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七)

2017-06-30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七)

森  森


第六十七章 雨中泪 


红脐乡以法人的名义起诉了稀土矿老板富有游,向其追诉五千万水土保持及环境保护补偿费。

几天后,富有游收到法院的传票,一开始富有游并不在意,在红脐县开采稀土矿,告发他的或者起诉他的个人和单位又不仅仅是红脐乡,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背后有‘大老板’撑腰。

富有游秘密接近了‘大老板’,与其商量对付的策略,这一次,‘大老板’还是给富有游吃了定心丸,富有游依然自以为是、沾沾自喜地满意而归。

几天后,县纪委收到一封实名举报信,强可蛮举报艾虹殴打其妻子。

很快,县纪委的同志对举报内容进行了调查。

艾虹如实地向县纪委的同志反映了事情的真相。

艾虹六神无主陷入恐慌之中,只有万明武一个人能够理解她支持她,这一次,她主动找到万明武,为了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两人在度假村秘密会见。

“明武,看来强可蛮要与我斗到底了。”艾虹说道。

“艾书记,我看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直,强可蛮已经释放几个月了,为什么他早不告,迟不告,偏偏一起诉富有游他就告你。”万明武说道。

“你的意思是背后有人指使?”艾虹疑问道。

“嗯,我对白口村稀土矿的事情比较了解,当初就有很多人告发他,包括李正军等人,可每次都是不了了之,听说他背后有‘大老板’,可就是不知道这位‘大老板’是谁。”万明武说道。

“看来这一次我真的遇到麻烦了。”艾虹叹息道。

“艾书记,要不放弃对富有游的起诉吧。”

“放弃?”

“对,不放弃你又能如何呢?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

“明武,如果我放弃能对得起为我付出生命的巴结同志吗?我能对得住白口村的老百姓吗?能对得起那些农场主吗?他们会把我艾虹骂得狗血淋头,我哪有脸面面对他们。”

“可是,你连自己都保不住了,你还有什么能力去保护老百姓,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谈脸面?”万明武劝说道。

“对,你说的对,人们都说官场如战场,是一场无硝烟的战场,我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一个不谙世故的女子,一个不懂官场潜规则的党委书记,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可是在老百姓最需要我的关键时刻,要我做缩头乌龟,我的良知不允许我这样做,我真的做不到。”艾虹有点激动地说道。

“可是你已经处在悬崖边了,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如果你不退却,就会摔得粉身碎骨。”万明武也有点激动。

“明武,粉身碎骨倒不至于吧,我无非就不当这个党委书记罢了,除了这个他们还能奈何我什么?”艾虹淡定地说道。

......

无论万明武怎么样劝说,艾虹依然没有转变观念,万明武也感觉到无奈,万明武以一个警察职业敏感性感觉到,这件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直,艾虹如果还是要一意孤行的话,不仅仅是官位的问题,有可能还会涉及到艾虹的人身安全,可这只是凭自己的一时判断。

“艾书记,你不要那么固执好不好,你涉世不深,这个世道远远要比你想象的复杂得多。”万明武有点不高兴地说道。

“我就涉世不深怎么啦,难道简单一点不好,我只知道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的道理。”艾虹淡然回答道。

万明武看来已经劝不动执拗的艾虹了,他是心急,为艾虹着急,他有点生气。

“艾书记,你怎么就这样一根经呢?我是真拿你没办法。”万明武气得哭笑不得。

“你才一根经呢,好啦,谢谢你的好言相劝。”艾虹起身想离开。

“艾书记,我不是给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万明武又说道。

“好了,别提这事了,对了,你可记得我们当初的一个约定?”艾虹一脸的轻松。

“约定?”万明武尴尬地摸了摸头疑问道。

“嘿嘿,傻了吧,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再好好想想。”艾虹得意地翘翘了嘴唇,在万明武的面前撒娇道。

万明武的脸开始变红,心跳有点加快,他寻思了片刻,才恍然大悟过来。

“哦,我想起来了,当初是我没眼光,低估了你,我承认输了。”万明武满脸的羞怯。

“怎么样,什么时候兑现你的礼物?”艾虹害羞地底下头。

“没问题,七夕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一定送你礼物。”

艾虹掐了掐手指,数了数,高兴地点了点头,说道:“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好期待哦。”

......

恰好苗艳艳的一个追求者也在度假村游玩,艾虹与万明武出入在度假村的身影被他偷偷地拍了下来,为了达到自私的目的,他直接把艾虹与万明武在一起的照片通过微信发给苗艳艳,苗艳艳醋意又大发,这一次苗艳艳闹得很凶,她差点跳楼自杀,幸好被万明武及时发现才制止了她疯狂的举动,逼着万明武给她下跪发誓,苗艳艳才打消自杀的念头,万明武被苗艳艳折腾的心力交瘁,他心中的痛无法释怀。

......

富有游又秘密会见了‘大老板’。

“大老板,为什么不直接把她免掉或者干脆把她调离?”

“胡说,我这样做不是明显不打自招吗?她在红脐乡的成绩家喻户晓,连市委的领导都知道了,再说了她是市委下派锻炼的干部,我一个人说了不算,连降她的职都得向市委申报。”

“让她副书记主持工作?换汤不换药啊,她要是继续起诉我怎么办?”

