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6年6月2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冯学荣:福摩萨游记

2016-06-08 冯学荣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福摩萨游记

 

 


        福摩萨在香港设有一个叫做“经济文化代表处”的机构,是专门受理签证申请的,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大门,因为我的外公年轻时是(删减)军的游击队员,双手沾满了国民党官兵的……据说申请福摩萨签证对申请人的家庭背景审查比较严,我难免有些紧张。

 

         领到申请表的时候,我舒了一口气,因为“家庭背景”一栏,只问到父辈,不问祖辈,太好了,我的父母都不是公务员,也没有军职,是福摩萨眼中实打实的“良民”,果断填完了表,交了上去。

 

        一个礼拜,签证发了下来,可真把我逗乐了,在我的人头照上方,赫然印着六个繁体大字——“大陆地区人民”,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在福摩萨当局的眼中,我并不是中华XXXX国的公民,而是它福摩萨的一名“大陆地区人民”,简单地说,至少在福摩萨的法律上,我也是它的“人民”。

 


(笔者的签证,可见“大陆地区人民”字样。相关隐私信息已作处理)

 

         哈哈,这是怎么回事?巨大的好奇心驱使我去了解福摩萨的法律,我发现了一件鲜为人知的趣事:依照福摩萨的法律,居住在中国大陆的人民,在法律上也属于福摩萨的公民,但是内地人民和居住在福摩萨本土的人民有以下两点不同之

 

1、内地人民是福摩萨的特殊公民,称作地区人民”;

 

2、地区人民福摩萨的义务冻结,有朝一日,机成熟,将可立即

 

        很有意思的法律。原来,读者你,我,他,我们大家都是福摩萨的公民,只不过因为“特殊形势”存在的缘故,我们大家的公民权利和义务,都被福摩萨当局暂时“冻结”了。初想滑稽,实堪苦笑。

 

        飞机抵达桃园机场,入境处官员倒也还和善,给了我一个不太灿烂的笑容,我过了海关,跳进了计程车,直奔酒店。

 

         福摩萨的天空与南中国的天空截然不同,福摩萨的天,是碧蓝碧蓝的,空气非常清新,四周的能见度也很高,这一切说明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福摩萨未受污染,或者对污染的清理做得很成功。

 

         一路上和计程车司机聊天,他说他其实是湖南人,他父亲是在1949年跟随国民党部队来的福摩萨,他说他们台北的家里至今都还吃辣椒,他还说他在1990年代的时候做生意挣了一点钱,也曾经回过一次湖南老家认亲,不料那些重新搭上联系的亲戚,总是伸手要钱、要钱、要钱,不是治病,就是盖房,不是盖房,就是娶老婆,总之,他一接到“+86732” 的电话,就一定是要钱的,他说后悔死了,后来也就不接了,也不回湖南了,那些亲戚逐渐也不联系了。

 

        入住台北远东国际大饭店,我打电话给前台,叫外卖,一会就有人送来了,说是“您要的便当到了”,我一时没听懂,什么?bian dang?什么是 bian dang? 前台这才醒悟过来,我毕竟是“大陆地区人民”,不知道“便当”为何物,于是她说,是您叫的“饭和菜”,送到了。

 

          福摩萨曾经陷于日本帝国50年之久,以至于至今仍然残留了大量的日本印记,最典型的,就是这个叫做“便当”的词汇——福摩萨的人民至今仍然沿用日本人留下来的称谓,把“快餐”叫做“便当”,而且连包装,都保留了日本人的盒子风格。

 

            此外还有地名,也保留了大量的日本殖民时代残余,例如什么“西门町”、“马场町”、“新起町”等,其实这些都是日本名字,但是1945年福摩萨光复之后,沿用了这些称谓,而没有作更改。

 

            第一天晚上,就是去逛“士林夜市”,吃货的天堂,这个地方位于台北近郊,真是名不虚传,人山人海,小吃巨多,什么蚵仔煎啊,珍珠奶茶啊,小笼包啊,生煎包啊,担仔面啊,卤肉饭啊,炸鸡排啊,猪血糕啊……真是琳琅满目,一个晚上逛下来,吃撑了。



(士林夜市,吃货的天堂)

 

          福摩萨真实的历史其实很有意思。大明帝国的行政,最东只管辖到澎湖列岛,在当时大明的眼中,福摩萨不过是一块“蛮夷之地”,当时大明的官员在澎湖列岛上驱逐荷兰人时,就叫他们去福摩萨,说那里地方大,足够你们谋生。荷兰人初涉福摩萨时,岛上已经有一个土著政权,叫做“大肚王国”,荷兰人通过条约手段,使大肚王国确立了向荷兰人臣服的关系。

 

          当时的荷兰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只不过后来明朝遗臣郑成功看中了福摩萨这块休养生息、反*攻大陆的宝地,于是出兵驱逐了荷兰人,并在福摩萨成立了“东宁国”,也叫“明郑王朝”,再后来康熙大帝派施琅攻打福摩萨,然后才将福摩萨并入了大清帝国的版图。整个故事的轮廓,大概就是这样。

 

