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一)

2017-03-23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一)


森  森


第一章  上任

甘南,是红色故都,客家摇篮,世界橙乡。

盛夏的甘南大地,绿水青山,生机勃勃,奔涌着振兴发展的气息。

六月芳菲,红了桑椹,醉了栀子,熟了稻子,脐橙树上挂满了青果,这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一天响午,骄阳似火,红脐县城车站人头攒动却秩序井然,旅客们忙而不乱,各自在寻找着各自的客车。一部部公交车都满载着客人,对于百万人口大县来说,这样的场景天天都是如此。

 “师傅,请问这趟客车是到红脐乡的吗?”一个头留短发,面容清秀的女子问道。

一旁的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她。

无聊的司机看到有个年轻女子来访,便来了精神,笑咪咪地问:“嘿嘿,美女,去红脐乡的吗,那就赶快上我的车吧,马上就出发!”

“嗯,谢谢师傅!”这位女子右手提着一个大旅行箱,左肩上还挎着一个时尚包包,有些吃力地挤上了客车。

客车很陈旧,几乎分辨不出车身的颜色了。车内虽然开着空调,可制冷效果并不好,狭小的车厢里,满车的乘客个个汗流浃背。

这位女子叫艾虹,她是红脐乡新上任的乡党委书记,今天她是去红脐乡正式报到。

艾虹一上车,一股刺鼻的汗腥味便向她扑鼻而来。她站在车门边环顾了整个车厢,只剩下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空位了。她把自己的旅行箱放在行礼架上,吃力地挤进了座位。幸好旁边是一个小男孩,缓和了一下拥挤。

大部分的乘客是老人和小孩,他们衣着朴素,土里土气的,可每一张脸都显得那么憨厚与质朴。不同的是,小孩子们稚嫩的脸上增添了几份成熟,老人们苍老的脸上增添了几分憔悴。

艾虹是这班客车唯一的花样女孩,无论从穿着打扮还是言谈举止都显得很出众。

十几分钟后,客车缓缓启动,不一会儿就离开了县城行使在乡道上。虽然道路是水泥路面,但到处是坑坑洼洼,客车时不时发生大幅度的晃动,特别是后排的乘客,震得一个个摇头晃脑。

对于艾虹来说,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并没有半点埋怨,因为她也是农村出生的孩子,她已经习惯并适应了这样的交通方式。

这时有位老人埋怨道:“哎呦,腰都快震断了,师傅你能不能开慢点啊。”话刚落,客车又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客车刚驶过一个道路中间的大缺口。

司机无奈地回答道:“你以为我是故意的啊,共产党的钱是花了,尽是一些豆腐渣工程,这些水泥路一年时间都还没有满,就已经开始烂了。”

“是啊,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政府了,都是那些个腐败分子造的孽,我们这些老百姓就活受罪。”有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叹息道。

“哎,有什么办法,想当年老子去朝鲜打美国鬼子的时候,都是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如今我这个老兵却对那些贪官胆战心惊的,那些贪官比美国鬼子还可怕!”一个抗美援朝的老兵也黯然地叹息道。

 车上的旅客听到这位老人的话语,对他产生了十份敬意,纷纷用目光打量着这位可敬的老兵。

老乡们牢骚的话语还在继续……

艾虹静静地听着老乡们的埋怨和叹息,作为一名党员,她感觉到无比的羞愧,她认为老乡们也是在谩骂自己,作为红脐乡的一把手来说,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沉重。

此时此刻,她尴尬、无奈,心在滴血…… 

她想以一个领导干部的身份告诉车上的乘客,贪官确实有,但那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官员是清官。可是在这种场合里她又有许多顾虑,她担心乘客们情绪太激动,一时难以接受自己的观点,到时不要说大伙不能接受自己的观点,恐怕连自己都会被乘客们误认为是贪官。她心里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当众表明。

这时,客车又要趟过路面上的一个大坑,司机为了减轻震动,来了个急刹车,顿时,车上的乘客都毫无准备地往前倒。坐在艾虹旁边的那个小男孩“扑通”一声,从座位上摔倒在客车的走廊中间。这小男孩的脸被摔烂了,他“哇”地哭了起来。

艾虹赶紧上前去把他扶起,不断地安慰道:“小朋友,快快起来,不哭了,要做个勇敢的孩子。”

这时坐在他旁边的爷爷并不是心疼他,而是破口大骂道:“这个没出息的,哭哭哭,就知道哭,读书也不行,死没用。”

艾虹见这位老人如此对待小孩,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心想,这老人家怎么这样对待自己的孙子,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这位大爷,这并不是小孩的错,再说了,小孩真有错的话,也不要用这种语气对待他啊?”艾虹一番好意地劝说道。

