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街头搭讪中国女孩,分分钟就能得手

盛世蝼蚁之:遥不可及的幸福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八)

2017-07-03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八)

森  森


第六十八章 转机 


艾虹被降职的意见书报送到市委,经市委领导一直讨论通过,否决了红脐县委的意见。

理由如下:一是艾虹同志自上任红脐乡党委书记以来,亲民爱民为民,一身正气,大胆创新,与“精准扶贫”相结合,引领农村土地农场化经营,造福了一方百姓,携手老百姓一起共筑“中国梦”,实现了“中国梦”, 是一个能干事,会干事,干好事的新时期基层领导干部,是党和人民值得信任和拥护的共产党人;

二是至于艾虹同志殴打强可蛮妻子一事,市委否认其是违纪行为,事发时,对方明显带有报复性的侮辱行为,其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艾虹扇其耳光并没有伤害他人的主观恶意性,且事后,经派出所依法调解,双方都达成了谅解协议,应该对派出所的处理决定给予认可。

艾虹没有被降职,如喜从天降,真是拉柳暗花明又一村,拨开云雾又重见天日。

两天后,又传来捷报,小娟花成功治愈,艾虹乐坏了,心花怒放。

艾虹情不自禁地把这些好消息在QQ里告诉了万明武。

“明武,这次你又输了吧。”艾虹得意地说道。

“嘿嘿,恭喜恭喜,我甘拜下风。”

“就是,邪不压正,这是永恒的真理。”

“嗨,你可别高兴的那么早,富有游还没有把补偿款交出来呢?”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法院即将开庭审理,只要我这个党委书记的官还在,我就得为民作主。”

“好吧,好吧,我这个大男人,还不得不佩服你这个弱女子。”

“佩服?我不要你佩服。”艾虹撒娇道。

“那你要我怎么样?”

“木脑袋,不跟你聊了。”

艾虹立刻把QQ下了线。

万明武有点急,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使命地发信息过去,可艾虹QQ头像的颜色一直显示黑色。

......

 富有游得知艾虹的情况,他显得十分恐慌,又秘密会见了“大老板”。

“大老板,怎么办啊?”

“我已经尽力了。”

 “法院马上就要开庭了,要不你给法院的领导打声招呼,到时直接判其败诉不就得了。”

 “现在是法治社会了,而且任何领导个人都不可能驾临于法律之上而拥有绝对权力,你以为我能一手遮天,再说了,县法院的领导我可以打招呼,可是还有中级法院,高级法院,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

“你的意思是没有希望了?”

“目前摆在你面前只两条路可走,要么你接受这个事实,把补偿款交上,要么你离开红脐县,走得远远的。”

“走?我在红脐县投资那么大,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再说了,我真的逃走,以后我不就成了逃犯了,我不才不愿意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你认真地考虑考虑,好了,我有公务要处理。”

富有游感觉到一种被甩的滋味,心想,要不是我把钱都往你身上送,老百姓至于那么恨我吗?他怒气十足。

“那好,既然你不帮我,我自己解决,我就不信我堂堂富有游对付不了一个女人,看看谁是最后的赢家。”富有游咬牙切齿地说道,眼里透露出一种杀气。

 “大老板”知道他的用意,他立刻严肃起来。

“老富啊,老富,你就不能改一改自己的秉性吗,别动不动就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我再次警告你啊,别再给我添乱了,到时你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哼,好钱又好色,你不会是舍不得她吧?”

“你.......胡说......”

“大老板”被气得脸红脖子粗,还没有等他把话说下去,富有游便摔门而出。

 小娟花的病成功治愈,顺利地回到了家,艾虹邀上万明武一起去看望了小娟花。

 经过医生精心的治疗后,小娟花像变了个人似的,原来的她瘦骨嶙峋,脸色铁青,目光痴呆,从来没有露出过灿烂的笑容,如今的她活泼可爱,红光满面,泛着红晕的脸上笑容不断,笑得如此开心快乐如此阳光灿烂,美极了。

“艾姐姐,好想你啊。”

两位特殊的姐妹,一见面便拥抱在一起,这一次拥抱再也没有泪水,只有欢笑。

艾虹俯下身子,用手抚了抚小娟花的脸说道:“小娟花,真是太漂亮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小娟花又开心又得意地回答说:“艾姐姐才是最漂亮的,我们留守之家的孩子们都说艾姐姐是世上最美丽的姐姐了。”

“哦,是吗?那得谢谢孩子们了。”艾虹乐得合不拢嘴。

 小娟花的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接着,艾虹拿出特意为小娟花买的衣服。

“来来来,小娟花,穿上姐姐为你买的衣服,一定特漂亮。”艾虹说道。

“哎呀,姐姐,你就别为我买衣服了,你哪有那么多钱啊。”小娟花懂事地说道。

“没事,这点钱姐姐还是有的。”

艾虹为小娟花穿上新买的衣服,小娟花高兴地在大伙面前蹦来蹦去,像一个可爱的天使般美丽,那一刻,艾虹幸福满怀。

艾虹叫上万明武与小娟花一起合影,定格了一个个温馨的画面。

“艾姐姐,艾姐姐,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啊?”小娟花突然问道。

“嗯,你说。”

“你和明武哥什么时候结婚啊?”

