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香港反对派媒体离恶有多远?零距离

江令仪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江令仪

香港媒体人


从6月开始,香港围绕“反修例”而发动的一系列民运已持续了一个多月,社会乱局一步步从群体示威、袭击警察,演变为污损国徽,挑战中央权威,甚至出现示威者肆意挖人祖坟泄愤等有违道德伦常的事件。

法治被践踏,社会被撕裂,零售及旅游业营业指数一路下滑,经济受损的恶果已在慢慢浮现。然而仍有一批搞事者继续发动“光复行动”,入侵基层社区,寻衅生事,以“不合作运动”瘫痪港铁运作,更乞求各国向香港发出旅游警示,大有不玩残香港不罢休之势。

事实上,不论是街面集结,还是占领立法会,不论是瘫痪社区,还是冲击警察防线,所有行动策动和消息传递,都离不开媒体的强大作用力。而看如今大部分香港媒体对游行示威的报道,作为曾在香港工作过的媒体人,看得是郁结难解。

从社会学属性来看,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理应着重维护公共利益,对社会产生正面影响力,而符合社会公器定义的报道内容,应超越政治上特定的立场或媒体自家私心利益,为社会的长远发展做正面帮助。可惜,当前反对派港媒和西方媒体罔顾业界操守,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舆论策略和技巧,以达到加速乱局恶化和加强对特定目标人群控制及策动的目的。

资料图:视觉中国

反对派媒体如何颠倒黑白

以发生在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广场的流血暴力冲突事件为例。笔者认为,这一日的暴力冲击事件,成为整个“反修例”运动社会舆论失序的分水岭。自此役后,对于暴力和所有打着“反修例”幌子衍生出的一系列非理性运动,社会舆论的谴责作用在“恶”属性的传媒攻讦下,开始失效。

当日,大批戴口罩并持有自制攻击性武器的黑衣示威者在新城市广场使出“先游行,后占领”策略,于商场集结不肯离去。其后,防暴警察到场展开清场行动,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有示威者疯狂以木棍、雨伞围殴警员,过程中更有示威者咬断警员手指,画面血腥。

沙田游行现场,有示威者公然袭警(图/香港媒体)

本来,警方到场执行清场任务,是基于公共安全考虑和职责所在。示威者暴力抗法,公然袭警,本应该遭受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然而,本地部分港媒却打造出另一事件版本:

声称当日示威者本打算离开商场,警方却违反了让示威者安全离开的承诺,突然封锁商场入口并派警员入内展开清场,过程中更牵连普通市民,形成“困兽斗”引发大冲突;

同时声称警方在清场过程中,对示威者过分使用武力,诸如《示威者疑似被警察挖眼》《沙田街坊怒骂喝退闯入新城市广场的防暴警察》《逼青年跳桥乱棍打女记者》等报道内容,将警方彻底污名化;

更为示威者咬断警察手指的极端暴力行为辩解,强调是警察“自己伸手入示威者口中”“示威者被挖眼自卫”云云,挑动强烈的对立和仇警情绪。

《纽约时报》报道警察手指被咬一事,与某港媒保持了高度一致的报道口径,称“一名警官在用手指挖抗议者的眼睛时,一根手指被部分咬断。”在这样的舆论声音下,真相扭曲,全港社会也未能就谴责暴力行成一股舆论声势;相对的,反对派立法会公民党梁家杰议员“有时候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的“暴力抗法”论调成功抬头,并进一步鼓吹非理性情绪,传递错误价值观:只要个人觉得有理,就能肆意妄为,就能以任何手段达到自己的要求。

于是乎,新城市商场冲击事件后一连数日晚上,有市民因认为“新城市商场不应该随便放警方进入商场内部”,而发起围堵商场问讯处的行动,要求商场业权所有者交代事件,否则不会离去。其后,这种肆意瘫痪、围堵公共场所正常运营的做法如瘟疫一般在全港蔓延。

有市民集结新城市商场,要求商场业权所有者交代事件(图/香港媒体)

7月21日夜,香港再次发生两起暴力冲击。一是大批戴口罩并持有自制攻击武器的黑衣示威者围堵中联办大楼,投掷油漆弹玷污国徽,并在中联办门牌旁涂上侮辱国家、民族的字句“支那”等,狂言成立“临时立法会”。

