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九)

2017-04-04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九)

森  森


第九章  发飙


艾虹径直往三楼走去。

小王想阻止艾虹上三楼,可他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心里十分焦急。

“强书记,强书记……”小王看似在找强可蛮,可他的本意并不是这个,他是想暗示强可蛮。

没几秒钟,艾虹进入三楼,这时,她清楚地听到其中一个办公室有人在说话,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话,她再敲了敲门,里面传出强可蛮的声音。

“谁啊,吵什么吵,老子在正忙着呢!”

小王想把实情通报给强可蛮等人,可被艾虹阻止了,艾虹又敲了敲门,这次敲门的声音更重了。

“敲什么敲,老子的门可以随便敲的吗?”还是强可蛮嚣张的声音。

“是我,请开一下门?”艾虹说道。

“谁?不报上名来就休想打扰我们。”

一位驻村乡干部好像听出了点什么,心里有点虚,他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把门打开。

“谁啊?”

一股强烈的烟味扑鼻而来,映入艾虹眼帘是四个人围坐在一张自动麻将桌前玩麻将,房间里面还开着空调,

四个人都傻眼了,他们分别是驻村乡领导副乡长巴结,村支书强可蛮,驻村乡干部范多平,另一位是社会青年。

整个尴尬的局面僵持了近半分钟,没有一个人说话,艾虹的脸色沉下来,此时的她怒发冲冠,气得已不知道怎样开口说话。

“嘿嘿、嘿嘿,艾书记,你亲自来我们白口村视察工作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望艾书记多多见谅!多多见谅!”强可蛮点头哈腰地赶忙陪着不是。

“是啊,艾书记,你给我们打声招呼,我们才好安排吃饭,这不,今天中午的伙食可能不太尽人意了。”巴结也补充道。

强可蛮、巴结等人并不知道事件的严重性在哪。在他们看来,上班时间在村里玩麻将那可是习以为常的事,而在村部的办公室添置了自动麻将桌,全乡政府的干部都知道,包括以前乡里的个别领导,他们根深蒂固地认为玩麻将可以很好地调节同志们的心情,适当地放松一下情绪以排解工作上的压力。

愤怒的艾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她表面看似轻松地问道:“同志们就这样上班的吗?”

强可蛮这才知道艾虹对他们玩麻将有看法。

“哎呀,艾书记,我们完成了上午的工作,自己的同志顺便玩了几把,放松放松,娱乐娱乐,输赢不大,就玩五块的。”强可蛮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放松放松?娱乐娱乐?你们说得倒是轻松,上班时间不去为老百姓解决实际困难,却躲在空调房玩麻将,你们这是在贱踏党性!”艾虹再也忍不住了,手指狠狠地划了一下。

“艾书记,请你息怒,也不要把话说的过了头,你刚来我们红脐乡,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以前的乡领导都曾经在这里玩过,不就是自己的同志在这娱乐娱乐,增进同志之间的感情吗?”巴结也无所谓的样子。

艾虹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是不是事实,但是她知道他们的话并不全是假的。这就是基层领导干部头脑里严重的弊病。那些陈旧的观念,腐朽的思想像慢性病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意或不经意地侵入了他们的头脑中。因此,在中央每项政策法规出台后,他们可以借着种种理由变了样地去执行它,甚至歪曲原本的精神去落实。

“你们难道不知道中央八项规定吗?难道不知道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抓“四风”问题吗?有禁不止,屡禁不止,你们这是在亵渎党的纪律!”艾虹愤怒地训斥道。

“哎呀,艾书记,你千万别发火,不能光看一面啊,对不对,我们要全面地看待问题,我们白口村的工作可年年都是在乡里排先进,你看看这些个荣誉,这才是真家伙,对吧。”强可蛮求饶道。

强可蛮一边得意地说着,又特意指指着墙壁上的好几块先进牌。

强可蛮这方面并没有夸大其词,近几年白口村每年的年终工作考核都在全乡名列前茅。

可是这并不能代表白口村的各项工作名副其实地先进,知道内情的都知道,白口村有丰富的矿产资源,毫无疑问,村里头就能明的向老板要承包费,暗的私下又可以向老板要好处费,这样白口村就成为全乡最富裕的村,强可蛮等人也就成了全乡最富裕的村支书,院子里那部三十几万的轿车就是他个人的私车。

现在的世道都是这样,有钱就好办事,平时哪个乡干部来白口村,强可蛮便好生伺候,吃好,喝好,玩好,这样一来,白口村与乡里的关系自然就铁了。

在强可蛮眼里,关系就是生产力,平时人际关系处理好,到了年终检查时,检查组的同志自然而然就对白口村厚爱三份,只是装模作样地坐在办公室看一看查一查那些纸质材料上的数据,而这些数据都是弄虚作假的,压根就没有到群众中去走访了解,核实数据的真实性。

“那好,既然你说白口村的各项工作都排先进,那我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小孩溺水事件,为什么曾经上过战场的老英雄还住危房?”艾虹追问道。

“艾书记,你可不要把什么责任都推到我们村委会来,小孩溺水那是因为那个小孩太调皮。李正军住那危房,那是他自己命运不好,尽发生一些倒霉的事,这能怪我吗?”

