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

2017-06-20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

森  森


第六十章 留守之家 


万明武走了进去,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张玉鹏,你现在对自己的行为是怎么看的?”万明武怒斥道。

张玉鹏对万明武爱理不理,瞟了他一眼说道:“没什么想法,不就是偷几个不值钱的西瓜吗?”

“你这是偷窃行为,根据法律规定,我们可以拘留你。”

万明武说道。

这里艾虹也走了进来,她在旁边关注着。

“别吓我了,我是未成年人,你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张玉鹏毫无畏惧感。

所有在场的人十分惊讶,气得直摇头,哭笑不得。

突然,又有几个村民扭送了几个小孩进来了。

万明武、艾虹等人上前,其中一个小男孩十分眼熟,艾虹疑问道:“明武,那个男孩好像很眼熟啊。”

万明武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哦,我想起来了,他就是去年把爷爷推到水井里的那个小孩。”

“哦,我想起来了,叫陈小虎,他怎么又犯事了?”

......

那天晚上派出所的同志忙到凌晨才处理完那些个小偷小摸的事情,由于都是未成年的在校学生,派出所只有当场教育教育,吩咐家长将其领回去了。

其实在红脐乡发生的未成年违法犯罪现象,在其它农村地区同样存在着这种现象,留守孩的违法犯罪占整个社会的犯罪率比重一直在逐年上升,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已成为社会治安的重大隐患,直接影响着整个社会的公众安全感。

农村地区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剩下都是一些留守孩与留守老人,祖孙之间长期生活的一起,由于老人过于溺爱其孙辈,从小娇生惯养,导致现在的小孩性格扭曲,自我控制能力不强,生活习惯不良,不讲卫生、不换洗衣服、挑食挑穿、乱花钱;有的留守孩行为习惯较差,根本就不听家人教导,顶撞祖辈、不服管理,我行我素。再加上监护人大多数是老人,年纪大,文化层次不高,有的是文盲或半文盲,他们不知道从心理生理上关心孩子,照顾孩子,不能在学习上给予帮助和指导,只是简直地给予小孩物质上的照顾,在教育态度、教育方法还是老一套,与孩子在交流沟通上存在困难。

因此,留守孩的成长方式似乎就是一种“放养”式的模式。

这些看似简直的问题其实是不容忽视的,留守孩问题不仅仅是一个教育方面的问题,它已经逐步变成一个社会问题。

艾虹到红脐乡上任以来,因留守孩诱发的不安全因素就有好几起,而且每一起都让人发怵,小孩溺水死亡事件,陈小虎把爷爷推入水井里,还有目前偷窃现象泛滥.....

艾虹在这些留守孩子的身上找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虽然当年自己是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可是缺乏父爱母爱的孩子总是缺少了一份人生最珍贵的情感,永远都无法弥补这种缺憾,更不是钱就能代替的东西。

艾虹深深地意识到,留守孩的教育问题已经成为红脐乡突出的社会问题,从眼前来看,这种偷窃泛滥的现象不能从根源上杜绝,将直接影响到整个红脐乡的农场化进程,而从长远来看,他们是红脐乡的未来,他们的健康成长直接影响到红脐乡今后的发展。因此,解决留守孩的成长问题是当地党委政府不可推卸的重任,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经过党委会的讨论,红脐乡党委决定从基金会里提取一部分资金筹建一个留守之家,由于资金问题,留守之家暂时借用红脐初中一橦闲置的教育楼,经过了重新装修,原来陈旧的面貌又焕然一新,花百万巨资添置了音、体、美方面的教学器材,建立了“心理咨询室”、“法制教育室”、“微机室”、“音乐室”、“体育活动室”等。

教育管理人员公开向全县聘请综合素质高的老师,而且以音体美有专长的老师为主,与红脐乡基金会负责向老师适当支付一定的劳务工资,由于是假期,老师又能多一份收入,很多老师都愿意参加到这个“留守之家”。另外在艾虹的主动要求下,与万明武任留守之家法制校长,专门对有轻微违法犯罪的青少年进行帮教管理。

说干说干,在一个月内,留守之家基本筹建完毕,留守之家向全乡的未成年人敞开大门,只要本人愿意,家长同意,监护人缴纳一定的伙食费用,孩子们都可以在假期间申请进入这个留守之家生活和学习。

消息一公布,全乡五百余名留守孩报名加入了这个留守之家,特别是那些调皮的孩子,基本上被家长送进来了。

留守之家的孩子们过着健康、充实、活泼、温馨的集体生活,一大早,按时起床后,进行半个小时的体育锻炼,然后就是做一个小时的家庭,自由活动一个小时后,有兴趣的学生可以参加学习一门业余爱好,以音体美为主,下午是看电视影视片的时间,以教育片、动画片为主,一个星期还可以在网上与在外务工的父母亲视频通话,让孩子们更多地与父母亲沟通交流,增进相互的情感。

