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再度来袭:诸多类型女优排行

再见,铁饭碗!2020全面取消事业编制,国家干部变合同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江涌丨应对系列挑战,开展舆论斗争——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系列

2018-02-12 江涌 北京论坛 北京论坛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北京论坛


摘 要

中国的舆论阵地原本红色一统天下,随着经济结构的多元化,战场不敌市场,资历不敌资本,舆论阵地出现了裂变,红色越来越多地被灰色乃至黑色所替代。当今世界,在丛林法则主导的国际秩序下,在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下,争取话语权尤其是国际话语权必须要进行长期的艰巨的舆论斗争。

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①]多年来,不仅国际反华势力在骂,境内外敌对势力在骂,国内反对势力在骂,连“党内民主派”也在骂,一些不明真相的民众跟着骂,“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吃共产党饭,砸共产党锅”。长期以来,我们党带领人民就是要不断解决“挨打”、“挨饿”、“挨骂”这三大问题。经过几代人不懈奋斗,前两个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挨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②]当今世界,在丛林法则主导的国际秩序下,在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下,争取话语权尤其是国际话语权必须要进行长期的艰巨的舆论斗争。

一、思想舆论三大领域:红色、灰色与黑色地带

国家借助现代大众传播媒介,利用信息维护和谋求本国利益的竞争,即国际传媒舆论斗争。过去,非常时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今天,平常时期,兵马未动,舆论先行。“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人心是最大的政治。”舆论可以设置问题,引导问题,舆论可以影响人心,牵引人心。国际舆论可以影响国际议题的设置与引导,关乎世界人心向背。全球化、信息化、网络化以及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国家化,将五花八门的国际舆论斗争演绎得精彩纷呈。

舆论斗争的核心在于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意识形态是“一种世俗的宗教”,是“取得统治权的捷径”。[③]纵观世界征服历史,工业革命之前的冷兵器时代,征服工具集中于利剑;工业革命之后的热兵器时代,征服工具是加农炮;信息时代,征服工具整天了制导炸弹;贯彻所有时代,不战而屈人之兵,最有效的征服武器依然是攻心战,是思想征服,是意识(形态)操纵。意识形态具有摄人魂魄的力量,强敌非但不会放弃而是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旨在改造人的思想,进而改变人的行动。目标人群一旦选择了某种思想,会主动沿着对手设定的道路前进,还认定是自己的选择。这就是西方舆论战中所谓“手电筒效应”。操纵者将亮光投射到他们选定的道路上,用光明来引导夜行人前进的路,夜行人以为自己选择了道路,道路的尽头是悬崖,是陷阱。

美国人权发言人曾经指出:“当今世界,意识形态正如尖端武器一样也是一种武器。一项合理的人权政策为美国提供了—种能最明确地把我们和苏联区分开来并有效地削弱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的力量。”[④]最坚固的帝国不是建立在钢铁镣铐上,在荷枪实弹上,在马其诺防线上,而是建立在人心上,在大脑上,在意识形态上。“被卖了还笑着替人家数钱”。征服者集团精心炮制的意识形态,一旦被征服对象所接受,后者便会自觉地给自己的脖子套上绞索,积极参与制定或主动接受有利于征服者的规则秩序,征服者从这些规则与秩序中直接兑换经济利益。意识形态是舆论宣传的灵魂,凝聚着意识形态的舆论宣传,就是用天鹅绒包裹的铁拳,是一类强大而尖端的武器。

一个正常人,当然具有正常的认识、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够对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作出正常的认知与判断。然而,因为被天鹅绒迷惑与引诱而被铁拳重击与锻造,于是乎在现实中便出现了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情形:华盛顿的草比莫斯科的草更绿,西方的月亮比中国的月亮更远圆;波兰、俄罗斯工人们接连不断的罢工,要求实行私有化,认定私有化会使自己的生活更美好;日本人对待美国占领军(曾经的敌人)像亲人一般;格鲁吉亚、乌克兰还有利比亚、叙利亚那些年轻人,成为“颜色革命”的积极实施者乃至急先锋,使劲地毁坏自己的家园、自己的国家,还以为在干一件多么正义的事业。

