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三十五)

2017-05-11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三十五)

森  森


第三十五章 绳之以法 


当晚,检察院的同志将强可蛮、巴结带离了红脐乡,并执行刑事拘留将其羁押在红脐县看守所。

随着监狱冷冷的铁门“咣当”一声响起,巴结的心禁不住紧缩一下,当他穿上囚服迈进监狱的那一刻,这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多行不义必自毙。

而只有小学文化的强可蛮并没有太多的畏惧感,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是犯罪了,他以为最坏的打算就是自己不当这个村主任了。

当所有专案组的同志离开红脐乡时,已经是深夜了,万明武正想回所里时,被艾虹叫住了。

“明武,请留一步。”艾虹主动说道。

万明武转过身来,他疑问道:“艾书记,还有什么吩咐吗?”

“嗯,方便的话我们到外面走走。”

万明武欣喜。

艾虹与万明武漫步在深秋的夜里。

深秋时节,冷月当空,月光婆娑,照亮了乡村的一草一木,劳作了一天的村民早就进入了梦乡,静谧的夜沁人心脾,只有那不疲倦的蟋蟀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秋风凉飕飕,一阵阵掠面而来,不禁让人起鸡皮疙瘩,艾虹、万明武漫步在幽深的乡村小径,他们彼此温暖着对方,似乎没有感到一丝凉意,心里荡漾着阵阵涟漪,幸福满怀。

“明武啊,感谢你。”

“嗯,不用谢,应该的,我熟悉办案程序。”

“真的,当时我心里没有底。”

“嗯,你毕竟不是学法律的。”

......

一路上,俩人没有太多的话语,其实他俩彼此都似乎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明武,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一种正能量。”艾虹打破彼此的尴尬。

“当然,正义感是警察最基本的素质。”

“嘿嘿,那是。”

“艾书记,你倒是罕见的好领导呀,一身正气,一心为民。”

 “谢谢,上次你连夜送我回来,你女朋友没有生你气吧?”

“没有,我早就忘了这件事。”

“那好,我倒是很担心你女朋友生你气,怕影响你俩的感情。”

“没事,我们俩是青梅竹马,知根知底。”

 不知道怎么回事,艾虹听到万明武的这句话,她心里莫名地刺痛了一下,一闪而过。

 ......

夜已经接近凌晨,俩人返回了卧室。

忙乎了一天的艾虹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困意,可就是合不上眼,心绪零乱不堪,脑海里一会儿浮现英俊威武的万明武,一会儿浮现帅气逼人的殷帅。

万明武躺在床上也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他总是感觉自己艾虹与自己之间有一种不用言说的默契,只要一个眼神似乎就能读懂对方,很多观点和想法总是不谋而合,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可遇不可求,而能够遇上却又是难能可贵。

......

几天后,笔迹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哪些票箱里的选票就是巴结一个人杜撰的。

红脐县看守所内,检察院的同志对巴结进行讯问

“巴结,难道你还要顽抗到底吗?”

“我是被冤枉的,有人在陷害我,你们这是在办冤案,我要告你们。”

巴结就是不开口供述,百般抵赖。

“你还想抵赖吗?”检察院的同志亮出笔迹鉴定结果,巴结一看结果,脸色立刻发白,他的手有点发抖。

.......

经过几个小时审讯,巴结的心里防线终于彻底崩溃了,他低下了悔恨的头颅,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而强可蛮真可谓是“蛮古佬”,不仅守口如瓶,而且还在看守里耍无赖。

“救命啊,救命啊,警察打人啦,哎呦呦,救命啦。”强可蛮像条疯狂一样叫嚣着,其实强可蛮关押在里面,办案人员根本接触不到他,更谈不上对其刑讯逼供了。

.......

