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俄国搞总动员,为啥有些人反应冷淡

历史上的那些股票暴跌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突发疫情、用人需求下降、毕业生“堰塞湖”叠加!今年找工作有多难?如何解?

新民晚报 2022-06-21

今年,伴随着经济增速下滑及新冠疫情影响,1000多万大学毕业生涌入就业市场,面对前所未有的就业困难。


据上海市发布的消息:今年上海高校毕业生共22.7万人(较去年增加2万人,增量为5年来最多)。截至5月6日,毕业生去向落实率为36.47%,比2020年同期高了10.03个百分点,但比去年同期降低了6.54个百分点,高校毕业生就业面临着很大压力。


对于沪上许多2022届毕业生而言,他们面临着相同的窘境:去年,他们希望躲过今年的就业市场压力,选择考研,结果,由于考研人数众多,录取率极低,考研之后再想求职,却遭遇了新冠疫情,陷于近三个月之久的校园封控。原本,每年的3、4月,是高校“金三银四”的黄金求职期,然而,在疫情之下,昔日盛况不再。


表面上看,疫情是今年大学生就业市场“难上加难”的直接原因,然而却有深层的内在背景和原因。

今年有1000多万大学毕业生涌入就业市场 东方IC图














毕业生人数众多















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超过1000万人,上海接近23万人,屡创新高。增量何来?十多年前,来自高校扩招。而现下,主要是因为本科生“慢就业”“缓就业”,考研扩招,研究生毕业人数剧增,形成了一个高校就业市场的“堰塞湖”。记者查阅了上海原985、211高校(现“双一流”高校)的数据发现,目前,研究生毕业生人数普遍超越本科生。复旦大学2021毕业生总数超过10000名,其中本科毕业生仅3000多人,毕业生的主体已让位于博士生、硕士生。


值得注意的是,当下,更多同学考虑更“安全”的“求职方式”——考研。学生们普遍认为:“与其今年明年找不到称心的工作,不如考个研,再在校园里躲几年,等待最佳的就业时机。”而“考研热”带来的,是今后许多年将面对的“堰塞湖”。














用人需求在下降















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国企、事业单位乃至报考公务员,已经成为高校毕业生求职首选。不过,实际情况是,民企已经成为高校毕业生用人的最大供应渠道。记者查阅了复旦大学2021年、2020年毕业生就业报告,数据显示近30%的本科毕业生前往“其他企业”就职,远超“三资企业”“国有企业”及“高等院校”。


2021年,华东理工大学签约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就业单位性质流向比例从高到低依次是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三资企业、机关和事业单位(包括政府机关、高校、科研院所及其他事业单位),分别占总就业人数的50.65%、22.49%、18.90%和7.96%。


近年来,民企面临国际经济发展环境变化和国内经济同时转型的大背景,尤其是上海相关领域,如制造业、房地产业等,高校毕业生就业用人需求出现下降趋势,为高校毕业生就业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人口结构有变化















著名人口专家、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教授告诉记者,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在发生变化,随之而来是劳动力结构的变化。未来,大学生就业难将是永恒的话题。


近年来,中国高校毕业生逼近千万,而同年龄段的人口则降低至1600万人。也就是说,同年龄的人口,大学生人数开始超过了非大学生人数。由于太多的年轻人进了大学校园,劳动力市场就业出现不平衡:即大学生就业难与实体企业的“用工荒”。


与此同时,随着当前毕业生主体转向00后,就业观念发生了明显变化,就业选择、就业方式更加多元多样,“隐性就业”、灵活就业的大学毕业生可能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当快递员、外卖员、餐厅服务员已较为普遍,网络直播、淘宝店主、滴滴司机也正成为更多大学生的就业选择。在灵活就业比例增长的背景下,传统的签约率、就业率乃至落实率,是否还能准确反映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值得思考。


