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他没选上州长,富士康正瑟瑟发抖…

强舸 观察者网 今天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强舸

政治学博士,中央党校副教授

一、斯科特·沃克败选威斯康辛州长

2018年中期选举有许多看点。在州长层面,民主党夺回中西部数州的控制权,共和党也在人口大州佛罗里达搬回至关重要一城。不过,若论重要性,恐怕都比不过威斯康辛州州长易手,共和党人斯科特·沃克谋求连任失败。

目前,斯科特·沃克正处于第二个州长任期。2010年,沃克以52%比46%击败Tom Barrett赢得威斯康辛这个传统蓝州的州长席位。2014年,沃克继续以6个百分点的优势连任。不过,沃克最为引人注目的战绩是赢得了2012年的州长重选(罢免州长公投)。

在他的首个任期中,刚一上任的沃克就采取了激进的打压工会、削减福利、限制集体谈判等手段作为其核心施政举措。这在工会势力强大的威斯康辛立即引发轩然大波。工会因此自2011年11月15日(彼时沃克上任仅10月,才做完四年任期的五分之一)就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罢免州长公投,并成功地在2012年6月5日进入正式投票程序。然而,沃克却在公投中获得了更多工会会员选票,以53%比46%再次击败Tom Barrett,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赢得罢免公投的现任州长。

在传统蓝州威斯康辛击败工会和民主党的强强联手、靠传统共和党政策举措(打压工会)却赢得不少工会会员青睐(其中关键原因在于,沃克这些看似不利于蓝领的举措有助于遏制威斯康辛州工作外流的趋势),如此彪悍的战绩,沃克顿时成为全美瞩目焦点,被视作共和党未来领袖。更进一步来说,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也成功让30年的传统蓝州威斯康辛成功翻红。

然而,沃克却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以48.4%比49.6%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曾经的共和党新星或已陨落。

威斯康辛州州长竞选结果

沃克连任威斯康辛失败之所以重要,原因在于,在本次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虽然夺回众议院控制权,但由于优势不大和内部分歧过大,除了给特朗普添堵之外,未必能对美国国策发挥更多影响。

相比之下,为了兑现“把工作带回美国”承诺,特朗普在沃克身上投下重注,威斯康辛州是其产业政策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旗帜和试验田。现在,沃克败选,特朗普在威斯康辛的产业政策实践恐怕也将难以为继,对全美的制造业回流计划乃至“让美国再次伟大”目标都会造成重大影响。

二、威斯康辛富士康项目与特朗普的产业政策

1. 吸引中低端电子制造业是特朗普的重要目标

“把工作带回美国”是特朗普两大核心竞选承诺和施政纲领之一(另一为“反非法移民”)。正是凭借于此,特朗普在“锈带”地区从民主党手中抢走了其大量传统支持者——白人蓝领,成功翻红威斯康辛、宾夕法尼亚、密歇根等数个近三十年都没有支持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传统蓝州。特朗普也就必须回馈白人蓝领,将他们做实成自己新的基本盘。

具体来说,通过吸引国内外投资,复兴美国的中低端工业,创造足够多的就业岗位。上任后,特朗普先后在汽车、钢铁、石油、煤矿等行业做出大量努力,也取得了不错成就。

然而,上述努力还不够。

其一,由于退出《巴黎协定》、废除《清洁能源法案》、大力度放松环保监管,石油、煤矿等行业在特朗普上任后确实取得了很大发展,但是能源行业首先得看能源埋在哪里。目前,美国的石油和煤田大多分布在南部,除西弗吉尼亚外,能源行业复兴对“锈带”蓝领意义不大。

其二,特朗普通过与欧盟、日本、中国的贸易摩擦和与墨西哥签订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确实帮助了美国的汽车、钢铁等行业,但目前只是做到遏制工厂外流趋势,还未能创造出更多工作岗位。并且,威斯康辛等州也没有太多汽车、钢铁企业。

简而言之,特朗普还需要创造更多工作岗位。于是,他将目光投向了电子制造业(并且必须是中低端的,高端的美国依然具有全球垄断优势,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创造更多工作岗位),威斯康辛富士康项目就是他下的最大赌注。

