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全国怒了!这事必须严查!

“翻墙罪”终于来了!!!vpn将成历史。

惊天阴谋,无数国人正沉迷其中, 而背后真相,令人胆战心惊!

慕残秀色冰恋...(微博图被和谐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分享|周恩来总理曾为军报一篇新闻稿修改30多处

2018-01-08 军报记者 军报记者


  今天,是周总理逝世42周年,让我们深切缅怀这位人民的好总理。


  今年元旦,解放军报迎来创刊62周年。风雨兼程半个多世纪,解放军报曾得到开国领袖们的关心厚爱。


  或许,你并不知道,周总理曾为军报修改过新闻稿。

  这篇新闻稿是周总理在上海接见驻军军官并讲话的消息,刊发于《解放军报》1957年12月26日头版。此稿由军报特约记者采写,送审时,周总理反复修改,直到晚上还利用参加活动前的15分钟,把稿子又要回去看了一遍。不到2000字的稿件,周总理改动的地方竟有30多处,甚至连标点符号也没有放过。周恩来严肃认真审改稿件的工作作风,使军报人深受教育。


  据悉,那份留有周总理多处修改笔迹的新闻稿,已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历史文物,珍藏在军事博物馆。


  采写这篇消息的军报特约记者当年曾以《难忘的一件事》为题,向军报编辑部汇报了周总理改稿过程以及自己所受到的教育。《党史博览》2009年第11期也曾刊发他的回忆文章《周恩来总理为军报修改新闻稿》。我们摘编如下:


时间是在1957年12月中下旬,周恩来总理是在杭州参加由毛主席主持召开的中央会议后来到上海的。他告诉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王必成,他要在上海警备区接见驻沪陆海空部队团以上干部。


当时,我(当年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宣传部新闻干事、《解放军报》特约记者张哲明——军报微信编注)负责新闻报道。政治部根据王必成的指示,要我参加接见并做好新闻报道。


那是我第一次受命写有关国家总理活动的新闻报道,心情既激动又紧张。刚吃过午饭,我就匆匆赶往司令部附近的军人俱乐部礼堂。礼堂里按兵种划分了几个方块,坐满了1000名团以上军官。第一排就座的是身经百战的驻沪三军正副司令员、政委等高级将领,稍后就座的是陆、海、空三军的师长们。礼堂舞台上的首长席,则是留给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王必成、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和周总理的。


我当时只是一名20多岁的尉级军官,因为是解放军报特约记者,在会场上受到“特殊照顾”:不但同陆、海、空三军高级将领一样被安排在第一排,距离主席台位置最近,而且我的座位前有一张小桌子,便于我伏案记录总理的讲话。


下午2点左右,周总理在王必成和陶勇等陪同下,大步走入会场。


周总理在热烈的掌声中健步登上主席台,同台上10多位陆、海、空高级将领一一握手致意。全场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待会场气氛稍有安静,王必成致辞,热情邀请周总理给大家作指示。


那天,周总理身着黑色呢子服装,神采奕奕。他首先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三军驻沪部队表示慰问,随后针对当时国内外形势、军队任务以及部队干部的思想动向,讲了敌我关系、党和军队关系、军政关系、军队内部关系和军民关系等五个方面的问题。周总理运用辩证观点强调指出:现在世界形势,正如毛主席所说的是东风压倒西风,但不等于说,可以坐而等待胜利。帝国主义是不甘心失败的,它还要挣扎。帝国主义存在一天,战争的温床就存在一天。他要求驻沪部队干部提高警惕、加强战备,随时提防帝国主义的挑衅和侵犯。周总理还谆谆教导大家,要保持和发扬党和军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进一步加强军政、军民和官兵关系。


总理讲了2个来小时,内容丰富。我集中精力,一边听一边紧张记录,连头也不敢抬,生怕漏掉总理的重要讲话。周总理讲话后,还同大家照了相。


周总理的重要讲话,对当时加强军队革命化建设具有重大意义。


解放军报编辑部闻讯后,很快打来电话,要我立即整理出一篇报道给他们发过去。


听完报告已是下午4时30分了,时间紧张:我匆匆回到办公室,翻开记录本,开始摘录总理讲话的重要部分。赶写成一篇不到2000字的新闻稿。由于自己政治水平低,对总理讲话精神一时领会不全面、不透彻,整理过程中把很多重要讲话给漏掉了,再加上时间紧,也来不及仔细推敲、修改,就匆忙通过警备区司令员王必成交周总理审阅。


天渐渐黑下来,寒风吹打着窗户。我在紧张之余,忘却了饥饿和寒冷,坐在办公室里静静守着电话,等待首长的指示,不敢贸然离开一步。晚7点左右,周总理的秘书打来电话,通知我立刻到周总理下榻的锦江饭店去取稿子。


我到达锦江饭店时已经是晚上7点一刻了,工作人员早在门口等待,迅速将我领到周总理的房间。只见周总理还伏在办公桌上,聚精会神地修改那篇新闻稿。他见我进来,和蔼地示意我在旁边沙发上坐下来等着,继续埋头修改。


不一会儿,总理修改好了,他面带笑容把稿子交给我。我本想说声谢谢,但当时太激动、太紧张,而且怕耽误总理宝贵的时间,拿了稿子就匆匆告辞。


当我满怀兴奋、准备跨出锦江饭店大门时,总理秘书追了上来,把我的稿子又要了回去。秘书告诉我,周总理看到离开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他想再看一遍。


我跟着秘书返回总理的房间。周总理重新摊开稿子,又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又修改了一些地方,然后和蔼地交给我发稿。


当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稿子一看,一篇不到2000字的新闻稿,总理改动的地方竟有30多处,甚至连标点符号也没有放过。例如,我在整理“形势和任务”一段时写道,干部要“加强敌情观念”。总理在这句话前面加上“随时”两个字。又在这句话后面添加上“和战斗准备”。这样改动以后,这句话变得更加完整和准确了。又如,我在整理“军民关系”这一问题时,原来写的是“近几年来,军队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有些疏远了”。周总理把它改成“我们军民关系基本上是好的,但是,有些部队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有些疏远了”。


第二天,《解放军报》在一版刊发了周总理亲自修改的这篇新闻稿,产生广泛反响。

(文车整理)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