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6年10月2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冯学荣:圣母婊,你们毁了我一生

2016-10-25 冯学荣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圣母婊,你们毁了我一生


 




广告商家请加微信小号:fhytbb


 

          我认识个人在广州当经侦警察,他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次他接到举报,带队去查处花都区一家制造假冒LV手袋的工厂,现场查到的货量不够,达不到刑事案件标准,没有逮捕老板,只是移交工商局罚款了事,但是发现厂里有一个15岁的童工,于是通知了劳动局,劳动局勒令工厂老板辞退了那位童工,半年之后,我的朋友从经侦支队转到了治安支队,结果逮到了那位被辞退的童工,因为什么事呢?抢劫。童工被辞退了,他没有工作,他只能去抢劫。

 

           假如劳动法不禁止雇佣有劳动能力的童工,假如这家手袋厂没有被迫辞退这个童工,那么童工在工厂里,也许可以一直干下去,几年之后有了经验,他可以换一家工厂,当生产线主管,再过几年,积累了一点资本,就可以找人合伙,自己开一家小厂,发家致富。

 

         然而,童工被辞退了,他丢掉了饭碗,他为了吃饭,只能去抢劫,他沦为了一个贼,在本案当中,立法者、执法者以及在这一切背后无数“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扮演了“圣母婊”的角色,他们共同毁了这位童工的一生。

 

          我们都还记得一首名叫《卖报歌》的歌曲,它控诉的是在万恶的年代里,孩子们没有机会进学校念书,只能在大上海的街头卖报纸,我们千千万万“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掌握了发言权之后,将义务教育写进了法律,并立法禁止工商业雇佣童工,于是,我们有了山区穷孩子吃猪食的一幕:



 

(由于法律禁止,偏远贫困山区的穷孩子无法进城务工,他们被迫呆在山区上学,也因为同一个原因,他们只能吃猪食,幸福不幸福?你看看孩子的泪水)


          没错,山区的孩子都不用进城务工了,他们有机会上学了,但是,山区的孩子也吃上猪食了,一片肉都没有,有时候甚至连猪食都吃不上,我可以上学了,但是我吃不上肉,我要上学还是要吃肉?孩子们会在泪水中用他们的本能回答你:我要吃肉。

 

           我们有许许多多的网友,经常翻看朋友圈转发的反映山区贫困孩子的图文,看的时候,每个人都同情心爆发,然而人们往往发出错误的评论:“国家应当拨款、让孩子们吃上肉!”可是人们偏偏忘记了:“国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从纳税人的口袋来的!谁是纳税人?你就是纳税人。给孩子们加菜,钱从哪里来?归根结底是从你的口袋里来。你愿意掏吗?你不愿意掏,就算愿意掏,也你掏不起,为什么?因为山区穷孩子太多,你根本养不起那么多。

 

          每次我看到穷山区孩子们的照片,我都感到深深的不解,我感到不解的不是他们的贫困,我不解的是:他们为什么不到城里去?山区那么穷,他们留在山区干什么?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其实很简单:离开山区,到城里去!就这么简单?对,就是这么简单!

 

          然而,孩子们不能进城,为什么?因为城里的工商业不敢雇佣他们,为什么不敢雇佣他们?因为法律不允许。法律是谁制订的?法律是一群吃饱了撑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制订的。那么法律为什么不允许孩子们进城务工?因为我们有大量“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认为:一个“有良知”的国家,不能让孩子去劳动,应该让孩子们读书。

 

          然而,“不让孩子们劳动”,难道孩子们呆在山区读书,就不用劳动了吗?其实这恰恰是人世间最大的谎言(有之一)。事实的真相是:你不允许孩子们进城务工,让孩子们呆在穷山区,孩子们仍然需要劳动,劳什么动?割草,砍柴,做饭,施肥,放牛,看鸭子,晒谷、喂猪、扛木头,磨镰刀,插秧……孩子们呆在山区就不用劳动吗?这是天大的谎言。事实恰恰相反,孩子们呆在山区,其劳动量,并不比进城务工更轻,而对于孩子们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呆在山区,不但要劳动,而且还吃不上肉,我进城务工,虽然也劳动,但我至少能吃上肉。据笔者所知,广州郊区工厂的伙食,普遍至少有两荤一素,这远远是穷山区吃猪食的孩子们连想都不敢想的。




(孩子呆在山区读书不劳动,这是最大的谎言之一,事实上山区孩子的农活劳动量一点不比进城务工要轻,使唤儿女做牛做马,父母比城里的资本家更狠)

 

