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冯学荣:中国文人的逻辑思维有多烂

冯学荣 读书人冯学荣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huangmeifangmiku



中国的文人,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逻辑思维最奇葩的一个群体。

 

我随便举几个例子,你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脑回路,有多么的独特。

 

我们有一句老祖宗留下来的古话,是这样说的:钱财如粪土,信义值千金。

 

读者看出来这句话的破绽了没有?

 

破绽在于:

 

金钱=粪土。

那么,千金=一千堆粪土。

信义值千金。

也就是说:信义=一千堆粪土。

 

简单来说,信义就是粪土。

 

你说钱财如粪土,信义值千金,可是你说来说去,兜了一大圈,说到底,变成了证明信义是粪土。

 

你说,中国文人的脑回路,是多么的独特。

 

再举一个例子。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瞧不起商人、生意人。

 

读书人对商人说,你们经商、赚钱、娶美女、买大房子,这些都是逐利行为,你们都是下贱的,而我们读书人,才是高贵的,我们把美好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读书,因为我相信,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重点是这一句: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读书人瞧不起商人,说商人没有理想,只知道赚钱,可是读书人自己呢?读书人读书是为了什么呢?说到底,也是为了“颜如玉”,为了“黄金屋”。

 


换句话说,读书人的理想,归根结底,也就是两件事:娶美女,买大房子。

 

也就是说,中国的读书人瞧不起天下所有的人,包括他们自己。

 

他们该有多荒谬。好好想想,真的令人喷饭。

 

最近有一部电影很火的,叫做《我不是药神》,我犯贱,也去看了,结果,发现这里面台词,文青思维很严重,我举一个例子。

 

在电影中,黄毛抢了程勇的格列宁,被程勇逮到了,黄毛不认错,他一脸不屑地对程勇说,你程勇卖药,不过是为了赚钱。

 


我当时看到这里,把一嘴巴的爆米花,喷了一地。

 

可笑在哪里?可笑就在于,在剧中,这个黄毛在杀猪厂打工,他指责程勇卖药“不过是为了赚钱”,那么他自己呢,他自己杀猪,难道就不是为了赚钱吗?你整天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杀死一头又一头无辜的猪,你不也是为了赚钱糊口谋生吗?你很高尚吗?

 

人家程勇卖药,好歹也是拯救生命的,你一杀猪的,天天干的都是剥夺人家生命的活儿。

 


你比程勇更高尚吗?

 

呸。

 

你笑人家程勇为了赚钱,你又是一个什么东西?

 

你指责别人的逻辑,别人一样可以套到你的头上。

 

顺便问一句,这部电影的编剧,你写剧本写的那么辛苦,你难道不也是为了赚钱吗?

 

电影投资方一分钱不给你,叫你免费写这个剧本,你写吗?

 

你有什么资格在你的剧本中,通过黄毛的嘴,去指责卖药赚钱的程勇?

 

双重标准。

 

哦。对了。顺便说一句。剧中的制药厂,确实贪婪,然而,不要忘记,那些围攻格列宁公司、抗议药价太贵的患者们,假如他们不是患者,而是药厂老板,我敢打包票,他们给格列宁定的价,一定只会更高。

 


屁股决定脑袋。

 

人类社会,自古如此。

 

我不是不同情患者,我只是如实指出:换了患者是药厂老板,他们一样很贪婪。

 

一百多年前,有个叫马克思的人大吼一声:资本家剥削了工人!全球十几亿人响应。自古利用民粹,最容易赚钱,本片的编剧深谙其道,也算是个聪明人。

往期精彩文章:

冯学荣:看历史不能有双重标准

冯学荣:不设立场,才能看到全面的历史

冯学荣:穿越回到清末是怎样一种体验


冯学荣,70年代生人,现居香港,知名作家,读史人,著有《日本为什么侵华》、《亲历北洋》、《不忍面对的真相》、《隐动力》等,是“别等”效率手册的忠实践行者与受益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