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7年1月1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冯学荣:太平天国干王洪仁玕狱中供词(1)

2016-10-18 冯学荣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太平天国干王洪仁玕狱中供词(1)

 



 


广告商家请加微信小号:fhytbb

 

 

         太平天国干王洪仁玕是洪秀全花县老家的族弟,1864年天京陷落之后,洪仁玕辗转逃到江西省被俘,后被江西巡抚沈葆桢下令凌迟处死,洪仁玕在江西狱中写下这份供词,原文是文言文,史料名为《洪仁玕供词》,冯学荣将其译成现代中文,供大家一睹为快:


 

         你们(指清政府各官员)询问本藩(指洪仁玕本人)参加太平天国起义至今的具体经过,我这就写个大略,回复你们。

 

(冯学荣评:洪仁玕自称“本藩”,表明此人很有骨气,死到临头,仍然不懂摇尾乞怜)

 

          我从小进私塾读书,一直念到二十八九岁,考了五次的科举,都没有考上,我读书涉略较广,经学、历史、天文、历法均有所学,后来我为什么出洋避难呢?那是因为天王洪秀全在广西起义了,清政府迫害我们洪家族人,我在花县官禄布老家是待不下去了。

 

         1851年,我去了广西,到了浔州的蒙圩,我在蒙圩古城一户姓侯的人家一住就是四十多天,但是我始终找不到天王洪秀全的踪影,没有办法,我只好回到广东,另谋出路。

 

(冯学荣评: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发动金田起义,起兵反清,事发之后,广东清政府派兵烧毁了洪秀全在花县官禄布的祖屋,并对洪姓一族实行迫害,花县官禄布的洪家族人纷纷四出逃难,其中洪仁玕胆大有志,当年就去了广西投奔洪秀全,然而洪秀全此时已经踏上征途,加上沿途清兵戒备森严,洪仁玕找不到他,只好返回广东)

 

          后来我去了香港,跟香港的洋人神父学习,1854年,我去了上海,上海的洋人不肯送我到南京,当时上海城内的红兵(指小刀会暴#动人员)不相信我是天王洪秀全的族弟,我只好待在上海,在教堂里学习天文历法。

 

        (冯学荣点评:当时香港有直通上海的轮船,但是没有香港直通南京的轮船,所以洪仁玕去上海,想绕道去南京,这在当时是经济合理的路径)

 

         当年冬天,我返回香港,仍然学习天文,也继续跟随洋人神父学习,当时我从上海坐火轮船,四天时间就回到了香港,我在途中写诗一首:

 

船帆如箭斗狂涛,

风力相随志更豪。

海作疆场波列阵,

浪翻星月影麾旄。

 

           回到香港之后,我在香港一待就是四年,1859年,洋人资助我路费一百元,我从广东到南雄,过了梅岭,到了饶州蔡康这个地方做起了生意,8月与天朝辅王在景德镇打败仗,把行李都丢空了。

 

        (冯学荣评:这段最后一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有待考证)

 

          于是我从饶州出发,去了湖北的黄梅县,黄梅县的知县覃瀚元请我给他的侄子治他的头痛病,赚了些钱,于是我在龙坪这个地方购置了些商品,然后于(农历)三月十三日到达了天京,承蒙我主天王封我爵位,三月二十九日,又对我进行了加封,四月初一,天王进一步封我为“开朝精忠军师顶天扶朝纲干王”。

 

          由于我是刚刚到的天京,没有什么战功,天王给我封了这么高的地位,我担心军中将领不服,于是我多次向天王提出,辞掉我的王号,但是天王没有同意,我去天京的本意是想对天王说明我在花县老家待不下去、无家可归的事实,只不过想在天王麾下讨个安家,聊度余生而已,然而我主天王对我恩重如山,看在我从小刻苦读书、一直追求功名的份上,他没有回避亲戚关系,是破例给我封的王。

 

          我蒙恩之后,只有竭力效忠一条路,否则无法报答知遇之恩,1859年冬,我与忠王李秀成讨论解围、攻城、掠地等战略军务,经常出入前线,1861年我太平军攻打安徽、浙江,我调兵解除了安徽清兵对我军的围困,四月,我们将数万兵马划归英王陈玉成率领,让他驻守黄州到德安一线,忠王本来与章王(林绍璋)约好一同会剿清兵的,但是因故失约,章王就在安徽桐城打了败仗,所以安徽就失守了,这样一来,我军在长江北岸就接连失守了。

 

          因为这些将领都在战场上犯错,我日夜忧愤,以致被革,这都因为章王林绍璋这个人对内对外都勾结谋私,贪污公款,他还私底下说,苏州和杭州归忠王,(附近)其余的归他,各自为营,他招兵买马,搞小集团,不肯将钱上交给国库、以巩固天朝的根本,加上章王奉命催促粮草这件事也办理不力,大家都把粮草留给自己使用,后来敌人(指清兵)买通了洋鬼子,攻破了苏州、杭州、丹阳、常州等地,天京的粮草就更加告急,天京也越来越孤立无援。

 

       1863年,天王封我为顾命大臣,叮嘱我扶助幼天王,我当时三呼万岁之后,不胜惶恐,老泪横流,唯恐辜负了圣命,1863年(农历)十一月,我调兵解天京之围,途径丹阳、常州、湖州,然而各路天兵都害怕粮草不够,大多不肯听我调遣,到了今年(1864年)四月十九(农历),我主老天王卧床二十天就升天了。

 

          当时天京城内人心惶惶,都盼望援兵,然而援兵始终不来,大家原本打算放弃天京,另谋出路,不料被李鸿章探知了大家的意图,所以(农历)六月,清兵轰破天京城,一拥而入。我幼天王洪天贵福和忠王带了过万的兵马,逃出天京城外,一路平安到达了广德州,当时幼天王和各路大臣在广德州会师,大家都是悲喜交集。

 

          然而在湖州这个地方,我们的兵力不足,恐怕很难在湖州建都立业,于是大家经过讨论之后,决定到建昌、抚州等地,与侍王、康王会师,再到湖北去,与翼王、扶王等大队人马会师,然后去了……听到……又去了……(此处缺字),我深受圣主嘱托,必须尽力护卫幼主洪天贵福,然而在石城这个地方,清兵对我们发动夜袭,在兵荒马乱当中,我和幼天王失散了,这真是我的大罪,我就是这样被你们抓到的。

 

          我只是想,人心各异,人各有志,当年南宋文天祥兵败王坡岭,被张宏范抓住,用车运到北方,他知道身为人臣,理当如此,并不是不知道人力无法战胜天意,我每次读到文天祥的传记和正气歌,未尝不流泪感叹,我今天也只能学习文天祥了,至于结局如何,是生是死,我听天命,老天说了算,我就不多说了。

        

(未完待续)

 

  识别二维码进入微店选购电子书及冯学荣亲笔签名的各类书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