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强调: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其实,反之亦然,少年愚则国愚,少年贫则国贫,少年弱则国弱,…,少年完蛋则国家完蛋。谁能成功地影响乃至控制年轻人,那么谁就将决定这一民族及国家的未来走向。如何影响如何控制?1945年在战略情报局供职的艾伦·杜勒斯在国际关系委员会上发表演说,提出瓦解苏联的政策建议:“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⑤]击败乃至摧毁一个国家,必须败坏他们的青年。如何败坏?弱其智,堕其志,滥其性,处方与捷径,就是大众文化,就是物质消费主义,让他们成为“快乐的小猪”,让他们游戏人生,在吃喝玩乐中安逸而死。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美国一家独大,西方唯我独尊。然而,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东方文明大国迅速崛起,中国很快进入美西方国家的雷达屏幕,成为实施“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的主要目标,而舆论斗争就是“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的重要手段,舆论场成为中国与美西方国家博弈的主战场。“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各种敌对势力就是想利用这个逻辑!他们就是要把我们党、我们国家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诱使人们跟着他们的魔笛起舞。各种敌对势力绝不会让我们顺顺利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郑重提醒全党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一个原因。这场斗争既包括硬实力的斗争,也包括软实力的较量。”[⑥]软实力的较量当然包括舆论斗争,而且关键就在舆论斗争。

意识形态领域是争夺“制脑权”的没有硝烟的战场。[⑦]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面对改革发展稳定复杂局面和社会思想意识多元多样、媒体格局深刻变化,在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⑧]经过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涤荡下,中国经济社会面貌翻天覆地,作为意识形态重要载体的思想舆论领域异常复杂,大致分为三个地带:“ 35 48941 35 17426 0 0 6443 0 0:00:07 0:00:02 0:00:05 6442第一个是红色地带,主要是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的,这是我们的主阵地。第二个是黑色地带,主要是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的,还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这不是主流,但其影响不可低估。第三个是灰色地带,处于红色地带和黑色地带之间。”[⑨]为何过去红色一统,今天却三分天下?

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以来,很多党政领导尤其是一把手,忙于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忽略政治建设与意识形态工作,缺乏阵地意识与敌情意识,一些在关键岗位上的领导甚至热衷于当太平绅士,爱惜羽毛,既不敢于斗争,也不善于斗争,致使舆论宣传缺乏应有的吸引力、感染力、战斗力。更为突出的是,由于模糊敌我友、左中右的宣传导向,自然会影响用人导向,致使部分主阵地鱼龙混杂、混杂着各色人等,甚至不乏带路党、对手的同盟军。如此,很多原本属于红色阵地,近些年一一失守,成为灰色领域乃至黑色领域,牛鬼蛇神、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充斥,吃里爬外,明里暗里配合西方反华势力、境内外敌对势力,冷嘲热讽,造谣中伤,这便是我们挨骂的主要原因。

二、国际舆论格局依然西强我弱

冷战结束以来,美西方搞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变本加厉,执意输出自由民主、输出“普世价值”,将一些国家折腾得不成样子,或动荡不堪,或战火纷飞,或四分五裂。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这些国家就是典型!“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⑩]是非疑,则度之以远事,验之以近物,参之以平心。[11]多年以来,在思想舆论宣传上,我们一直被动挨骂,恰恰反映出在我国有那么一些人在一些领域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西方标准来衡量我国发展,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趋,反映出西方在意识形态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反映出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

西方媒体拥有近乎绝对的话语权,在国际舆论斗争中占据明显优势。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三大通讯社占据全世界的国际新闻发稿量的80%,全世界的国际新闻供稿量90%以上由西方媒体提供。[12]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强大的西方媒体还是搞强强联合,在重大国际问题与全球议题上,在对付非西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质疑与挑战上,协同配合,常常保持一个语气一个声音一个腔调。正因如此,西方国家在当今世界拥有近乎绝对的话语权,非西方国家在世界上很难发声、发出声来往往也没人关注。海湾战争中,全世界都在传播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拍摄的画面,CNN创始人特纳夸下海口:“CNN的镜头摇到哪里,安理会的议程就讨论到哪里。”[13]与此相对应,伊拉克完全被消音了,国家无限悲惨,人民不尽苦难,而成为对伊实施武力讨伐理由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尽管后来被证明是美国情报机构与西方媒体联手撒下了弥天大谎,也无人问津。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也是破坏力,关键要看掌握在何人之手,用在什么场合,用于什么目的。西方的意识形态战、思想舆论战、宣传战紧密依靠领先的科技优势,十分注重把科技进步成果当作实施强权政治的破坏力。“有一份资料讲,脑科学已经成为国防科技创新的战略制高点。美军的控脑武器已经在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初步试验,研发的‘意识头盔’已经可以识别并传输百分之四十五的命令。美国兰德公司提出了‘新脑皮层战’理论,通过技术手段刺激敌军士兵的新皮层系统,造成其意识混乱,主动放下武器。外媒透露,美军计划在二O一七年前筹建‘读心部队’。对诸如此类战略性、前沿性重大技术发展,我们要高度关注、有所应对。当然,对国外媒体渲染的一些新颖技术,我们也要甄别,不要听见风就是雨,不要被人家忽悠了。”[14]总有那样一些人,他们的身体已进入21世纪,脑袋还停留在20世纪,抑或只看到世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一面,而看不到你死我活博弈斗争的另一面,这些人应当从美西方国家执迷于国际竞争与斗争的客观现实,以及习近平主席的谆谆告诫中清醒过来:世界并不太平,和平仍需努力。

