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二)

2017-03-24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二)

森  森


第二章  突发事件(一)

红脐乡政府院内有群众横举着一条醒目的白底黑字标幅:要求政府主持公道,还我宝贝儿子!

“老天啊,我不想活啦!老天你开开眼啊,是他们害死了我的儿啊……”

“如果政府不为我们主持公道,我们就去北京上访。”

……

现场悲惨的哭声、愤怒的呐喊声不绝于耳。

贡白华乡长站在最前面,他粗着脖子喊道:“你们这些村民,明明是小孩自己玩水淹死了,到头来你们找乡政府,这和我们政府有关系吗?哼,真是气死人,现在的政府简直成了出气筒了。”

“当初不是你们乡政府同意老板去挖什么矿的话,哪会出这种事啊。”有群众愤怒地反驳道。

“对啊,那你们去找老板,找我们乡政府有何用!”贡白华振振有词地喊道。

“狗屁,老板把我们原本好好的一大片山破坏的一塌糊涂,捞到钱后就走人了,我们到哪去找啊。”

“乡政府不为我们主持公道,我们就把乡政府的这幢楼给烧了。”有人扬言道。

“看你们哪个敢动手,谁动手就抓谁!”派出所长雷不仁大声喊道。

艾虹黯然伤神地听着,她渐渐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抓啊,抓啊,有本事你们派出所就抓人啊。”情绪激动的群众跃跃欲试往前冲了几步,雷不仁也往前冲,副所长万明武赶紧劝说道:“老乡们,老乡们,千万不要冲动,有事情咱们可以好好商量。”

眼看双方就要发生冲突,此时事态如果得不到控制,那有可能激发更大的群体事件。

此时,艾虹的心里也十分紧张,对于参加工作才几年的她来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可是她知道,保一方平安和稳定是一个党委书记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她壮起胆子,扔下手上的行礼包,挤到群众的最前面。

艾虹朝情绪激动的群众摆摆手,大声喊道:“各位父老乡亲们!我是新来的党委书记,我叫艾虹,请大家冷静下来,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话音刚落,现场立刻安静下来,并不是乡亲们相信她的话,而是大家感觉有点奇怪,摸不着头脑,寻思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拉倒吧你,一个黄毛丫头,还党委书记,你蒙谁啊?”有人当场责问道。

“黄毛丫头靠边去,少给我们添堵。”又有一个群众叫嚷道。

艾虹心跳在加速,但她明白自己无路可退。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好吧,我拿出组织上的任命书给大家看。”

艾虹一边说着,一边从她的女式包里掏出“任命书”,她高高地举起那张红色任命书展示在群众面前。

“大伙请看,这张任命书总假不了吧?”

此刻又是一片沉静。

过了会儿,又有人插话道:“管她是真是假,我们只要求政府给我们一个答复。”

“对啊,既然你是党委书记,那你怎么为我们主持公道呀?”

“好,既然你们认我这个党委书记,那我现在就答复你们,这件事情我们党委政府一定为你们主持公道。”艾虹铿锵有力地回答道。

“艾书记,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啊。”有人疑问道。

“我艾虹说话算话。”

“怎么个说话算话,我们目前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得到经济赔偿。”

“好,只要你们的要求合理合法,我们党委政府就一定满足你们的要求!”

此言一出,让贡白华等人心头一震,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这种无厘头的事也揽过来。

贡白华赶紧把艾虹拉到一边。

“你就是艾书记吧,我是乡长贡白华,你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怎么就随便作出承诺啊?”贡白华焦急万分地小声嚷嚷着。

“贡乡长,我不管什么真相,可人家的小孩已经死亡了,这是不争的事实,难道百姓的平安我们政府没有责任吗?”艾虹反驳道。

“什么啊,那明明和我们党委政府没半点关系,你这样不是把我们政府往火坑里推吗?”

“从法律角度来说,民事赔偿确实是那个老板负责,可我们党委政府不出面主持公道的话,老百姓又如何能得到赔偿?”艾虹说完,转身走向群众。

死者的家人还在哭个不停,小孩的母亲已经几度晕厥在地上,这深深地刺痛了艾虹的心。

“大姐,大姐,别太难过了,快快起来,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党委政府一定会为你们作主。”艾虹深情地劝说着。

“呜……呜……妹子,那是我的独子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死者的母亲一边哭着,一边用额头敲打地面。

万明武看到此状,迅速上前制止她的不理智行为。

艾虹在一边扶着死者的母亲,动情地说道:“大姐,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这时有人在旁边喊道:“艾书记,光嘴巴上说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满意的赔偿。”

“好好好,只要你们的要求合理合法,我现在就答应你们的要求,我们坐下来好好地商量,好不好?”

“好吧,既然艾书记用真心对待我们,我们也得给她一个面子,孩子他娘不要再哭了。”

经过艾虹、万明武等人的劝说,家属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下来。

死者的母亲被扶进乡政府信访办公室,相关人员也一起坐了下来,贡白华坐在艾虹的旁边。

“各位乡亲,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谁家没有孩子呢?可不幸的事已经发生了,那我们就得冷静下来,坦然去面对,你们有什么合理的要求现在可以提出来,好不好?”艾虹动容地说道。

“好,我们要求得到六十万的经济赔偿。”其中有一个男子说道。

艾虹听到这个数字,她的心像被电击了一下。心想,六十万这个数字肯定是超出相关法律的规定,这么大一个数目自己也不能随便给予答复。

贡白华更是敢怒不敢言,他气得快疯了,心想,你们这些个穷鬼,又来敲诈政府了。

“具体数目我目前不能答复你们,要经过相关法律的程序追究老板的责任,通过合法的途径才能确定下来。”艾虹解释道。

“对,要找到老板我们才能确定赔偿数额。”贡白华插话道。

“你们这样说话,不等于没说吗?今天不答复我们,我们就把尸体搬到乡政府来。”有人威胁道。

……

此时场面又有点失控,艾虹也给难住了。

艾虹对贡白华小声嘀咕道:“贡乡长,要么让乡亲们暂时等一等,我们临时开个党政联席会商量商量,如何?”

