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这就是伊斯兰 我愿成为穆斯林

2016-05-11 伊斯兰播报 伊斯兰播报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这就是伊斯兰

它是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奉安拉的启示而传达给人类的宗教。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安拉派遣他为见证者,报喜者和警告者,为奉安拉之名而召人于安拉者,为灿烂的明灯。伊斯兰要求我们归信他,见证他的使命,因为归信使者是伊斯兰的基本要素之一。



要求我们一致跟随他,按照他教导的方式崇拜安拉。他是封印万圣的使者,故他传达的伊斯兰革止先前的一切宗教。任何功修都不被接受,除非按照他指导的方式行之。他的教导就是伊斯兰。


这就是伊斯兰,它的最完整最完美的形象就体现在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举手投足之间。


安拉为伊斯兰民族选拔了他,他是人类的精华,是人类的领袖,是复生日的说情者,安拉为怜悯全人类而派遣了他。


安拉命令我们喜爱他,符合伊斯兰精神的喜爱,超越本能的喜爱,要求我们喜爱他胜于喜爱自己和妻子儿女及整个今世。圣训中说:“你们中任何人都不算为归信伊斯兰的人,直至他喜爱我胜过喜爱他自己、他的子女及所有的人。”(布哈里、穆斯林辑录)可以说喜爱穆圣就是喜爱安拉的表现之一。



对穆圣的喜爱意味着跟随他,服从他规定的一切,用他的规定来仲裁个人和社会的事务。喜爱穆圣不可过分,从而将他推上“神坛”。我们肯定,穆圣在安拉御前和人们那里都有着崇高的地位,在安拉御前他是安拉的仆人,是安拉的使者,是安拉的密友,是安拉的所爱,尽管如此,他最高尚的称呼仍然是安拉的仆人(须知“安拉的仆人”这一属性和称号乃是最高境界)。


因此,不应该把已去世的穆圣本身当作接近安拉的媒介,而向他施行他所教导的功修仪式,来表示对他的喜爱。这些功修仪式只是用来敬拜安拉的。


这就是伊斯兰,命令我们喜爱使者,敬重使者,但不可因此而伤害“讨黑德”(认主独一)。




他只是一个常人,也有七情六欲,所不同的是安拉擢升他为先知,为使者,赐予他复生日替人说情的权力。对他的喜爱若超越了限度,则是随心所欲制造的异端,如许多穆斯林所津津乐道的“圣纪”。


纪念穆圣诞辰不是伊斯兰的要求,也非伊斯兰的规定,而是后来产生的异端。安拉不曾许可,穆圣不曾指示,圣门弟子及再传弟子也不曾搞过“圣纪”活动。这一异端活动是异端分子猖獗得势的产物。随着迷误的普遍,圣行变得无人问津,异端却被人们大肆张扬着。


穆圣是安拉的仆人,他已归真,除了在梦中能见到他外,我们看不见他,一些人却说他们不梦也能真真切切地看见他。殊不知,那只是自欺欺人的幻觉和恶魔的蛊惑。


使者如此,普通人更是如此。所以任何伊玛目,卧里,上人甚至是天使都没有可以与“讨黑德”相争的丝毫权利。


在我们的伊斯兰中,我们认可大贤阿里是伟大的圣门弟子,英明的宗教领袖,但是我们不推崇他具有“神”的属性,甚至我们不把喜爱他置于喜爱穆圣之上。




伊斯兰命令我们效法使者,紧随其步伐,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今后两世的成功。的确,使者最了解我们的情况,最清楚什么对我们有利,因此,人类只有跟随他,才能改善自己的两世状况。任何通往幸福之路,他都告诉了我们,任何导致毁灭之途,他也作了警示,他渴望我们得正道,他慈爱信士们,自从安拉命令他“你应当起来,你应当警告”起,他为安拉做出了卓绝的贡献,他渴望完成使命,引导世人,他用永恒的后世幸福向人们报喜,也用永恒的后世不幸向人们发出了警告……


他从未觊觎过王权皇位,也从未奢望过荣华富贵。相反,他严辞拒绝了唾手可得的一切。这件事记载在他的生平传记中,永远的见证着他的使命的真实性。他一生清贫,常睡草席,常因饥饿而把石块绑在腰间,老妪可以叫他止步,小囡可以牵着他的手玩,他归真时,他的一件铠甲还抵押在一个犹太人那里,那仅仅是为了换取家人的一顿饭……




这是圣品的极致体现,这是启示的绝佳化身。因为这些美德,这些属性只有安拉的先知才会具备。若说他是天才,他不知道怎样使椰枣树增产,若说他智慧超群,他也不能吟诗作赋,我们知道他是个不会读书,也不会写字的文盲。他即非天才,也非聪明绝顶,正如有些怀有偏见者所描述的一样。他的这一切均来自天启,天启的律例,如降示给穆萨的律例一样,他没有随私欲而言,他所说的只是他所受的启示。