国际舆论格局是国际经济力量格局、综合国力格局以及不平等不公正国际秩序的集中体现。国际舆论斗争体现、折射国家间的利益斗争、西方与非西方国家间的利益斗争。国家之间有很多共同利益,倘若能够秉持共享发展、共同安全的理念,秉持和平发展的战略,秉持合作互利共赢的策略,那么国家之间就会有更好的竞争,更少的纷争,少之又少的战争。但是,适者生存、丛林法则是西方文明根深蒂固的基因,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是西方大国始终不渝的底色。种族优越高人一等思想,独享式垄断式发展,绝对式零和式安全,通过形形色色的经济剥削、政治压迫等新旧殖民政策体现出来,经由现行的国际舆论格局与舆论斗争中折射出来。

话语权可以表现为同时也能决定着话题选择权、事务主导权、市场定价权与利益分配权。话语强权,早就是国际政治与世界经济秩序的常态。近代以来,西方强权凭借武力实力确立起以自己核心、以广大亚非拉地区外围的世界同心圆体系。美西方利用话语强权,除了一般鼓动宣传外,还不断向外围的发展中国家国家兜售“好政策”和“好制度”。但是,这些所谓“好政策”和“好制度”,在发达国家的历史发展早期,或没有很好地用过,或根本就没有用过。当今的发达国家尚处于经济追赶阶段时,都竭力用高关税保护自己的幼稚工业,从先进国家走私机器,频繁从事商业间谍活动,甚至直接猎取先进国家的技术工人,侵犯他国的知识产权一直就是家常便饭。而当这些国家先进与发达之后,便摇身一变,转而大肆宣扬维护自由贸易、保护知识产权等政策和制度的必要性与好处,盗伐者变成了护林人,小偷变成了警察,大盗变成了国王。

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东方文明大国。中国广袤的土地、众多人口、悠久的历史与灿烂的文化,使得中国天生就是一个能够作为世界一级的大国。此外,作为东方国家的非西方性,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理应具有的反对阶级剥削、主张公平正义性,作为发展中国家理应具有的反对民族压迫、主张平等合理性,作为负责人的国家理应具有的主持公道、主张发展共享性与安全共同性,这些特质决定了中国无论在客观上还是主观上、理论上还是实践上、历史上与现实上,都与美西方国家保持着较大甚至显著差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成就巨大,而且还在日新月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国际格局正因中国等国的快速发展而不断变革、世界秩序正因中国等国的快速发展而被要求改革,所以美西方舆论斗争越来越聚焦中国,“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越来越针对中国,西化分化中国,遏制或延缓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

按传播基础、国内传播、国际传播和传媒经济四大指标衡量,现阶段中国的国际传播实力仅相当于美国的14%,而传媒经济实力只相当于美国的6.5%。[15]尽管中国正在努力把自己的经济实力不断转化为话语权力,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西方在话语权上的强大存量,以及惯性力量,使得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短期内难以改变,美西方利用话语优势加紧打压中国的态势短期内难以改变,但是西方国家的资本集团尤其是跨国垄断资本从中国快速发展中获取经济利益的策略短期内也难以改变。有鉴于此,美国西方对华必然持矛盾心态,矛盾心态必然带来对华矛盾政策,即既捧又打,在“灌小米汤”忽悠中国、捧杀中国的同时,不时“抡狼牙棒”敲打中国、棒杀中国。西方对华或捧或打,边捧边打,捧打结合,如此滥用话语权,实质是在尽可能遏制或延缓中国发展与民族复兴进程。