 此言一出,让艾虹、万明武目瞪口呆,十分尴尬,两人相视了一下,脸上泛起了红晕,旁边的人笑弯了腰。

艾虹故意把话题引开来,说道:“小娟花,大人的事你们小孩不懂,等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小娟花并没有明白艾虹的话,她一脸茫然。

那一天,幸福快乐充满了小娟花的家,这个家从此不再有泪水,从此不再有悲伤,梦想变成实现,希望在前方!

艾虹努力地圆了李大爷未了的心愿,相信李正军在天堂终于可以安息了。

一天晚上,艾虹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喂,你是艾虹书记吧?”

“嗯,请问你是哪位?”艾虹小心谨慎地问道。

“我是哪位不重要,重要的是下面的内容,有一个老板想告诉你一件事,只要你撤诉,他可以给你五百万,如果你同意的话,请在三天之内回个短息。”

“喂喂喂......”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五百万?对艾虹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她一个月的工资三千元不到,哪怕是不吃不喝,一辈子也不可能有这个数字。

艾虹心里一直有个心结没有解开,奶奶还没有来得及住上自己在城里买房子,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五百万足足可以买一栋别墅了,买一辆豪车,毋庸置疑,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没有诱惑力。

艾虹也是普通的人,一样有七情六欲,一样需要房子居住,一样有亲人要孝敬。

但是身为一个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这种钱可以得吗?得到了又能够真正拥有吗?

艾虹当然不会为之动容。

毕竟这是敌人在背后操控,作为一个弱女子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袭来,战战兢兢,他马上拨打了万明武有电话。

就在一墙之隔的万明武火速赶到艾虹的办公室。

“艾书记,怎么啦!”万明武诚惶诚恐地问道。

“明武,我刚才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只要我撤诉,他便给我五百万好处费。”艾虹说道。

“对方有没有威胁你?”万明武追问道。

“这倒是没有,叫我三天之内回复短息,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哦,应该是富有游在背后操纵,看来他们不择手段要你撤诉,你可得当心点啊。”万明武说道。

“你放心,我才不会要他们的钱上他们的当呢?”

“嗨,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万明武提醒道。

“嗯,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嚣张吧。”艾虹镇定地说道。

“多点防备之心总没有坏处,这样,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会关机,你一有什么情况,马上打我电话。”

“谢谢!”艾虹点点头。

万明武的出现又驱走了刚才的恐惧感,万明武离开了艾虹的办公室。

艾虹望着万明武背影离去的那一刻,难免又心生失落感,她突然觉得自己对他是那么地依赖而难以割舍,她多么期待万明武留在自己的身边,因为只要他在,安全就在,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

一直以来她的内心深处总在寻找这样一种感觉,只要万明武的出现,才给了她这种感觉,不,其实他早就种在自己心田里,只是遇见他时晚了些,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特别是这段日子,失恋的艾虹对他的思念更加浓烈,只要一有空闲,她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万明武高大威武的身影,挥之不去,如影随形,经常在梦中见到他。那天在雨中的拥抱,她第一次零距离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每每回想起那一幕,她便会心跳加快到窒息,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他想到喉咙干渴,想他想到咬嘴唇,想他想得彻夜难眠,这不是煎熬,而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煎熬,她需要这种煎熬,渴望这种煎熬,享受这种煎熬。

明天就是七夕节了,艾虹心想,日思夜盼的那份礼物转瞬就可以得到,到底万明武会送自己一件什么样的特殊礼物呢?她在她渴望着,期盼着,神秘的好奇心让她变得更加蠢蠢欲动,她狠不得时间跨过那一天,直接迎接七夕的到来。

今天是周六,艾虹、万明武刚好都值班,乡里只留下少数值班的同志。

晚上,艾虹主动到派出所与万明武玩耍,在派出所的活动室他们一起开心地打了乒乓球。

夜深了,艾虹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在卫生间一边洗着澡,一边快乐地哼着小曲,过了一段时间,她兴高采烈地从卫生间出来,她正对着镜子用吹风机吹头发。

她快乐地哼着小曲: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有忘记你容颜

梦想着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

突然间,一个暗影从镜中一闪而过,艾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连载(三十五)      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七)           连载(三十八)      连载(三十九) 

     连载(四十)               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二)   

    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五)       

    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七)     连载(四十八)   

    连载(四十九)         连载(五十)         连载(五十一)   

    连载(五十二)            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六)      连载(五十七) 

   连载(五十八)          连载(五十九)      连载(六十)

   连载(六十一)          连载(六十二)      连载(六十三)

   连载(六十四)          连载(六十五)     连载(六十六)

  连载(六十七)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