           你知道一个孩子从小吃不上肉,他长大了是什么心理吗?他会仇恨社会!他会仇恨你!你立法禁止工商业雇佣童工,你断了山区孩子们进城的路,你打着“我是为你好”的旗号,你断了孩子吃肉的路,你以为你是圣母,其实你不是圣母,你是“圣母婊”,孩子们以后长大了,他们懂事了,他们会恨你,因为你毁了他们的一生。

 

           也许你会指责我:让山区孩子进城务工?你忍心吗?其实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们进城务工,这是他们和他们自己的父母决定的事情,这不是我决定的事情,山区孩子是穷,可是怪我咯?你不忍心看到孩子进城务工?难道看着孩子呆在山区割草砍柴吃猪食,你就忍心咯?



 

(穿这样的衣服,住这样的房子,穿的住的,毫无疑问都比不上东莞的工厂)


          你看看这幅照片里的山区穷孩子,吃的刚刚说了,你看他们身上穿的,身后住的,我可以斩钉截铁地告诉你:这些孩子穿的、住的,东莞任何一家工厂提供的工衣和宿舍,都比它们条件要好!难道不是吗?你不让人家进城,强迫人家呆在这样的山区,你安的什么心?

 



(教育资源的分配同样遵循市场规律,山区孩子就算读书毕业,同样竞争不过城里的孩子,倒不如趁早进城务工,至少可以少吃很多年的猪食)


           我们再看看上面这幅图,山区的穷孩子们在毛坯房、未经装修的教室里,刻苦学习,没错,他们是可以免费上学了,然而这些孩子并不知道,他们在人生的前二十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最多也只能考上三本、甚至是专科,大多数的出路也只能是中专,他们毕业之后进城找工作,他们拼不过城里出身的孩子,他们在就业市场上处处碰壁之后,他们最终也会发现:在城里从事低端的工作,是他们唯一的出路,然而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从小就进城?为什么要呆在贫困山村,多遭受十年的贫困?为什么要人家多吃十年的猪食?为什么?他们需要一个答案。

 

           我有个发小,他15岁辍学,去了广州一个服装批发城,当童工,帮人拉货跑腿,他人长的显老,躲过了劳动局的稽查,后来他有经验了,自己跑单,再后来在广州某服装城买了一家档口,后来又变成两家档口、三家档口,2001年我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挣了50万,在广州番禺买了一套别墅,现在别墅升值到多少了?一千万。他现在有几套这样的别墅?三套!他初中没念完,我大学本科,所谓的“知名作家”,我全部身家加起来,也抵不过他财富的一个零头。

 

          发小对我说:他感谢在他15岁的时候雇佣他的那个老板,感谢劳动局稽查人员执法的网开一面,才有他今天。今天的他,有钱了,到处找名师给他上这个课,补那个课,文化水平哗哗地补回来了,一点也不费劲,少年时代文化没学够,以后是可以补回来的。

 

           香港富豪黎智英,佐丹奴的创办人,他的出身是什么你知道不?童工!黎智英是童工出身。黎智英为什么要当童工?其实这是一个假问题,就算他不当童工,他留在乡下,也要当童工:割草,砍柴,做饭,施肥,放牛,看鸭子,晒谷、喂猪、扛木头,磨镰刀,插秧……留在乡下,同样也是当“童工”,横竖也是当童工,还不如进城,历史证明了,他是对的。

 


(香港富豪黎智英,童工出身,因为有自由,所以一生不用吃猪食)


            我们的知识分子从来不缺良知,但他们缺少了常识,这个常识,就是对人的自由的尊重,一个人是呆在乡下还是进城,是选择上学还是选择就业,把这个权利还给作为个体的人,让他们自己去决定自己的人生,不要以为把孩子困死在山区上学,就是救了人家,当孩子放学端起饭碗看不到一片肉的时候,孩子的心在滴血,就业还是上学,吃肉还是吃猪食,让人家自己决定,不要做圣母婊,不要毁了人家的一生。         

 

          真正爱一个人,就是给予他自由,帮助穷人最好的方式是什么?那就是:不要去管穷人,让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给人们足够的自由,市场“无形的手”会使资源配置到它发挥最大价值的地方,人尽其才,货尽其流,历史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人力和资本的自由流动,是所有人实现最大幸福的源泉,没有之一。

 



识别二维码进入冯学荣的微店、选购电子书以及冯学荣亲笔签名的各类书籍(注:购买电子书的朋友在“邮寄地址”一栏只须填写电子邮箱地址即可,无须填写实体地址)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