正是由于处于强势甚至有时还是绝对优势,美西方国家对华话语权的使用上往往肆无忌惮,多年来,基本上是怎么拿捏中国方便,就选用什么话语标准,就定义中国一个“合适”的国际身份。而中国的国际角色、国际责任、国际地位任由西方主导与界定这一事实,清晰反映出中国要成为话语大国、世界强国的路途依旧坎坷。[16]“国际舆论格局是西强我弱,西方主要媒体左右着世界舆论,我们往往有理说不出,或者说了传不开。这个问题要下大气力加以解决。要着力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创新对外宣传方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17]

传播力决定影响力,话语权决定主动权。“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现在,‘挨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这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国际传播能力不强是-个重要原因。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国际社会对我国的关注前所未有,但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很大程度上仍是‘他塑’而非‘自塑’,我们在国际上有时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存在着信息流进流出的‘逆差’、中国真实形象和西方主观印象的‘反差’、软实力和硬实力的‘落差’。要下大气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加快提升中国话语的国际影响力,让全世界都能听到并听清中国声音。”[18]努力把我们的经济实力转化为国际话语权力,用我们的话语增量对冲西方的话语存量,缩小信息“逆差”,消除印象“反差”,逆转实力“落差”。

三、舆论斗争的主要内容、方式与途径

西方国家以自己的民族国家基本国情与特征来构筑国家主权,以强国主导大国协商来制订国际法以维护国家主权。但是,热衷搞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西方国家,说一套做一套,对自己一套对别国又是一套,珍视自己国家主权,却往往无视他国国家主权。这种双重乃至多重标准在思想舆论宣传领域表现得十分明显。美西方国家将针对发展中国家的传媒,称之为“破城槌”,以之破除发展中国家用以保护国家利益的主权屏障。侵犯与维护国家主权的斗争,是西方强权国家与非西方国家、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舆论斗争中的核心问题。美西方国家凭借强大的宣传机器,干涉发展中国家的内政,侵犯发展中国家主权。多年来,美西方在对中国的舆论宣传中,不断制造、炒作、利用相关议题与问题,如新疆问题、西藏问题、香港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经贸问题、军售问题等等,挑起事端,歪曲攻击,否定或侵犯中国国家主权。

“对社会主义中国,西方媒体总是戴着有色眼镜,抹黑、丑化、妖魔化中国可谓无所不用其极。”[19]中国相关部门与机构为此做了大量而细致的工作,一些西方媒体表面上似乎理解了中国的诚意,接受了中国的苦口婆心的解释,但是一旦遭遇新情况、新问题、新事件,西方媒体往往又是旧病复发,故伎重演,有时甚至还变本加厉。实际上,“西方国家不论从国际战略格局上,还是从意识形态上,都决不希望看到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大国顺利实现和平发展。我们越是发展壮大,他们就会越焦虑,就越要加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的力度,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搞垮我们党的领导、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20]

西方对华舆论斗争非常注重策略,上乘的宣传是“看不见的宣传”。邓小平在论及国际关系时曾经指出:“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21]因为没有硝烟,没有惨烈厮杀,兵不血刃,所以往往易于麻痹对手,认定世界真的铸剑为犁、放马南山,世界只有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实际上,战争仍在持续,只是变换了形式,低成本、高效率的和平演变,是美西方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对社会主义国家采取的一种既定战略,西方国家在保持强大军事威慑力量的前提下,运用非战争手段包括国际传媒舆论,促使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资本主义化,最终纳入资本主义轨道。

新自由主义是金融垄断资本的意识形态。自资本主义进入金融资本主义阶段、新自由主义成为美西方国家主导思想以来,西方资本主义的腐朽性可谓无以复加,昔日引以为傲的科技创新、社会创新、实体领域创新,逐渐被金融创新、投机取巧创新、歪门邪道创新所取代,例如在“和平演变”基础上又创新出“颜色革命”。在以“和平演变”手段成功击败苏东社会主义阵营以后,美西方国家把斗争矛头一度指向那些不听话的发展中国家,以“颜色革命”手段颠覆相关国家政府,扶植起亲美亲西方政权。“颜色革命”的“精神导师”基恩·夏普专门编写了一部《颜色革命教科书》,书的最后特别提供了“非暴力行动的方法”,共198条。美西方针对非西方目标国的各类舆论媒体,一般都会向目标国受众,积极传播《颜色革命教科书》的精神实质以及非暴力方法。

