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关注|寻找“中国精兵”!走进北京卫戍区某装甲团

2018-04-09 军报记者 军报记者

寻找“中国精兵”!这是我们此次受领的最新任务。


不管是“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的传奇少年还是身怀绝技、其貌不扬的“军营扫地僧”,只要是战友口中赞叹不绝的“牛人”,只要是大家佩服不已的好兵,他们或传奇、或平淡、或曲折、或有趣的军营故事我们都“愿闻其详”。


当然,我们更愿意网友们和我们一起,走近优秀的“中国精兵”们。


瞧,记者来到了北京卫戍区某装甲团,在这里,会邂逅怎样一群战士呢?


我的“初恋”,我们明天见!


“股长,明天参加换季保养的人员里面有没有像史今那样的,我能不能和他一起保养战车!”


“王干事,这里有没有像《士兵突击》里面史今一样的班长,我想认识他!”


“张干事……”


之所以这么“疯狂”地寻找着现实版的史今班长,是因为无论看多少遍《士兵突击》,看到史今班长带着许三多保养战车的那个桥段时永远都会很激动:装甲车前,史今班长用耐心又细致的语言教许三多如何保养战车;三多想抡锤,史今班长就什么都不顾地鼓励他、为他掌钎;手被砸后,史今班长极富冲击力的一句“你想拖死我啊许三多”,看似责备其实又是鼓励,除了“暖”更显担当……正是深深镌刻于心底的这一幕幕,使面带羞涩而憨厚的笑容的史今班长成了我的“初恋情人”。最不忍心看他含泪退伍的画面,不仅是因为心疼他对部队的留恋,更是因为他这一走,便再难找到关于他的蛛丝马迹。所以那一刻这个铁血汉子留下的热泪,不仅沾湿了他的面庞,更刺痛了我的双眼。


十几年了,儿时的“情愫”没有随着我的长大而褪去,反而随着离北京卫戍区某装甲团越来越近而愈加膨胀、愈加热切:“我要去追寻我的‘初恋’!”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些絮叨。“有!肯定有!”听到这样斩钉截铁的肯定回答,我的内心是狂喜的,喜到有种望眼欲穿终得见的迫不及待。但越是激动,就越要压制,我淡淡地说:“明天我去采访他。”


“我的‘初恋’,我们明天见!”临睡前,我甜甜地想着,脑中一直浮现着一抹羞涩又憨厚的笑。


初见面:

他不是“史今”


月西移,日东升,明媚的晨光透过窗子洒满整间小屋。我看着窗外不禁笑出来,想来春风一定是懂我的,所以才努力战胜了昨日漫天的黄沙,为我与“初恋”相见创造这么好的条件。于是,吃罢早饭便一路轻快地朝坦克四连的车库而去。


车库里,一个个庞然大物——59式坦克岿然而立,等待着换季保养后的重生。此时的我却没有心情去好奇这些难得见到的东西,只四处寻找着我的“史今班长”。


这时连指导员郑兴煌朝车库里喊了一嗓子,一个身影闪出来。“这是我们的一个老班长李堆刚,技术能手,我们唯一的装甲技师,还是连党支部的支委……”


我打量着眼前的班长,感觉除了肤色有点像我的“史今班长”,便再难将二者联系在一起了。更重要的是,班长除了指导员说“这位记者要采访你”的时候露了个不知所谓的笑容,其他时候都虎着脸,让我心里怕怕的。“这哪是史今啊,明明就是伍六一。”又失落、又委屈,又畏惧,我只怯怯地说句:“班长你好。”班长回了一句好后便不再开口。连指导员把我托付给这个班长以后就去忙其他事情了,这让我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了。


开场有些尴尬,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进行,谁让这场“见面”是我提出来的呢。于是壮着胆子跟在班长身后进了车库,听他给我介绍59式坦克的概况。突然,李班长一闪身到坦克上面去了,我站在地面仰着脖子跟他说话,但说不了几个字他又绕到别处,一会儿又绕回来,搞得我只能“望甲兴叹”,心想这个班长真不“怜香惜玉”。


“我也想上去!”我开始寻摸着我也从哪里爬上去,反正已经这么尴尬了,难道还能更尴尬?至少要一般儿高才行。边想着,边围着坦克“考察”,最后终于在各位战士的帮助下踩着椅子上了坦克,还顺便“掠夺”了人家的一副手套。


戴好装备,便开始了对李班长的“追击”。但出奇的是,李班长似乎总是对我“退避三舍”,说不了几句话就绕开去指挥这个指挥那个,所以虽然我和李班长之间只有从车中部到车尾部的距离,中间却隔着“万水千山”。


△记者在采访李堆刚班长。王文祥摄


“果然是来追人的……”我内心暗想,“那就追到底吧。”此时我忘记了刚才对班长的畏惧,冲到车尾跟班长说:“有啥活我能干的?我跟您一起做。”班长看了看我,想了一下说:“那就扫灰吧。那个谁,递把刷子过来,小的!”于是,我便有了“武器”——一把小的油漆刷。


△李堆刚班长向记者解说如何保养坦克。王文祥摄


这时坦克发动机后面的盖子是打开的,里面充满了各种弯弯绕的管子样的东西,估计有一米多深,因为班长站进去后就只露上半身在外面了。我惊呆了:“这么踩这些管子不会断掉吗?”


