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滥用“菜刀无罪论”

灰鸽叔叔 观察者网

 他们不是菜刀,他们是一起持刀的人啊。



一直到今天,还有读者跟我争什么“顺风车满足了人民群众的需求”“不能一竿子打死”“要对创新抱有宽容”的话题,认为我昨天“彻底下线顺风车”的观点是一种“懒政思维”,是“一刀切”,可能还是政府的水军。有读者还使用了一个耳熟能详的道理:

有人用菜刀杀了人,难道就禁用菜刀了么?

这句话其实是很坏的。坏到我必须推掉广告去反驳它。为什么呢?因为它有很大的迷惑性。它其实滥用了工具属性,把一个正确的概念扩大化,来证明错误的正确——有顺风车司机杀了人,但大多数司机是不杀人的啊,可能还是古道热肠的好同志,如果因为这些个别的杀人犯,打击了整个顺风车体系,是不是不公平呢?

不犯事儿的司机不开心,有过良好乘车体验的乘客可能也不认同,他们认为最多需要“整改”,而不是“彻底下线”:需求放在那里,市场放在那里,所以应该尽快完成整改,卷土重来。政府部门的打击是因为滴滴“动了出租公司的奶酪”,他们还会反驳说:

难道出租车司机以前就没杀过人吗?出租车有因此停运吗?

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说得更直接一点。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顺风车司机是不是一个近乎于“零门槛”的岗位。

我从没有说“下线滴滴”,只是说下线顺风车功能。滴滴出租、专车为移动端呼叫调度车辆起到了重要作用,使得原有的出租运营企业必须去面对全新的服务模式,它整体上是方便公众的。

但顺风车模式很特别:它在书面上鼓励“低碳出行”,建议大家“顺路带一程”,但它的本质并没有书面那么伟大,实际就是:一个更为廉价且入行门槛更低的车辆运营系统。

运营车辆的司机要不要有一定门槛?是不是有了驾驶证就能从事客运服务?

毫无疑问是需要的。

在上海,你看到五星的红顶灯出租车司机,自己内心都会有些窃喜。这样的司机不仅操作规范、车况整洁、路况熟悉,还可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绝大多数行业在入职前都需要经历一个选拔过程,可能是笔试面试,可能是试用期,那些不需要选拔考核可以直接入职的行当,大多处于被淘汰的边缘。

拿了驾照就能从事客运服务,和会写字就能当作家、会戳针就能当医生、带过孩子就能当幼儿园老师一样,是有明显问题的。

那些正直的顺风车司机朋友,你们必须清醒地明白一个道理:摧毁一个行业评价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的入行门槛拆掉。哪怕你是良莠不齐里的良,你所从事的依然是一个良莠不齐的工作。如果这个“莠”无法被有效根除,那它一定会面临质疑。

你们应该呼吁的,是要求树立行业门槛,表达“只有我这样的人才配当运营司机”,而不是叫嚷“赶紧恢复顺风车老子要接单”。

问题是,滴滴能提供这样的门槛吗?他们有培训体系吗?有价值观引导吗?他们有把顺风车司机当做自己员工吗?他们有这个能力吗?

毫无疑问是没有的。他们强调自己只是做“居间生意”。

从这个角度来说,顺风车是运营车辆社会评价的破坏者,而不是建设者。

另一种批评是“何不食肉糜”,说因为顺风车便宜,所以有市场需求,“许多老百姓坐不起出租车和专车”,“如果有必要,可以在晚上10点后禁止女性乘坐顺风车”。

说的好像男性不会被奸杀一样。

有一个观点,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说:客运行业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以用低价容忍低质服务的行业?例如拼多多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以用低价容忍山寨货的购物平台?你们有钱人上天猫,但是广大基层百姓只买得起立曰洗衣液啊!

