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冯学荣:清政府伦敦绑架孙中山始末

2017-01-18 冯学荣 冯学荣读史 冯学荣读史

点击上方蓝字“冯学荣读史”关注本号

 

冯学荣:清政府伦敦绑架孙中山始末

 



广告商请加微信小号:fhytbb


今天我大家一段往事,1896年大政府在英中山的往事,件事涉的角色多,个当事人简单一下:

 

孙中山:此人不用介绍了


龚照瑗:合肥人,大清帝国驻英国公使,月薪1000多两白银,约合今天人民币20多万元


马格里(Halliday Macartney英国人,爵士,英军军医出身,清帝国驻英国公使馆雇用高级职员(参赞),曾来华参加第二次鸦片战争、对太平天国战争,任职金陵机器局,此时在公使馆月薪600多两白银,约合今天人民币12-13万人民币


康德黎James Cantlie):英国医生,孙中山早年在香港华人西医书院念书时的老师,后离开香港回英国,在伦敦从医


Slaters Detective Association(史雷特私家侦探事务所):大清帝国驻英国公使馆雇用的调查公司


郝维太太(Mrs. Howe英国人,女,大清帝国驻英国公使馆雇用管家


乔治·柯耳 (George Cole) :  国人,男,大清帝国驻英国公使馆雇用仆人

 

 ***


故事从1895年讲起,这一年,孙中山和杨衢云一起发动第一次广州起义事败,孙流亡海外。孙中山成功逃出海外之后,清政府并未就此罢休,而是不惜花费重金,在海外四处聘请侦探,对孙中山实施跟踪和追捕。

 

1896年,中山坐船前往英,然而大清帝国驻美公使杨儒已经将孙中山上船去往英国利物浦的情报,以电报的形式,通报了大清帝国驻英公使照瑗。

 

18969月30日,中山的船抵利物浦,然而中山不知道,他上岸那一刻起,他已被英上了。

 

大清帝国雇用的这家英国侦探公司,名叫Slaters Detective Association,中文译作“史雷特私家侦探事务所”,委托人是英国人马格里爵士,马格里是大清帝国驻英国公使馆(当时不叫大使馆,而叫公使馆)的高级雇员,参赞。

 

孙中山做梦也想不到,自从利物浦上岸之后,他搭乘的火车班次,乘坐的马车车牌号,下榻的旅馆名称,所有一切的细节,统统被史雷特私家侦探事务所报告给了大清公使馆。

 

孙中山到达伦敦之后,第二天就租了房子,并拜访了他在香港求学时期的老师康德黎James Cantlie),康德黎此时已经回到伦敦,开办私家诊所,同时居住在伦敦不远处街区的有孟生(Patrick Manson),孟生也是孙中山在香港求学时期的老师。

 

然而,1896年10月11日,中山出门之后,依据史雷特私家侦探事务所提供的行踪情报,大清帝国驻英公使馆派出人员,当街将孙中山绑架入馆,并关押至4楼,打算尽快租船,将孙中山运回大清处死。

 


大清帝国驻英公使馆位于伦敦钵兰大街49号(49 Portland Place),这栋大楼至今仍然是中人民共和国英国大使

 

逮住孙中山之后,照瑗、马格里都十分高兴,但是却并未虐待孙中山(因为没有必要),在此期间的衣食条件,基本满足孙中山的要求,然而此时的孙中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当时英国已经入秋,昼夜温差很大,晚上需要烧炉取暖,而且要加被子,等等各种杂务,使得孙中山和大清使馆雇用的管家和仆人,有了大量接触的机会,每见一人,孙中山都运用他纯熟的英语,向TA求救。

 

其中大清公使馆的管家(其实就是打杂)郝维太太Mrs. Howe这个人心地好,她对孙中山产生了同情,她深知这个中国人运回中国,一定遭受酷刑,并被痛苦地处死。她与良心斗争了几天之后,10月17日晚间11点,郝维太太写了一封匿名信,依据孙中山从一开始就提供的地址,偷偷的塞进了孙中山的老师康德黎的门缝。

 

太太的匿名信大意是这样的:


你的朋友孙逸仙,被绑架到了中国(大清)使馆里面,请您马上开展营救,不然就来不及了,我不敢在这封信上签名,但是我请您务必相信我

 

康德黎一看这封匿名举报信,他知道出事了,因为几天前他就提醒孙中山,中国使馆就在附近一条街,平时不要靠近,以免出事。不料果真出事了。康德黎第一时间想到了谁呢?他想到了在中国(大清)使馆工作的英国爵士马格里,为什么想到他呢?因为康德黎相信:马格里是英国人,而且是个爵士,他是讲道理的,他是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存在的(依照英国法律,外国人不得在英国的土地上逮捕任何人)

 

于是,康德黎连夜赶往哈利街3号的马格里家,然而,马格里不在家。于是,康德黎转头去了玛丽庞分区警察局报警,警察听了他的报案之后,对他说:这种案件我没有办过,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刻不容缓,于是康德黎又赶往位于苏格兰场Scotland Yard的伦敦警察厅,再次报警,这个时候已经是18日的零时30分。

 

敦警察厅的探长听了康德黎东方夜谭式的报案之后,对康德黎说无能为力,并一本正经地建议康德黎找英国外交部报案。康德黎转身走后,敦警察厅的探长在卷宗里写下了这样的评语:


