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长沙地下15米的挖桩“夫妻档“

2017-05-04 华声在线 华声在线

挖孔桩夫妻组合,行话叫“夫妻桩”。下井挖桩有一定的危险性,从井里挖出的泥土石块,装满铁桶足有百余斤,每天吊上去几百桶,稍有不慎,对井底的挖土人都会造成危害。而夫妻搭档分工明确,夫妻间的默契和信任感可以让丈夫很放心地在桩井里干活。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中建三局长沙汽车南站综合交通枢纽工地上的六对挖桩夫妻。


▲4月13日,长沙汽车南站综合交通枢纽挖孔桩工地


施华生   唐春花


▲ 4月18日晚,唐春花和老公施华生坐在宿舍外拉家常。

▲ 4月18日,施华生在桩井里往铁桶内装泥块,老婆唐春花则负责将土石吊上去倒掉。

唐春花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工棚里常可以听到她开心地笑声。她和老公施华生都是祁东人,夫妻搭档挖孔桩已有十多年。施华生最开始干的是搬运工,后来是老乡叫他干起了挖孔桩。施师傅说,他老婆是个开朗的人,和她在一起生活会感到很轻松。他们的小孩有27岁了,现在在外打工。夫妻俩没什么压力,去年还花了50多万在老家盖了三层的楼房。


涂新亮   冉燕


▲4月18日晚,在工人宿舍里,涂新亮、冉燕夫妻俩不忘买买萌,拍拍照。

 ▲ 4月14日,涂新亮带着两个弟弟在一个大井内挖土,他们这口井已接近尾声,即将完工。

涂新亮是云南人,帅小伙身体壮实,还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高中毕业后,他去东莞一家玩具厂打工,干了不到一个月,认识了现在的老婆——来自重庆的冉燕,两人工钱也不要了,一起回了云南。结婚后,在家里做了3年小生意,但没赚到钱。2007年,涂新亮开始跟着哥哥学挖孔桩。2009年,冉燕受他影响,也干了这一行,做他的搭档。小两口有个梦想,就是在老家的小镇上买套房,再买台小车。 


邵徵友   周兴梅


  ▲ 邵徵友和老婆周兴梅

▲ 4月14日,直径1.2米的桩井内,要挖土、装土、运土,邵徵友几乎转不开身。 

 邵徵友和老婆周兴梅来自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他们家里负担较重,双方父母年纪都大了,女儿读初中、儿子读小学,每年家里的开销要4、5万元。夫妻俩现在除了过年,其它时间基本都在外面挖孔桩,想多赚点钱,送孩子读大学。这两天长沙的活刚忙完,邵徵友特意抽空去了趟浏阳,看望一个很多年前曾一起打工的老朋友。他穿着一身西装出行,与前两日工地上一身泥巴的形象大相径庭。


钱庆六   石明芬


 ▲ 4月18日,钱庆六、石明芬的活已经干完了,他们一起去外面逛逛商店,买点生活必需品。

 ▲ 4月13日,钱庆六将桶内装满泥土后,让老婆石明芬吊上去。 

钱庆六、石明芬来自四川自贡农村,夫妻俩一起挖孔桩已有10多年了。钱庆六出来打工较早,开始做事比较杂,什么活都干,结婚后慢慢干上了挖孔桩。汽车南站的活已经干完了,接下来他们将去长沙陶家山的另一个工地。家里原来有1亩多的田和地,由于没时间打理,就托付给老兄种植。两个小孩一个在读研,一个在外面打工。孩子们很懂事,夫妻俩不用为他们操心,安心地在外面干活。 


高柏田   唐美英


▲ 每天傍晚,从工地下来,唐美英都要将老公高柏田脱下的脏衣服洗干净,第二天夫妻俩又可以穿着干净的衣服出工。

▲ 4月18日,高柏田一个人在桩井里用风镐挖土,他穿着一身像睡衣一样的“工作服”,似乎再脏也不怕。 

高柏田、唐美英两口子都是湖南祁阳人,一起挖孔桩已有很多年。高柏田年轻时就干起了挖孔桩,他先后去过广东、福建、云南、 贵州、安徽等省,在广东时还参加过挖桩专业培训,拿了上岗证。高柏田没事的时候喜欢用手机看新闻、上微信,手机流量不够用的他常常利用休息时去一些有网络的公共场所蹭蹭网。两个小孩都在读小学,由爷爷奶奶带着,家里也盖了房子。现在一年中基本上有大半年在外面挖孔桩,没活干的时候就回家过日子。


陈东永   黄素环


▲ 4月18日晚,陈东永和老婆黄素环在宿舍休息。忙类一天的活,陈东永对着镜子拿剃须刀刮胡子,还不忘请老婆看看刮得干不干净。 

▲ 4月18日下午,丈夫陈东永干活累了,上地面休息一会,吃个馒头充饥,黄素环就自个下到孔桩内,拿起风镐忙活起来。

 陈东永和黄素环都是祁东人,陈东永中学毕业后,就一直从事挖孔桩这一行。结婚后夫妻搭档,就更没想过改行干其他的活。在同事的眼里,他们夫妻俩感情很好,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务活,夫妻俩都能相互配合,共同承担。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8岁,都在读小学,正是花钱的时候。夫妻俩每年有六七个月时间在外面挖孔桩,每月也能赚一万多元。 



长沙汽车南站综合交通枢纽工地上,来自云南、贵州、四川、湖南等地的一群挖孔桩工人在挖孔桩。由中建三局负责施工的该项目共有507根孔桩,直径为1.2米—3.3米,最深的达15米,全部由人工挖。挖孔桩基本上都是两人一组,多是夫妻,在该工地上,挖孔桩工人中最多时有100多对夫妻,占总人数的80%以上。 


人工挖孔桩是一件劳动量较大的体力活。只要天气好,挖孔桩的夫妻就会一大早赶到工地,一个下到井底,一个在地面上劳作。井中所有的土石都要用风镐一块一块地破碎,再一桶一桶地吊出来。每个孔桩每天的进度最多是1米,每挖了1米的深度,就需要固定模板,用混凝土护壁,待混凝土护壁凝固后第二天再继续下挖。


挖孔桩的收入与他们的施工量是密切相关的,每到一个工地,“夫妻档”会分到数量不等、或大或小的孔桩,一般等施工量全部结束后再结账拿钱,期间会先按月发放一些生活费。只要天气好,每月的施工量有保障,一对夫妻的收入可以达到1万元以上。


图/文 湖南日报记者田超 唐俊 通讯员邓菲


—— END——

湖南日报社旗下新媒体,湖南人专属微信号,你值得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