在宣传方面,西方国家是很有一套的。他们表面上反对搞宣传,实际上搞起来比谁都更来劲、更在行、更不择手段,只是他们千方百计掩盖,做“看不见的宣传”。他们的策略是,上乘的宣传看起来要像从未进行过一样,最好的宣传要让被宣传对象沿着你所希望的方向走,却认为是自己在选择方向。[22]美国没有宣传部,而且还一再贬低“宣传”一词,抹黑原社会主义国家的宣传部。但是,美国统治者高度重视宣传工作,除了美国新闻署以公开身份负责管理舆论宣传外,庞大复杂且无孔不入的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所谓的文化合作项目,一直在积极从事舆论宣传的“隐蔽行动”(如通过各种基金会与物色海外代理人等方式),美国国会、参谋长联席会议以及海陆空三军等都有自己的宣传机构。美西方国家在世界拥有强大的话语权,近乎绝对的话语优势,首先与他们的高度重视与巨大投入紧密相关。

高度重视,巨大投入,隐蔽行动,加上各类宣传技术创新,不断使用一些灵活方式技巧,使得西方尽管在阶级剥削、民族压迫等道义上处于被动劣势,但是在国际舆论斗争中长期占据主动优势。例如“表面上,西方媒体也有很多负面报道,但仔细看看,这些负面报道主要有三类,一类是对其他国家的负面报道,再一类是对丑闻、色情、血腥、暴力、名人、隐私等黄赌毒、星性腥等报道,第三类是一些小题大做、‘小骂大帮忙’的报道,而涉及资本主义制度根本的严肃话题报道和讨论微乎其微。”[23]

面对中国日新月异的巨大成就以及蹄疾步稳的发展方略,“一些西方国家的焦虑感进一步上升,必然会加大力度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加紧在我国策划‘颜色革命’,千方百计对我国发展进行牵制和遏制。”[24]因此,中国和美西方国家之间的博弈日趋尖锐,意识形态、舆论宣传的斗争日趋激烈,中国面临的“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压力日趋增大。“近些年,西方国家在一些地区和国家搞所谓的‘玫瑰革命’、‘橙色革命’、‘茉li花革命’、‘阿拉伯之春’等都得手了,他们很得意啊!他们最想的就是在中国搞出一点什么事来,所以明里暗里加紧了对我国实现西化、分化的政治战略。这方面的较量,看似不动刀枪、不见硝烟,但实质上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25]

当然,我们不应当将“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的风险与源头都归结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唯物辩证法认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就社会主义建设与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来看,当初因为思想舆论宣传教育等方面准备不足(当然也不可能万事俱备,否则黄花菜都凉了),“忽然开放”后,一个生产过剩的资本主义与供给短缺的社会主义的实际落差,导致人们尤其是社会精英心理失衡,昔日狭隘的民族自大一下子沦落为极端的民族自卑。自那时起,在一些中国社会精英的脑海里,在他们的笔下,在他们影响和控制的媒体中,充斥的是中国技不如人,器不如人,制不如人,道不如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教育、军事等等什么都不如人,甚至连人种都不如人。不仅天空没有美国的蓝,花儿没有美国的香,月亮也没有美国的圆。在不断增进交往交流的旗帜下,伴随着—波接一波的访学潮、留学潮、经商潮,接踵而至的是—批接—批的境外工作潮、婚嫁潮、移民潮。那些从西方回来尤其是美国访学留学归来的人士,不仅自恃外语与才学的长处,更有一种来自“革命圣地般”、“耶稣门徒似”的道德心理优势,而体制内的特殊约定安排——丰厚的薪酬、优厚的待遇、土鳖土狼土狗们奋斗渴望多年的职级岗位——近乎是唾手可得,如此,更加强化了即便当“假洋鬼子”(用西式的语言体态生活习惯来包装)也可以获得一种新生种族的优越感。因为有了拥洋自尊、挟洋自重、扮洋自大,所以淡化甚至诋毁民族自信心与自豪感也就成为一种必然与时尚。洋奴与洋奴哲学盛行,正是过去思想舆论斗争不利的重要结果,同时也是新时代思想舆论斗争更为复杂更为艰巨的主要原因。 

四、应对舆论斗争的主要思考

赢得思想舆论斗争的胜利,提升国际话语权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是一个“争取权利”与“谋取权力”的浩大工程。中国应努力通过立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确立、民族自信心重建与主体意识唤醒、在“形而上”与“形而下”两类话语上实施有限力量的恰当配置,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凝聚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力量,最大化地将国家财富转化为国际权力,尽快摆脱西强我弱、国大声弱的困局,提升国际话语权。

