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也感受到危机了!”

段倩倩 CSDN

腾讯二十年,流量之王转身了。

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

腾讯是中国最受瞩目的互联网公司,它拥有中国最大的流量入口微信和 QQ,更是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游戏公司。2017 年,腾讯收入高达 2378 亿元,平均每天进账约 7 亿元,真正称得上日进斗金。

但这一切建立在 C 端用户即消费互联网基础上。在 20 岁生日之际,腾讯宣布了有史以来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方案来适应产业互联网时代。

腾讯因 C 端用户站在高山,但它未来要做的事是深入海底,向 B 端即产业互联网敞开怀抱。


二十年成就生态


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曾公开表示,2000 年腾讯曾经找上门来寻求融资,但彼时深创投看不懂腾讯的商业模式,把腾讯打发走了。

2000 年,中国创投行业方兴未艾,深创投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中国管理资产规模最高的 VC,腾讯也只是一家不知名的年轻创业公司,前者看不到后者盈利模式,不肯出手驰援这家每天都要在服务器上烧钱无数的公司。

如今腾讯现金充沛,是所有创业公司无法忽视的投资机构,但 2000 年是腾讯最缺钱的时刻。腾讯开发出了名为 OICQ 的中国版 ICQ,用户数量增长至几百万人,却不知道找谁收费,急需钱来买服务器支撑 OICQ 运转。

OICQ 是 QQ 的前身,在腾讯获得机构加注后,OICQ 2001 年 5 月注册用户即超过 1 亿。腾讯通过 QQ 拿到了互联网站票,并凭着流量入口无往不利。最为典型的是游戏行业,腾讯在卡牌游戏上击溃联众,用 QQ 堂击败泡泡堂(盛大游戏),接着攻克网易,至今仍坐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头把交椅。

微信则帮助腾讯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微信日活跃用户数量很有可能突破 11 亿大关,腾讯 2018 年三季报显示,微信日活跃用户数量高达 10.83 亿,同比增长了 10.5%。这使得腾讯在移动互联网上无往不利。

流量入口固然重要,但外界或许忽视了腾讯产品能力。产品经理模式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开发产品的基本逻辑,腾讯则是“产品经理”概念的提出者,马化腾被称为“中国第一产品经理”,他本人也是“用户体验”四个字的发明者。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表示:“平时跟他(马化腾)约个饭局什么,都是好几天不回,如果跟他讲哪个 bug,哪个产品,他十秒钟就回你,永远把对用户的呵护放在第一位。”

2018 年腾讯度过了二十岁生日,经过二十年发展,外界已经很难再对腾讯作出定义,腾讯是庞大而多元的,它是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社交公司,也是中国子弹最为充沛的投资机构。


转身产业互联网


但 2018 年起腾讯迎来多事之秋,流量和资本变成了软肋。以潘乱《腾讯没有梦想》为代表,外界质疑这家投行化的公司失去创新能力;再者,用户原本花在腾讯社交软件上的时间,正不断向字节跳动公司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迁徙,腾讯流量根基受到动摇。

监管机构对游戏行业的从严监管,直接影响了腾讯财报数据。2018Q2 腾讯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同比增长 19%、环比下降 19%至 176 亿元人民币;个人电脑客户端游戏收入同比下降 5%、环比下降 8%至 129 亿元。

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面临的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伽玛数据指出,2018 年上半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已达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这已经是游戏用户第三年个位百分比增长,游戏行业进入了争夺存量用户的时刻。

在这个时候,腾讯组织架构显得滞后。腾讯前 CTO 张志东曾公开表示,腾讯组织架构落后于 ABC 时代( AI + BigData + Cloud),期待腾讯的核心管理团队痛定思痛,有大的变革决心。

在 20 岁生日之际,腾讯进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新设 PCG(内容与平台事业群)、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两个 BG 分别承担了腾讯在内容、产业互联网的使命。

PCG 被认为是腾讯打头条的部队,聚集了 QQ、Qzone 以及多个流量平台和内容平台。

CSIG 则是腾讯 B 端战队,集合了腾讯在 B 端的几乎所有能力。CSIG 掌舵者、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在 2018 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腾讯要举公司之力迎接产业互联网。可在过去的长达二十年里,腾讯屡屡被嘲“没有 B 端基因”,汤道生对“舆论说腾讯 B 端能力比较弱”的看法回应了三个字,“不接受”。

但毫无疑问的是,腾讯走进了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这甚至会给公司带来利润压力。“未来如果游戏业务营收占比提高,可能利润率就会提高,”腾讯总裁刘炽平在 2018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产业互联网利润率比较低,因为只是从事基础设施层面的业务。”

本文经授权转自第一财经,作者:段倩倩。

免责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CSDN 立场。

推荐阅读: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第一财经 第一财经
    Read more
    “腾讯也感受到危机了!”

