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十)

2017-04-05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十)

森  森


第十章  纪委介入(一


万明武带领工作组的同志几经周折找到了那位稀土矿老板——富有游,他是闽南人,现在红脐县的另一个乡镇开采稀土矿。

万明武打电话告诉艾虹,工作组的同志已经找到那位矿老板的下落,但是具体情况得进一步工作才知道。

万明武在富有游的公司,找到了他。

富有游的模样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土豪精,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可是没有一点高雅的气质,土气十足,霸气侧漏。

“富老板,我们是红脐乡的同志,我是派出所副所长万明武,这两位是乡维稳办的同志。”万明武一边自介绍道,一边亮出他的警官证。

富有游接过万明武的警官证,已经是老花眼的他,把警官证伸得远远的,仔细看了看,然后端详了万明武等人一番,他慢条斯文地用满口闽南腔音说:“哦,万所长,你好,以前我在红脐乡搞开发的时候好像见过你。”

“嗯,有可能,富老板我可认识你。”

“好的好的,来来来,坐下来喝茶。”

 ……

 相互寒暄了一番后,万明武说明了来意。

“富老板,我们今天确实有事要找你。”

……

万明武把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了富有游,得知详情的他并没有感到吃惊,他丝毫没有半点怜悯之情。

“可是我已经离开红脐乡一年多了,这已与我公司没有什么关系了吧?”富有游淡定地说道。

“富老板,如果与你公司没有关系的话,我们就不会特意找你,根据法律规定,你公司有责任消除安全隐患,可是你们并没有这样做。”万明武一言切中了要害。

其实富有游自己心里明白,他到红脐乡白口村开采稀土矿,留下的又何止那一个安全隐患,而且最大的后患就是水土和环境的破坏,当时他们开采的方式根本就不合法,简直与滥采盗采没有区别,全是破坏性毁灭性地开采,压根就没有把环境保护纳入公司的运营当中。

富有游利欲熏心,只看中钱,只看中经济效益,毫无道德良知,更不要说社会责任感了。

很多人都知道,开采稀土矿是暴利行业。

识时务的富有游心里明白利害关系,小不忍则出大谋,万一哪一天因为这件事走上法庭,不仅要赔偿这笔款子,说不定还会因环境破坏问题被起诉,到那时,可能百万都不能解决的问题。

当初,富有游担心那里的老百姓不会轻易放过他,于是,他偷偷地溜走了,离开时,卷走了上亿巨额利润,留下的却是一片废墟。

“万所长,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心痛,那现在我们公司能为死者家属做点什么,我们公司可是一向有爱心的企业。”老奸巨猾的富有游说道。

“好的,依照法律规定,你公司应该对死者家属作出相应的赔偿,途经有两条,一是调解,二是诉讼。”

富有游没有半点思索,他马上说道:“那当然是调解啦!你现在就给我一个数吧。”

万明武没有想到富有游思想转变得如此快。

“好的,富老板果真是个爽快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最高赔偿额度为三十万。”

“好的,为了表示我公司对死者的歉意,我公司出三十五万!”富有游毫不含糊地答应。

“富老板能有这样的姿态,我替家属谢谢你了!”万明武说道。

“嘿,所长客气了,我们公司一直乐于做慈善事业,这点爱心是应该有的。”

富有游这样做,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他知道他为了取得巨额经济利润而损害了白口村人子孙后代的切身利益,白口的百姓对他可是恨之入骨,他这样主动增加赔偿金或许可以博取白口人们的好感,至少可以缓和一下双方的矛盾,而且纯朴善良的人们总是容易满足的。

而对于拥有几十亿资产的他来说,这区区几十万又算得了什么,凤毛麟角都称不上。

“那好,调解的时间和地点怎么定?”万明武问道。

“时间越快越好,地点由我来定,就定在县城红脐宾馆吧。”

“在我们红脐乡政府调解中心更妥当吧?”

“不不不,地点不能变,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万明武心想,只要赔偿金能够按时足额得到,调解地点在哪都一样。

“好吧,明天上午,我把家属带到县城来,到时希望你说话算话。”

“没问题,钱一定到位,不过,我自己可能没有时间到场,我会安排公司的项目经理来具体负责。”

富有游不敢到红脐乡来调解此事,因为他心里有鬼,他担心万一白口村的群众都知道自己出现在红脐乡后,说不定老百姓会围攻他,让他难以脱身。

万明武等人从富有游公司出来,他们兴奋极了,万明武立刻把结果打电话告诉了艾虹,艾虹知道结果后,她激动万分。

午饭后,艾虹在午休。

慌乱而心虚的强可蛮早早就到了乡政府等候,他知道目前在抓“四风”问题的节骨眼上,却被艾虹当场抓获打麻将,虽然当时的数额算不上赌博行为,但是一定是违反了纪律,自己肯定面临着受处分,至于怎么处分,他心里没有底,处在恐慌之中。

