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五十九)

2017-06-19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五十九)

森  森


第五十九章 天灾与人祸 


红脐乡的土地改革顺风顺水地推进,随着时间的更替,田野的希望一天天临近收获,万亩脐橙、万亩大棚蔬菜基地、万亩葡萄园、万亩荷莲等产业园区显现出一派生机。

特别是万亩荷莲园,美得如诗如画,置身其中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那片片荷叶,像撑开的一张张绿伞,有的轻浮于水面,有的婷立在碧波之上,似层层绿浪,如片片翠玉,荷花的花瓣,洁白如玉,有的还是花骨朵,含苞欲放,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有的才露出两三片花瓣;有的花瓣全都展开了,露出了嫩黄色的小莲蓬,微风送来缕缕清香,美了村庄,醉了人们。

艾虹也偶尔流连于此,身穿一袭浅红色短裙的她,仿佛是一朵正值盛开的荷花,雅而不俗,艳而不媚,真可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时值盛夏,一派丰收的景象。

......

一叶知秋,金秋十月,天高云淡,满山的枫叶红得醉了, 红脐乡的人们趟着土地改革的步伐,迎来了第一个金灿灿的季节 ,到处都是金黄一片,果实累累的秋天是那样的美丽,好像只有收获,没有衰败的田野。

......

今年是红脐乡土地改革的第一个丰收年,为了疏通销售渠道,红脐乡成立了“红脐乡绿色农业合作社”,合作社组织管理各基地的经营运作,还专门为各特色农产品注册了商标。

为了打通销售渠道,确保每一种农产品都远离农药,走纯绿色化道路,朱红心在深圳市筹建了一个大型绿色农产品超市,由于是纯绿色农产品,在深圳一上市,便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经常出现脱销。

有的经销商还上了淘宝网,把有些农产品通过淘宝网销售全国各地。

这样就形成了一条相对较成熟的产业链,从资本运转到土地流转,再到经营生产,最后到销售渠道,每个环节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今年是丰收的一年,是改革成功的一年,各承包商赢利不薄,农民的腰包也鼓起来了。

赣厦高速公路刚好要经过红脐县,原本没有预算在红脐乡设置一个高速路口,县委县政府充分考虑到红脐乡的土地改革的实际情况,在艾虹的努力争取下,在红脐乡增设了一个高速路口,这个高速路口在明年即将通行,

另外,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筹建,红脐乡到县城的乡道也重新修建了沥青路,即将正式通车。

这给红脐乡的土地改革又增添一种有利因素,如虎添翼,即节省了时间又节省了物流成本。

为了让老百姓享受改革的成果,在艾虹的建议下,乡里成立公益基金会,基金会向各承包经营商征收一定比例的社会公益基金,朱红心带头主动捐助赢利的三分之一,仅他一个人就捐助近五百万,一开始也有个别业主不同意捐款,艾虹逐个找其做思想工作,在艾虹的感召下,其他业主也先后慷慨解囊,捐助款四百余万元,第一年所捐基金近千万。

艾虹欣喜若狂,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她内心的喜悦,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让她感觉到无比地幸福与快乐,红脐乡的经济发展有如此大的变化,她付出了许许多多,有苦也有甜,当一个个困难迎刃而解时,收获的是一个个惊喜与感动,痛并快乐着!

接下来,在艾虹的主张下,经过红脐乡党委的讨论研究,决定把这近千万元的公益基金用到红脐乡的社会建设上,进一步加大医改,初步探索农村养老新模式,建立留守孩之家,加快城镇化建设等方面,要进行这一系列的改革与发展,需要更多资金,然而这千万的公益基金只够部分社会建设项目,各项社会建设要走向成熟,还得有更多的公益基金支撑。于是,红脐乡党委决定分步骤分批次进行社会改革。

......

又是一年春来到,河边的垂柳被徐徐的风儿吹得翩翩起舞,桃花也已经悄然开放,竞相绽放着她的娇媚,散发她的迷人魅力,处处都能感受到春天温柔的气息、轻盈的脚步,仿佛有暗香盈袖,沐浴着明媚的春光,人们走在村村通的水泥公路上,深深吸一口气,甜丝丝、湿润润的,如诗如画的乡间田野,自然美美不胜收。

红脐乡又进入了如火如荼的春耕生产,人们忙碌起来,撒下种子,播下希望。

......

