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五十七)

2017-06-15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五十七)

森  森


第五十七章 冲突 


通过艾虹不懈的努力,农商银行同意给予红脐乡土地改革的优惠政策,一是利息只要三厘,二是农户的土地可以作为贷款抵押物。

有了关键的两项优惠政策就如久旱逢甘雨,像春雨般滋润着红脐乡的每一寸土地。

经过乡党委与各位投资者商榷,准备先一步在每一个村发展一个特色农业,根据原本的自然环境与实际情况,坚持一村一品,经专家的研究论证,决定发展以下几种特色产业,脐橙、莲子、大棚种植、葡萄、柚子、稻田养殖等。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对农户签订土地流转合同。

这段时间艾虹等人从早忙到黑,一直忙着协助投资者与农户签订流转合同,哪里有矛盾艾虹就出现在哪里,晚上回来还得召开当天工作的总结会,并部署第二天的工作。

虽说当一个个矛盾被解决后,会收获难以言表的成就感,可艾虹毕竟是一个弱女子,一整天的工作下来,她的嗓子喊哑了,体力严重透支,整个身子像散了架子一般,疲惫不堪,一倒在床上便酣然入睡,跟男朋友联系的时间和次数也越来越少,工作几乎占据了她的全部时间。

经过大量的工作,大部分的农户已经与承包商签订了流转合同,良田的成交价是每亩每年一千元,荒土是每亩每年五百元,荒山是每亩每年一百元。

由于农户的年龄结构、文化层次、思想观念等参差不齐,对土地改革也有着不同程度的认识,有少数上了年纪的村民无论工作人员怎么样劝说都不同意接受土地流转,整片整片的土地流转后,如果其中有一个农户不同意将影响到整个产业的经营生产。

针对这种情况,在党委会上有的同志就提出强行征地的方案,经过反复研究决定,还是不能强行征地。

艾虹提出这种方案,春夏两季先不着急征用其土地,等出了效益农户尝到舌头后,这少部分村民自然而然会接受流转,到时可能用不着再去做工作,反而他们会主动要求流转,当然别有用心的个别农户除外。

春雷一声巨响,春雨似乎来得比往年早一些,春耕拉开了帷幕,机器的轰鸣声打破了红脐乡上百年的沉寂,沉睡的土地终于被唤醒,沉静的乡间田野终于迎来了春天。

农户们个个喜笑颜开,满面春风,土地流转承包了,每年净得承包费,而且自己还可以给承包商务工,每个月净工资就有三千多元,在家门口也有沿海打工的收入,更理想的就是还可以照看家里的孩子,一举两得。

春耕现场,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热闹非凡,如火如荼,机器的轰鸣声,村民的谈笑风生不绝于耳。

“嘿嘿,老肖啊,你家的田得了多少钱?”一位正在田里耕地的村民问旁边正在除草的村民。

“老李啊,我家七亩良田,五亩荒土,五十亩荒山,总共得到一万四千多块,你家呢?”老肖高兴地回答道。

“我家可没你家多,我家得到一万两千块。”

“嘿嘿,也不错啦,有这样的好政策真好啊,不投入一份钱就有钱进腰包,我们给老板打工每个月又有三千多。”

“是啊,听说是乡里一个叫艾虹的书记搞的土地改革。”

“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听说是一个女的书记。”

农户的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涨。

......

艾虹等所有乡里的党政领导都分别到田间地头去督导现场,不停为农户与承包商解决矛盾纠纷。

艾虹在长口村了解民情,突然她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朱建设打来的,朱建设告诉艾虹,白口村遇到麻烦了,艾虹接到朱建设的电话,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朱建设是综合素质比较高的村干部,责任心又强,工作上的大事小事他都能够主动上前,靠前解决,除非实在是棘手的事解决不了,他才会把矛盾上交。

艾虹火速赶往白口村,一到现场,只见一个中老年妇女蓬头垢面地坐在一辆拖拉机的前面,拦住了其去路,这个妇女就是强可蛮的妻子,艾虹并不认识她,上次在会场上无理取闹艾虹不在现场。

艾虹询问道:“建设,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建设把艾虹拉到一边,小心地告诉说:“艾书记,她就是强可蛮的妻子。”

艾虹第一次见到她,看她的架势是成心想捣乱。

“哦,是她,文件不是说的很清楚吗,个别不同意流转的农户暂时不要理他们。”艾虹疑问道。

“艾书记,问题不是在这,我们根本不是强行要流转她家的土地,而是她故意惹事生非,蛮横不讲理,她说拖拉机不能从她的田里过,而目前又没有其它路可以走。”

“哦,还有这种事?这是明目张胆与乡里作对啊。”

“就是啊,上次在村里召开宣传会时,她就已经闹过一次,怎么做工作她都听不进去。”