突然一份供述出示在强可蛮面前,这让强可蛮目瞪口呆。

“强可蛮,说吧,这是巴结的全部供述,你到底送了多少钱给巴结。”

此时,强可蛮十分紧张,他沉默无语。

“你不说,那我们告诉你,送了三万吧?”办案人员斩钉截铁地说道。

强可蛮的表情开始变化,他极度恐惧又极度愤怒,他憎恨巴结出卖了自己。他心想,既然巴结都不顶住,我一个没有单位没有工作的普通村民还怕什么。

“好吧,我全说。”

......

案情查了个水落石出,证据确凿,巴结、强可蛮因涉嫌行贿受贿、破坏选举被依法逮捕。

万明武知道案情后,第一时间告诉了艾虹,艾虹感到十分欣慰,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地。

白口村的村民知道此消息后,纷纷奔走相告,拍手称快,一时传遍了整个村庄,后来传遍了整个红脐乡,强可蛮被抓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紧接着,白口村又再一次举行了选举,朱建设成功高票当选,白口村支部书记的位置一直空缺,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红脐乡党委决定尽快配齐班子。

艾虹为了真正体现民意,她主动到白口村召开群众、党员代表座谈会。

李正军等人也参加了会议。

参会人员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同志,他们都极具正义感,热衷于参政议政,因为一个村支部书记的素质直接影响着他们的生活,影响他们步入小康日子的步伐,甚至会影响他们早日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艾书记,强可蛮终于被你抓起来,我们都一致叫好啊。”并没有太多文化的村民直言道。

“嗯,可是我得更改一下,不是被我抓起来了,是依法被抓的。”

“艾书记,你可不要谦虚啊,就是你上任后才把他给收拾了。”

“对啊,以往的领导历来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得罪他啊。”

......

白口村的代表们对艾虹的凛然正气,一心为民的高风亮节赞美有加,艾虹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值得,人民的口碑才是官员最好的政绩。

“好了,好了,谢谢大家的认可,我这次来就是想听取代表们的建议和看法,白口村村支部书记谁可以胜任?”

“我推荐一个人,我觉得朱建设完全可以胜任。”有一个代表马上自告奋勇地说道。

“哦,请说说原因?”艾虹问道。

“这个朱建设同志啊,综合素质高,关键是人品好,愿意为我们老百姓解决实际困难。”

“是啊,他是个清官,一身正气,群众遇到困难他不会推脱,能诚心诚意为群众着想。”

“对,朱建设不是被强可蛮压制住的话,他早就放开手脚带领我们白口村致富了。”

“可是,朱建设同志已经是村主任了,如果让他兼书记的话,工作任务会不会太繁重了些?”艾虹疑问道。

“艾书记,不会的,我了解朱建设同志,他文化高,能力强,以前强可蛮在职的时候根本就不管事,强可蛮见了好处就往前凑,遇到问题就往后退,平时工作上的担子都压在朱建设身上。”李正军也郑重其事地说道。

......

艾虹回到乡里后,她召开了党委会,在会上,她转达代表们的意见,讨论后通过举手表决,朱建设全票通过。

任命前,艾虹把朱建设找到自己办公室谈话。

艾虹对朱建设语重心长地说道,组织上让他书记主任一肩挑,这是组织对他的信任,更是白口村三千余名群众的民心所向,希望朱建设能够珍惜这个机遇,一如既往地加倍努力工作,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解人民之所忧,带领全村人们共同致富,早日摆脱贫穷,让全村人民过上小康生活,实现每一个百姓的中国梦。

艾虹还对朱建设提出新要求,一个新时代的村官必须时刻保持与时俱进的精神,要敢于打破常规,敢于挑战困难,大胆创新,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胆识去改革体制机制原有的弊病,要开创性地解决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学有所成等社会问题,一心一意谋发展,一心为民谋福祉,让老百姓实实在在地享受改革的成果。

朱建设感受到这份重担是组织对自己的信任,是老百姓对自己的拥护,以前强可蛮霸道无比,处处受其压制,他想放手大干一番,可是却处处受挫,如今给了他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好机会,他将扮演怎么的角色?给党和人民交上一份什么样的答卷?一切将拭目以待。

......