“唉,这位闺女,可不要提了,我这孙子啊,学习又差,又死调皮,经常给我惹事生非,一点都不听我和他奶奶的话,他父母又长年在外打工,我真是拿他没办法。”老大爷生气地说。

“大爷,小孩子嘛,得有耐心,不要动不动就打骂。”

小男孩被艾虹安顿到自己的座位。

“来来来,你和姐姐换一个位子就不会摔倒了。”原来这小男孩是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位置,这个位置前面就是一条过道,没有设置座椅,当人一但失去重心就很容易摔倒。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艾虹一边和谒地问道,一边用手抚摸他的头。

“我……我……叫陈小虎。”

“哦,叫小虎,一听这名字就是个活泼的孩子。”艾虹有意地夸奖道。

看着陈小虎可怜而无助的样子,艾虹想起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在小虎身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许多记忆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因为她曾经也是一个留守孩。她的留守生活有幸福,也有辛酸;有欢笑,也有泪水……

艾虹出生于1985年,老家是红脐县的另一个农村,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宽裕。

艾虹满月后,妈妈便把她交给爷爷奶奶抚养。她是爷爷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虽然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的观念不是太严重,但毕竟爷爷奶奶几乎没什么文化,再加上思想的隔阂,自然而然产生了不可逾越的代沟。

可是这道代沟并不会太大影响她与爷爷奶奶的感情。小时候,奶奶将她背在襁褓里,上山砍柴,下地干活,操劳各种家务,奶奶用温柔和慈祥给了她快乐的童年。

两年后,妈妈为艾虹生下一个弟弟,长辈们更是对艾虹宠爱有加。他们认为,家里能够生男孩,那是艾虹命里带来的,是艾虹为家里招来了一个弟弟。

于是,家人对艾虹没有半点偏心,弟弟有什么吃,艾虹也照样有吃,弟弟买新衣服,她也有新衣服穿,弟弟买了新书包,她也有新书包。爷爷奶奶对她姐弟俩更是没有原则地溺爱,而她对弟弟也是悉心照顾,她能给予的都会毫不吝啬奉献给弟弟。

懂事的艾虹知道长辈们的用心良苦,她在爷爷奶奶的精心呵护下长大,反而变得更加通情达理。她认为,在农村她并没有被家人另眼相待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特别是对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她能够上大学已经就是奇迹了,和她一起长大的发小,基本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去了。

她知恩、感恩,把爷爷奶奶的那份深爱化作自己前进的不竭动力。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报答长辈们的那份恩,那份情。

小时候,爷爷经常告诉她,做人要勇敢正直,要光明正大。奶奶也时常提醒她,女人要勤恳善良,知恩图报。在这样的成长环境里,她身上并没有八零后自私的通病,却拥有一颗善良的心,一个博大的胸怀。

一直以来,她对老人对长辈总是心存一份亲切感,对于晚辈她总是愿意小心呵护。

……

艾虹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段日子,让她刻骨铭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天上午,高中的班主任打来了电话。

“艾虹,你可真棒,考上了重点大学啦,你就等着录取通知吧。”班主任高兴地说。

“哇,谢谢老师,谢谢老师。”艾虹也激动不已,高兴得蹦过不停。

没过多久,艾虹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她是村里唯一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女孩。

她拿着通知书,一边向正在田里干农活的奶奶奔去,一边高兴地向奶奶喊道:“奶奶,奶奶,学校来通知了,我已经被中明大学录取,你看,你看,这是录取通知书。”

“嗯,虹儿,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以后你就再也不用种地了。”没有文化的奶奶只知道上了大学就不用种地,其它方面她一无所知。

说完,婆孙俩手牵着手,在地里头高兴地不停,奶奶喜极而泣,眼眶都湿润了。

爸妈知道艾虹被大学录取的消息后也从打工的外地赶回来了。

可是这种开心的日子没有维持几天。接下来,全家人都为昂贵的学费发愁。对于一个经济状况不太好的家庭,同时要供一个小孩上高中,一个小孩上大学,那可真是犯了难。全家人天天愁眉苦脸,一筹莫展,怎么办?怎么办?家人整天为学费犯愁…… 

乡政府和村里的领导知道后,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亲戚朋友也慷慨解囊,可离第一学年的学费还是差一点。

无奈之下,奶奶便把自己的嫁妆,一对金耳环,一个银手镯,十个银元,全部拿出来庄重地交到艾虹爸妈的手上。

艾虹知道这些嫁妆是奶奶最珍贵东西,对奶奶有很深的纪念意义。

爸妈带上奶奶的嫁妆准备送到圩镇上去兑钱,可是固执的艾虹一直小跑着跟在爸妈后面不停地喊道:“爸、妈,你们不能把这些东西卖了,这可是奶奶最珍贵的传家之宝啊……”