二是另一批黑衣示威者来到元朗区挑衅当地居民,遭到元朗守护者“白衫军”的抵抗,双方在港铁元朗西站内发生激烈冲突,以棍棒、雨伞、竹枝等作武器,混乱场面更一度蔓延至地铁站月台和车厢内;叫喊声及打斗声响彻整个车站,导致西铁线港铁列车决议暂时不停元朗站。

同一晚发生的这两场事件,媒体本应秉持公正原则,客观报道,以求社会了解事件的性质和真相。但部分港媒和西方媒体却刻意淡化国徽蒙污事件,同时以大篇幅内容报道元朗冲突,并在政府未对元朗事件调查清楚的前提下,声称当晚“白衫军”是香港黑帮“三合会”成员,别有用心地将冲突事件描述为“黑社会恐袭港铁内普通市民”,完全隐去了当晚黑衣示威者挑衅和参与暴力打斗事实,同时将警方暂时撤离现场寻求增援的行为描述为“逃跑”、“不顾市民死活”、“与黑社会里应外合勾结”。

BBC(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记者撰写的《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袭记者平民引众怒,警方否认纵容勾结‘黑社会’》一文,更是抛出“元朗暴力事件目击者: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的论调,极尽所能地挑起社会恐慌,以极端偏颇的表述——如“这晚的香港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被这儿的繁盛所欺骗,但底层的真相是政府、警察、黑社会与乡民的关系,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结是社会上的严重不公”——煽动仇警情绪,煽动反政府情绪,煽动社会对元朗居民的厌恶及仇恨情绪。

BBC报道截图

拜此种舆论渲染所赐,随后就有示威者因事发当晚元朗籍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多名穿白衫人士握手,人肉出何君尧双亲墓地信息,并前往墓地推倒墓碑,污毁坟地,引发社会哗然。

在华人社会的传统中,“逝者为大”,类似毁坏坟墓之举历来被视为突破人伦,泯灭良知的罪行。然而港媒《苹果日报》的报道《何君尧双亲墓碑被毁,坟位隐世还霸占官地?》《何君尧祖坟逾半面积涉非法霸占官地,凌晨fb污蔑朱凯迪支持者毁坟》非但没有谴责暴行,甚至对受害者进行人格绞杀,意图继续挑起更多突破底线的非理性报复行为。

随即,有认同“反修例”行动的人在社交平台撰文《何君尧家的祖坟被“破坏”是否有其道义的“合理性”?》,为匪夷所思的刨坟恶行狡辩,更抛出了“刨人祖坟是弱势方的武器”这种流氓逻辑。

何君尧父母墓地被毁(图/香港媒体)

正能量媒体反遭攻击

香港反对派号称拥护“言论自由”,然而看现实行动,原来这所谓的“自由”是仇警、反政府的自由——一批坚守新闻操守,坚持客观持平报道的正能量媒体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攻击。只要媒体机构的报道立场或表述没能让示威者或“反修例“行动的支持者满意,说出所谓“亲中”,甚至“反暴力”的话,就可能招致网络上的舆论攻击和人肉暴力。

无线新闻因客观报道,新闻女主播在社交网络上遭到无理谩骂,迫使其暂时关闭账号以求清静;无线电视台也遭示威者抵制,日本饮料公司宝矿力水更配合示威者的行动,叫嚣要撤销在无线电视台的广告合约;有示威者建议发起围堵TVB(无线电视)的行动;一贯被视为“亲中”的大公文汇传媒集团,更发生了员工外出就餐,在办公楼下被埋伏在暗处的黑衣人以棍棒围殴的流血事件。新闻人捍卫新闻底线和专业操守,竟也要被迫付出血的代价。

当媒体的“恶”属性被不断放大,持续对社会舆论和社会情绪做负面煽动,扭曲大众认知,就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令真相和是非对错等根本价值严重偏差,黑白颠倒,是非不明,且将舆论谴责当成了人格绞杀的工具,令撕裂局势变得更加糟糕,携裹着整个城市向不理性的无底线抗争方向滑去。

魔盒已然打开,但神话中潘多拉最后盖住了盒子,留下了希望。不论当前局势如何举步维艰,恶的声势如何嚣张上涨,只要仍有人栉风沐雨地去坚守正道,竭诚爱护今天得来不易的繁荣安宁,我们就没有理由放弃希望,放弃与恶的抗争;相信在时间的过滤和正能量媒体的坚持下,反对派虚构的假象终被消解,历史的真相终将浮现。

责编|于杨

审核|邱荔



在看的你正在变好看!

    Read more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