(一)识别一个大势:社会主义必胜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伟大正义事业必然会取得胜利。1958年5月20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作第三次讲话时说,“唐朝有个刘知幾,是个写历史的人,他主张写历史要有三个条件,就是才、学、识。才是才能,学是学问,识就是识别风向。我现在特别提醒同志们注意的是,我们应该有识别风向的能力,要提高这种识别力,这一点有极端的重要性。”[26]每一个合格的党政干部、每一个优秀的思想舆论工作者都应当具有识别风向的能力,识别潮流与大势的能力。

社会主义旨在消灭一切阶级剥削、民族压迫等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实现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社会理想。社会主义发展虽然道路曲折,但是前途光明,“百转千回,改不了大江东去”;资本主义尽管目前占据上风,然而气数不长,来日无多,“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日薄西山,正成强弩之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箭在弦上,可谓势不可挡。美国,这个曾经自诩为资本主义世界的灯塔,如今已经沦落为展示资本主义弊端的橱窗;中国,这个曾经被西方世界蔑视的“东亚病夫”,如今正在迅速成长为世界巨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仅是中国共产党人、全体中国人民的伟大事业,也是全世界全人类的伟大事业,“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27],“正义事业必然胜利”[28]。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势不可挡,正是基于我们是通过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来复兴中华民族,理论与实践表明,社会主义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唯一正确道路,不二法门。我们的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与文化自信,正是缘于我们的事业自信,而我们的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与文化自信也不断强化我们的事业自信。搞舆论宣传工作,从事思想舆论斗争,必须识别这一风向,这一潮流与大势。

(二)把握两大原则: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舆论历来是影响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29]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总钥匙,发展是最大的安全,不发展就是最大的不安全。国际思想舆论斗争,关键在于发展中国家要发展,要独立自主发展、可持续发展、全面发展、快速发展,而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则要限制发展中国家发展,努力使之依附发展、不可持续发展、片面发展、缓慢发展。南北之间西方与非西方之间围绕主权问题、发展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思想舆论斗争。“古今中外,任何政党要夺取和掌握政权,任何政权要实现长治久安,都必须抓好舆论工作。马克思主义政党历来把新闻舆论工作作为进行革命斗争的有力武器。”[30]

马克思主义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是科学性与革命性的统一,蕴藏着巨大的科学与革命的能量。毛泽东同志曾经提出,“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31]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是进行思想舆论斗争的关键。“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32]历史经验一再表明,能够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就能够敢于斗争;能够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就能够善于斗争。因此,马克思主义不能丢,丢了就失去根本。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美国独大,霸权主义横行,强权政治当道。国际力量格局,包括舆论格局,西强我弱。但是,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使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33]因此,思想舆论工作者理应具有“敢与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毅力与勇气。“对重大政治原则和大是大非问题,要敢于交锋、敢于亮剑。宣传思想战线的同志要当战土、不当绅土,不做‘骑墙派’和‘看风派’,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34]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不干,半点马克思主义也没有;国际话语权是斗出来的,不斗,同样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

善于斗争,就是要科学地斗争,艺术地斗争。要提高斗争成效,就必须全面细致地掌握舆论传播的规律,依照规律科学地进行斗争。“我们在国际上有理说不清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对外传播话语体系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话语的背后是思想、是‘道’。不要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要把‘道’贯通于故事之中,通过引人入胜的方式启人入‘道’,通过循循善诱的方式让人悟‘道’。要加强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用理论阐释中国实践,用中国实践升华中国理论,更加鲜明地展现中国思想,更加响亮地提出中国主张。”“我们提出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五大发展理念、经济发展新常态,我们倡导的正确义利观、命运共同体、新型大国关系、共建‘一带一路’等重大理念,就要加大传播力度,使其成为世界表达中国故事的源头、读懂中国的标识。要抓住民主人权、民族宗教、反腐倡廉等西方对我们存在‘认知错位’的关键问题,深入研究、各个突破。要统筹好内宣外宣工作,对内报道要有外宣意识,考虑国际影响;对外报道要有内宣意识,兼顾国内受众感受。”[35]