【视频】这就是伊斯兰 我愿成为穆斯林

【视频】这就是伊斯兰 我愿成为穆斯林

2016-05-11 伊斯兰播报 伊斯兰播报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这就是伊斯兰

它是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奉安拉的启示而传达给人类的宗教。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安拉派遣他为见证者,报喜者和警告者,为奉安拉之名而召人于安拉者,为灿烂的明灯。伊斯兰要求我们归信他,见证他的使命,因为归信使者是伊斯兰的基本要素之一。



要求我们一致跟随他,按照他教导的方式崇拜安拉。他是封印万圣的使者,故他传达的伊斯兰革止先前的一切宗教。任何功修都不被接受,除非按照他指导的方式行之。他的教导就是伊斯兰。


这就是伊斯兰,它的最完整最完美的形象就体现在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举手投足之间。


安拉为伊斯兰民族选拔了他,他是人类的精华,是人类的领袖,是复生日的说情者,安拉为怜悯全人类而派遣了他。


安拉命令我们喜爱他,符合伊斯兰精神的喜爱,超越本能的喜爱,要求我们喜爱他胜于喜爱自己和妻子儿女及整个今世。圣训中说:“你们中任何人都不算为归信伊斯兰的人,直至他喜爱我胜过喜爱他自己、他的子女及所有的人。”(布哈里、穆斯林辑录)可以说喜爱穆圣就是喜爱安拉的表现之一。



对穆圣的喜爱意味着跟随他,服从他规定的一切,用他的规定来仲裁个人和社会的事务。喜爱穆圣不可过分,从而将他推上“神坛”。我们肯定,穆圣在安拉御前和人们那里都有着崇高的地位,在安拉御前他是安拉的仆人,是安拉的使者,是安拉的密友,是安拉的所爱,尽管如此,他最高尚的称呼仍然是安拉的仆人(须知“安拉的仆人”这一属性和称号乃是最高境界)。


因此,不应该把已去世的穆圣本身当作接近安拉的媒介,而向他施行他所教导的功修仪式,来表示对他的喜爱。这些功修仪式只是用来敬拜安拉的。


这就是伊斯兰,命令我们喜爱使者,敬重使者,但不可因此而伤害“讨黑德”(认主独一)。




他只是一个常人,也有七情六欲,所不同的是安拉擢升他为先知,为使者,赐予他复生日替人说情的权力。对他的喜爱若超越了限度,则是随心所欲制造的异端,如许多穆斯林所津津乐道的“圣纪”。


纪念穆圣诞辰不是伊斯兰的要求,也非伊斯兰的规定,而是后来产生的异端。安拉不曾许可,穆圣不曾指示,圣门弟子及再传弟子也不曾搞过“圣纪”活动。这一异端活动是异端分子猖獗得势的产物。随着迷误的普遍,圣行变得无人问津,异端却被人们大肆张扬着。


穆圣是安拉的仆人,他已归真,除了在梦中能见到他外,我们看不见他,一些人却说他们不梦也能真真切切地看见他。殊不知,那只是自欺欺人的幻觉和恶魔的蛊惑。


使者如此,普通人更是如此。所以任何伊玛目,卧里,上人甚至是天使都没有可以与“讨黑德”相争的丝毫权利。


在我们的伊斯兰中,我们认可大贤阿里是伟大的圣门弟子,英明的宗教领袖,但是我们不推崇他具有“神”的属性,甚至我们不把喜爱他置于喜爱穆圣之上。




伊斯兰命令我们效法使者,紧随其步伐,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今后两世的成功。的确,使者最了解我们的情况,最清楚什么对我们有利,因此,人类只有跟随他,才能改善自己的两世状况。任何通往幸福之路,他都告诉了我们,任何导致毁灭之途,他也作了警示,他渴望我们得正道,他慈爱信士们,自从安拉命令他“你应当起来,你应当警告”起,他为安拉做出了卓绝的贡献,他渴望完成使命,引导世人,他用永恒的后世幸福向人们报喜,也用永恒的后世不幸向人们发出了警告……


他从未觊觎过王权皇位,也从未奢望过荣华富贵。相反,他严辞拒绝了唾手可得的一切。这件事记载在他的生平传记中,永远的见证着他的使命的真实性。他一生清贫,常睡草席,常因饥饿而把石块绑在腰间,老妪可以叫他止步,小囡可以牵着他的手玩,他归真时,他的一件铠甲还抵押在一个犹太人那里,那仅仅是为了换取家人的一顿饭……




这是圣品的极致体现,这是启示的绝佳化身。因为这些美德,这些属性只有安拉的先知才会具备。若说他是天才,他不知道怎样使椰枣树增产,若说他智慧超群,他也不能吟诗作赋,我们知道他是个不会读书,也不会写字的文盲。他即非天才,也非聪明绝顶,正如有些怀有偏见者所描述的一样。他的这一切均来自天启,天启的律例,如降示给穆萨的律例一样,他没有随私欲而言,他所说的只是他所受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