班长有点乐:“那哪能断?那么容易断还能是坦克嘛?”


我探了探脚,还是不敢踩,生怕再加上我的重量这坦克车的精密仪器就要报废了。于是我坐在边沿上,脚虚踩着那些管子,把身子探低去听班长讲解:“这是变速箱,你看着哪脏就用刷子刷刷,把土清干净,我们平时得趴到下面去清,这活对你来说太脏了……”见我直接坐在铁皮上,班长又朝外面喊:“拿个垫子过来。”我突然觉得有点暖,嘴上说着“不用不用”,心里却乐开了花:终于跟这个老班长套上近乎了!


忆往昔:

自己说自己像“伍六一”


李班长终于不再躲着我,撑上来坐在我边上,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李堆刚班长向记者回忆年轻时的事情。王文祥摄


原来李班长年轻时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调皮、不爱学习、老惹事、心气儿高,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谁都没有想到,之前的一个“问题青年”进了军营竟然转了性子。


才进军营,他就被新兵班长看上了,说要带着他学坦克驾驶,这一学,就是十年。坦克驾驶室不仅柴油味扑鼻,空间更是狭小,连我这样体重不过百的女孩儿坐在里面都嫌憋屈,不知道李班长这个汉子是怎么在里面一坐几个小时的。再遇上夏天的烈日,单想想里面会达到四十多度的高温我就开始喘不上气来。可是李班长就在里面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刚开始学驾驶的时候,李班长不是个特别出色的学生。个色的操纵杆、异常沉重的档杆、林林总总的各项仪器,都让他有些应付不过来。踩着离合挂不上档、油温水温不知道怎么控制……这些才接触驾驶时会犯的毛病都曾出现在李班长的身上。


“那你怎么克服的呢?有什么诀窍吗?”


“下苦心学呗,不想落在人后面!”听了这句话,我心里暗想:果然是个“伍六一”,拼劲儿这么大。


“开始有人指挥着前进倒退,慢慢地开始过障碍,弹坑、土岭、崖壁、S型路、双直角路……记得有次在内蒙演习的时候,油温水温高了都不知道怎么处置,心里特别害怕,怕油管水管爆了,好在没出事。我第一次独自驾车的时候是在一次演习上,当时感觉技术上还是有所欠缺,所以去之前心里有很多担忧:油水温处理不好怎么办、履带断裂了怎么办……好在演习的时候没有出现什么差错。但行进中还是跟不上前车,当时外面黄沙漫天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轰隆隆的车声,不过还是能判断出来掉队了,心里慌得很。幸亏碰上一个温和又有经验的老车长,给了我不少帮助,这才顺利完成任务。你不知道,回来以后我真是很后怕,不过那一次经历之后我就感到自己涅槃了……”


△接受采访中的李堆刚班长。王文祥摄


十年来与坦克驾驶舱的朝夕相处,练就了我面前这位装甲技师。我想,这跟他的心气儿高也脱不了关系吧。就连现在,这位三十岁的老班长依然不甘落于人后,拼体能、搞比武,哪怕对手是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也要跟他“杠一杠”,绝对不能比他们差!说到这里,脑子里不禁浮现出《士兵突击》里伍六一和许三多背着铁锅赛跑的一幕,恍惚中,那个奋力跑着身影的变成了李班长。


“班长,你看过《士兵突击》吗?你觉得你像史今还是像伍六一?”


“这个……不好比。”李班长嗫嚅了半天,还是给了一个答案:“像伍六一吧。”


“这么说,你平时是个严师傅咯?”


“严!怎么能不严格?”


再思量:

“伍六一”其实也惹人爱


从坦克车上下来,我和李班长带的兵聊着。提起李班长,他们都有一个评价,那就是“严格”。


△记者在采访李班长带的战士。王文祥摄


“严是爱,松是害。李班长在工作中特别严格,但在生活中又很温和。”这是几个人中跟李班长时间最久的一个骨干说的。


“李班长做事雷厉风行,但也是言传身教,他自己能做到的才会要求我们也做到,自己做不到就不会要求我们。”李班长现在正在教的一个小徒弟这样说。


“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怕。几个同年兵对班长也挺怕的。”这是跟李班长还不到两年的小战士的感受。


听着他们对李班长的评价,有点像品酒的感觉。入口辛辣,但品得时间越久就越醇香。《士兵突击》里的“伍六一”的不也是这样吗?许三多从开始对他怕,到后来对他依赖,这份感情的变化都是时间作用的结果。就连我们这些旁观者也不外如是——从刚看到这个人物时对他严苛的不顺眼,到最后对他良苦用心的理解,再到对他执意离开的不舍,不都是因为“日久见人心”吗?


这么说来,有的人会叫你看一眼就爱上,有的人却需要花费些时间才会爱上。“伍六一”是这样,李班长也是这样。


“轰隆隆——”沉寂一个冬天的坦克终于启封了。不久后,它又要在演训场上一展自己的风姿,李班长想必也会再次驾着“铁骑”驰骋,也必定会用它带出更多的徒弟。


隔着坦克启封扬起的漫天尘土,我看到李班长指挥的身影。这一刻,刺鼻的柴油味和漫天的尘土并不惹人厌,反而有种迷蒙的“浪漫”。多想看看李班长驾车凯旋时的风姿,不过见不到也没有遗憾。因为,我的脑海中早就有那幅画面的定格了。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王珊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