傍晚,红脐派出所的报警电话突然急促响起。

值班民警万明武拿起了电话,还没有等万明武开口说话,对方慌乱而的声音报称:“喂,是派出所吗?不好了,一位老人被自己的孙子推下水井里去了。”

万明武还听到话筒里传来一片吵杂声,呼救声。

警情就是命令,万明武叫上另一民警,飞速地赶往案发地,案发地是位于长口村。

万明武到达现场,现场一片混乱,几十个村民围拢在一起,七舌八嘴,众说纷纭,中间一个年近七旬的大爷全身都湿透了,冻得瑟瑟发抖,他瘫坐在地上,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一位老奶奶也在旁边哭成了泪人,伤透了俩位老人的心,心碎了千百遍。

万明武上前,劝说大爷回家把衣物给换了,老大爷拒绝,万明武纳闷老大爷为什么不愿意回家,村民告诉万明武,陈大爷伤心透了,他要以死来抗议孙子陈小虎这种丧尽天良的行为。

案情原本是这样的,陈小虎的父母双双在外打工,长期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因陈小虎成天违法乱纪,惹是生非,实在是气不过的陈大爷狠狠地教训了陈小虎一顿,而陈小虎却记恨在心,当爷爷在井边打水时,他突然跑过去把爷爷推下了井,幸亏当时旁边有人将其及时救援,陈大爷才好不容易被人救上来。

万明武了解案情后,他快气炸了,巴不得狠狠地揍陈小虎一顿,万明武的手都已经伸出去了,但还是收了回来,毕竟殴打他人是违法的,警察不能知法违法。

万明武只好对陈小虎怒吼道:“陈小虎,你为什么要把你爷爷推下井里去,难道你不知道井里会淹死人吗?”

陈小虎咬着嘴唇,瞟了一眼万明武,气哄哄地说道:“谁叫他骂我打我。”

“那是爷爷教育你,为你着想。”

陈小虎丝毫没有认错的态度,他理直气壮地回答说:“我也是教育他,叫他以后不要动不动就骂人打人。”

“你......”万明武被气得哭笑不得。

“走,到派出所去,好好地给我反省反省,看怎么收拾你。”

“哼,走就走,反正我是未成年人,你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陈小虎这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愕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在他心目中,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甚至违法犯罪,而自认为因没有成年而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未成年,你知不知道,犯杀人罪十四周岁就可以判死刑。”

陈小虎被带上警车,一路上,万明武不停地劈头盖脸地批评陈小虎,以解自己的无奈与愤怒。

根据法律规定,派出所询问未成年人,必须有监护人在场,万明武通知了其班主任到场。

不知天高地厚的陈小虎到了派出所审讯室里,丝毫没有畏惧感,在万明武等警察面前照样牛鼻子哄哄,毫不示弱。

“你给我老实点,小心我把你凑扁。”万明武怒吼道。

“打啊,你打啊,你们打未成年人,看我怎么告你。”

“嘿嘿,你相不相信我把你给铐起来。”

“铐啊,铐啊,有本事你现在就把我给铐起来。”

 ……

 陈小虎根本不吃这一套,询问工作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还让他占了上风,他在万明武面前公然挑衅,万明武哭笑不得,无奈至极直摇头。

这也其实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农村的孩子几乎都是父母双双在外长期打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成了“留守孩”,

