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爆雷、倒闭、被收购,又一赛道被资本抛弃

李新新 IT桔子 2022-05-22
作者:李新新  编辑:Judy
来源:IT桔子

4 月,曾拿过5轮总额约 13 亿元融资的准独角兽公司「VIP 陪练」终被收购。

虽然已到初夏,但在线陪练公司仿佛还处于寒冬中。

2021 年,在线陪练行业的头部公司「柚子练琴」暴雷、「快陪练」倒闭;2022 年一季度,该领域融资交易已成为0。

一边是不断淘汰离场的老玩家,一边是自 2021 年开始 0 进场的新玩家,在大众的质疑中,行业亟需新鲜血液改变一潭死水的现状,不至于遭受团灭的风险。因为目前仅剩的玩家也不过 20 个左右。

即便是存活在市场上的玩家们,也有突然消失的危险。本就自危的盈利模式,没了投资人的补血投喂,半死不活的处境下不知哪天就会上演资金爆雷、老板跑路、公司倒闭的突发戏码。

在线陪练行业也曾是被资本环绕捧出的一时「顶流」,如今似乎已走到终局。



资本争投大战开启,郎朗、俞敏洪、李开复入局

2014 年创新工场投了一家初创音乐科技公司——小叶子音乐教育。该公司研发出智能钢琴 TheONE,通过钢琴琴键的亮灯来做钢琴教学与练习。TheONE 推出后迅速获得市场认可,之后不久小叶子音乐教育推出「小叶子智能陪练」——AI 纠错,实现高效练琴。与线下真人陪练相比,通过 AI 纠错解放琴童和家长,节省人力成本的同时,也更便捷。

接下来的几年中,更多的在线陪练公司创立并获得投资,包括快陪练、VIP 陪练、柚子陪练等等,与小叶子的「智能钢琴+AI 陪练」双线条业务不同的是,这一批在线陪练公司核心业务即为通过 APP,连接真人老师/AI 与学生,在线指导乐器学习或练习。

同时,包括红杉资本中国、梅花创投、真格基金徐小平等顶级机构和投资人加入到这场新素质教育的布局中。

到 2018 年,资本对在线陪练公司「宠爱」得更加明显。不仅腾讯、金沙江创投、IDG 资本、Tiger 老虎基金-中国等开始砸钱投资,就连同为做教育的俞敏洪也投资了该领域的头部公司快陪练。

此外,或是出于业务的多元化发展,又或是对该行业的看好,除顶级机构外,森马集团创始人邱坚强、凯叔讲故事创始人王凯、天天动听创始人黄晓杰、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等一批企业家也在 2018 年参与了对在线陪练公司的投资。

当然,2018 年在线陪练行业的火热还不止这些。对比此前最高千万级别的融资,到 2018 年投资升级,上升到亿元级别。仅在线真人钢琴陪练平台 VIP 陪练就在 2018 年获得两笔亿元级融资。

其中 VIP 陪练于 2018 年 11 月获得的 1.5 亿美元融资更是创造了行业最高融资记录——这一轮包含蓝驰创投、金沙江创投、腾讯投资、兰馨亚洲、Tiger 老虎基金-中国、长石资本、华联长山兴 8 家机构投资。


不断涌进投资人,都在争抢行业头部公司。在资本的努力下,在线陪练作为素质教育的一个新兴小分支却一跃成为行业「顶流」。

截止到 2022 年 5 月 5 日,IT 桔子数据显示头部公司 VIP 陪练获得 5 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 13 亿;小叶子音乐教育获 5 轮融资,融资总额达 6.3 亿。



爆雷、倒闭,崩塌来的措手不及

2021 年 11 月,在线陪练头部公司「快陪练」宣布因面临巨大生存挑战和经营困境,申请破产清算。


快陪练的离场如同平地一声雷,惊的大家猝不及防。

要知道,这家自成立起便被资本看好的公司,是绝对的行业明星企业。2016 年成立,2018 年便获 IDG 资本、高榕资本以及森马集团创始人邱坚强、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天天动听创始人黄晓杰等投资的 5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

此后,俞敏洪和高瓴资本运营合伙人干嘉伟也于 2019 年参投了快陪练。自成立到倒闭的 5 年时间里,快陪练共获 4 轮融资,其中 IDG 资本、高榕资本就参投了 3 次,融资总额达 2.45 亿。