这个自称医生的报案人,如果不是一个酒鬼的话,那么就是一个疯子

 

18日一大早,康德黎去找了法官阿克罗伊德,未能解决,于是又去见了休斯(中国海关驻伦敦代表),休斯虽然是英国人,但他是中国海关的雇员,有利益冲突在身,当然不热心。吃了闭门羹之后,康德黎在当天下午,又马不停蹄地去找了孟生(Patrick Manson),孟生也是孙中山在香港华人西医书院时期的老师,康德黎找了孟生,商量对策。

 

当天下午5点,康德黎找了英国外交部,并获得了接见,但外交部的办事人员半信半疑,说此事我会上报。从外交部出来之后,康德黎和孟生又一同去了大清公使馆,被公使馆一个叫做邓廷铿的翻译接见了,邓廷铿耍出了高超的演技,矢口否认绑架孙中山一事。

 

在孙中山这边,维太太向康德黎告密的行为是匿名的,维太太并不想因此丢掉工作,所以郝维太太并没有将自己向康德黎告密的事情告诉孙中山。所以孙中山并没有停止向公使馆的其他仆人求救的努力。大清公使馆有一个叫做乔治·柯耳 (George Cole的英国籍仆人,也是因为不想丢掉工作的缘故,此前多次拒绝帮助孙中山,然而孙中山在18号这天给了柯耳20英镑,于是当天柯耳就把孙中山的亲笔信送到了康德黎的家中。

 

18日晚上,因为害怕大清使馆将孙中山连夜运走,康德黎雇了一名守夜人,监视大清使馆,不料康德黎所雇用的那位守夜人,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史雷特私家侦探事务所的一名侦探,于是守夜人立马向史雷特私家侦探事务所报告,而侦探所则立马向公使馆的马格里作了汇报。

 

这里情节的离奇之处,已经足以媲美许多剧情精彩的电影大片。

 

与此同时,在孙中山这一边,柯耳告诉孙中山,我已经把你的信交给了康德黎。孙中山欣喜若狂,并对柯耳许下承诺:请您继续帮我送信,一旦我被救出,我再给你1000英镑。

 

于是,19日,柯耳再次向康德黎送来孙中山的信,康德黎以孙中山的求救信件作为附件,写了一份正式的举报材料给英国外交部。当天下午,柯耳从清使馆下班后回到家,即遭到警官弗里德里克·乔佛斯的盘问,柯耳说我愿意告诉你真相,但是我要求你为我保密,乔佛斯警官答应了。

 

盘问了柯耳之后,玛丽庞警察分区终于确认本案属实,于是火速布置了六名便衣警察,分三班24小时,严密监视大清使馆,防止孙中山被秘密运走。

 

因为接到孙中山1000英镑的酬金承诺,柯耳对营救孙中山一事,变得积极起来,他对康德黎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中国(大清)公使馆的楼顶与邻居的楼顶,可以有办法攀爬过去,我可以从楼顶偷偷把孙中山放出来,让他从屋顶攀爬到邻居的家,以此脱险。康德黎觉得这个方案可行,于是他对警察局提了这个方案,警察说这样做很不体面,你不用急,我保证孙中山很快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出中国(大清)使馆。

 

与此同时,伦敦警方开始严密监视港口一切驶往中国的轮船,有一家名叫格兰轮船公司的告诉警方:中国(大清)使馆此前的确来电咨询过格兰轮船公司,说是要运送一个精神病人(孙中山)去中国,船公司的合伙人麦格里格回复说,我的船因故需要延后至11月中旬才能发,中国使馆着急,因此没有谈成。

 

10月22日下午,英国外交部常务外交次官托马斯·山德森召见并质问大清公使馆参赞马格里,马格里才不得不承认了孙中山被扣押在大清公使馆的事实,但是马格里说,我需要征求北京的意见,才能答复是否放人。山德森说:中国(大清)在英国的土地上抓人,这是严重侵犯英国法律和国家尊严的事,此事一旦经《泰晤士报》曝光,大清使馆将臭名远扬,马格里听后觉得很紧张,于是承诺:今晚中国(大清)公使大人会向北京请示,一旦接到指示,会立即答复。

 

当晚9点,英国外交部的《照会》送到了大清使馆,指出拘捕孙中山的行为严重糟蹋了英国的法律,并要求大清使馆,立即释放孙中山。

 

也是当晚,伦敦晚报《环球报》将中国(大清)公使馆绑架孙中山一案公诸于众,报纸一上市,立马引起轰动,于是,英国各报社的记者蜂拥而至,把大清使馆围得水泄不通,清使馆应接不暇,然而仍然对新闻记者统一口径,坚持矢口否认有此事。

23日,英外交部再次召见中国(大清)公使馆参赞马格里,告知:如果中国(大清)使释放孙中山,英国将要求政府召回照瑗公使(其实就是驱逐出境)。在各方强大力下,使被迫在当天下午5点,释放扣押了十三天的中山,当天马格里当着英国新闻记者的面,向康德黎交出了孙中山。

尾声:知道在海外诱捕革命党人方案不可行之后,清政府开始暗杀革命党人。1901年1月11日,大清帝国两广总督德寿派出杀手陈林远赴香港,开枪刺杀了第一次广州起义的领导人杨衢云。与此同时,清政府对孙中山人头的悬赏金额越来越高,然而始终未有人得逞。


文/冯学荣,2017年1月17日 深夜 香港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