留守之家受到孩子们的青睐,也得到了家长们的一致认可,在这里即教育了孩子如何为人处事,又学习到了一门特长,家长们真是绝口称赞。

第二个月,又有两百余名孩子加入其中,有部分父母亲在身边的孩子也加入到这个大家庭。

渐渐地,红脐乡偷窃现象得到了杜绝,各农场又恢复了平静,再也不用担心被盗了,晚上也不用专门安排人看守了。

艾虹十分关注留守之家的工作情况,她在工作之余也经常光顾,一开始孩子们对这位大姐姐感觉到有点陌生,但是来得次数多了,她便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孩子们亲切地称她为“艾姐姐”。

今天难得空闲,艾虹来到留守之家,她发现今天跟往常不一样,异常地寂静,以前她每次来时,里面总是能听到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声,感受到他们的快乐与幸福。

艾虹慢步着,她隐约听到大礼堂有人在说话,原来留守之家的老师正在组织孩子们开展感恩教育,老师要求每位同学撰写一篇关于感恩的作文,老师把文章写得优美的孩子推荐其到主席台做演讲,这时刚好李正军的孙儿李娟花正往主席台走去准备做演讲,艾虹悄然地走到门口,一个认识她的老师想与其打招呼,艾虹伸出一个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其不要打扰大家,然后她悄悄地坐在了人群当中。

李娟花穿着一条漂亮的短裙,这条短裙艾虹也很眼熟,因为是她送给小娟花的,她扎了两条小辫子,红扑扑的脸蛋,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看不出是一个肾病综合症患者。

尊敬的各位老师、敬爱的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艾姐姐----你是我的妈妈。

下面有的同学嘀咕道,怎么回事啊,姐姐就是姐姐,怎么又是妈妈?

李娟花深情地演讲道:

前面的同学在演讲中都说最想感恩的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可是今天我要感恩的却是一位姐姐。

我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孩,在我小时候,爸爸得病走失了,妈妈改嫁了,是爷爷奶奶把我拉扯大,可是祸不单行,在我五岁那年得了肾病,几度差点离开这个世界,后来在医生的精心护理下,在爷爷奶奶的细心呵护下,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从死亡线上又把我拉了回来,可是我这种病一时无法根治,得长期靠药物维持,家里欠下了一大笔巨额债务,年迈的爷爷奶奶无法承受经济上的重担,家里一贫如洗,有时我偶尔半夜从梦中醒来,会听到爷爷奶奶偷偷的哭泣声,那时我的心都碎了......

我家的房子是家徒四壁的土坯房,要是遇到风雨天气,外面在下大雨,我家却下着小雨,爷爷奶奶只好用脸盆、桶子装着漏水,每当这时我冷得害怕极了,我像一只受惊的小鸟卷缩在冰冷的床角,那时多么想爸爸妈妈能够抱抱我,温暖温暖我那双冰冷的小手,可是在我的记忆却从来没有过,每一个冬天都是寒冷的......

师生们的情绪一个个被感染,眼泪哗哗啦哗啦地往下流,艾虹的眼眶也润湿了。

李娟花几度哽咽,她饱含泪继续发言道:

正当我们一家人处在绝望时,艾姐姐出现了,她给我们一家人带来了信心和希望,她经常来看我们,给钱看病,给我买新衣服、新鞋子、新书包,还帮我们家凑钱盖了水泥房子,去年冬天是我记忆里最温暖的一个冬天,这个冬天没有寒冷,只有温暖......

艾姐姐就像亲人一样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不,其实她就是我的亲人,比亲姐姐还亲,然而在我心里总感觉她就是我的妈妈,从小以来,我从来没有喊过一声妈妈,不知道喊一声“妈妈”是什么滋味,今天我在这里对艾姐姐说:艾姐姐,你就是我的妈妈,我永远爱你!

师生们一边流着泪,一边为李娟花鼓掌,艾虹再也坐不住了,缓缓地站了起来,微笑里伴着泪花慢慢地走向主席台,李娟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艾妈妈”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原本就激动万分的李娟花飞快地奔向艾虹。

“艾妈妈!......”李娟花紧紧地抱着艾虹,失声地恸哭着。

艾虹饱含着泪花,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乖孩子,咱们不哭....”艾虹不停地安慰着小娟花。

所有在场的师生们无不为之动容。

有爱就有希望,有爱就有美丽!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连载(三十五)      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七)           连载(三十八)      连载(三十九) 

     连载(四十)               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二)   

    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五)       

    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七)     连载(四十八)   

    连载(四十九)         连载(五十)         连载(五十一)   

    连载(五十二)            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六)     连载(五十七) 

   连载(五十八)          连载(五十九)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