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森 森|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九)

2017-07-04 森森 中国警营文化网 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简介

森森,原名管水府,男,汉族,大学文化,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赣州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公安局,曾有多篇作品在各大媒体发表,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在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赣州市《今朝》杂志等媒体发表。QQ号:546565801



长篇小说《最美女书记》连载(六十九)

森  森


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 


艾虹转身一看,四个陌生男子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

“啊......”艾虹惊叫一声。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一种不明液体往她脸上泼来,她本能地回避了一下,但立马脸上灼热地痛疼起来,她捂住双脸。

四名歹徒离开了艾虹的房间,仓皇地逃窜,艾虹一边追去一边大声呼救。

艾虹的惊叫声惊动了还没有休息的万明武,职业的敏感性促使他飞速地往乡政府院子冲,随后还有两名警察跟上。

“艾书记,怎么啦。”

“哎呦,痛死我了,我被歹徒泼了浓酸酸。”艾虹呼救道。

“快,可能歹徒还没有走远,给我追。”万明武带着另两位同事消失在黑夜之中。

艾虹急喊道:“明武,别追了,天太黑,不安全。”

她气得直跺脚,她立马拨通了求救电话。

四名歹徒疯狂地逃窜,万明武等人使出浑身的劲追着。

歹徒逃向车子的位置,他们已经了车,“嗤嗤嗤”马达点不着火,车子无法启动,惊惶失措的歹徒慌乱中尽然忘记了把自动档车子的档位调到启动档。

“警察,不行动!”万明武第一个冲了上去。

歹徒冲下车子,弃车而逃,往山上仓皇逃窜。

“快,追上去。”万明武命令道。

由于出警太仓促,万明武等人并没有带上有杀伤性的警戒武器,只带上一把手铐和手电。

追到山腰上的一个岔路口,万明武吩咐道:“你们两个往那边追,我一个人往这边追。”

“万所长,你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一个民警提醒道。

“没事,我武功高着呢。”说完,万明武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半个小时后,万明武在山顶上与四名歹徒相遇,三面是悬崖,只有一条下山的路,万明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站住,不行动,我是警察。”万明武大声喝斥道。

“小子,你不要管那么多闲事,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万明武掏出手机欲拨打同事求助电话,歹徒十分恐慌,疯狂地叫嚣道:“小子,你再打电话,我们就把你给砍了。”歹徒凶相毕露,威胁道。

说完,四名歹徒想从万明武身边冲过去,可万明武哪肯罢休。

“你们这些亡命之徒,休想从我眼皮底下逃走。”万明武大声喝斥道,没有半点示弱。

万明武一个剑步冲了上去,掏出银亮的手铐,四名歹徒负隅顽抗,万明武赤手空拳与其搏斗,歹徒拔出尖刀往万明武身上一阵乱捅,万明武死死抱住一名歹徒,用尽最后的一丝气力将其铐上,手铐的另一侧铐在了自己的手上,他倒在了血泊当中。

稍候,上百号群众在乡村干部的带领下向事发地奔来,他们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昏迷不醒的万明武,一场紧急救援在黑夜中拉开,另三名歹徒在群众的齐心协力下也被抓获。

当艾虹看到被鲜血染红了的万明武,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刚才还是一个威风凛凛的男子汉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明武,你这是怎么啦,你一定没事,你一定没事的……”艾虹抱着万明武血肉模糊的脸撕心裂肺地痛苦着,几度晕厥在救护车上,她脸上的伤也因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也感染了细菌。

两人同时被送进了抢救室,一个是身体严重受到伤害而晕厥,一个是因心理极度悲伤而晕厥。

连夜,上百名知情群众在医院点上平安烛为英雄祈福,用火炬书写四个大字:英雄,挺住!

苏醒过来的艾虹从床上窜起来,强行拔掉身上的针管,护士们拽也拽住,疯一般地冲出自己的病房,神经质般呐喊着:“明武,明武呢,我的明武呢......”

贡白华含泪劝说着艾虹冷静点,此刻的艾虹根本听不进去,疯狂地哭着喊着,为了不影响医生对万明武的抢救,在护士的协助下,强行把艾虹抬进了病房,很明显艾虹的精神受到严重的刺激,护士只好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

贡白华等领导焦急地在手术室等待着,他们翘首期盼着奇迹的发生。

第二天早上,医生从抢救室出来。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就这样倒下了!

一夜间,血红色的杜鹃花盛开在红脐乡的漫山遍野,原本不是杜鹃花开的时节,或许是为英雄滴血。

艾虹又苏醒过来,她歇斯底里地器着喊着闹着要见万明武,贡白华等领导考虑到她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他们想暂时隐瞒艾虹。

“你们再不让我见明武,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艾虹站在病床上指着旁边的窗户喊道。

旁边的护士说:“你这样子下去不行,她真的会被逼疯。”

艾虹冲进万明武的病房,她看到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全身用白布盖住,她明白了一切。

“明武,你那么狠心抛下我,你这个不讲信用的家伙,说好明天你要送我礼物的,你从来不说谎,为什么这次你却骗我……是我害了你,当初我要是听你的话,哪会……”艾虹抱着万明武冰冷的脸,脸贴着脸恸哭着,艾虹的热泪打湿了万明武冰冷的脸,平日里都是万明武一次次温暖艾虹,这一次却是艾虹温暖着万明武,可这份温暖太沉重,太悲催!