“嗯,好的,我也有这种想法。”

“乡亲们,请大家务必控制情绪,先请你们在这个办公室等一等,我们临时开个会讨论讨论。”艾虹朝大家说道。

“开会?”

“对,开会,我们是一级政府,不能哪一个人说了算,得集体讨论后才能作出相关决定。”艾虹补充道。

“好吧,我们答应,但是开会的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

……

红脐乡党政会议室里,艾虹主持了会议,所有的党政领导也都参加了,列席会议的有派出所所长雷不仁,白口村村书记强可蛮、村主任朱建设。

“同志们,没想到我艾虹第一天来红脐乡上任就发生了这样的事,那可是红脐乡的群众给了我这个书记一个下马威,下面请驻村的领导简单汇报一下事情的经过。”

事发在白口村,驻村的乡领导是红脐乡副乡长巴结同志。

当初乡党委政府认为白口村的民风较差,党群干群关系很僵,经常有人告状,乡政府的各项工作都难以推动。而巴结是本乡籍干部,情他比较熟悉,因此他去驻白口有一定的优势。

巴结埋怨道:“艾书记,你刚来我们红脐乡任书记,我们乡里的你还不是很清楚,特别是白口村,真是很难管理,群众动不动就上访告状,全是刁民,我都头痛死了……”

还没等巴结把话说完,艾虹便打断了他的话。

“巴副乡长,其它的事情等以后有时间我们再慢慢了解,今天情况紧急,你先把小孩溺水这件事说说?” 

“可是,这才是事情的根源所在,要是其它村出了这样的事,老百姓屁都不敢放一个,还敢如此嚣张……”

艾虹没有想到巴结作为一个党的领导干部,竟然在党政联席会上口出脏话,这让她很是失望,也有点生气,她强压住心中的不满。

“巴副乡长,你怎么可以在党政会议上说脏话呢?”艾虹直截了当地当众指责了巴结。

巴结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党委书记竟然如此强硬。他心想,你这样一个丫头片子算什么东西,历来的书记乡长都得让自己三分,何况还是个刚出茅庐的黄毛丫头,老子是坐山虎,只要我跺一脚,红脐乡就得抖三抖,到时哪怕你是强龙也休想斗过我这条地头蛇,反正我年纪大了,没有提拔的机会,谁怕谁呢?

“艾书记,基层工作你可能不太懂,没点蛮干强干的工作作风,乡政府的工作根本就甭想完成。”巴结也毫不示弱。

艾虹看到巴结丝毫没有悔过的态度,心中很不满意。她心想,目前情况紧急,没有太多时间讨论这种事情,得先解决小孩溺水之事,再说了,她刚上任,对红脐乡的各种情况确实不是很熟悉,因此她还是忍了忍,以她平时较真的脾气,今天她可要拿出一把手的姿态好好地杀一杀这种歪风陋习。 

艾虹敢于挑战新鲜事物,敢于打破常规处理事情,是个锐气十足的新一代优秀大学生。

几年前,毕业于农业大学的她,凭着对农村的满腔热血,对农民的一腔热情,她义无反顾地响应中央选派优秀大学到基层锻炼的号召,并顺利地成为了一名“女村官”。

她在任村官期间,真心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并带领村民搞特色种养产业。三年时间内,让村民的收入翻了一番,造福了一方百姓。后来因成绩突出被直接调入市委组织部农村工作办公室工作。

两年后,市委为了培养新型党政领导干部,不拘一格求人才,组织了公开选拔基层党政领导干部的考试,艾虹以优异的文化成绩和突出的工作业绩,被成功任命为红脐乡党委书记,而且据说,市委选拔的这批基层领导干部是以后处级干部的后备人选。

这对于一个出身农村,今年才二十九岁的她来说,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这得感谢如今党的好政策,党中央一直提倡在用人选人上,要坚持任人唯贤,唯才是举的原则。所以在艾虹心里,她感恩于党的培养,感恩于人民的养育。

艾虹有意把话题转移。

“请白口村的村干部把小孩溺水的情况通报一下?”

村书记强可蛮瞧了瞧艾虹,他并没有回答艾虹的问题。会场沉默了半分钟,村主任朱建设瞧了瞧强可蛮,又环顾了一下会场,他调调嗓子回答道:“昨天下午,白口村白口小组学生肖杰,今年十二岁,他去白口小组一个叫枫树坑的地方放牛,可能是因为天气炎热,下到一个废矿点的水坑里玩水,由于水坑太深导致肖杰溺水身亡。事发后,他父母从打工的外地回来,就直接到了我们乡政府。”

“废矿点?也就是说开采的老板已经离开了?”艾虹疑问道。

“是的,离开有一年多了。”贡白华应道。

“老板去哪了?”艾虹急切地问道。

(未完等续)


精彩回顾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序言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一)



喜欢此文请点赞,更多请关注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