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我是放荡的女人,可是,你们都想成为我

2016-03-03 红肚兜儿 红肚兜儿 红肚兜儿


文 / 红肚兜儿


在少女时代,我特别想做一个bad girl,穿超短裙或露脐装,巨高的高跟鞋,染彩色头发,化五光十色的妆,夜不归宿,抽烟喝酒,拥有很多男朋友。


那是小女孩眼中的坏女人,可以放肆地胡作非为,那很酷。


然而,很多事情只敢想。现实中,仍然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地服从着一切世俗规则,一日三餐,按时回家,连在公共场合歇斯底里地尖叫,都没有过。


你呢?你心里有没有渴望过另一种疯狂人生?


是的,你老老实实,从小到大都是乖乖牌;你矜持优雅,领口的扣子只开一颗;你只和好男人谈恋爱,他们认真负责而索然无味,但是安全;你从一而终,就算寂寞得像一株沙漠里快要枯死的植物,脸上,仍然挂着得体微笑。


可是,你的心里呢?


浸在一场所谓“正确”的生活里,你做着成熟克制的成年人。可是,有没有在某一刻,心里那个年少的自己狠狠砸着你的胸膛,让你血管突突跳动,让你想跳向另一种生活,哪怕动荡狂乱,哪怕早亡——


你想换个活法儿,一种更过瘾更带劲,也更危险的活法儿。


丁度•巴拉斯拍过一部电影,叫《Monamour》(奸情),女主角和好好先生过着平静的婚姻生活,但越平静她就越抓狂,各种性幻想就像沸腾的气泡一样捂都捂不住。


她渴望情人。


她渴望在漂亮餐厅里约会,裙子下面什么也不穿,然后用高跟鞋尖轻轻摩挲他的大腿;渴望和他一起在艺术画廊的派对上跳舞,让他的手摸到自己高衩礼服里的丁字裤。


她终于找了一个情人,她快乐地笑,扭动腰肢,做着疯狂的一切,哪怕好好先生举起了手枪,她仍然笑得像夜色里浓艳盛开的花朵。


最后一幕,在河岸的露天酒吧,她跨在情人身上,旁若无人地挑逗,旁白响起,她说,“我是放荡的女人,可是,你们都想成为我。”



成为坏女人,需要勇气。成为好女人,只需要忍耐。


她就是一个好女人,好得像……你能想起的每一个好女人。


她有一份体面却不感兴趣的工作;她留着标准的披肩发,烫着温柔的发卷;她穿白衬衣,铅笔裙,裙子的长度刚到膝盖;她和一个门当户对的相亲对象谈恋爱,谈了七年,明天就要结婚了。


所以,当她在电梯里遇见那个高大性感的男人,欲望像火一样窜出来,幻想里已经被他强摁在墙上,疯狂亲吻时——她的脸上,仍然平静冷淡,甚至她站得离他更远了一点。


9楼,8楼,7楼……


电梯里只有她和他,他们听到彼此的呼吸,仿佛飓风呼啸。他笑着说,“如果到最后一层还没人进来,我就请你喝酒。”她突然慌张地按下电梯按键,门一开,逃似地冲出去。


爱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分秒之间,短暂得来不及眨一次眼,也漫长得走到了时间尽头,万事万物都刹那寂静,只剩下两个人,互望一眼,燃起了熊熊大火。


再一次遇见,是在偏远的展览馆,两颗擦肩而过的流星,划向了同一个方向。


展览馆的顶层,开阔安静,空无一人,巨大的落地窗透进白色的光,她的身体在白墙上滚烫得要烧出一片黑色灰烬。


第一次,她的扣子不是慢条斯理一颗一颗解开,而是被一只宽大的手“唰”地撕开。第一次,她的裙子被提到膝盖以上20公分,有风吹过大腿,很热。第一次,没有语言,灵魂劫持肉体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一声,惊天动地。


他说,这是我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


她说,这是我结婚前的最后一天。


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我遇见了你,我爱你。


24小时,他们笑闹,说话,甜蜜地牵着手,从僻静小旅馆到午夜公园,他们嵌入彼此深处,像洪流中的鱼,高跃出水面,打了个挺。


我知道,爱情在错误的时间降临,让快乐如同回光返照。24小时,再多一秒,就会毁掉一切。从此后,我们各自继续庸俗无味的生活,像大街上那些匆忙行走的人一样,再无变化。


谢谢你,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24小时。



每次有姑娘问,“能不能介绍一部好的情色电影?”我都会告诉她,有部韩国电影叫《爱人》,讲的是关于好女人的性幻想。


那个在24小时之后,穿起婚纱,挽着未婚夫的胳膊,接受亲朋好友祝福的姑娘,就是电影里的女主角,她清瘦斯文,但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爱得像第二天就要死去的蝴蝶一般热烈。


爱得销魂蚀骨,却没有烂尾。没有伤害到谁,也没有惹出一场麻烦,爱情来的不是时候,但终究来了,他们尽情享受,人生中唯一一次离经叛道,然后恋恋不舍地分别。


不顾一切地疯狂过一次,接下来的人生,再枯燥沉闷,我都能捱下去。


《后会无期》里说,“喜欢就会放肆,但爱是克制。”


可是,你真的愿意永远地克制下去吗?我爱你,我忍住了;我恨你,我也忍住了;我想睡你,我忍住了;我不想睡你,我也忍住了。我们对自己说,你是成年人,要稳重,要做正确的事。


那么,什么才是正确的?


人们斥责那些生活不正确的人,他爱过很多女人,他是渣男;她爱过很多男人,她是小婊砸。出轨的人,没良心;离婚的人,没责任感。一夜情?你该拉去枪毙。


但是,人们心里又都藏着一头小野兽,它啃咬着铁栅栏,冲不出来,也不肯死去。


你不敢出格,同时又在束缚中绝望; 你不再相信爱情,却又在爱情到来时激动得粉身碎骨;你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我不能这么做。”


另一种声音又说,“妈的,我就想这么干。”


《爱人》里的故事,是至难抉择。我爱你,可是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不爱他,但要和他过一辈子。在绝望到来之前,我们充满希望地纵欲,耗尽所有激情,然后佯装平静地过完下半生。


丁度•巴拉斯则拆穿了所有的纠结伪装,看,这个坏女人,把性幻想变成了现实,她的肉体正鲜美,她不想错过每一场快乐。


很多时候,我们躲在安全的生活里,怀念着危险。



红肚兜儿 _ hongdudou945



2016小粉书当当 独家签名照 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