    “腾讯也感受到危机了!”

    段倩倩 CSDN

    腾讯二十年,流量之王转身了。

    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

    腾讯是中国最受瞩目的互联网公司,它拥有中国最大的流量入口微信和 QQ,更是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游戏公司。2017 年,腾讯收入高达 2378 亿元,平均每天进账约 7 亿元,真正称得上日进斗金。

    但这一切建立在 C 端用户即消费互联网基础上。在 20 岁生日之际,腾讯宣布了有史以来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方案来适应产业互联网时代。

    腾讯因 C 端用户站在高山,但它未来要做的事是深入海底,向 B 端即产业互联网敞开怀抱。


    二十年成就生态


    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曾公开表示,2000 年腾讯曾经找上门来寻求融资,但彼时深创投看不懂腾讯的商业模式,把腾讯打发走了。

    2000 年,中国创投行业方兴未艾,深创投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中国管理资产规模最高的 VC,腾讯也只是一家不知名的年轻创业公司,前者看不到后者盈利模式,不肯出手驰援这家每天都要在服务器上烧钱无数的公司。

    如今腾讯现金充沛,是所有创业公司无法忽视的投资机构,但 2000 年是腾讯最缺钱的时刻。腾讯开发出了名为 OICQ 的中国版 ICQ,用户数量增长至几百万人,却不知道找谁收费,急需钱来买服务器支撑 OICQ 运转。

    OICQ 是 QQ 的前身,在腾讯获得机构加注后,OICQ 2001 年 5 月注册用户即超过 1 亿。腾讯通过 QQ 拿到了互联网站票,并凭着流量入口无往不利。最为典型的是游戏行业,腾讯在卡牌游戏上击溃联众,用 QQ 堂击败泡泡堂(盛大游戏),接着攻克网易,至今仍坐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头把交椅。

    微信则帮助腾讯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微信日活跃用户数量很有可能突破 11 亿大关,腾讯 2018 年三季报显示,微信日活跃用户数量高达 10.83 亿,同比增长了 10.5%。这使得腾讯在移动互联网上无往不利。

    流量入口固然重要,但外界或许忽视了腾讯产品能力。产品经理模式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开发产品的基本逻辑,腾讯则是“产品经理”概念的提出者,马化腾被称为“中国第一产品经理”,他本人也是“用户体验”四个字的发明者。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表示:“平时跟他(马化腾)约个饭局什么,都是好几天不回,如果跟他讲哪个 bug,哪个产品,他十秒钟就回你,永远把对用户的呵护放在第一位。”

    2018 年腾讯度过了二十岁生日,经过二十年发展,外界已经很难再对腾讯作出定义,腾讯是庞大而多元的,它是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社交公司,也是中国子弹最为充沛的投资机构。


    转身产业互联网


    但 2018 年起腾讯迎来多事之秋,流量和资本变成了软肋。以潘乱《腾讯没有梦想》为代表,外界质疑这家投行化的公司失去创新能力;再者,用户原本花在腾讯社交软件上的时间,正不断向字节跳动公司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迁徙,腾讯流量根基受到动摇。

    监管机构对游戏行业的从严监管,直接影响了腾讯财报数据。2018Q2 腾讯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同比增长 19%、环比下降 19%至 176 亿元人民币;个人电脑客户端游戏收入同比下降 5%、环比下降 8%至 129 亿元。

    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面临的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伽玛数据指出,2018 年上半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已达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这已经是游戏用户第三年个位百分比增长,游戏行业进入了争夺存量用户的时刻。

    在这个时候,腾讯组织架构显得滞后。腾讯前 CTO 张志东曾公开表示,腾讯组织架构落后于 ABC 时代( AI + BigData + Cloud),期待腾讯的核心管理团队痛定思痛,有大的变革决心。

    在 20 岁生日之际,腾讯进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新设 PCG(内容与平台事业群)、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两个 BG 分别承担了腾讯在内容、产业互联网的使命。

    PCG 被认为是腾讯打头条的部队,聚集了 QQ、Qzone 以及多个流量平台和内容平台。

    CSIG 则是腾讯 B 端战队,集合了腾讯在 B 端的几乎所有能力。CSIG 掌舵者、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在 2018 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腾讯要举公司之力迎接产业互联网。可在过去的长达二十年里,腾讯屡屡被嘲“没有 B 端基因”,汤道生对“舆论说腾讯 B 端能力比较弱”的看法回应了三个字,“不接受”。

    但毫无疑问的是,腾讯走进了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这甚至会给公司带来利润压力。“未来如果游戏业务营收占比提高,可能利润率就会提高,”腾讯总裁刘炽平在 2018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产业互联网利润率比较低,因为只是从事基础设施层面的业务。”

    本文经授权转自第一财经,作者:段倩倩。

    免责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CSDN 立场。

    推荐阅读: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第一财经 第一财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