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今天,我们要“狠狠”感谢特朗普..!(深度好文)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厉害了!河南一70岁奶奶零基础,却在香港办画展……

河南日报



“梵高奶奶”


她的画风很像梵高

网友给她取名为梵高奶奶

故事是这样的



常秀峰,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太

河南方城县江家村务农一辈子

没上过学,不懂绘画。走动范围不超出县城

老伴去世后,2003年的元旦,儿子的坚持下,她离家来到陌生的大城市广州。


小孙女缠着老太太一个接一个的讲故事,家乡好玩的事


奶奶说到自家种的山楂,“绿叶子,红小果”小孙女依然搞不清它的模样



城里的孩子从小的环境接触不到山楂树,怎能凭空想出。



无奈奶奶拿起小孙女的蜡笔,“笨拙”地画山楂,画绿叶红果


孙女眨巴着小眼,似乎明白了




受到鼓舞,只要讲到村庄、河流、家乡风土人情,她就尝试画下来





开始是出于为孙女讲解,画着画着上了瘾

拿着孙女蜡笔,一发不可收




儿媳妇下班回家,看到老太太的信手涂鸦,激动地说不出话



过一个从未接触过绘画的老人,有这般的天赋

这些没有透视、不懂比例的蜡笔画透着满满灵气




老太太想把她大半生的回忆都用笔画下




一幅画,通常需要3天到上一周时间




老太太有眼疾,经常画起画来就忘了

直到眼睛流泪,才意识到要停笔休息




这些讲述农村的蜡笔画,老太太一画就是一百多幅,他的儿子江先生开始把这些画作放在博客上,老太太和她质朴的画,一下子就火了。



河南省美协副主席曹新林评价道:“老太太的画属于原生态,没受过一天正规训练就能画出这样的作品,老太太真的很有灵气,绘画天分很高。”




著名画家陈丹青则称赞道:常秀峰的画,有质朴的震撼和心灵纯净的体现,她用纯真无瑕的眼睛,去观察和感受生活的真谛。




常老太也想不通:

自己就是那么涂抹几笔

很多人称她为“梵高奶奶”

但她还并不知道梵高是谁




还没等老太反应过来,就被邀请到《鲁豫有约》,鲁豫问她: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崇拜你吗?老太太想了想回答到:几十个吧。




香港邀请成功举办为期一个月的画展



赵瑜先生的散文随笔集中

64幅插图全部选用她的绘画作品




世界著名摄影大师斯鲁本更是收藏了她的蜡笔画《石榴树》


《石榴树》


“常秀峰和我一样,

都不是用机器和笔在展示艺术,

而是用心。”






没有名利概念,

不知“红”为何物的老人,

用她的画和故事,勾起人心质朴,

温暖了终日奔波在浮躁都市的人们。





老人说:只要拿起画笔,就会尽全力将心中所要表达的东西展现出来。



我的母亲梵高奶奶

文 | 江华


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猜也许是这本书的某种东西吸引了你,你开始在某个地方读它。


此刻,你看看天空,感觉一下身边风的温度——不论是春夏秋冬。如果你的父母不在你的城市,那么我希望你回家的时候,把顺手发信息和段子的时间,留出来,给他们打个电话,因为你知道,那个地方的气候和温度,一定和你这里的不同。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和这本书的作者以及主角有关。


她是我妈。


我妈现在七十多岁了,你可以称呼她为奶奶、外婆,或者是阿姨。不过,因为她那些简单的画,她现在有个了雅号,叫“梵高奶奶”。


我很愿意我和我的妈妈,能够通过这本书,和你以及你的家人交流,换句北方的话说,叫说说闲话。

这本书要向你的父母问好,并恳求你,能够在你空闲的时候,想想自己的爹娘。大多数的孩子现在都不在父母身边,这个社会把我们和父母之间的生活给活生生的撕裂了,这种亲情的撕裂麻木而不会疼痛。孩子们永远不知道母亲生下自己的疼痛。

这个世界的生命,是由母亲的疼痛开始的,本来也应该以爱结束——可是现在的人生都如电脑游戏一样,有多种的结局。这令人不安。


用一本书来描述一个人的一生是困难的。芸芸众生之中,普通人的生命太过相似,时间和空间将一个妇人限制在一个狭小的山沟里度过一生。

一个农村妇女不过是侍夫、养子、度日、生存,度过一生而已,母亲的故事在每天重复,了无生趣。农村人没有城市的人生活丰富,他们中的大多数直接和世界交流的方式,并不是语言,而是眼神和动作。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和母亲以及他们的兄弟姐妹们,总是沉默地在田野里劳作,很少看到神经质的唠叨。


而城里人,上帝把语言的功能更多地分配给他们。我很纳闷,母亲告诉我,我小时候是一个木呆呆的小孩,能够坐在某个农舍下的石头上,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地发愣,怎么到了城市,就变成了一个以说话和文字为生的职业人了呢?

母亲的一生可以这样描述:1949年以前的年轻女孩,1949年之后的女人,农村妇女,生了六个孩子,没有一个夭折。


她养大的孩子们,打工的打工,进城的进城,有家庭矛盾爆发仍然爆发。人命不同,母亲的最大感受,只好叹气认命。


不幸的是,她的老伴早逝几年,然后她就变老了。


谁会说这样的人生值得回忆和记录呢?


说实话,我们每个人关注的总是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我,父亲去世了五年了,难道我真的在心底里就时时刻刻记着他?按道理说,他才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可是我关注的是什么?也许这种忘本就是无法责怪的事情,换句罪恶无比的比喻:我们吃了美好的蛋,是不会感谢母鸡的。


所以,也只有自己有了孩子,才会知道了自己逐渐遗忘的童年模样;只有永失亲爱的人,追悔莫及时,自我谴责才会日渐强烈。


许多年以前,我并不认为母亲的一生是值得书写和记录的。但现在我改变了想法,正因为母亲是一个普通得转瞬即逝的人,才应该用一本书留存下她的身影。


这是我们普通人的生活。里面的亲和爱会多点。

母亲竟然会画画,这的确是一个神奇的事情。像母亲那样的人何止她一个?也许在你们的母亲那里,也许正藏着一个所有人奉为天才般的才能,它等待着你发现。


母亲就是伟大的,只要你学会欣赏。


凡事,皆有可能。


母亲不认识字和不会画画的先天优势,造就了她只能通过稚拙的画来回忆以及记录。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独特的东西。她这些纯朴、发乎自然之心的画,是独一无二的。


谨以此书,献给天下生养我们的父母们。


他们,是我们生命的制造者,是我们的骄傲,是指引我们走路和生存的神。


我尊敬所有的神,包括我们的父母。


来源:“李银河”微信公众号


责编:李静媛 


觉得好就za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