我的犹豫点在于,如果你在国外溜达一圈,可能都不用国外,在香港澳门溜达一圈,你就会发现,内地出租车的价格是相对便宜的。然后我内心里还想说,包车这种出行方式从道理上说并不应该是一种廉价的主流出行方式。

但这个说法有点冷漠。不少地区的公共交通建设体系并不完善,而不少人的收入也无法支撑高频的出租车使用。一旦没有廉价体系,他们要么降低生活质量,要么大幅增加出行时间。

但我依然认为,客运行业不是一个可以用价格作为服务杠杆的行业。原因很简单:它关乎生命财产安全。你不能说高价的安全率99%,低价的70%,你收入不高,你就选70%吧。

不行。你要么咬牙把低价的也做到99%,要么就放弃低价。就像再便宜的航班,也得保证安全起降。如果保证不了,就请你千万不要起飞。

大家应该呼吁的事情是什么呢?第一,应该要求加大城市公共交通建设,提高公共交通的效率和舒适性;第二,建议减少一些税负压力扎扎实实地提高收入。所有的消费升级、拉动内需、甚至于社会活力,都建立在收入提高的基础上。

例如,最近半个月菜价狂涨,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去买落市后便宜的烂菜,然后没烂菜还要求菜场提供烂菜,而是要号召另外两件事:要么要求好菜降价,要么要求减税加薪。

去他的共克时艰。鼓励自虐,并且适应自虐的社会一定不是一个良性的社会。

滴滴顺风车最令人窒息的操作,还是把自己定义为了一个“社交平台”。多张海报都在暗示,通过顺风车“邂逅浪漫”。

浪漫个鬼。一个出行平台最大的本分,就是安全及时地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只有坚守这个本分,才有资格去考虑创新。

至少在当下,无法把控司机质量、大幅降低运营车辆准入标准的顺风车体系,并不是那把无罪的菜刀,而是向不怀好意者递刀的人。

一个背景声

为恶提供土壤也是恶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灰鸽叔叔”

猜你喜欢

铁路局回应霸座男不违法,网友们炸锅发起“灵魂拷问”
击毙杀人逃犯却牺牲的派出所所长,年初刚获任命…竟还有人说“死得好”?
高铁“霸座”男子出来道歉了
凉了?大陆多家外卖平台下架85°C
感谢这群人,提醒了我们寿光洪灾中最重要的事…


商务合作:market@guancha.cn

QQ :2920915625

欢迎访问观网风闻社区

喜欢文章,请点赞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灰鸽叔叔 灰鸽叔叔
    请不要滥用“菜刀无罪论”

    请不要滥用“菜刀无罪论”

    灰鸽叔叔 观察者网

     他们不是菜刀,他们是一起持刀的人啊。



    一直到今天,还有读者跟我争什么“顺风车满足了人民群众的需求”“不能一竿子打死”“要对创新抱有宽容”的话题,认为我昨天“彻底下线顺风车”的观点是一种“懒政思维”,是“一刀切”,可能还是政府的水军。有读者还使用了一个耳熟能详的道理:

    有人用菜刀杀了人,难道就禁用菜刀了么?

    这句话其实是很坏的。坏到我必须推掉广告去反驳它。为什么呢?因为它有很大的迷惑性。它其实滥用了工具属性,把一个正确的概念扩大化,来证明错误的正确——有顺风车司机杀了人,但大多数司机是不杀人的啊,可能还是古道热肠的好同志,如果因为这些个别的杀人犯,打击了整个顺风车体系,是不是不公平呢?

    不犯事儿的司机不开心,有过良好乘车体验的乘客可能也不认同,他们认为最多需要“整改”,而不是“彻底下线”:需求放在那里,市场放在那里,所以应该尽快完成整改,卷土重来。政府部门的打击是因为滴滴“动了出租公司的奶酪”,他们还会反驳说:

    难道出租车司机以前就没杀过人吗?出租车有因此停运吗?

    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说得更直接一点。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顺风车司机是不是一个近乎于“零门槛”的岗位。

    我从没有说“下线滴滴”,只是说下线顺风车功能。滴滴出租、专车为移动端呼叫调度车辆起到了重要作用,使得原有的出租运营企业必须去面对全新的服务模式,它整体上是方便公众的。

    但顺风车模式很特别:它在书面上鼓励“低碳出行”,建议大家“顺路带一程”,但它的本质并没有书面那么伟大,实际就是:一个更为廉价且入行门槛更低的车辆运营系统。

    运营车辆的司机要不要有一定门槛?是不是有了驾驶证就能从事客运服务?