             第二天一早,到中正纪念堂,看卫队的帅哥耍花枪,那真的叫帅,赞一个,推荐各位也去看看,耍完花枪之后,铁闸门就开了,游客如潮水般涌进。这个地方是蒋介石的纪念馆,专门展出蒋介石的遗物以及其一生的各类事迹,印象最深的是蒋介石的一双皮鞋,大小和我的差不多。蒋介石在日本陆军入伍实习档案里的身高是169.40公分,不算高,但是在清末年代的中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平时不知道是什么人参观中正纪念堂最多,但是在我参观的当日,是日本的游客最多,在我身边小声唧唧歪歪的,都是日本人,我想这其中也许也并没有什么政治意味,福摩萨是日本的主要旅游目的地之一,在福摩萨的任何景点,都能见到大堆大堆的日本人。

 


(中正纪念堂,耍花枪的阿兵哥)

 

            下午,我去了一个叫做“国军历史文物馆”的地方,展出的是国民党军队从黄埔时期到撤台时期的整个历史,以及相关的文物,尤其是各种武器,其中有一个展厅,是用一台电视机滚动播放福摩萨自己制作的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讲的是国民党军队整个抗日战争的历史,当然,和其他的政*治纪录片一样,这部片子也只会讲国民党自己的好话,而对于自己发动北伐、破坏远东秩序、造成局势紧张、惹来亡国巨祸的另一面,它也是闭口不谈,更不会反省。这一点,不读书者受人欺瞒,读书人则了然于胸,拈花微笑。

 

           晚上,去了“西门町”这个著名的商业区,在霓虹灯闪耀的十字路口,我看到一幅巨大的政府宣传横幅,上面写着这么一行字——“举报贿选者,奖励新台币一千万元”。一千万元新台币是多少钱呢?相当于人民币两百万元,在福摩萨,一个老百姓举报贿选,如果查明属实的话,他可以赚到两百万人民币,谁还敢贿选呢?凡有轻举妄动,都有千万双渴求赏金的眼睛在盯着你,想想都吓坏了。

 

           第三天上午,去了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个地方与北京故宫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建议去。下午,去了诚品书店的信义路旗舰店。诚品书店充分展示了福摩萨社会的言*论*自*由,这里面有许多关于中国大陆以及(删减)的书,主调有赞美的,有贬损的,有中立的,真的是做到了百家争鸣,不管你是什么立场,你都有说话的自由,什么叫做“民国”?这就叫做“民国”。

 

            第四天,参观“二二八纪念馆”。1945年秋,福摩萨光复,是年冬,国民党军队抵台,福摩萨人民壶浆箪食,欢迎国军,可是好景不长,日久见人心,短短一年之内,福摩萨人民惊讶而且失望地发现,这群顶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号称“国民党”的军政人员,竟然是一群土匪,他们贪污,索贿,敲诈,勒索,自从他们来了之后,福摩萨无论政*治、治安、民生,都比日治时期更坏。

 

          尤其是国民党官兵对福摩萨人民有一种强烈的偏见,他们总觉得福摩萨人民是“亡国奴”、“日本狗”,他们对福摩萨人民表露出强烈的歧视。福摩萨人民有一股百味杂陈的味道涌上心头,千辛万苦盼来了国民党,却发现国民党原来比日本人更坏(他们这样说),原本想着光复了,可以挺起胸膛做中国人,结果没有想到,盼来的却是一种更加受人欺负的日子。

 

           1947227日,国民党缉烟人员暴力查缉私烟,造成福摩萨民众一死一伤,此事点燃了“二二八事件”的导火索,次日,即228日,台北人民群众到行政长官公署衙前散步求说法,公署卫兵悍然向福摩萨百姓开枪扫射,突突突,死伤枕藉,真是草菅人命。

 

          于是,福摩萨全岛人民沸腾了,一年多以来积累的对国民党恶政的不满,以“暴*动”的形式剧烈爆发了,一时间,福摩萨全岛,烽烟四起,国民党则火速从大陆派兵,前往镇*压,据“二二八纪念馆”展出文件的记载,国民党军队的军舰一抵基隆港,大兵还没上岸,就在船头架起了机关枪,对着岸上的福摩萨人民,不分男女老少,突突突突,疯狂扫射,见人就杀,上岸之后,从北到南,逐地清乡,大肆捕杀嫌疑人,直至事件平息,一共杀了多少人呢?至今都未能彻底查清,有几种计算的结果,一种认为是几千人,一种认为是几万人,最高估计则是十几万人,一般主流认为则是一万至两万人。

 


(二二八事件,国民党军队杀人如麻)

 

           二二八纪念馆有一个高高的柜子,收藏着“二二八事件”死难百姓的档案(复本),一个人一个档案,里面记载着死难者的名字,死于何时、何地,因为什么事,具体是怎样死的,家属是谁,政府赔了多少钱……各项信息,收录等一清二楚。福摩萨当局早就已经就“二二八事件”向福摩萨全岛人民道歉,并认真做好了善后工作,国民党也从一个从事恐怖暗杀起家的革命党,成功转型为一个现代执*政党,福摩萨凤凰涅槃而重生。人孰无过,改之即可,善莫大焉。

 

(文/冯学荣,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涉及某岛一律称“福摩萨”)


          本文将从打赏我的读者当中,抽出20位,送出我的小书、港版(未删减)《从甲午到七七》的电子版(PDF),抽中名单将于613日文章公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