“她一个弱女子应该知道后怕的。”

“哎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到时候再说吧。”

“好吧,如果她还要继续与我作对,你拿她没办法的话,我来对付她。”

“你要干嘛,不就是五千万吗,你有的是钱。”

“大老板,这五千万我不是不想出,也不是出不起,你知道我的底细,我一直在红脐县开采矿产,不是一直有人告我的状吗,要是红脐乡这次胜诉了,接连就会有第二个红脐乡出现,第三个红脐乡出现,到时我非得破产不可。”

富有游倒出了自己的苦水。

“我警告你老富啊,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千万别用那一套下三滥的卑鄙手段,否则以后你就不要再找我了,我也不认你这个朋友了。”

“少给我来这一套,老子只认钱,不认人。”

“你......”

还没有等‘大老板’说完,富有游便愤怒地离开了。

......

几天后,县委对艾虹作出了降职的处分决定,但最终的处分结果得经过市委组织部门审核通过后才能决定。

艾虹得知了内情,她开始感觉到力不从心,几乎接近崩溃,真可谓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艾虹累了,她真的累了,身体累了,心更是累了,此时她多么地想依偎在殷帅的怀里,对殷帅说一声:“帅,抱抱我,我好累!”

夜已经来临,孤独无助的艾虹挂上QQ,想和殷帅说说心里话,告诉她很想他。

可是当艾虹挂上QQ时,收到了一段让她撕心裂肺的话。

QQ上的留言是殷帅留下的。

亲爱虹,最近好吗?对不起,我们分手吧,请原谅我的绝情,我累了,爱的累了,累得窒息,如果相爱的两个人背道而驰,没有机会可能了,那么你我就不必再傻傻地等待对方,对于我来说痴痴的等候是一种煎熬,所谓的等待,只是耗费你我的时间互相绊住对方,所以不必再等了,缘分自有天定。

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有时候,我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可是那种真实却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心痛的感觉更是犹如针刺般提醒着自己,我知道那不是梦,是真的,我真真切切地抚摸过你的脸,我真真切切地牵过你的手,你来过我的城市,却路过我的心,你我曾经为彼此落下过思念的泪,我们彼此那么认真地爱过彼此,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如刀绞般痛,伸出双手,握住的是无尽的黑暗,我看不到我们未来的光明,品尝着无边寂寞的滋味,绵延不绝的悲伤、绝望直达心底......

一次次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在梦里听到你那久违的声音,看到你那久违的身姿,我在梦里哭了,我的泪湿了枕头,睁眼的瞬间,却是四周冰冷的墙壁,原来我是如此地想你,那一刻我是多么地想和你在一起,只要你在身旁我便感觉是幸福的快乐的,可是你却远在天边,遥不可及,一场美丽的邂逅,终成了易逝的烟花,绚丽而短暂。

我在深圳,你在农村,自从第一次分别后,你我之间心与心的距离随着地理上的距离变得越来越遥远。我知道,懂你,远远比爱你更重要,可是我懂不了你,并不是我不愿意去懂你,因为我压根就无法懂你,所以,你也累了,我也累了,或许放手对你我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我知道你是个工作狂,所以你一定要学会劳逸结合,我知道你是个倔强的女孩,所以你一定要学会自我妥协,我知道你是个纯粹的女人,所以你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

衷心祝福最亲爱的虹,永远幸福!快乐!美丽!

                                              殷帅

艾虹咬着牙,看完了这封绝情信,她并没有哭,此刻她不坚强,懦弱又能给谁看,又有谁能替她坚强,所谓伤到至极不知伤,痛到极致不知痛。

夜已深,寂静的可怕,窗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偶尔几滴雨点漂打着窗户,虽然正值盛夏,艾虹却不寒而栗。

雨,是艾虹目前最恐惧的东西,无情的泥石流冲毁了农场,还差点吞噬了自己的性命,她又开始担心起来,害怕那种雷雨交加的狂风暴雨,艾虹禁不住走到窗前,木讷地倚靠在窗台上,仰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穹,她心痛到无法呼吸。

也许不会再看见,离别时微黄色的天

有些人注定不会再见,那些青涩的脸

我拿起棕榈树叶子,放在青色的石板前

祭奠那些流逝的青春和懵懂的誓言

风在歌唱,唱他曾经过去的地方

在黑暗中,有朵花为你开放

当你转过头的那一瞬,晚霞般美丽的笑脸

它曾开放在春日里某个季节

啊,那些流逝的青春,那些懵懂的誓言

.......

艾虹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浅意识地往派出所的办公楼看了看,她发现万明武的房间仍然亮着灯,心里一阵暗喜,她呆呆地望着那个空荡荡的窗户,她在等待着一个身影的出现,一秒、两秒、三秒......艾虹耐心地等待着。

不知道是艾虹的举动感动了上苍,还是彼此心有感应、心有灵犀,万明武突然也探出头来,他也无意地往艾虹这边瞧了一眼,他发现艾虹正目视着自己,两人眼神交会的那一瞬间,彼此心里似乎像触了电一般。

这一次,两人的目光再也没有移开,彼此深情地凝望着......

艾虹转身冲出了自己的房间,疯一般地往楼下奔去,万明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也心照不宣往楼下跑去。

灯光暗淡,烟雨蒙蒙,艾虹、万明武伫立在雨中,驻足片刻,艾虹疯狂地奔向万明武,万明武也奔向艾虹。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脸贴着脸,心贴着心。

艾虹泪如雨下:“明武,我失恋了,奶奶去世了,官也没了......”

泪一直流,雨一直下。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连载(三十五)      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七)           连载(三十八)      连载(三十九) 

     连载(四十)               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二)   

    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五)       

    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七)     连载(四十八)   

    连载(四十九)         连载(五十)         连载(五十一)   

    连载(五十二)            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六)      连载(五十七) 

   连载(五十八)          连载(五十九)      连载(六十)

   连载(六十一)          连载(六十二)      连载(六十三)

   连载(六十四)          连载(六十五)    连载(六十六)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