隔代的祖孙生活在一起,往往是宠爱溺爱过多,从小就娇生惯养,长此以往小孩变得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说得不,骂不得,稍有不从便大发雷霆,缺失宽容心,感恩心。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未满十四周岁的人违法犯罪,免予其行政或刑事处罚,而新时期,由于生活条件和物件条件的提高,小孩身体与心智的发育提早了许多,现实中很多孩子年龄虽不到十四周岁,而从外表看来却像一个十七八周岁的,人高马大,虎头虎脑,经常做出一些违法犯罪的事,爷爷奶奶根本管不了,再加上这几年政法机关杜绝了刑讯逼供,这些有前科劣迹的青少年更是有恃无恐,进派出所如做客一般自如,警察不能骂他们,更不能打他们,然而却因未成年很快就被释放出来,人身自由没有受到任何限制,因此他们也就失去了惧怕感,当一个人的内心没有任何畏惧感时,人的私欲便会无限膨胀,这些问题少年便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像阴霾一样腐蚀着他们的灵魂。

早已过了晚饭时间,万明武依然还没有吃饭,继续在教育陈小虎,这时陈小虎的爷爷奶奶也来到派出所,一时整个派出所人声吵杂。

 艾虹吃过晚饭,她在乡政府院子散步,艾虹也听出了一些动静,她好奇地走了过去。

艾虹第一眼看到陈小虎和陈大爷,总感觉十分面熟,询问了一番后,她才回想起来,自己第一天来红脐乡上任时,在公交车上遇到陈小虎爷俩,艾虹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她也感到十分惊愕,为陈大爷痛心。

更让艾虹震惊的是,陈小虎居然固执得让人无法理解,在警察面前也不认错,可想而知,在陈小虎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畏惧感,自大到让人后怕。

艾虹走到陈小虎面前,她没有一味批评、责怪他,她想换一种方式与其沟通,陈小虎站在墙壁前,个子有一米六五高,他已经在半年时间内又长高了好几公分,比艾虹第一次见到他时变化极大,此刻他一脸的仇恨,眼睛里流露出不满,艾虹走了过去。

“小虎,还认识姐姐吗?”艾虹轻声地问候。

陈小虎瞄了一眼艾虹,并没有开口说话。

“你再仔细想想,其实我们早就认识,对不?”

陈小虎还是对艾虹爱理不理,艾虹还是没有灰心,她依然轻声细语地说道:“小虎,你真的记不起姐姐了?你忘记了,我们曾经一起坐过公交车。”

陈小虎的眼前一亮,似乎想开口说话,可是又难以启齿的样子。艾虹继续追问道:“小虎,难道你不认我这个朋友?”

“姐姐,我记得,那次在公交车上,你扶了我一把。”

......

艾虹温柔体贴的话语,就像春雨一般滋润着陈小虎的心田,渐渐地陈小虎心房里的那块冰在慢慢地融化,他感受到了这位姐姐与众不同的温柔与贴心,他封闭已久的心终于被艾虹启开,他流下了委屈而又悔恨的泪水。

“姐姐,爷爷动不动就骂我打我。”陈小虎一边哭泣,一边说道,不停地擦着眼角的泪水。

......

万明武在另一个房间与陈大爷交流,陈大爷却纷纷诉说道,陈小虎小时候其实很乖的,可就是太自私,太固执,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满足他,一下没有得到满足便在家里无法无天地大闹天空,谩骂其爷爷奶奶。

万明武也指出了陈大爷的问题,其实导致这种结果就是溺爱造成的,溺爱不是爱,反而是伤害。

......

在艾虹、万明武等人的思想工作下,爷孙俩的隔阂渐渐在消除,直到晚上十点多,陈小虎终于低头向爷爷认了错,爷孙俩抱着痛哭,那一刻,人性的光芒熠熠生辉。

送走了陈小虎一家人,艾虹还是心有余悸。

万明武还给艾虹讲述了另一个“留守孩”的真实故事。另一个留守孩叫张玉鹏,是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他父母也是长年在外打工,与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张玉鹏每天都要求吃肉,一天没买,就命令奶奶跪下,还用棍子在后背敲打,打得奶奶伤痕累累。

艾虹震惊了,这两起留守孩的极端事件,深深触动了她的心弦,她已经意识到关注留守孩、关爱留守孩是当今社会的新难题,是新时期党委政府必须要面对的新课题,领导干部更是责无旁贷。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