    毫无疑问是需要的。

    在上海,你看到五星的红顶灯出租车司机,自己内心都会有些窃喜。这样的司机不仅操作规范、车况整洁、路况熟悉,还可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绝大多数行业在入职前都需要经历一个选拔过程,可能是笔试面试,可能是试用期,那些不需要选拔考核可以直接入职的行当,大多处于被淘汰的边缘。

    拿了驾照就能从事客运服务,和会写字就能当作家、会戳针就能当医生、带过孩子就能当幼儿园老师一样,是有明显问题的。

    那些正直的顺风车司机朋友,你们必须清醒地明白一个道理:摧毁一个行业评价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的入行门槛拆掉。哪怕你是良莠不齐里的良,你所从事的依然是一个良莠不齐的工作。如果这个“莠”无法被有效根除,那它一定会面临质疑。

    你们应该呼吁的,是要求树立行业门槛,表达“只有我这样的人才配当运营司机”,而不是叫嚷“赶紧恢复顺风车老子要接单”。

    问题是,滴滴能提供这样的门槛吗?他们有培训体系吗?有价值观引导吗?他们有把顺风车司机当做自己员工吗?他们有这个能力吗?

    毫无疑问是没有的。他们强调自己只是做“居间生意”。

    从这个角度来说,顺风车是运营车辆社会评价的破坏者,而不是建设者。

    另一种批评是“何不食肉糜”,说因为顺风车便宜,所以有市场需求,“许多老百姓坐不起出租车和专车”,“如果有必要,可以在晚上10点后禁止女性乘坐顺风车”。

    说的好像男性不会被奸杀一样。

    有一个观点,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说:客运行业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以用低价容忍低质服务的行业?例如拼多多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以用低价容忍山寨货的购物平台?你们有钱人上天猫,但是广大基层百姓只买得起立曰洗衣液啊!

    我的犹豫点在于,如果你在国外溜达一圈,可能都不用国外,在香港澳门溜达一圈,你就会发现,内地出租车的价格是相对便宜的。然后我内心里还想说,包车这种出行方式从道理上说并不应该是一种廉价的主流出行方式。

    但这个说法有点冷漠。不少地区的公共交通建设体系并不完善,而不少人的收入也无法支撑高频的出租车使用。一旦没有廉价体系,他们要么降低生活质量,要么大幅增加出行时间。

    但我依然认为,客运行业不是一个可以用价格作为服务杠杆的行业。原因很简单:它关乎生命财产安全。你不能说高价的安全率99%,低价的70%,你收入不高,你就选70%吧。

    不行。你要么咬牙把低价的也做到99%,要么就放弃低价。就像再便宜的航班,也得保证安全起降。如果保证不了,就请你千万不要起飞。

    大家应该呼吁的事情是什么呢?第一,应该要求加大城市公共交通建设,提高公共交通的效率和舒适性;第二,建议减少一些税负压力扎扎实实地提高收入。所有的消费升级、拉动内需、甚至于社会活力,都建立在收入提高的基础上。

    例如,最近半个月菜价狂涨,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去买落市后便宜的烂菜,然后没烂菜还要求菜场提供烂菜,而是要号召另外两件事:要么要求好菜降价,要么要求减税加薪。

    去他的共克时艰。鼓励自虐,并且适应自虐的社会一定不是一个良性的社会。

    滴滴顺风车最令人窒息的操作,还是把自己定义为了一个“社交平台”。多张海报都在暗示,通过顺风车“邂逅浪漫”。

    浪漫个鬼。一个出行平台最大的本分,就是安全及时地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只有坚守这个本分,才有资格去考虑创新。

    至少在当下,无法把控司机质量、大幅降低运营车辆准入标准的顺风车体系,并不是那把无罪的菜刀,而是向不怀好意者递刀的人。

    一个背景声

    为恶提供土壤也是恶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灰鸽叔叔”

    猜你喜欢

    铁路局回应霸座男不违法,网友们炸锅发起“灵魂拷问”
    击毙杀人逃犯却牺牲的派出所所长,年初刚获任命…竟还有人说“死得好”?
    高铁“霸座”男子出来道歉了
    凉了?大陆多家外卖平台下架85°C
    感谢这群人,提醒了我们寿光洪灾中最重要的事…


    商务合作:market@guancha.cn

    QQ :2920915625

    欢迎访问观网风闻社区

    喜欢文章,请点赞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灰鸽叔叔 灰鸽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