要充分认识思想舆论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从事思想舆论斗争,不仅要当作一项事业,而且要像美西方国家那样当作一类商业,把事业的义与从事该项事业人员的利,很好地结合起来,注重斗争的商业性艺术性,让相关人员安安心心、轻轻松松、快快乐乐从事舆论斗争。“讲故事,是国际传播的最佳方式。要讲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故事,讲好中国梦的故事,讲好中国人的故事,讲好中华优秀文化的故事,讲好中国和平发展的故事。讲故事就是讲事实、讲形象、讲情感、讲道理,讲事实才能说服人,讲形象才能打动人,讲情感才能感染人,讲道理才能影响人。要组织各种精彩、精炼的故事载体,把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中国制度、中国精神、中国力量寓于其中,使人想听爱听,听有所思,听有所得。”“要创新对外话语表达方式,研究国外不同受众的习惯和特点,采用融通中外的概念、范畴、表述,把我们想讲的和国外受众想听的结合起来,把‘陈情’和‘说理’结合起来,把‘自己讲’和‘别人讲’结合起来,使故事更多为国际社会和海外受众所认同。”“要用好新闻发布机制,用好高端智库交流渠道,用好重大活动和重要节展赛事平台,用好中华传统节日载体,用好海外文化阵地,用好多种文化形式,让中国故事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话题,让中国声音赢得国际社会理解和认同。”[36]

(三)管好三大地带:守住红色地带,压缩黑色地带,争取灰色地带

当今时代,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日趋活跃,主流的和非主流的同时并存,先进的和落后的相互交织,社会思潮纷纭激荡,赤橙黄绿青蓝紫,各持彩练当空舞。针对中国思想舆论领域存在的三大地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红色地带,主要是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的,这是我们的主阵地,一定要守住,决不能丢了;黑色地带,主要是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的,还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这不是主流,但其影响不可低估;灰色地带,处于红色地带和黑色地带之间。“对不同地带,要采取不同策略。对红色地带,要巩固和拓展,不断扩大其社会影响。对黑色地带,要勇于进入,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斗,逐步推动其改变颜色。对灰色地带,要大规模开展工作,加快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蜕变。”[37]

中国的舆论阵地原本红色一统天下,随着经济结构的多元化,战场不敌市场,资历不敌资本,舆论阵地出现了裂变,红色越来越多地被灰色乃至黑色所替代。舆论实际影响力,尤其是在网络新媒体领域,与整个国民经济中“国退民进”基本一致:经济领域,国有资本不断缩小,民营资本(实际是私营资本)不断扩大,国际垄断资本越来越多;舆论阵地,红色阵地不断缩小,灰色阵地不断扩大,灰色阵地蜕变为黑色阵地越来越多。而且,随着私营资本的崛起、跨国资本的扩张,红色领域仍然呈现被灰色领域与黑色领域不断浸染的态势,一些主阵地仍有失守易位的可能。

网络世界是与现实世界相平行的虚拟世界,网络舆论则是与传统媒体舆论相交织的新兴舆论,发展势头迅猛,影响不断扩大,对特定群体如年轻人与触网受众的作用远远超过传统媒体。在网络世界,黑色领域、灰色领域野蛮扩张,超出红色领域,这样在“三大地带”之外又出现了“两个舆论场”的划分。“有人说,当下中国存在‘两个舆论场’,一个是以党报党刊党台、通讯社为主体的传统媒体舆论场,一个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新媒体舆论场。”[38]新媒体舆论场,长期以来,私营资本活跃,跨国资本盘踞,二者联手占据主导,国有资本靠边把角,舆论斗争形势不容乐观,因此必须“高度重视互联网舆论斗争。我多次讲,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39]“做好网上舆论工作是一项长期任务,要创新改进网上宣传,运用网络传播规律,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握好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40]

在思想舆论斗争中,过去那种消极的防守,实质就是坐以待毙,等待私营资本跨国资本在人事、资金、管理等全方位渗透,其结果必然是阿拉伯寓言故事“商人与骆驼”的现实再现,骆驼得寸进尺,最终将商人踢出帐篷。所以,一味地强调防守最终是守不住的,必须实施积极的进攻,进攻才是最有效的防守。中国舆论宣传领域积弊太深太重,要想赢得思想舆论斗争的胜利,就必须要像抓军队建设那样来抓舆论队伍建设,以“能打仗,打胜仗”为宗旨,激活、整合、调动庞大的沉淀资源,针对不同的舆论斗争,灵活地组织游击战、运动战、阵地战,无硝烟的战争与有硝烟的战争性状大不同,本质有相似,不妨以“军令状”的方式,用硬(行政指令)与软(市场并购)的两手,把失去的重要阵地一一夺回来,让红色(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与社会主义)无论在质上量上还是度上,名副其实地成为主阵地、主基调、主心骨。

