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抓到了!还敢撞警车拒捕!

澎湃新闻 观察者网

法制晚报记者刚刚获悉,今天早上7时30分左右,从大庆市看守所脱逃的在押人员刘文忠已在黑龙江省肇东市洪河乡古城村落网。另据中新网报道,冒充律师协助其逃跑的人员也被抓获。

10月18日15时55分,大庆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刘文忠,利用律师会见之机,在冒充律师人员协助下脱逃。大庆警方曾在19日晚19时许发布缉捕通告悬赏十万元。

图为刘文忠

警方在洪河乡古城村的一处田地中发现了嫌疑车辆,刘文忠及协助其脱逃者李某某开车拒捕与警方车辆撞击,两名嫌疑人受伤但均无生命危险,现已被送往医院救治。

父亲称“他欠的债是个天文数字”


直到警察赶到家里,刘海龙(化名)才知道小儿子刘文忠在大庆看守所脱逃了。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刘文忠曾因涉嫌诈骗被警方抓捕。


刘文忠老家。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小三”是刘海龙小儿子刘文忠的小名,10月18日,他从大庆市看守所脱逃。刘海龙说,10月20日,有几名民警曾来到家中调查此事,“我是在那时候才知道他犯了法,还从看守所逃跑了”。


对于儿子违法被抓一事,刘海龙并没有特别意外,他在两年前就预感到刘文忠迟早要出事。刘海龙说,2016年,刘文忠曾与人合伙开了一家融资公司,“这个公司就是吸收民间存款,再高息放贷,开业那天,他曾把我们老两口接到黑龙江参加了开业庆典,我劝他不要干了,这不是正经手艺,我在电视上看到很多这样的公司最后都出了事,但他不听”。


劝说未果,刘海龙与妻子回到吉林老家后一度非常焦虑,他曾断定刘文忠“完了”。因为在这件事上的分歧,刘文忠与家人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刘海龙说,公司开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倒闭了,“之后小三就换了手机号,我们联系不上他,他也再没回过家”。


刘文忠的母亲说,刘文忠从小就十分聪明,中专毕业后,他曾开过一家店,做十字绣生意,之后在修车行修过车,因为挣钱少,又在大庆开了一家驾校,“他自己贷了些钱,我们老两口给他凑了十多万。”


34岁未结婚,父亲为其巨债担忧不知如何收场


刘文忠的老家位于吉林省公主岭市黑林子镇西洼子村,家中共有5间平房,其中两间已经因为过于老旧而无法住人。刘海龙如今已经67岁,去年得了脑血栓,他的妻子患有精神疾病。


刘海龙说,刘文忠这些年在外讨生活,一直没有结婚,也从未给过家里一分钱。“我们老两口就靠着家里的十亩耕地过活,因为身体不好,地里的粮食都是雇人去收,每年收入不到一万元。即便是这样,小三也没回来过,甚至没给家里打过电话,我想他大概是躲债去了。”


对于刘文忠欠债一事,刘海龙并没有透露具体数额,但表示是个“天文数字”,“在他办驾校的那几年,债务问题就已经非常严重”。


据媒体早前报道,刘文忠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信息中,曾30多次被多个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从4000元到70余万元不等。而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公布的相关判决中,刘文忠也身陷多起债务纠纷,其中至少三起与刘文忠的驾校有关。


刘海龙说,与刘文忠失联的近两年时间里,他一直为刘文忠的债务问题担忧,“从现在的情况看,他非但没有把债还清,雪球可能还越滚越大了”。


对于刘文忠此次从看守所脱逃一事,刘海龙称,由于许久未曾联系,他不知道刘文忠现在的社会关系,也无法推测他可能逃到哪里,“如果警察抓到他,我想去看看他,劝他学好,但可能已经没什么用了。他欠了那么多钱,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综合法制晚报、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中新网等




喜欢文章,给个赞呗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