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二十一)

2017-04-20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二十一)

森  森


第二十一章 卫生所里的冲突


再过几天就是国庆节了,艾虹盼望着假期的早点到来,因为她要与日思夜想的男朋友殷帅见面。

转眼间,她已经与殷帅快半年没见面了,其实她多么渴望两人能在一起享受那份幸福与快乐,然而她忙着工作上的事,只好把这份情感深深地压在心底。但感情这东西真是奇怪,越是有意要压抑它,它却越是不听使唤,反而把你折磨得遍体鳞伤。

自从学校毕业后,艾虹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就受到现实的冲击和考验,剪不断理还乱,但艾虹不愿意放弃。因为她知道是自己的选择才导致了这段恋情的受挫,原本可以留在大城市当白领的她,却执意要回农村工作。

当然这与她出身农村有很大的关系,在农村她好像找回了原来的自己,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在任村官时带领农民发展特色产业,与村里的老百姓产生了深厚的情感,老百姓对她的真心挽留让她恋恋不舍,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记得那天早上,村里的老百姓知道她要离开,村民便络绎不绝地从自己的家里赶来为她送行,有七旬的老人,有大叔大婶,有在校的留守孩,他们都带来了家的特产作为礼物送给艾虹,老百姓一个个哭着挽留艾虹留下来继续带领他们发家致富,但她只能挥洒着热泪一一与村民们话别,她诚心地告诉村民们,她暂时的离开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到基层来为人民服务,她要争取更好的机会来帮助更多的老百姓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在一双双殷切期盼的眼神中艾虹“绝情”地离开了他们,在那一刻,艾虹的心都碎了,她知道村里的老百姓需要她,需要她的文化知识,需要她的致富技能,需要她的一腔热血,需要她的公仆情怀……

从那后,她更加坚信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她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志向。

艾虹在心里盘算着,这一次国庆长假,她准备到深圳去见殷帅,她要争取心上人对自己工作上的支持,认同自己的选择,如果有可能,她要把男朋友也争取到基层来工作,一起为百姓服务。

为了避免十一长假交通高峰期,艾虹向乡党委请了一天假,她准备在三十一日启程赶往深圳。

三十一日一大早,艾虹没有在乡政府吃早餐,便乘坐公交车向县城方向赶去,一上车,艾虹便在QQ里告诉殷帅她已经出发了,殷帅知道心爱的女朋友要来深圳看望自己,也激动万分,自从学校毕业后,他俩就没有好好地在一起开心过,偶尔见个面,也是争吵不休,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艾虹到了县长途汽车站,她已经买好赶往深圳的车票,在候车室候车。

这时,艾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乡里办公室主任田中和的来电。

“喂,田主任,有什么事吗?”艾虹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急促的声音:“艾书记,不好啦,白口村卫生所打群架了,可能要出人命了。”

……

维护社会稳定是乡党委的第一责任。

艾虹接到电话,立马拦了一部出租车往红脐乡赶,她一边仔细询问事态的发展状况,一边吩咐相关人员立刻赶到第一现场。

“师傅,快点,再开快点,我有急事。”艾虹迫切地催促道。

“这位美女,快什么快啊,再急的事也是命更重要。”

“我不是美女,我姓艾,叫我小艾就行。”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只能这样称呼了。”

“我叫艾虹,在红脐乡政府上班。”

“哦,我就是红脐乡人啊,我姓赵,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我刚到红脐乡才几个月。”

“姓艾?叫艾虹?”这位司机喃喃自语地嘀咕着:“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那位新上任的党委书记呀?”

“嗯。”艾虹点了点头。

“哇塞!我早就听说你的事迹了,你为溺水的家属追回了赔偿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漂亮,真是不敢相信啊”

“谢谢师傅的夸奖啦!”

“那咱俩真有缘分,红脐乡的党委书记乘坐了红脐乡人的出租车。”

“是啊,我也感觉好巧。”

“咦?不对啊,你怎么坐出租车啊,党委书记不是有专车吗?”

“原来是配备了专车的,可是被我公开拍卖了。”

“啊,拍卖?为什么要拍卖啊?”

“中央有规定,领导干部不能配备专车。”

“艾书记啊,你可真了不起,要是领导干部都像你这样为官清廉,那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可就好过啰。”

“嗯嗯。”艾虹应了几声,不想过多地聊这个话题。

“艾书记,你刚才说有急事,是什么急事,方便说说吗?”

“刚才乡里的同志打电话告诉我,白口村卫生所发生了聚众斗殴事件,不知道事态严不严重。”

“哦,我估计是因为药费的问题引发的。”

“你怎么这么肯定?”

“应该是,老百姓现在看病实在是太贵了,乡里的村民有时会租我的车到县里的医院看病,经常听到他们发牢骚,埋怨看病太难又太贵。”

“现在不是有医保吗?”艾虹疑问道。

赵师傅告诉艾虹,党中央国务院推行农村医疗改革的初衷是不容置疑的,一心想为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医院和医生为了自身利益,钻医改政策的漏洞,从中牟取非法所得。

赵师傅举了个例,比如做一个剖腹产的小手术,在医改前,医生会考虑家属的经济承受能力,尽可能地压缩各种费用,能少就少,能用普通药就尽量用普通药,一个手术下来到出院也就是一千多块钱,最多不会超过两千。可是医改后,那就是另一番情形了,可用不可用的药也全部用上,而且常用一些昂贵的药,普通药几乎不用,这样一折腾,原本只要千元的普通手术却要花费五六千元,甚至上万元的费用。目前我国的医疗费用只能报销百分之八十,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自付段必须由患者自己承担,最终算下来老百姓依然没有省下什么钱,而国家大量的钱却被非法攫取,更有甚者,有的医生还能在用药的过程中得回扣。