红脐乡政府继续加大对中心卫生所的改革,原来四个中心卫生所已经扩展到八个中心卫生所,这也就意味着八中心卫生所覆盖了全乡,平均每两个村就设立了一个中心卫生所,群众看病又更加方便了,而且让老百姓得到更多实惠的是,乡党委决定用公益基金垫付患者自付段的那个部分,从此,红脐乡的群众看病将实现全部免费,开创了历史的先河。

老百姓得到了实惠,党委政府得到了民心,村民们切切实实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他们的积极性出现了空前的高涨,与各承包商构建了和谐的劳务关系,因为百姓心中有一杆秆,农场的生产经营顺利了,自己才有钱赚,老板赚钱了,公益基金就会越来越多,这是互惠共赢的大好事。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意外的天灾还是发生了,尤其说是天灾,还不如直接说是人祸,因为这一切都是人为一手造成而留下的后遗症。

初夏的农场,硕果累累,再过些天就要收成了,然而一场暴风雨打破了人民的美梦。

由于八级台风“拉美”登陆,红脐乡将迎来了一场强雷阵雨。

一天下午,原本是艳阳高照,突然间,雷雨交加,噼劈啪啪!叮叮当当!铜钱大的雨点有节奏地打在屋顶上,“喀嚓!”又一个大炸雷!好象炸裂了天河,瓢泼大雨哗哗地下起来,一道道电光划过,树枝在风雨中发狂的摇摆,房顶腾起一团团白雾,房檐的水流像高山瀑布般泄下来。

艾虹冒雨带领着乡村干部奔赴在抢险的第一线。

前些年,白口村的稀土矿被滥采泛伐,植被受到毁灭性的破坏,山洪席卷着泥石流直冲而下,像一条条巨蛇一样吞噬着田野河流,白口村这一次又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大部分农场的被泥石流淹没。

为了防止山体滑坡造成群众伤亡,艾虹冒着自己被泥石流淹埋的危险,不停地穿梭在雨水泥泞之中。

幸好这一次台风全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其它村的农场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可白口村的农场几乎受到了毁灭性摧毁,眼看就要丰收的农场转眼间便化为乌有。

业主们心痛不已,心都快碎了,艾虹也心痛不已,幸好各农场都购买了保险,保险公司在第一时间送来了赔偿款,再加上民政救济,大大减小了农场主的经济损失。

然而可怕并不是这一次的损失,业主们最担心的是今后,谁也不敢保证明年或者后年不会出现这种台风。困此,白口村农场主们几乎失去了信心。

为了解决白口村的水土流失问题,乡政府也向县水保局争取一定的资金,对已经被泥石流填埋的河床进行淤泥清理,虽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也缓解了防洪的压力。

盛夏,是瓜果飘香的时节,农场里的果实都已经熟了,业主们等待着卖个好价钱。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由于是暑假期间,许多学生在家无所事事,有些调皮的学生便在晚上成群结队到农场里去偷瓜果,这让业主们犯了难,派出所的同志也忙坏了,天天晚上巡逻都无济于事,等警车过来时,那些学生就躲了起来,等警车一离开,他们便又溜到农场里去偷窃,不仅把熟了的果实给偷去,而且把没有熟的果实也破坏了,甚至还把青苗都给损毁了。

今天晚上万明武等人好不容易抓到几个偷西瓜的学生,

由于涉案价值太低,而且都是未满十四周岁,根本够不上行政处罚,派出所的同志也只有做做思想工作,吓唬吓唬他们,可是有个别调皮的学生不但没有任何悔意反而与警察较起劲来。

万明武把一个身体粗壮的小男孩关在派出所的候问室里,这个男孩的爷爷也陪同在一起。

“你多大了,请把名字报上来?”万明武气哄哄地问道。

“我叫张玉鹏,今年十四岁。”

万明武一愣,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

“不会吧,你就张玉鹏,我怎么不认识你了(以前张玉鹏因殴打其奶奶万明武接触过他),你才十四岁,看起来跟一个十八岁的人差不了多少。”万明武说道。

万明武接着查询了一下户籍系统,让他更吃惊,张玉鹏才十三周,十四周还差两个月。

“警察同志,你把我这不争气的孙子关进拘留所去,如果拘留所要收伙食费我会出,真是太气人了,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尽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同学溜溜达达。”张大爷怒斥道。

万明武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心里有苦难言,他把张大爷拉到办公室外面,他小声地对张大爷嘀咕道:“大爷,你孙子不满十四周岁,法律规定不能处罚,再说了,真是依法被拘留也不用交伙食费。”

张大爷把声压底说道:“没关系,岁数是不大,可人却长大了,我这个老头实在是教管不了他,越来越调皮了,连批评都不敢批评他,有几次还想动手打我,所以你们一定得把他关进拘留所,我们保证不会有什么意见。”张大爷恳求道。

“张大爷,真的不行,我们即使真的把他送到拘留所,拘留所也不会收的。”

“要么这样,就在你们派出所关几天?”张大爷又要求道。

“这样更不行,一般的违法人在派出所不能超过八个小时,像他这种情况得立刻放人。”

“不行,你们不能马上把他给放了,怎么得也要让他受到教育。”张大爷说道。

万明武寻思片刻。

“要不这样,我吓唬吓唬他,看看能不能让他悔过。”万明武回答道。

按照法律规定,对未成年人连恐吓都不允许,但是从实际情况出发,万明武哪怕是有违反规定的嫌疑,他也要在把握一个度的前提之下打打擦边球。

可是万明武的举动却得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连载(三十五)      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七)           连载(三十八)      连载(三十九) 

     连载(四十)               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二)   

    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五)       

    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七)     连载(四十八)   

    连载(四十九)         连载(五十)         连载(五十一)   

    连载(五十二)            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六)     连载(五十七) 

   连载(五十八)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