所有在场的人为之动容,潸然泪下。

而艾虹脸上的伤,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医生告诉她,有部分真皮被烧伤,即使是做皮肤修复手术,有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的疤痕,但面积不会太大。

艾虹哪在乎这个,她处在极度的悲伤当中,痛不欲生,贡白华为了防止她出什么意外,二十四小时安排干部值班陪护着她。

在万明武出殡那天,红脐乡万人空巷,万名群众为他送葬,艾虹与苗艳艳一起捧着万明武的遗像,为心爱的人送上最后一程,万明武的骨灰被葬在红脐乡的公墓里。

后来每到清明时节,红脐乡的老百姓都会到他的墓碑前祭奠。

凶杀案引起了市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很快,所有涉案的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凶杀案是富有游一手策划的,强可蛮一手操纵的,‘大老板’-------翟毛台锒铛入狱。

市委领导主动找到艾虹谈话。

“艾虹同志,鉴于你突出的工作成绩和个人的安全因素,根据市委的决定,调离红脐乡并提升你为红脐县副县长。”

“不,我不会离开红脐乡,我不要提拔。”艾虹依然处在极度的悲痛之中。

“不行,这是组织命令。”

“我真的不想走,红脐乡的百姓离不开我,红脐乡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刚刚起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再说了,我要陪在万明武同志身边。”

“艾虹同志,你傻啊,你继续留在红脐乡不安全啊,你明白不明白市委对你的一片苦心吗。”这位领导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已经死过两次了,我不怕死,哪怕死我也要与万明武死在一起。”艾虹依然坚定自己的想法。

“不行,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不能只顾儿女情长,我们既然是一名共产党人,就得有博爱的胸怀。”

“道理我都懂,可是面对现实时,我真的做不得。”

“艾虹啊艾虹,你真是死脑筋,少数领导干部想方设法拉关系,套近乎,抱大腿,一心想着提拔高升,而你却偏偏相反,唉。”

……

人生就像蒲公英,看似自由,可是却身不由己。

很快,艾虹的任命书下来,艾虹即将调离红脐乡,走上副县长的领导岗位。

无奈的艾虹再次来到万明武的墓前,她依靠着墓碑席地而坐,她深埋在心里而一直没有机会说的情话一一向万明武倾诉,一个在沧桑的人间,一个在美丽的天堂。

炊烟起了,你在村口等我。

细雨来了,你在伞下等我。

月儿弯了,你在十五等我。

叶子黄了,你在树下等我。

夕阳下了,你在山边等我。

生命累了,你在净土等我。

……

艾虹不吃不喝整整陪了万明武一天。

天色渐暗,艾虹即将起身告别的一刹那,她隐约听到一个声音:“艾虹……”艾虹幻觉中以为万明武在说话,她转过身猛地扑向墓碑并紧紧地抱着。

“明武,这些天你去哪了,我到处找你,找你找得好辛苦啊……”艾虹不停地敲打着墓碑,直到把自己的手敲出血来了,她才知道刚才是幻觉。

艾虹离开红脐乡天,一大早,知情的老百姓捧上花草果物,在乡政府院子里摆出了五个大字:“最美女书记”。

艾虹知道这是老百姓对自己最高的褒奖,然而人间正道是沧桑,经过了生死离别的她显得从容淡定,她必须坚强起来,因为前方的路注定不会平坦。

艾虹淡然地微笑着与一个个憨厚朴实的群众道别,烙在脸上的疤痕依然没有掩饰住她的美,依然美得熠熠生辉,光彩照人,老百姓挥泪告别了他们心中最美的女书记,好书记!

“再见,我最亲的老百姓!”

“别了,我最亲爱的明武!”

……

远处传来情真意切的歌声:

金怀,银怀,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老百姓都说你最美,唯有内心美,才能一切皆美。

仕途,金钱,不如老百姓的真情;老百姓都说你最亲,唯有鱼水情,才是血肉之亲。

哎呀嘞!最美女书记,百姓需要你!永远需要你!

哎呀嘞!最美女书记,百姓爱着你!永远爱着你!

.......  

(全文完)


推荐阅读

《最美女书记》序言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连载(五)

     连载(六)                   连载(七)              连载(八)   

     连载(九)                   连载(十)            连载(十一)

     连载(十二)               连载(十三)          连载(十四)     

    连载(十五)            连载(十六)          连载(十七)  

    连载(十八)                连载(十九)          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一)            连载(二十二)      连载(二十三)

     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五)       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七)           连载(二十九)       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一)           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三) 

     连载(三十四)           连载(三十五)      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七)           连载(三十八)      连载(三十九) 

     连载(四十)               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二)   

    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五)       

    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七)     连载(四十八)   

    连载(四十九)         连载(五十)         连载(五十一)   

    连载(五十二)            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六)      连载(五十七) 

   连载(五十八)          连载(五十九)      连载(六十)

   连载(六十一)          连载(六十二)      连载(六十三)

   连载(六十四)          连载(六十五)     连载(六十六)

   连载(六十七)          连载(六十八)



繁荣警营文化,展示警察风采,燃烧金盾情怀

除标注转载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原创作品,仅供朋友圈分享、交流。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或自媒体平台转载。

中国警营文化网

微  信 号 : cpcnets

来稿邮箱:cpcnets@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