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Cool Trend| 抓住最真实的感觉。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揭秘中国三大“黑枪基地”,丝毫不输亚洲“黑枪之都”!

2017-06-04 十万个未解之谜 十万个未解之谜

       点击 上方蓝字 免费订阅!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本文标题下面的蓝色字体十万个未解之谜再点击关注”,并点击“置顶公众号”,这样您就可以每天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想知道自己一生的财运如何,加微信:lianhong911 ,大师免费给你算命!

军火生意是项大买卖,黑军火更盛。这不止是墨西哥的毒枭们的生意,在看似“平和”的亚洲,照样也有“黑枪之都”,在中国甚至还有三个“黑枪基地”。


每年数以万计的枪械从各地的黑枪作坊流传出来,在战场乃至市井中传出阵阵枪声。今天我们就来看看那些可怕的民间黑枪。


青海“化隆造”是中国黑枪代名词


要说中国有“地下兵工厂”,那可真是让人心惊胆寒,毕竟如果一有冲突,我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平头儿老百姓,然而在前几年的青海化隆县,这里是全国的“贩枪轴心”,这个青海省东南部的贫困县城,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以制贩黑枪而日渐闻名。几乎家家都有造枪作坊,造枪甚至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农民白天种地,晚上制枪。


▲化隆最早发现黑枪是从上世纪90年代说起


化隆县是一个国家贫困县,曾经是民国期间“青海王”马步芳的兵工厂所在地,最先制造民间黑枪的人就曾是马步芳部队中的军械师。由于化隆生产的枪支质量上乘,“化隆造”甚至还一度成为中国黑枪质量的代名词。


▲“青海王”马步芳的兵工厂就设立在化隆


其实化隆生产的枪支并非“生产”,更多的是装配。在上世纪90年代,当地的机械厂倒闭,剩下了很多共建物料和设备设施,往往成为地下枪支制造的零部件和加工设备。当地人懂得制枪工艺,利用厂里的一些边角料,在自己家里就造出了“黑枪”。他们的造枪工具也非常简单:老虎钳、电焊机等常见的工具,在后期零件紧缺的时候,枪支所需要的零部件大多来源于外地,经过装配后通过特殊渠道流入黑市,化隆也成为枪支组装和集散基地。



自1996年我国ZF对黑枪市场开始紧缩和查获任务,单单从化隆附近的黄河流域捞出的枪支配件就逾千件,成千吨的枪支及其配件已经被投入了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熔枪炉”。


贵州松桃农忙种田,农闲造枪


中国的能人巧匠太多了,能造枪的可不止是化隆人,贵州松桃早已与黑枪结缘,在1992年就已经完成了黑枪“标签化”,仅在1992年至1996年6年间,政府就收缴各种非法枪支8772支。黑压压的枪全部是用粗糙的“台虎钳”、钢锯、电焊机、打磨机、手摇钻、锉刀、钻头“制造”出来的,“足以乱真”——除了来福线(膛线)造不出来,其余与真枪无二。


▲松桃地处黔、湘、渝两省一市结合部

,俗称“三不管”地界


松桃县位于黔、湘、渝三省市的接合部,是我国第二大黑枪基地,因为贫穷,该县为了让小孩上学而造枪、卖枪挣钱的情况非常普遍,一些人农忙时种田,农闲时造枪。一支黑枪的造价不过几百元,在黑市上翻身一变就身价几万。由于黑枪的“致富示范效应”,在松桃县制造黑枪的村寨由当初的几个迅速发展至几十个。



和化隆不同的是,该地不仅会造枪支,还会制造杀伤力更大的枪炮。当地曾有一次巨大规模的械斗,几万人不仅装备了大量枪支和手雷,还有土炮近10门。各级政府调集了1000名武警战士,整顿了一个多月时间,这次小规模战争才算结束。