2. 威斯康辛富士康项目

2017年7月26日,特朗普与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等人在美国白宫共同宣布,富士康将投资100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673亿元)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建立一座液晶面板生产工厂。27日,斯科特·沃克代表威斯康辛州政府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11月,富士康和威斯康辛州政府正式签署投资协议。此时是沃克和郭台铭的蜜月期,沃克盛赞郭台铭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商业领袖之一”,郭台铭则回应称:“在这个世界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州长和领导人。”

2018年6月28日,威斯康辛富士康项目正式破土动工。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瑞恩的众议员席位来自威斯康辛州第1国会选区)等共和党巨头、美国国家领导人亲自莅临现场,与郭台铭和沃克一起为项目奠基。特朗普当场宣称富士康项目是其产业政策成功、美国制造业回流的典型。一时间,人们甚至预期苹果的整条产业链都能迁回美国,威斯康辛将成为美国新的硅谷。

富士康工厂动工仪式现场(图/东方IC)

因为富士康项目,我国央企中铁四局也一度有意以BOT形式投资威斯康辛州计划为富士康做的配套项目,今年6月富士康项目开工前,沃克专门会见了前来考察市场的中铁四局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河川,两方就招商引资展开密切会谈,估计沃克开出了不错的条件。

3. 财政补贴:招揽富士康的产业政策核心

为什么富士康会去美国投资建厂?当时这在中国也引起了广泛关注。媒体经济学家普遍将其作为中国制造业成本比美国还要高、中国丧失竞争力甚至中国“药丸”的另一证据。

由于天然气价格远低于中国(因为美国是天然气重要产地,且天然气在玻璃生产中占据很大成本)和汽车玻璃生产需要离整车工厂较近两个原因,美国具有一定成本优势对福耀玻璃美国项目是成立的。但是,富士康也不需要天然气,美国电子制造业的产业链也不完整,特别是威斯康辛少有富士康的配套合作伙伴。

事实上,沃克当时就已经披露,富士康之所以愿意在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元美元,关键在于政府的巨额财政补贴。

沃克在2017年6月披露,为了回报富士康100亿元美元投资,威斯康星州将给予富士康为期15年,高达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2亿元)的财政补贴。该计划每年将提供2-2.5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其中包括15亿美元的就业所得税减免、13.5亿美元的投资所得税减免以及1.5亿美元采购建筑材料营业税减免等。

沃克在一份声明中宣称,富士康项目最终可能将创造1.3万个直接就业岗位、2.2万个间接和衍生就业岗位、1万个建设就业岗位。换言之,一旦协议履行,威斯康星州将为每个直接工作岗位花费23万美元。这无疑是威斯康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补贴,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援助。

沃克政府对富士康建厂能带来的效益的估计

事实上,郭台铭就富士康美国项目让五大湖周边区域(该项目需要大量水资源)各州政府进行过公开竞价,但出价第二高的密歇根州只有23亿美元,故而富士康最终花落威斯康辛。

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很多中国学者附和美国政府论调指责中国政府补贴企业造成对美竞争不公,所以美国当然要通过贸易摩擦捍卫自身合法权益。然而,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拿到的巨额补贴要远远超过它在深圳、郑州等地拿到的补贴。

十八大前,中国地方政府一般也就是有“两(年)免三(年)减半”权限。十八大后,绝大多数地方政府的“两免三减半”权限被中央政府收回。最彪悍的“避税天堂”霍尔果斯也就是“五(年)免五(年)减半”,远远比不上沃克的“十五年全免”。

对此,就经济效益而言,民主党的批评是很到位的,富士康项目不可能让威斯康辛州在经济上获利,相当于州政府自己出钱雇工人去给富士康免费打工。民主党和第三方评估机构计算得出,州政府的财政补贴大概得50年甚至更久才能够本。

但是,从政治效益和社会效益看,我对共和党搞富士康项目始终持肯定态度(我在2017年12月7日的《特朗普“减税”,中国、美国都药丸?》一文中就是这么说的)。

简单来说,政府让人干了活后再发钱,总比政府直接发钱给人(不需要干活)然后钱被拿去买毒品强。而且,从选举政治需要来说,这对共和党的好处是,会在富士康就业的主要是蓝领,他们会给特朗普投票,而直接从政府领福利的往往是民主党选民。

三、变局:财政补贴持续攀升和工作岗位创造不足

1. 补贴持续攀升

30亿美元财政补贴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了。但在富士康项目开工前,威斯康辛州的负担还在不断加重。

