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杂志BlueMen,体育系男模允硕

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不知道蒋介石机要秘书的小孩有多幸运,就不知道共产党有多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济宁检察 济宁检察

姚雯 漫画


涉嫌毒品交易的两名嫌疑人到案后,一人坚称与毒品交易无关,一人坚称购买200克冰毒就是为了自己吸食……办案检察官没有被这些谎言迷惑,抽丝剥茧,拨开迷雾,还原案件真相。近日,经山东省曲阜市检察院认真审查、补强证据,一名被告人被变更罪名,另一名被告人被“零口供”提起公诉,得到法院支持,作出有罪判决。


微信谈“生意”交易不见面


胡军,1982年出生,山东曲阜人,有三年的吸毒史,曾因吸食毒品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0天。


因为原来的卖家相继被抓,胡军不得不另觅购买毒品的渠道,通过网络搜索买卖毒品的帖子寻找卖家。2016年10月底,胡军联系上了一个名叫“军飞”的人,说是手上“有肉”,量大优惠。两人结识之后,加了微信好友,见过两次面。


同年11月4日,胡军微信联系“军飞”,要买200克冰毒。“军飞”说有货,但需要现钱交易。第二天晚上,“军飞”微信留言说货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带钱来取。于是,胡军找到一个朋友开车带他去,在胡军的指引下,二人开车来到河南省前台县孙口村。


到达约定地点后,胡军独自一人走进村里。按照“军飞”的指示,胡军把钱放在紧挨着的两个电线杆之间,又前往另一个电线杆旁,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包装的物品,随后又开车返回曲阜。整个交易过程,胡军和“军飞”不曾见面。


当车行驶到日东高速兖州收费站的时候,胡军被在此等候多时的警察当场抓获。因胡军拒不下车,无奈之下,公安干警破窗将其抓获,并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查获一袋疑似“冰毒”物品。


后经鉴定称重,该物品净重198.662克,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3.68%。通过调查,公安机关确定了“军飞”的真实姓名为江海,并于同年11月15日在河南将其抓获归案。


购买200克毒品只是为了自己吸食?


2017年2月10日,公安机关以胡军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以江海涉嫌贩卖毒品罪将该案移送至曲阜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仔细审查过该案的卷宗后,办案检察官杜宪苗对胡军行为的定性产生了疑问。胡军一次性购买了200克冰毒,供述称是为了自己吸食,数量这么大让人怀疑。随后,检察官与侦查人员多次交流,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并找到了一个证人,证实曾从胡军处购买过毒品,但胡军矢口否认,认定贩卖的证据不充分。


证明胡军是为了贩卖毒品的证据不充分,也没有证据表明“转移”这200克毒品的行为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有关联,那胡军的行为就应当定性为“非法持有毒品罪”吗?


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检察官认为如此定性不准。最高法2015年5月18日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指出:吸毒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以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就甲基苯丙胺而言,刑法规定,10克以上不满50克的是“毒品数量较大”的范围,50克以上则属于“毒品数量大”。该案中,在胡军身上搜出的甲基苯丙胺的数量近200克,根据刑法规定,检察官认为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刑期起点应由有期徒刑七年变为十五年。


案发前两天的微信视频补强证据


江海到案后,否认检察机关指控其向胡军售卖冰毒的事实。江海称,自己通过微信认识胡军后,曾两次与其一起吸毒。“我俩虽然见面少,但是关系很好。”对于两人的关系,江海如此说。后来,因为胡军说家里有急事,江海借给他1万多块钱,通过转账、微信等方式,胡军陆陆续续把钱还清了。


江海称,在被抓前三个月,自己的手机、钱包都丢了。在微信上与胡军聊天、卖冰毒的人,是另有其人,和他无关。


在江海“零口供”的情况下,检察官认为,证明江海贩卖毒品的证据单一,链条不完整。纵观全案,证明江海贩毒的证据只有胡军的供述,毒品交易时,二人也没见面。而侦查机关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不论是文字的还是“语音通话”,也只能依赖胡军的供述来证明与其聊天的是江海。


至此,案件似乎走进了死胡同,该如何找到突破口呢?检察官再次对证据进行梳理,发现公安干警在抓获胡军时扣押了他的手机。“公安机关并没有将手机作为证据移送检察机关,只提供了两人微信聊天的部分截图。”这里面能不能有所发现呢?抱着试试的心态,检察官要求公安机关移送手机。


果然,在胡军的手机里发现了两段江海父亲住院的视频,是江海在案发前两天,即2016年11月2日发送给胡军的。因此江海所说的“手机在被抓的三个月前丢了”的辩解并不成立。此外,在两人的聊天中,还有大量毒品交易中的特定用语。如此一来,既有胡军的供述直接证明江海向其贩卖毒品的事实,又有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予以印证,可以认定江海涉嫌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符合起诉条件。


日前,曲阜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胡军犯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8万元;以江海犯贩卖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8万元。一审宣判后,二人均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往期精彩回顾

泗水县人民检察院办理的首起监察委移送职务犯罪案开庭审理

济宁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依法对金乡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局长周红枫提起公诉

巅峰对决!谁是济检公诉人中的“最强王者”!

曲阜两名干部因涉嫌职务犯罪被依法追究

鱼台县检察院提起济宁首例食药领域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权威发布】梁山县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依法决定逮捕梁山县文联原主席、党支部书记赵德民

要闻 | 吹响集结号!全市检察机关新闻宣传干警相约来“充电”!

亮点 | 华山论剑,检察官与律师来“过招”!


文:郭树合 寇文一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您的每一个都是小编工作的动力!

请给辛苦的小编点个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