……

聊着聊着就到了红脐乡,艾虹让赵师傅将她送到白口村卫生所,下车后,艾虹将一百元出租费付给赵师傅,可是赵师傅死活不肯收下,艾虹于是把钱扔到车座上,可是赵师傅把钱又丢出车窗,便急驰而去。

赵师傅也是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他认为艾虹是个难得的清官好官,他不想收艾虹的出租钱。

艾虹心急如焚地赶到白口村卫生所,现场的情况让她感到事态的严重,足足有几十号群众把村卫生所围得水泄不通,有几位群众的头部和脸上都受伤了,血流不止,派出所的几名警察正与几个村民拉拉扯扯,推推搡搡,一副剑拔弩张的态势,雷不仁挥动着手铐,万明武在旁边劝说着群众。

“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艾虹大声怒吼道。

认识艾虹的村民纷纷说道:“艾书记来了,艾书记来了!”

“艾书记,你得为我们作主啊,派出所的同志要把我们给铐起来。”这时有人向艾虹喊话。

“乡亲们,什么事都可以好好地商量,千万不要动手啊。”艾虹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不是我们先动手的,是那个黑心的赤脚医生先动手打人,还说他有的是钱,打死人他赔得起,派出所却要把我们给铐起来。”

“太过分了,他还不是赚了我们的黑心钱,才敢如此嚣张。”

“请大家不要激动,好不好?我们政府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艾虹大声地劝说道。

“那好,艾书记,我们相信你。”

“雷所长,请同志们把手铐收起来。”

在场的人七嘴八舌嚷嚷着,情绪还是十分激动。

艾虹走进卫生所内,里面更是一片狼藉,地面上还有一滩新鲜的血迹,一看就知道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

艾虹、向前志、雷不仁、万明武等人走进一间房里商量解决此事的办法。

雷不仁先简要的向艾虹汇报了基本案情:一个姓华的屠夫得了感冒到村卫生所看病,卫生所的赤脚医生白马化在没有仔细了解病情的情况下,便要华屠夫打点滴,由于华屠夫养猪亏了本钱,手头比较紧,他提出能不能拿点药,打几针屁股针。可医生告诉他,打屁股针效果不好拒绝用药,结果两人吵了起来,越吵越凶,最后两人就打了起来。白某是医生当然打不过华屠夫,于是叫来几个兄弟一起殴打了华屠夫,把华屠夫打得头破血流,吃了亏的华屠夫便也叫上他的兄弟及朋友,又将白医生他们几个狠狠地打了一顿。幸好村主任朱建设在第一时间赶到,才把现场控制住,要不然将会有更多的人受伤害。

雷不仁还告诉艾虹,这是典型的聚众斗殴案件,双方都得严肃处理,该拘留的拘留,该罚款的罚款。

雷不仁提出这种意见,他心里是有盘算的,利用好这个机会,参与的人至少上十个,每个人行政处罚三千,那就是好几万的收入。

艾虹对雷不仁的处理意见并不是很赞同。

“雷所长,这样简单地处理我认为不太妥当吧,刚才那一幕你不是不知道,群众的抵触情绪很大,不是光罚款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艾书记,现在的群众真是有恃无恐,尽然敢公开与警察对峙,公然妨碍执行公务。”雷不仁委屈地说道。

“不仁同志,我对法律不是很懂,可是我知道这个案子是因为医患纠纷引发的,应该区别对待。”

万明武看到雷不仁提出这种意见,他只好沉默不语,其实他的内心里不是这种意见,他不可能当着所长的面与其唱对台戏,要不然雷不仁对自己更加有成见。

艾虹看出了万明武的心思,她知道他有话要说,可能有难言之处。

“明武同志,你认为如何处理该案更加妥当。”

万明武瞧了瞧雷不仁,叹了叹气,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副所长万明武则另一种处理意见,他认为这个案件得从实际情况出发,这是由于人民内部矛盾引起来的,应该区别对待,与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有本质的区别,不易用打击手段去处理,应以调解为主,如果调解不成,则再走处罚程序也不迟,否则会矛盾激化,有可能把事态扩大。

“调解?合法吗?”艾虹反问道。

“当然合法。”万明武心直口快地说道。

“那好,既然合法,那就按照调解程序处理,与乡维稳办牵头,各职能部门的同志一同参与调解,我自己也全程参与。”

雷不仁当时快气疯了,他用白眼飘了万明武一下,又狠狠地盯了盯他,他脸色变得很难堪,心里的怒气没哪消,他想立马离开撒手不管,可他为了不明显得罪艾虹,他还忍了忍,并没有把不满表露出来。

现场的群众知道艾虹提出调解的方案后,大家都接受了这个处理方式,随后双方派出了代表到红脐乡政府维稳办接受调解,调解与维稳办主任向前志主持,一直持续到傍晚才调解成功,双方好不容易才离开红脐乡政府,艾虹这才轻轻地舒了口气,艾虹用以民为本的情怀化干戈为玉帛,眼看一场血流事件又消除在萌芽状态。

矛盾终于化解,可是群体事件背后引发的社会问题值得深思,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仍然社会热点难点问题,是今后一个时期各级政府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艾虹从赵师傅的谈话以及这次冲突事件受到了很深的启发,她知道,病有所医是基层老百姓看得到摸得着的“中国梦”。

夜幕降临,艾虹才想起自己原本是要去深圳见男朋友殷帅,好不容易动身,却在路上被召了回来。

“亲,对不起!这次又让你失望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