强可蛮在巴结的房间里,他俩在商量着如何在召开乡党委会之前取得艾虹的谅解。

……

时间到了下午二点十分,艾虹从卧室里出来走到外面的办公室。

强可蛮早早就在门外等候,听到动静的他立即敲了敲艾虹办公室的门,得到应允后,他低着头,走了进去。

“艾书记,我来向你作检讨来了。”强可蛮像一只可怜虫一样耷拉着脑袋,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张扬。

“强可蛮,这种事并不是检讨就能过关的,你知道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严抓‘四风’问题,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艾虹劝说道。

“艾书记,万层高楼平地起,红脐乡党委的事有你一句话就够了,你说是不是?”强可蛮还是用以往的观念和思维看待问题。

强可蛮这句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他话里的含义就是指一把手掌握着绝对的权力,一言堂是基层党委政府最常见的议事方式,“一言九鼎”是对许多基层党委政府一把手的真实写照,这并不是某个领导个人的问题,而机制体制的弊病纵容了权力的泛滥。

人的欲望是不能满足的,一个人一旦失去制约,私欲就会像泛滥的洪水一样肆虐地吞噬人的理性,如行尸走肉般可怕。有的人被欲望击垮,苦苦挣扎后,失去了自我,有的人战胜了欲望,艰难抉择后,又找回了自我。

目前的监督体制不能完全将一把手手中的权力关在笼子里,人治往往代替了法治。

“如果你还是这样看待问题,那你就真的落伍了,难道目前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对你没有一点作用,思想上没有半点触动?”艾虹心灰意冷地反问。

强可蛮沉默着。

 “好了,你不用再纠缠我,我马上要召开党委会。”

 ……

 强可蛮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艾虹的办公室。

红脐乡会议室,艾虹主持召开党委会,有部分乡领导已经听说了强可蛮、巴强等人上班期间在村部玩麻将的事,当事人巴结没有被通知参会,其余参会领导都战战兢兢的,整个会议室笼罩着紧张的气氛,异样安静。

艾虹用沉重的语气发言道:“同志们,今天上午我到白口村了解民情时,顺便到村委会走了走,却让我亲眼目睹了巴结、强可蛮等同志聚集在白口村部的空调房里打麻将,我目前暂时不去下结论这种行为是不是赌博的违法行为,但是这种行为肯定是违反了党的纪律,目前举国上下都在进行群众路线教育,狠抓“四风”问题,而我们的干部不但没有半点收敛,而是顶风违纪,这是何等的荒唐!”

艾虹说到此处情绪有点激动,她调整了片刻,又愤怒地说道:“更我让我痛心疾首的事情是,白口村一位抗美援朝的老英雄李正军同志,家境十分糟糕,儿子得神经病至今下落不明,儿媳改嫁,唯一的孙女又患上了‘肾病综合症’,住的两间土坯房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不,那根本就不像人住的房子。每个家庭都可以平等地享受土坯房改造的机会,而这样特殊的家庭我们政府都不给,同志们,我们摸摸自己的心窝子,我们还有良心吗?还有人性吗?”

艾虹讲到此处,她几度哽咽,参会人员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一个个惭愧的低下了头,把头埋的很深很深,她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继续说道:“更让我愤怒不已的是,身为白村的支部书记,不但处处刁难李大爷,而且公开侮辱李大爷,骂人家是刁民,是反革命,一位真正的英雄却被谩骂成反革命,而一个道德败坏的村支书却被评为党员模范代表,真是岂有此理!天理难容!”

艾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把手上的笔记本重重地摔在办公桌上,又愤怒道:“这不是黑白颠倒吗?”

……

贡白华作为乡长,他感觉到自己平时工作上没有胆识和魅力,没有真正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他脸色有点难堪,如坐针毯,愧疚万分,良心受到前所未有的谴责。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发言道:“艾书记,你刚才的话让我震撼,我作为红脐乡的乡长在这向在座的各位同志说一声对不起。我承认,以前的我没有把心思放到为人民服务上,只是考虑自己的仕途,以前我一直认为,只要把上级领导部门重视的工作不折不扣地完成了,才是考核干部的关键,群众的口碑好与不好,都不可能影响自己的前途。因此,只想当太平官,当庸官,工作上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久而久之,就把人民给忘了,与群众之间的感情就淡了,自然而然,党群干群关系也就紧张了……”

贡白华能有这样深刻的领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在灵魂深处受到了触动,人性受到了拷问,这是贡白华从政以来最深刻的自我批评。

艾虹心里感到一丝欣慰,她也从贡白华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感受到了一种支持的力量,感受到了同志间的志同道合。

她需要这样的力量,也渴望这份珍贵的志同道合。

巴结、强可蛮在焦急地等待着党委会的结果……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序言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一)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二)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三)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四)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五)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七)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八)

森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九)


喜欢此文请点赞、分享,更多请关注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