2017年12月,威斯康辛州又多了一项公共成本,项目所在地的拉辛县政府为其提供的7.64亿美元税收减免(30亿之外的)开始生效。之后几个月,又陆续增加的政府补贴项目包括花1.64亿美元建造通往工厂的道路、1.4亿美元为工厂牵输电线,前者是政府工程,后者费用由威斯康辛州的国企——公用事业公司We energy支付。

加上各种零碎的小配套项目成本,富士康的补贴总额达到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5亿元),威斯康辛州每户平摊要1774美元。

2. 富士康投资不足

与威斯康辛州财政补贴不断攀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富士康方面却屡次改口,并未及时兑现投资承诺。

按照原先计划,富士康将在威斯康辛州投资建设一座10.5代液晶面板(LCD)工厂。但是,近期富士康表示,由于配套企业美国康宁公司(Coring)不能来威斯康辛建厂以供应10.5代面板所需的超大尺寸玻璃基板(康宁不来,是因为康宁要求威斯康辛州政府补贴三分之二的成本,沃克实在是给不起这个钱了)等因素,原来约定的10.5代LCD工厂不建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规模小得多的6代工厂,业界认为这样总投资会下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换言之,富士康的投资比州政府补贴还少),相应的,创造的工作岗位也会大幅度减少。

当然,富士康坚称,最终仍将投资100亿美元,只不过建的不再是一座75英寸电视面板制造工厂,而是一个“生态系统”。为了说服州政府,公司高管还用“AI,8K+5G”之类让人不明觉厉的流行词。

郭台铭(资料图/东方IC)

3. 民主党的最后一击

州政府给富士康的巨额补贴是以大范围削减本州居民福利和其他公共开支为代价的,本就让很多选民不满。新的工作岗位和经济效益却不见踪影,特朗普和沃克的蓝领拥趸也开始动摇。借此机会,民主党在中期选举前夕,向沃克发起了最后一击。

中期选举一周前的10月29日,美国媒体“The Verge”发表一篇超2万字的长文,痛斥威斯康星州政府41亿美元巨资补贴面板厂“毫无意义”。威斯康星州民主党州长候选人埃弗斯和各路舆论立即跟进,轮番抨击沃克挥霍纳税人的公共资金。环保组织也对富士康工厂的巨大水资源消耗和排放不达标等问题提出尖锐质疑。沃克如坐针毡,却始终未予回应。忙于四处助选的特朗普也装作没看见,置身事外。

The Verge报道页面,文章标题为:WISCONSIN’S $4.1 BILLION FOXCONN BOONDOGGLE

最终,11月6日,斯科特·沃克以48.4%比49.6%输给了托尼·埃弗斯,共和党失去威斯康辛州长宝座。

四、特朗普产业政策的问题

1. 中低端电子制造业早已不适合美国

一方面,通过贸易摩擦等举措,提升企业在美国国外建厂在美国国内销售的成本;另一方面,通过财政补贴,提升企业在美国国内建厂的利润。这一“胡萝卜+大棒”是特朗普为实现“把工作带回美国”的产业政策的核心手段,并在汽车产业上取得较好成效。但富士康项目表明,这在中低端电子制造业并不成功。

问题在于:

其一,相比汽车产业,中低端电子制造业利润太薄。

现在已经有一些中低端电子制造开始将工厂从中国迁出,这里面贸易摩擦未必是主要因素,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工成本上升。在当下这个年轻人在三四线城市送快递、送外卖都可以月入五、六千的时代,又有多少人还愿意背井离乡去富士康这类流水线企业挣加班工资(并且送快递比较自由不压抑,没听说过快递小哥工作太苦,所以跳楼了)?

资料图:东方IC

中低端电子制造厂在中国都越来越难以开出相对物流等新兴行业有吸引力的工资,它的微薄利润又怎么负担得起美国高昂的用工成本(威斯康辛富士康项目提供的流水线岗位的预计年薪是5万美元左右,折合30多万人民币)?

其二,就是配套产业链。

目前美国还保有汽车行业的大半产业链,但是中低端电子产业的产业链30年前就从美国转移去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地了。

真要想把中低端电子制造行业弄回美国,恐怕得从源头做起。让苹果公司把更多利润拿出来,让制造商有更多利润,从而在美国构建出整个产业链,在美国完整生产出苹果等终端消费品。不过,这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