艾虹隐约感觉到她是针对丈夫的事来发泄的,她也感觉到今天的事有点棘手。

“有没有通知派出所的同志到场?”艾虹问道。

“已经通知了,万明武处理完手头上的另一个纠纷后,他会赶到,应该差不多来了吧。”

艾虹知道万明武会赶到,她心里又多了几分踏实。

艾虹走上前,与其对话。

“嫂子,我是乡里的党委书记,我叫艾虹,你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商量好吗。”艾虹和声和气地说道。

强可蛮的妻子盯了艾虹一眼,眼里充满着无尽的仇恨,艾虹与其相对视的一刹那,一种暗含杀机的眼神咄咄逼人,艾虹心头禁不住紧缩,但并没有畏惧。

“你就是那个狗屁女书记啊,怎么着,把我丈夫弄进去了,你还想把我家的田骗走啊。”她出口伤人。

艾虹为之一震,怎么会有这种泼妇,艾虹强忍着怒气,她从大局考虑,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旁边的工作人员和承包商也看得实在过意不去,直摇头唏嘘。

“你怎么出口伤人啊。”艾虹生气道。

“怎么着,骂了你就骂了你,你能怎么奈何我,反正今天你们就别想从我田里过,要么你们就从我身上压过去。”她有恃无恐地说道,对任何人都爱理不理。

“你家的田不愿意流转承包,我们又不强制你,只是从这里过一下啊。”艾虹说道。

“不行,你们的拖拉机会把我家的田给压坏。”

“你们田里根本就没有种上任何东西,怎么谈得上压坏?”承包商插嘴道。

“我家的田我作主,谁也没有权力干涉。”

“你这是强行阻工,这是违法行为。”艾虹劝说道。

“好啊,违法你就把我铐起来,铐啊铐啊。”她吼叫着,像一只疯狗一般。

“给你脸不要脸,上次我们还没有给你算账呢?”万明武赶到现场怒斥道。

“谁不要脸了,你身边这位才不要脸呢?什么狗屁书记还不是靠卖肉当上书记的,连婊子都不如,哼。”

此言一出,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人,这话明明就是侮辱性地谩骂艾虹的。

艾虹怒火中烧,她咬牙切齿,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越是忍着就越难受,简直就要爆炸了。

“你这个泼妇,你骂谁。”艾虹怒吼道。

“你啊你啊,骂得就是你啊。”她变本加厉地疯狂着。

是可忍,孰不可忍!

“啪”的一声,艾虹的怒气占据了理智,狠狠地打在了她脸上。

“打人啦,打人啦,干部打人啦,快来人啊,救命了。”她疯狂地张牙舞爪,像一只疯狗一般扑向艾虹,万明武等民警快速上前制止她,她负隅顽抗,现场一片混乱,朱建设等人把艾虹拉开,劝说艾虹回避一下。

好不容易,强可蛮的妻子被万明武等人带离现场将其传唤到派出所去了。

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能接受别人的这种谩骂,可是艾虹的委屈又可以向谁诉说,谁又能懂得她的心?

艾虹一个人躲在厕所里角落暗暗地哭泣,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她紧紧地咬着下嘴唇不允许自己哭出声来,生怕别人知道而失去了体态,她越是压抑心里却越难受,此时此刻她多想依偎在男朋友臂膀上大哭一场,发泄自己心中的委屈,可她的依靠却远在千里迢迢之外。

艾虹的嘴唇差点被自己咬出血来了。

艾虹的怒气一时也难以消退下去,朱建设不停地劝说着,几个小时后,稍稍平静下来,她感觉到自己当初的行为太冲动太鲁莽,干部动手打人也是违反党纪国法的行为,虽然对方侮辱了自己的人格。

强可蛮的妻子被带到红脐乡派出所,她还是没有半点收敛,继续在派出所内大喊大叫,今天雷不仁又不在所里上班。

“喂,雷所长,乡里出了意外事情,你能不能回来一趟,强可蛮的妻子又无理取闹。”艾虹问道。

“哦,艾书记,好的,我在局里开会,散会后我马上会回来。”雷不仁回答道。

这是雷不仁惯用的手法,局里的领导问其在岗在位的情况,他便告诉他们在派出所上班,乡里的领导问其去向,他便回答说在局里开会,其实谁知道他躲在哪里吃喝玩乐去了。

“哦,那你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艾虹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会,我保证散会后立马赶回来。”雷不仁借口说道。

艾虹很不高兴地把电话给挂了。

雷不仁幸灾乐祸,心想,好戏又来了,看看你们怎么样对付她。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连载(三十五)      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七)           连载(三十八)      连载(三十九) 

     连载(四十)               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二)   

    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五)       

    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七)     连载(四十八)   

    连载(四十九)         连载(五十)         连载(五十一)   

    连载(五十二)           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六)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