不过,大厦将倾并非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首先是在 2021 年 8 月 6 日,快陪练创始人、CEO 陆文勇退出,公司法人代表由陆文勇变更为陆国华。一个月后,快陪练原计划的新一轮融资突然取消。

仅仅在 9 月快陪练就接连发生了停止发展核心「真人陪练业务」、员工工资无法发放等事情。在坚持了两个月后,快陪练还是走上了破产清算的道路。

然而,快陪练的倒闭也并非在线陪练行业的先例。

更早之前,成立于 2018 年的在线学习、陪练舞蹈公司趣练舞仅一年之后便于 2019 年倒闭;同样在 2019 年,音乐在线指导、陪练公司音悦家也倒闭了。

到 2020 年,真人视频 1 对 1 乐器陪练公司柚子练琴突然宣布破产,发生创始人卷款跑路、办公大楼人去楼空、平台用户退费无门之后,火热的在线陪练被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在风口浪尖中备受质疑。

而随着快陪练的倒闭,反应过来的资本相继撤退。没了资本围绕的在线陪练公司,行业顿时安静了下来,迎来资本的沉寂期。



弊病显露,终究被盈利拖垮

曾经被资本围绕的在线陪练公司被看好一方面得益于国家和家长对素质教育的重视,另一方面主打一对一真人陪练和 AI 陪练模式,解决了线下艺术教育的陪练问题,市场规模和未来发展都让资本有了太多想象的空间。

然而,不过短短几年间诸多弊病逐渐显露出来。曾被看好的模式却成了盈利的诟病,并一步步拖累不少公司走向了悬崖边。

从在线陪练公司的商业模式来看,涉及到获客成本、技术支持、运营维护、名师资源等方面,但这背后涉及到的就是居高不下的成本支出和微妙的盈利收入。

多数在线陪练公司将「一对一真人陪练」作为自己的核心业务和宣传亮点。但一对一模式本就限制了公司收益的更多可能性,再加上较高的名师成本支出这就导致了后期盈利的困难。


获得短暂的盈利后陷入营收的困境。2019 年快陪练创始人声称,他曾花三天时间和公司高管们开战略会,但讨论后发现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我们发现陪练这个事儿不挣钱。我们想提供很好的服务,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本身一对一的师资成本比一对多要高一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部分公司开始在名师上做文章,进行学历造假。但随后在 2020 年就被央视 3.15 晚会曝光,引来家长们的不满。另一部分公司则推出「AI 陪练」用来替换人力,但或是技术故障问题或是陪练的非灵活性,糟糕的用户体验又劝退了不少家长和孩子。

然而威胁盈利的还不止是名师费用,平台技术的支持、用户运营的维护、吸引新用户的宣传费用等都需要投入相当高的成本投入。该行业的业内人士曾说,看似是简单的线上直播,但若没有上亿的起步资金,可能就得率先出局。

此外,造成多个公司倒闭、行业发展陷入泥潭的重要原因还在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壁垒不高。在线陪练行业发展初期凭着创新的线上模式吸引了资本投资,易模仿的发展模式很快也吸引不少人加入其中创业。遗憾的是,同质化的竞争也只是进一步挤压并不易得的营收,并未催生出发展新方式引领行业发展。



向死而生,还是悲壮离场?

在经历央视点名、行业公司爆雷、头部公司倒闭之后,曾经风光无限的在线陪练公司不再是新闻上引入注目的讨论对象,渐渐淡出大众视野的它们仿佛活在自己的孤岛中。

4 月 11 日,知名线下音乐艺术辅导平台小音咖集团宣布已经完成了对在线真人钢琴陪练平台 VIP 陪练的全资收购,成为其独资股东。

对于此次收购,小音咖集团创办人兼 CEO 李艾称之为「线下与线上的强强联合,优势互补」——这倒与小叶子「智能钢琴产品+线下钢琴课堂+在线 AI 陪练」的三位一体的打法略有相似。对于 VIP 陪练来说,这或许已是摆脱目前发展困境最好的选择。

纯粹的线上陪练,已被验证无法走通。而对于其他暂时安全的在线陪练公司,如果没能找到自我造血路径,前途仍旧难言。



推荐阅读



↓↓↓ 看更多文章,点击下方名片 ↓↓↓



点亮我的小星星,我们常见面吧

分享、在看与点赞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胖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