无论大学生就业结构如何,当下,面对较为严峻的就业形势,专家和高校就业中心负责人均希望,各位毕业生同学能够合理调整预期,树立“先就业后择业、先就业再发展”的观念,缩短犹豫期,在就业创业上做到更加积极主动。








求职大年遇招聘小年

高质量技术人才仍抢手


对于千万名高校毕业生,今年的春招季到底好不好找工作?又有哪些行业是“上岸”好选择呢?BOSS直聘发布消息:春招旺季以来,一方面如新能源、航空航天、医疗器械、生物制药等高端制造业领域在招聘规模上快速增长;另一方面,这些高端制造业在招聘需求上,不受个别规模大、增速快的行业影响,有“多头并进”的趋势。换句话说,在高端制造业,并不是只有热门行业、企业有招人需求,而是整个制造业都处于“求贤若渴”的状态。


不过,随着近几年我国高端制造业转型升级,不断在“卡脖子”领域全力争取高质量人才,因此,高端制造业中的工程技术类岗位最“缺人”。另外,由于高端制造业企业还在数字化、智能化上持续寻求突破,因此,今年春招季上,高端制造业中的数字技术/IT类岗位招聘规模同比增幅达75%,在增幅和占比上仅次于最核心的工程技术专业岗位。


尽管如生物制药、航空航天、电子/半导体/集成电路等领域平均招聘月薪可达到13410元,但几乎所有重点观察的细分领域均面临人才紧缺的困境。其中,医疗设备/器械、新能源、仪器仪表/工业自动化、计算机硬件、智能硬件等领域的人才缺口均大于20%。


2020年我国博士毕业人数为6.6万,虽然这两年“博士进工厂”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产业界,如医疗制药、数字技术、智能制造这三大领域仍在翘首盼望“博士们”的到来。


前段时间,互联网公司频繁出现裁员传闻,不少人认为这是互联网行业的“倒春寒”。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今年在互联网行业求职没有机会,相反,互联网行业不同岗位的求职竞争情况存在明显差异。


产品、技术类岗位的人才供给依旧不足,特别是人工智能方向。据观察表明,互联网人工智能方向的岗位招聘需求同比增幅最高,达87.7%,这一增幅接近排名第二的大数据方向44.2%增幅水平的两倍。而运营、销售类岗位的求职者竞争则明显加剧。此外,房地产和教育培训行业的从业者们在求职时,除本行外,首选也均为互联网。


基于以上信息,今年这个春招季或许是“求职的大年,招聘的小年”,但如果把原本被锁定在互联网等领域的目光移开,多看看其他领域和行业,让“井水”和“河水”交互交融下,或许会有新的机会和发现。








上海三个方面促进大学生就业


近期,上海市提出三个方面,促进大学生就业工作。


一是推出有力度的毕业生就业促进政策。11个部门已联合出台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的文件,把基层政策性岗位、企业税收减免和社保补贴、创业贷款优惠等就业创业促进措施和盘托出。


二是加强网络招聘和岗位募集。3月以来,市、区和高校分层分类已经开展了不少网络招聘活动,其中:由市级组织的毕业生线上招聘会已累计提供20余万个岗位,线上的系列招聘活动将持续到8月底,不间断地推送优质岗位,努力降低线下招聘无法正常开展造成的不利影响。


三是优化就业服务和生涯指导。上海将持续优化毕业生就业落户政策,2022年非上海生源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进沪就业申办上海户籍会参照2020年的做法分两批集中受理,第一批从疫情平稳后开放并受理至8月底,第二批将于2022年底开放受理。


相关部门已把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接入“政务云”,依托“一网通办”平台上线了“学生就业服务一件事”应用,毕业生在手机上就可以获取就业信息、查看招聘进度、完成网络签约。



新民晚报原创

记者:张炯强 王蔚 易蓉

编辑:李争

推荐阅读




觉得不错
下方 分享 收藏 点赞 在看 四连击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