2008年ZF根据一封举报信开展了“剿枪战役”,现在黑市中流通的松桃枪大大减少了。



广西北海,中国猎枪源头


要不是因为一场械斗,广西北海可能还算不上“黑枪基地”。在2003年,两家当地人因为纠纷,都掏枪开火,警察赶到之后据说收缴了近一个篮球场的猎枪,北海的黑枪生意才就此浮出水面(或者说ZF才开始采取措施)。



北海的黑枪大多来源于同一个村——馆镇的杨屋屯村,这个村到处都是低矮、破旧的房屋,整个村庄里几乎没有一条象样的道路,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只有3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里,生产出了非常精良的黑枪。这些枪虽然在尺寸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但它们所使用的弹药大多都是标准的猎枪子弹,这些黑枪的杀伤力相当惊人,甚至高过警用枪械。



对于收缴的黑枪,警方采用重型压土机碾压、焚烧销毁等多种手段,而在焚烧过程中,由于许多黑枪中还残存着无法取出的子弹,在将近2个小时的焚烧过程中依然不时有子弹从枪膛中射出,清脆的枪声此起彼伏。



鲁迅先生在《电的利弊》一文中曾讲,“外国用火药造子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可现如今,一些边远农村正在利用火药技术制造枪炮,倘若鲁迅先生知道这些,会作何感想?


“亚洲黑枪之都”菲律宾


拥有“西太平洋明珠”美誉的菲律宾,还有另一个不那么好听的绰号:“亚洲黑枪基地”。菲律宾警方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流散在菲民间的未登记枪支达上百万支,远超军警持有枪械的总和。从M16、乌兹、AK-47、格洛克等名枪的“山寨版”,到当地的“Paltik”土左轮,都“响誉”亚洲。



在菲律宾的达瑙,如果你听到街头的枪声,不用担心,这不过是买主在测试他们的新武器。 对本地人来说,枪声在空气中回荡的声音是受大家欢迎的,因为它意味着金钱。这个亚洲最大的黑枪之都,是黑帮、毒犯、甚至是警察获取枪支的最方便集散地。 




在只有10万人的达瑙市,有将近1万人在从事枪械交易。不起眼的穷街陋巷中,在连绵的蔗田和丘陵的遮蔽下,那些简陋的茅舍却是能生产世界上最精良武器的作坊,自学成才的枪匠们使用原始的工具,打造出一支支可靠的仿制品。 




在售枪旺季,有很多人都只会在农贸市场上露一两次面,然后就不再出现了。他们要去造枪,人们不能把所有时间都用在捕鱼和农耕上。虽然菲律宾ZF对达瑙进行过整顿,但都无疾而终。因为在如此落后的地区,它毕竟给人民提供了一条除自给农业和渔业之外的第三种生计。 


巴基斯坦的枪比手机还便宜



巴基斯坦的“纯手工造遍世界名枪”可能大家早有耳闻,而他们的黑枪制造中心莫过于一个叫达拉的小村自。村里有一条长长的小巷子,这里的店铺人人都会造枪,而且全部是手工制造,只要你能想到的枪,基本在这儿可以找到,因为他们钟情于制造世界各种名枪。



跑遍全世界,恐怕都很难找到这样一个买枪的“好去处”。枪在当地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就像镰刀、锄头、铁锹等生产工具一样,当地人或是把枪扛在肩上,或是随手揣进兜里,然后就在街上闲逛。大街上手里拿枪的人,就像在北京的街头拿手机一样普遍。


▲如果有内线甚至可以买到重机枪、火箭筒


▲山寨的95也有


达拉村的枪械仿造水平相当高。枪膛里的膛线是一项要求精确度很高的工作,现代步枪都是用超大型的冷锻机加工膛线,而达拉村的枪匠则是欧洲最传统的枪管镗床一点点的手工拉出膛线。这种工艺如今大多只有狙击枪的高精度枪管才能享受虽然效率很慢但是却能保证精度,一条欧洲老枪匠手工拉出的枪管可是好几万美元的。


▲子弹也是手工制作


当地最著名的"土特产"就是仿造苏制AK自动步枪,这也是巴基斯坦AK泛滥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