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杂志BlueMen,体育系男模允硕

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不知道蒋介石机要秘书的小孩有多幸运,就不知道共产党有多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寇文一 济宁检察

一个有多次盗窃前科的人,摇身一变成了“海归”,骑着电动车走街串巷打听单身男青年的情况,再以说媒的名义骗吃骗喝。在一次“说媒”时,却见钱眼开、利欲熏心,为了2000多块钱谋财害命。2018年3月27日,经济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王星犯抢劫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媒人上门来说媒

在梁山风景区东边2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多年来,除了一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小矛盾外,整个村庄一直相安无事,人们都能安居乐业。


吴生是当地的一个本分农家人,生活虽然不是很富裕,一家四口倒也其乐融融。农忙时,夫妻二人在地里的干农活,闲暇时,在外打个零工补贴家用,大儿子在北京学厨,小儿子上学。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早已到了适婚年龄的大儿子一直没有对象,这令夫妻二人很是着急。为此,他们没少托人给孩子介绍对象,十里八乡的也都知道这件事。


吴生自己家有18亩耕地,还承包了22亩,用来种山药。清明时节,气候清新,草木茂盛,是植物播种的大好时节。2017年清明节的前一天,住在地里的吴生起得很早,给帮工安排完农活后,租了一辆货车,带着6000元现金到外地买山药种子。他的妻子许芬也早早地来到地里,带着人在地里翻耕、打沟,忙得热火朝天。


中午的时候,许芬从地里骑着电动三轮车回家准备午饭,来到自己家北边的路口时,有个骑电动车的男子主动上前搭话,说要给她儿子介绍对象。


“这个人不到1米7,皮肤黑,瘦脸尖嘴巴,上嘴唇中间有豁子,脸上有黑斑,头发长,口音是本地的。”这是陌生男人留给许芬的印象。


据该男子说,他是打听镇上一个开饭店的人知道她儿子是单身,想来说媒。许芬回想起来,自己有个亲戚在镇上开饭店,曾给她儿子介绍过对象,就以为是打听的这个亲戚。许芬放松了警惕,热情的把人领到自己家中。

这个媒人不靠谱

正好是饭点的时间,许芬请他在家里吃饭,正好聊一聊,相互了解一下,看看两个孩子是不是合适。因为丈夫吴生不在家,毕竟是面对一个陌生人,许芬也害怕,就到地里把帮工的人叫来,陪着吃饭。


许芬去饭店订了饭菜,有鱼有肉,准备了烟酒,好生招待,真希望这次能给儿子找到对象,了却一桩心事。


陌生男子说他叫“王云华”,老家是泰安东平的,是梁山县南刘村的上门女婿,在美国留过学,回国后在东营一家国企上班,从事探测方面的工作。岳父的三女儿,人长得很漂亮,有1米7多,26岁,有正式的工作,就是离过一次婚,他自己这么大老远的过来,就是想给小姨子找户好人家。


一个留过学的人,在单位上着班,衣着、形象如此不讲究,甚至可以说是邋遢,这令同桌吃饭的人都有些怀疑。酒桌上,他们也向王云华问了一些问题,酒过三巡,王云华也有些晕乎,回答的问题也是前后矛盾,还老说一些大话,按当地人的说法叫“吹大气”,这让许芬等人都觉得这个人不靠谱。但是,许芬主动要王云华的手机号,王云华也给了她,还能打通,这又使许芬稍微放心一点。


吃完饭,许芬想要女方的号码,好方便儿子与她的联系。王云华却说只有见了当家的,才把女方的手机号给他们。因为还要到地里干活,许芬就让王云华跟着他们一起到地里,等吴生回来。


到了地里,王云华酒劲发作,倒头就要躺在地上睡觉,许芬担心他受凉,扶他到吴生睡觉的窝棚里休息。

露财引来的杀机

太阳下山后,许芬见丈夫吴生还没回来,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还说了有人给儿子介绍对象的事。吴生交代许芬早点回去,说回去后到窝棚里找这个媒人问问情况。


晚上7点多,吴生回到村里,他让货车司机和同去买种子的人先到地西边的饭店等着,自己到窝棚里看看情况。进入窝棚,吴生看见有个人躺在床上睡着,想着这人就是给儿子介绍对象的媒人,就把人给叫醒。


吴生问王云华他是谁,干什么的,王云华一一回答。吴生心里也是满满的怀疑,试探着说王云华是骗子,还说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王云华有些心虚,立马从床上跳下来,作势要往外走。一看这情形,吴生也怕是误会,耽误了给儿子介绍对象,一把拦住王云华,还说请他到饭店吃饭喝酒,边说着,还边给王云华点了支烟。之后,两人一起去了饭店。


到了饭店,点了菜,很快菜就上齐了,还要了两瓶白酒。吴生倒完酒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都是一百元一张的,抽出4张给了货车驾驶员,说是租用货车的酬劳。


吃饭的时候,王云华又把自己的身份和来这儿说媒的情况说了一遍。吴生说自己的孩子在外地,来回一趟得一千多块钱,不如让两个孩子先电话聊着,双方觉得都可以,再见见面。这样,王云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吴生,说是以后联系用。