可是爸妈根本听不进艾虹的话,继续往前赶。无奈的艾虹气急了,干脆从后面拉住爸妈的车,不让他俩继续往前走。

爸妈劝她松手,可艾虹却不理,弄得他俩哭笑不得,很尴尬,生气又不是,不生气又不是。

“艾虹,你给我放手啊,不然我真生气了,如果你真是心疼奶奶,那等你参加工作了给奶奶买回来,不就行了吗?”爸爸生气地说道。

这句话 48 32366 48 15536 0 0 1227 0 0:00:26 0:00:12 0:00:14 2983重重地直击她的心,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已经懂事的艾虹深深地理解爸妈的用心良苦。

艾虹只好松开自己的手,无奈地蹲在道路上。望着爸妈远去的背影,她心酸不已,暗自发誓:奶奶,我一定会努力,兑现我的承诺,到时候给你买最昂贵、最漂亮的钻戒。

……

在她读大三的那一年,突然有一天接到家里的来电。

“虹,你赶快回来吧,家里有急事!”

“啊,什么急事啊?”

“别问那么多了,反正你赶快回来,越快越好。”家人并没有把实情告诉她,怕她承受不起这个打击而出什么意外。

艾虹向学校请了假,回到家。

当她临近家门口时,隐约听到奶奶等人凄凉的哭声,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她扔下手上的行李,疯一般地冲进家门。当时的场景让她目瞪口呆,爷爷已经穿上了白寿衣躺在床上,奶奶一边哭,一边在旁边烧纸钱。

“爷爷,你这是怎么啦?……”艾虹跪在爷爷的床边,撕心裂肺地恸哭着:“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早点告诉我……”艾虹哭着喊着,不停地敲打床榻,差点晕厥过去。

“姐、姐,爷爷一觉醒来就去了,听村里的医生说,爷爷是脑溢血去世的。”

“爷爷、爷爷,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句话,你就走了啊……”

最疼爱她的一个亲人就这样离开了她,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没能见到爷爷的最后一面,也就成了她一辈子永远不能弥补的遗憾。经历这次生死离别后,她感觉,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当一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哺养育之恩时,这个最亲的人却离你而去,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

后来她了解到,本来高血压的人就不能从事劳力活,可爷爷还是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当天还到山上砍柴,晚上睡着后,就再也没有起来了。

从难忘的岁月中想着想着,她的眼眶湿润起来。她担心旁人看到自己难堪的样子,只好强忍着,深深地喘了口气,把头扭向车窗外。一路上都是满眼的绿水青山,一片片连天绿涛从眼前掠过,浙浙地,她的情绪平静下来。

……

“大爷,请问到红脐乡还有多远?”艾虹向陈小虎的爷爷打听道。

这位老人家打量艾虹一番,心想,这位闺女还蛮有素质的,年纪轻轻的却是如此地尊老爱幼,和当今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像,一般的小姑娘看到老人和小孩都厌烦得很,更不要说亲切地交流了。

“闺女啊,红脐乡马上就到了。”老人家亲切地回答道。

“好的,谢谢大爷!”

陈小虎的爷爷看到这位年轻姑娘如此礼貌待人,他便多问了几句。

“小姑娘,你不是红脐乡的吧?”

艾虹听到大爷称呼自己“小姑娘”,心里乐滋滋的。

“大爷,我可不是小姑娘了,我是老姑娘啦,嘿嘿。”艾虹自嘲了一下,大家也被逗的哈哈大笑。顿时,整个车厢笑声不断,一下子,乘客们一路上颠簸的疲劳全然被驱散到九霄云外去。

“师傅,到了乡政府麻烦你停一下车?”艾虹说道。

“好嘞,你是去乡政府上班吧,可我以前从没见过你啊。”客车司机好奇地问道。

艾虹淡淡地笑了笑,只笑而不答.

……

不到十五分钟,客车快到红脐圩了,而红脐乡政府就在红脐圩口处。

“姑娘,前面就是红脐乡政府了。”售票员喊道。

艾虹瞧了瞧,就在公路旁边不远,一幢崭新的办公楼映入她的眼帘,楼顶上还飘扬着一面国旗。

艾虹下了车,她提着行礼迫不及待地径直走向红脐乡政府大院。

突然间她听到人声嘈杂,她加快了脚步。

大院内,几十号群众情绪激动,哭声喊声乱成一团,现场一片狼藉。

眼前的这一幕,让她目瞪口呆。

(未完等续)


精彩回顾

管水府|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序言


 

喜欢此文请点赞,更多请关注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