“有谁在那个废坑里增加安全设施了,为什么你不给李正军土坯房改造的指标?”艾虹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问问巴乡长,他李正军平时做人怎么样,处处与我们党委政府作对,不趁这样的机会整一整他,以后我们党委政府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以后闹事上访的人就会越来越多,难道你不理解我们村委会的一片苦心吗?我这是讲政治讲原则啊,与乡党委政府保持一致,艾书记。”强可蛮满脸的委屈。

强可蛮这些不可理喻话让艾虹哭笑不得,原本党员干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为人民解决实际困难的,强可蛮这分明就是在为非作歹,欺压百姓。

“你作为一名村支书,不去关心群众冷暖,不去真心为民服务,满口就是整人整人,这是一位党员干部说的话吗?”艾虹气得快炸了。

“艾书记啊,艾书记,我是有苦说不出啊,每次到了中央开两会,乡党委政府就给我下死军令状,一旦李正军等人去上访了,就要拿我是问啊。”强可蛮好像委屈的有点可怜。

“你们为什么不去想一想,他们到底为什么去上访?那是因为我们的工作确实没有做到位。”艾虹也耐心地说道。

“艾书记啊,李正军这种人能沟通吗?他简直就是刁民,简直就是反革命!”强可蛮又一次把他的本性露了出来,狐狸的尾巴是藏不住的。

艾虹没有想到强可蛮当着自己的面辱骂李正军这位真正的英雄,一位曾经最可爱的老兵,在强可蛮眼里却是一位“反革命”,真是天理难容!艾虹气得如五雷轰顶,她的忍耐到了极限。

“强可蛮,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才是真正的刁民,你才是人民的反动派!”艾虹怒骂道,抓起桌上的麻将子狠狠往地上一摔,转身离开了。

艾虹快速径直地往楼下走,小王也立马跟去。

艾虹气冲冲地往村部外面走,厨房做饭的阿姨看见艾虹离开,她赶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追喊道:“姑娘,姑娘,你别走啊,马上就吃饭了。”

艾虹礼貌性地应答道:“谢谢阿姨!我回乡里吃。”

阿姨心里纳闷着,以往乡里的干部都争着抢着到白口村吃饭,可这位姑娘到了饭点了,却要离开,真是怪怪的。

阿姨又立马追喊道:“姑娘,你是计生办的吧,以后我来乡里办事,你可得关照关照我啊。”

艾虹没有理会她,心想,连村里一个做饭阿姨都知道套近乎、拉关系,看来这种“人情观”在人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在人们头脑中成了一种惯性思维,有熟人就是好办事。

艾虹坐着小王的摩托车离开了白口村办公楼。

一路上,艾虹的心情十分地糟糕。

“艾书记,你刚来,千万别什么事都那么认真,有些事只能睁一眼闭一只眼。”小王安慰道。

“小王,那得看什么事,像强可蛮这种党员干部是我们党内真正的败类,是害群之马。”

“艾书记,这种人确实坏,群众对他的反映也很大,告他状的人也有很多。”

“那为什么乡党委不把他给撤下来?”艾虹追问道。

“哎,事情远没有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他在村里混了多年,对乡里的情况知根知底,万一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他就会像一条疯狗一样咬人,谁都不愿意因为得罪他而引火烧身。”小王无奈地说。

“小王,我们乡政府有什么把柄被他抓啊?”艾虹有点迷惑。

“艾书记,现在的官场里谁还没有点腥味啊,你说是不是?”

小王便没有把话说的太直,在基层乡政府工作时间久一点的同志都知道,基层政府在执行党的方针政策,遵守党纪国等方面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漏洞,甚至是违法违规的行为,在普通干部眼里,那些只不过是约定俗成、常理之中的事情,存在着这种现象反被人认为正常,不存在着这种现象却被人认为不正常。如果哪个同志或领导干部敢打破这些个常规,或者敢于直面这些问题,那一定会遇到巨大的阻碍,甚至被人在背后指责:这个人神经不正常,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国有国法,乡有“乡规”,这也是建设法治政府最大的障碍。

在回去的路上,刚好遇上了村主任朱建设等人,艾虹吩咐小王停下车打声招呼。

“艾书记,怎么不在村里吃了午饭再回去啊?”朱建设好奇地问道。

朱建设并不知道刚才在村里发生了一些不近人意的事情。

“没关系,我回乡里吃,建设同志,你这是去哪?”艾虹随便问问。

“艾书记,我和村里的两位同志一起到村民家调解民事纠纷,两邻居建房子发生了争执,我们几个跑了几趟才把矛盾消除。”憨厚的朱建设如实回答。

“哦,建设同志,你们这样做很不错,我们干部就是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以后还得继续发扬这种精神!”艾虹满意地说道,她心里的不快消减了一大半。

“嗯,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朱建设诚实地点点头。

……

这时,艾虹的机响了,她一看,是副所长万明武打来了,她知道这是万明武向她反馈那位老板的情况。

“喂,明武同志,老板的下落查清楚了吗?情况怎么样了?”艾虹迫不及待地问道。

(未完等续)

推荐阅读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序言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一)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二)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三)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四)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五)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七)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八)



喜欢此文请点赞、分享,更多请关注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