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

12名一线女星在床上开光,要求先洗干净!赵薇李冰冰床照流出,被骂为红不择手段!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军改|军体教员来了!基层训练能否从5公里等“老三样”中跑出来

2018-01-09 军报记者 军报记者

“关于军事体育训练,你最关心什么?”某部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99.7%的官兵选择了“减少训练伤病”;94.6%的官兵希望“提高训练的成绩”;91.3%的官兵希望“训练的内容更加丰富有趣”。


这些数据的背后,是基层官兵对专业军事体育教员的需要与渴望。


军事体育教员来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一遍遍熟悉而嘹亮的晨跑口号声,穿透航母辽宁舰的清晨。


相对于这艘大船承担的沉甸甸的任务和使命来说,体育锻炼或许只是他们千头万绪的工作中一个小小的环节,但在刘书利眼中,却是事关战斗力的大事。


刘书利,体育教育专业毕业生,2017年被任命为航母上专业军事体育教员。在辽宁舰上,一批像刘书利这样走向军事体育教员岗位的官兵,正在研究着适合在航母官兵中推行的军事体育训练方法。


南部战区某海防旅官兵正在进行极限体能训练。刘谦、曾梓煌摄


在他们组织下,不少喜欢踢足球的官兵改为踢毽子,床铺栏杆成了“单杠、双杠”,跳舞、呼啦圈、跳绳、飞镖、射箭甚至连瑜伽等项目正源源不断加入到官兵的“训练套餐”中。这些体育训练不需要太大场地,只要有休息时间,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住舱、过道和工作岗位旁边进行。


2016年这个时候,刘书利还是首批全军军事体育训练参谋骨干培训班上的一名学员。他至今记得,出发前往南昌培训前,舰长、政委特意嘱咐他沉下心来好好“充电”。


那次看似普通的培训,因为多了军事体育这个关键词,而被业内人士广泛关注。种种迹象表明,军事体育改革的新时代正在掀开帷幕一角。


2015年,《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2015-2020年)》正式下发,原空军航空大学李学山教授看到这份薄薄的小册子时,激动不已:“全面提高我军军事体育训练的水平,应该将解决基层部队组训人才短缺的问题作为抓手。”


军体教员陈振宇为战士讲解400米障碍课目的动作要领。刘谦、曾梓煌摄


当刘书利成为首批全军军事体育训练参谋骨干培训班学员时,时任某海防团连长的傅涛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一新闻。那一刻,傅涛隐约感受到一股浪潮即将来临。但他没想到这个浪潮来得如此之快——仅仅10个月后,他所在的海防团和其他单位合并整编成立为新的海防旅,他升任防空营副教导员同时,还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命——军事体育教员。


和 “大航母”上的“小体育”不同,傅涛所在的营队散布在偏远小岛,训练场地是不愁,但要统筹兼顾避免偏训漏训,却要下一番苦功。


除去军事专业训练,连队还要担任巡逻执勤等任务,留给傅涛组织体育训练的时间并不多。如何设置课目、组织实施,傅涛都要“精打细算”。如今,在傅涛的努力下,一张网状组训体系正在慢慢形成,体育训练的场地也从健身房、操场慢慢扩大到阵地、哨所。


放眼全军更多部队,军事体育教员来了!相信,随着一大批像刘书利、傅涛这样的弄潮儿加入,军事体育对战斗力的贡献率将会越来越大。

(王超)


荐读:


基层为什么需要专业军体教员

军体教员出现在连队的那一天,南部战区某海防旅一连班长卢安华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连队曾经公认的体能训练尖子,巅峰时期体能成绩“好到没朋友”,如今已被腰肌劳损困扰多时。最严重的时候,卢安华连走路都感到钻心的痛。在卧床休息的那段日子,卢安华不止一次回想起以前为了提高训练成绩,不顾一切冲向终点的情景。“要是当时旁边有懂行的人指导下就好了。”他说。



