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爱能治愈,也能摧毁,最大的悲剧是这两件事一起发生

2016-05-16 红肚兜儿 红肚兜儿 红肚兜儿


文 / 红肚兜儿

图by Gabriel Pacheco


有次,几个朋友聊起一个话题,关于“心中最害怕的事”。


每个人害怕的事都不一样。热恋的人,害怕分手;做妈妈的人,害怕孩子长大了就不再跟自己亲;做生意的人,害怕风险亏损;年长些的人,害怕父母身体不好。


看上去,我们都热爱生活,却也都惧怕生活。


从小时候第一次独自睡一个房间,对着黑暗瑟瑟发抖开始,生活就慢慢显露它美好之外的锋利,所有看不见的角落,有时埋着蜜糖,有时藏着匕首,快乐与痛苦轮翻出现。


很多“怕”,可以控制,你越成熟强大,越有能力自卫反击。但有一种怕,无可救药,那就是“绝望”。


当人陷进绝望里,会连求生本能都放弃。你偿试寻找温暖,但一丝温度也摸不到;你偿试寻找关注,但连流浪狗都不多看你一眼;你想找出哪怕任何一个微小的值得活下去的理由,答案却空空如也。


最后,你松开双手,任由痛苦扑天盖地砸进胸膛,一点儿挣扎都没有,那就是绝望。如同一种真空,令一切丧失意义,生命不再值得留恋,死亡也不再值得恐惧。


电影《Monster》(女魔头)里,一个叫Aileen的女人,体会了这种绝望。


她在一条荒凉的公路上,攥着一把肮脏的枪,汽车灰尘让她干枯的黄色卷发看起来更杂乱,她用力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只要一颗子弹,这场糟糕的生活便能就此了断。


“在我决定自杀的时候,脑子里冒出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妈的,不如再喝一杯啤酒吧!’”她回忆起这场自杀时,自言自语地说道。



Aileen高大丑陋,一张粗糙的脸疙疙瘩瘩,满嘴烂牙,嘴唇向下撇着,她总是用力地向后甩那团乱糟糟的头发,一把嘶哑的嗓子吼着脏话。


她是廉价的街头妓女,为那些满身酸臭的卡车司机提供简陋肉欲。她在公路边举起大拇指,爬上一辆又一辆车,张开嘴,让男人们塞进一时兴起的欲望,然后得到几美元,去买一个三明治。


从小到大,没人爱她,更没人觉得她美。


5岁,她以为自己很美,会成为大明星,父亲扔给她几句冷冰冰的嘲讽;15岁,她大着胆子向男生们撩起上衣,露出一对乳房,他们却像看到怪物似的一哄而散。


尽管嫖客们拉开裤子拉链,像头饥饿的野兽在她身体里挖掘冲撞,他们也不肯多看她一眼,快感在偏僻阴暗的角落倏然一亮,射进淤泥。


她被从车里推出来,摇摇晃晃,沿着某条陌生的路,走回她那个逼仄脏乱的临租仓库。


她打算一死了之,反正继续活下去,只能更糟。她端着一杯冰啤酒,凶悍地咒骂每一个人,包括坐在她对面那个瘦小的姑娘。


那姑娘闪着一双鹿似的大眼睛,凝望她。


姑娘多么年轻,会轻易地爱,也会轻易地哭。姑娘带她回家,和她一起挤在单人床上,用鲜嫩的小手抚摸她的脸,说,你好美。


“轰”一声,她听到自己坚硬外壳碎裂的声音。


她本来是一块石头,被人踩过或踢开,都不会疼。但那姑娘像一撮火种,让她死掉的心抽蓄几下,又活了过来。石头有了裂缝,透出光。


她们仿佛饥饿了一千年,疯狂地在对方嘴里吮吸,舌头着了火,翻滚着热浪,从深处冲出来。


她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性,在无数男人从她身体抽离之后。


我已生无可恋,如果还有,那就是她。我已无任何需要,唯一的需要,就是爱。为了我的姑娘,我可以改变自己,找一份正常工作,哪怕人们毫不留情地侮辱我,把我赶出门外。


哪怕继续做妓女,也不再是为了一个三明治,而是为了她。在一枪崩掉那个把木棍戳进她身体、打得她满脸流血的男人的脑袋时,她想。



Aileen杀掉第一个男人时,她就知道,那个年轻姑娘,将是她一生中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爱情。


这场爱情,也许会短得像闪电,仿佛从阴暗遂道冲进光明,仿佛临死前的幻像,每一秒,都值得她垂死挣扎,紧紧攥住。


她成了公路女杀手,把子弹射进一个又一个男人体内,不论好人还是恶棍,就像他们曾经把那些冷漠疯狂的欲望射进她体内一样,没有半点儿犹豫。


爱情的力量如此可怕,就像蝴蝶震一下翅,刮起飓风;轻声说一句话,雪山坍塌。


那些美丽的人,那些骄傲的人,那些轻而易举就可以获得爱慕的人,怎么会懂得她对爱情,有多饥渴;怎么会懂得一只在泥潭里游荡的鱼,呼吸到一小口新鲜空气,都是救命稻草。


她掏出一把皱皱巴的钱时,手上还沾着血;她在森林深处把一个跪地求饶的男人脑袋打穿时,她的姑娘正在酒吧里和朋友们欢声笑语;她在电话里说,“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时,姑娘已经坐在自己家里,让警察听着每一个字。


爱情对她而言,是即将在绝望里一死了之时,忽然出现的希望。对那个年轻姑娘,不过是“一场普通快乐的生活”。


最后希望还是变成绝望,她松开了手,没有后悔。


我身世卑贱,我一无所有,但是,爱你的时候,我对着镜子,看着那张粗陋不堪的脸,觉得它如此美好,闪闪发光。我总算真正活过一次,死了,也甘心。


人们说,爱情会让人感动,让人泪流满面。可是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我坚硬得像被人踩了千万遍的土地,结着一层肮脏厚重的痂,我百毒不侵,但为了你,我可以粉身碎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爱能治愈,也能摧毁,最大的悲剧是这两件事一起发生。


红肚兜儿 _ hongdudou945


也许你还想看:

爱情就是我们一样干净,或者一样脏

睡了你,是我的计谋;不睡你,是我的温柔

我是放荡的女人,可是,你们都想成为我

老男人的一场肉欲

相信爱情的人是不是傻?

没睡过同性,你好意思说谈过恋爱吗?


想看更多小爽文?来本小粉书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