10点多,他们离开饭店,吴生把王云华送到公路上,自己回到窝棚里睡觉。


看到吴生离开,王云华又回到村里,绕到吴生窝棚正前方的庄稼地里,关了手机。在停放电动车的时候,王云华看到吴生拿着手电筒在地里转悠,他立刻趴在地上,避免被发现。在看不到手电筒的光亮后,王云华在地里趴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拔起插在地上的一根很粗的木棍,顺着窝棚的灯光走去。在窗口,他听见有打呼噜的声音,判定吴生已经睡着了,掀开帘子走了进去。看见吴生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王云华拿起棍子,毫不犹豫的朝吴生头上狠狠砸了一棍。


砸下去之后,血就溅了出来,到处都是,也溅到王云华身上。“我怕一下没砸死,为了保险起见,紧接着又往他头上砸了一棍。”讯问时,王云华供述说,“砸完第二棍我看到他没有动静了,我放下棍子,拿起他脚边的裤子,从裤兜里掏出所有的钱,转身就跑了。”


跑了一会儿,王云华想到自己曾经留电话号码给吴生,怕因此追查到他,王云华又跑回窝棚,迅速找到手机,在跑的路上把手机摔坏,并用脚跺进土里。


自此,王云华开始了逃亡之路。


他有多次盗窃前科

推着电动车,王云华来到一条土路上,看看手机,快5点了。杀了人,王云华很紧张,也不熟悉路,骑着电动车沿着路,见弯就拐。天渐渐亮了,王云华害怕有人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路过一条河的时候,他脱下带血的裤子,擦干净鞋子上的血迹,把裤子扔掉,继续向北逃。


一天一夜下来,到了6点多,王云华有些饿了,正好看到一家面馆,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还喝了一瓶酒,压压惊。此刻,王云华才有时间和心情,从口袋里把钱拿出来数一数,一共2670元。付了钱,王云华骑着电动车继续逃命,看到自己身上上有杀人时留下的血迹和泥土,一路上,买了新的鞋子、外套、袜子,还找了个澡堂,把自己的身体洗得干干净净的,换上干净的衣服,扔掉作案时穿的、沾染血迹的衣服,像是杀人的事都不曾发生过。


骑着电动车,王云华一路逃窜,车子没电了就找地方充电,换了新的手机和号码,却不敢联系任何人,晚上就找个草垛子糊弄着睡一觉。已经离案发地点很远了,时间也过去两天了,好像挺平静的,应该平安了,王云华不断暗示自己。


一路逃亡来到兖州,2017年4月6日上午10点多,在104国道上骑车的王云华,被早已埋伏在周围的侦查人员抓获归案。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刻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经调查,“王云华”真名叫王星,1976年出生于山东省汶上县,小的时候,父母离异,跟着母亲改嫁到外地。据王星供述,他跟家人的关系很差,上完小学就四处流浪,一开始跟着干建筑小工,后来就靠“偷”维持生计,也没结过婚。王星曾因犯盗窃罪,三次被法院判刑,两次被劳动教养,2016年7月19日刑满释放之后,王星偷了一辆电动车,到处闲逛,经常以为他人介绍对象为由骗吃骗喝。


据王星供述,因为被吴生怀疑是骗子,很生气,在看到被害人掏出这么多钱的时候,他就产生了把钱偷走的想法。令人想不到的是,事情发展到最后,却变成了为2000多块钱而谋财害命的悲剧。

案件启示

办案检察官说,本案给我们的启示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王星谋财害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必然受到法律的惩处。但纵观他的人生经历,他也是个受害人,缺乏父母家人的关爱、管教,没受过良好的教育,自幼便流浪在外饱受各种艰辛,最终走向违法犯罪的道路。试想,一个从未被社会温柔对待的人,又怎么可能有积极向上的心态,以友善的行为对待自己、对待他人、对待社会。当然,这也为我们检察机关在加强服刑人员教育改造、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等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被害人一家是老实、好客的,这是一种应当赞赏的品格,但他们对陌生人却防备不足,明明有怀疑却不去求证,再次提醒我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此外,王星以说媒为行骗由头,纵观整个行骗过程,其骗术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但却有多户人家上当受骗,从侧面反映出当前农村男青年“单身危机”的现实性,如何解决这一难题,需要高度重视。


往期精彩回顾

周末故事 | FM:婚外情、毒药、邪教……揭开男子离奇惨死的真相

省院王效彤副检察长到济宁调研

市检察院举办派驻基层检察室信息化应用培训班

全市检察机关智慧检务应用工作推进会召开

济宁首例!任城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权威发布】微山县院提起公诉的首例监察委移送审查起诉的职务犯罪案件获有罪判决

济宁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依法决定逮捕金乡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局长周红枫

济宁检察“扫黑除恶”首战告捷!22人涉黑团伙被依法提起公诉!

【喜讯】济宁检察机关在全省新媒体原创作品大赛中获八项大奖!

文:济宁市院宣传处 寇文一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您的每一个都是小编工作的动力!

请给辛苦的小编点个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