(四)把控四个向度:政治方向、舆论导向、新闻志向和工作取向

2016年11月7日,习近平同志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奖者代表时,对广大新闻记者提出四点希望:一是要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二是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三是要坚持正确新闻志向,四是要坚持正确工作取向。

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坚守党和人民立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政治坚定的新闻工作者。[41]舆论为政治服务,对于社会主义新闻舆论工作者来说,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就是坚持党性,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须姓党,即党媒姓党。“党性原则是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根本原则。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坚持党性原则,必须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持党性原则,必须加深对党性和人民性关系的认识。”[42]

坚持正确舆论导向,深入宣传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深入宣传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进行的奋斗和取得的成就,弘扬主旋律,释放正能量,做引领时代的新闻工作者。[43]中国共产党的本质特性决定了中国的政治方向,政治方向决定舆论导向,舆论导向牵引受众的政治方向、价值取向与工作志向,影响舆论传播的时度效。“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舆论的力量绝不能小觑。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44]

坚持正确新闻志向,提高业务水平,勇于改进创新,不断自我提高、自我完善,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45]必须学会制造舆论、利用舆论,掌握舆论斗争规律。毛泽东同志说:“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46]美西方国家舆论传播主要为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或新殖民战略服务,故而不在人类发展的光明大道上,本质上不足为鉴。但是,在很多战役战术层面,例如善于用“谋”“巧”取得软实力,以支撑配合补充硬实力;有很多传播技术技巧,一些小道、中道、甚至歪门邪道,包括一些体制机制建设、方式手段运用,都是值得研究与合理借鉴。

坚持正确工作取向,以人民为中心,心系人民、讴歌人民,发扬职业精神,恪守职业道德,勤奋工作、甘于奉献,做作风优良的新闻工作者。一句话,就是要做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47]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因此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工作取向。社会主义本质特征决定了党性与人民性的高度统一,新闻舆论工作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为政治服务,即是为党服务,为人民服务。与此同时,新闻舆论工作、舆论斗争要紧紧依靠人民,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凝聚全体人民的智慧与力量,才能在舆论斗争中夺取一个又一个胜利,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注释:

[①]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②]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③]【美】丹尼尔·贝尔《意识形态的终结——五十年代政治观念衰微之考察》,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459-461页。

[④]【美】N.N.佩罗《卡特、里根人权政策的困境》第5卷,纽约1983年版,第60页。

[⑤]【俄】尼·伊·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新华出版社2008年版,第2页。

[⑥]《当前工作中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17页。

[⑦]习近平在听取新疆军区和武警新疆总队工作汇报后的讲话(2014年4月29日)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习近平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选编》(二),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版,第54页。

[⑧]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11月9日)。

[⑨]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8月19日)。

[⑩]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11]《荀子·大略》。

[12]转引自刘志富、赵和伟《国际舆论斗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战线》,《求是》杂志2013年第3期。

[13]转引自刘志富、赵和伟《国际舆论斗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战线》,《求是》杂志2013年第3期。

[14]习近平在全军装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4年12月3日)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习近平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选编》(二),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版,第137页。

[15]刘志富、赵和伟《国际舆论斗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战线》,《求是》杂志2013年第3期。

[16]江涌《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中国应努力提升国际话语权》,《中国困局》经济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63页。

[17]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8月19日)。

[18]《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432页。

[19]《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23页。

[20]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2012年12月26日)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习近平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选编》,解放军出版社2014年版,第51页。

[21]《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44页。

[22]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8月19日)。

[23]习近平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参见《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22-423页。

[24]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3月11日)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习近平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选编》,解放军出版社2014年版,第87页。

[25]习近平在中央军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2013年7月8日)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习近平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选编》,解放军出版社2014年版,第133-134页。

[26]《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三卷,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本,第356页。

[27]《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0页。

[28]习近平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6年10月21日)。

[29]《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17页。

[30]《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17页。

[31]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暨2013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2013年3月1日)。

[32]卡尔·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9-10页。

[33]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

[34]《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27页。

[35]《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34页。

[36]《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33页。

[37]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8月19日)。

[38]《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21页。

[39]《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二O一六年二月十九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20页。

[40]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2014年2月27日)。

[41]习近平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奖者代表时发表重要讲话(2016年11月7日)。

[42]《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20页。

[43]习近平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奖者代表时发表重要讲话(2016年11月7日)。

[44]《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18页。

[45]习近平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奖者代表时发表重要讲话(2016年11月7日)。

[46]《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2016年版,第417页。

[47]习近平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奖者代表时发表重要讲话(2016年11月7日)。

来源:察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