卢安华的盼望,也是大多数基层官兵的心声。“关于军事体育训练,你最关心什么?”某部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99.7%的官兵选择了“减少训练伤病”;94.6%的官兵希望“提高训练的成绩”;91.3%的官兵希望“训练的内容更加丰富有趣”。


这些数据的背后,是基层官兵对专业军事体育教员的需要与渴望。


“有些人觉得军事体育训练很简单,谁都能搞,但实际情况是,不少组织者根本不懂,有的训练理念本身就是错的。”多次参与基层部队军事体育调研的海军军医大学教授包瀛春说,许多连队组织军事体育训练常年就是5公里、仰卧起坐、俯卧撑这“老三样”,不仅与时代脱节,而且与当下部队战斗力生成严重脱节。“也不是说‘老三样’不好,但我们必须从‘老三样’中走出来。”他说。



对此,南部战区陆军某旅军事体育教员李振航以俯卧撑为例说:“不仅仅是做多少个,还要看怎么做,比如标准的、直推、窄推、宽距、斜下,方式不一样,锻炼的肌肉群就不同。”不同的军事技能训练需要不同单项的军事体育训练作为支撑,通过不同肌肉群的针对性练习以及身体灵敏性协调性训练,才能让军人的身体更加符合战场的需求。


“专业军事体育人才的缺乏,是导致基层粗放式的训练的主要原因,体育训练和作战技能训练结合不紧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武警工程大学共同科目教研室的军体教员倪红军说,基层官兵身体素质失衡的现象很普遍,许多战士耐力相对较强,但力量、速度、协调和柔韧素质相对偏弱,连队攀、爬、跳、投、挖、搬等基本能力训练组织力度不足。


这样的不均衡在一些课目考核中可见一斑。翻开基层连队训练成绩登记表,“老三样”课目的优秀率、及格率都大幅度高于400米障碍、轻装五公里等与实战结合较为紧密的课目。



在一份份成绩登记表上,倪红军还发现了另一个现象:不少连队训练成绩的记录,已经连续多年没有被打破过了。


在该旅一营三连,400米障碍的记录是1分34秒,五年前由一个叫陶此洪的战士创造并保持至今。值得一提的是,陶此洪当兵前曾在建筑工地工作,身体素质非常好。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在‘蜜罐里’长大,从小到大都是在一个个教室、一个个考场度过,体育锻炼不够带来身体素质下降。”该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袁熊说,时代变了,官兵的身体状态也变了,如果没有专业的军事体育人才,仍由几十年的“老办法”来指导如今的训练,肯定会影响到部队战斗力生成的质效。


其实,专业的军事体育教员这一岗位早在我军一些特殊的战斗单位中出现了,并且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空军飞行员中有这样一个说法:每一个“金头盔”都有一颗“大心脏”。就像一架先进的战机,为了性能出众,就必须得用高质量的材料来打造一样,“金头盔”获得者,要想拥有过人的技战术水平,身体综合素质必须出类拔萃。


“在问鼎‘金头盔’的征途上,飞行员的身体素质始终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这离不开专业性的指导训练。” 空军首届“金头盔”获得者、飞行员王海峰说,他的一项重要生理指标——肺活量,就是在沙滩足球这项运动中提高上去的。这项小众运动的开展必须要有专业教练的指导实施,否则就有可能导致训练伤。


沙滩足球能帮助“金头盔”练就一颗“大心脏”,但不同战位对军人身体素质要求的侧重点是不同的。这种差异性和针对性要通过怎样的训练去实现?


显然,这些问题需要专业的军体教员来回答。

(王超)



回顾人类发展史,我们可以发现,军事与体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现代化战争,更需要身体强健、勇猛顽强、心理素质过硬的战士。


而体育训练能够增强体质、磨练意志、提高技能,无疑是军队提升战斗力的重要手段。



本文刊于今日《解放军报》05版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