武器的出现,并没削弱人的作用,这是调研中各单位共同认可的一点。火箭军官兵反映,先进装备,对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各种精密仪器的操作,离不开人体快速的反应和判断;长距离机动发射任务,离不开人体良好的抗疲劳能力;装备的快速设置,离不开人相互间的协作,这些都可以通过科学的军事体育训练来实现。


韩志勇(第79集团军某旅四营副教导员)


西方有句谚语:“有一流的军队之前,先得有一流的教官。”今年,我们集团军组织军体骨干集训时,教员给我们讲授了许多训练新理念。通过授课,我认识到:不科学的组训方法只会让身体在运动后愈加受损,一些老方法、老经验已经落伍了。这次集训,集团军坚持实战牵引,研究制定了《军事体育训练指导手册》,对军体骨干具体职责、如何筹划军体训练、怎么提升训练效益、怎样预防训练伤、如何规范相关标准要求和健全配套设施等方面逐一明确。


>>>>

参训者说


许少卫(空降兵某旅武装侦察连下士)


今年夏天,我参加了“国际军事比赛-2017”的空降排项目。正式比赛中,第一个课目就是对体能要求很高的“空降与急行军”。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我们伞降到达集结点,而后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急行军10公里。途中,由于体力不支,外国参赛队不断有人中暑倒下,而我们却一路奔袭,抵达终点时比第二名的成绩快了10多分钟,这得益于我们扎实的体能基础。在后续的课目中,我们的优势更加凸显。最终,我们包揽了非战车组的7个单项第一,并取得总评第一的好成绩。


蒋淑珍(第82集团军某特战旅女子特战连小队长)


一次,单位组织骨干在水库进行潜水训练,我被选为“示范兵”配合教员进行教学,演示“后翻入水”动作。没想到,下水后我的脚蹼掉了一只,蹬水一下子失去力量。就在这时,瓶子里的氧气已经耗尽。我憋气拼命蹬水,就在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和我一起下水的战友将我托出水面。我一直以为自己憋气的极限只有2分钟,可是在关乎生死的情况下,我憋气居然可以达到3分钟,也就是这多出来的1分钟,救了我的命。


体能跟不上,何谈打胜仗。作为一名想打赢、谋打赢的军人,只有不断挑战身体极限,练就强健体魄,才能遇上最优秀的自己、成为能打胜仗的精兵。


訾傲钦(新疆军区某部列兵)


我入伍前就读于体校,因此在新训期间,我的体能成绩相对于其他新战友更胜一筹,在整个新兵连数一数二。当然,我这种情况在新兵营并非个例,新兵中国家二级运动员、健身教练等大有人在。为此,新兵营将我们这些体能基础较好的新兵组成特训小组,一方面互相促进,另一方面给战友做示范。有了体能做基础,我们小组的战友在军事技能训练上显得更游刃有余,成绩明显高出一筹。我们也把自己的训练心得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其他战友,让大家共同进步。


徐文龙(火箭军某旅二级军士长)


我曾在2010年旅军事体育运动会中摘得三金两银,创造了全旅在一届比赛中夺得奖牌最多的纪录,至今仍是纪录保持者。良好的体能,让我有了充沛的精力投入专业训练,我在专业技术方面也一直走在全旅前列。有人问我如何实现军体训练与专业技能“双赢”?其实道理很简单。军事体育不是“花瓶”,只有将军体训练与战场需要、专业技能和武器装备紧密结合,让训练课目与战斗任务、岗位职责和应战应用有效对接,才能产生“效用最大化”。

本文刊于2017解放军报12月30日体育版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