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有些网文为啥突然就404了?不少是蛀虫受贿后所删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编导手记|她们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2017-04-13 郭洁 央视新闻调查 央视新闻调查

2017年1月,摄制组前往云南省楚雄州武定县的那天,沿途景色好得不像话。汽车行驶在高速路上,一轮特大的圆月就那么垂在远处的城市楼顶,灯火点亮了越来越多窗口,暮色四合,似乎一切都这么美好。但是,我们此行遇见的故事,却是关于一群伤心的人。


武定县位于楚雄彝族自治州东北部,距离昆明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在过去的2016年,楚雄州中院办理的三个弑亲案都发生在那里,两个女人杀夫,一个儿子弑父。


2015年4月12日,小张(化名)趁丈夫熟睡用秤砣等物杀死丈夫,随后被判有期徒刑八年;

2015年10月19日,小果(化名)在丈夫殴打自己和父母时随手抄起木棒打死了他,被判死缓;

2016年5月2日,王建彬为保护母亲和弟弟,趁醉酒之际杀死父亲。他们都同时有两个共同的身份:杀人者和家庭暴力受害者。



01

                  “我早就想拿耗子药杀了他(父亲)”


我们到达武定的第二天是王建彬案开庭的日子。那天,王建彬在两名民警的看守下带着手拷站在法庭外,一身蓝色囚服,居然被他穿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他面向墙壁站立,时不时侧脸看向走廊,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五米之外有一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和一个没有表情的中年妇女,他们是王建彬的弟弟和妈妈李红梅。小男孩有一双很大很漂亮的眼睛,走近了才看见他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花,很小声叫一声“哥哥”,又扎到妈妈怀里,继续哭。


王建彬庭审现场


这个被大家叫“小二狗”的孩子刚刚十一岁,邻居说,“他发脾气时会动手打妈妈”、“越来越像他爸爸”。案发后,他每天都要哭几场,不是哭爸爸,而是想念被押在看守所里的哥哥。他跟妈妈李红梅说:“我早就想拿耗子药杀了他(父亲)!”


在小果家,小果的母亲清楚的记得女儿被女婿殴打时,外孙子钻进墙洞里害怕的样子。这个还没上幼儿园的孩子,动不动就情绪爆发,蛮横、急躁。


在暴力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很容易有暴力倾向,这是家庭暴力非常可怕的后果之一。“你的女儿长大以后,很可能就找一个会打她的丈夫,你的儿子很可能找一个受虐待的女孩子来做妻子,他们就会继续这个家庭暴力就传递下去了,他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深的。”从事反家暴研究的陈敏说。



02

                    “离婚很容易,但你会没命……”


 2015年4月,小果下定决心逃离婚姻、摆脱暴力。一个月后,她放弃了挣扎。

“本来说是4月29日开庭,然后法院给他送传票,他一看到法院的车来就跑了,最后没办法了,要我去撤诉,我又去撤诉。”

小果说,是法官要求她撤诉的,“他说我们这个事还是要慎重处理,他说其实我判离婚是很容易的,他说一急啪一下子把我们判离了,我们家会出事,都没命,我丈夫是那种亡命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叫我们自己小心点。”小果对法官心怀感激。在家庭暴力中,受暴者的人身安全往往得不到有效保护。但对于大部分法院来说,除了判决离婚并没有其他处置办法。2008年后,全国部分地区的法院开始试点人身安全保护令,向暴力实施者发出的禁止殴打、骚扰、接近的民事裁定。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至2015年初,这些试点法院共发出保护令1000余份,但我们此行遇见的受暴者们都没能获得这份幸运。


小果整理法律学习材料



03

                            故意伤害还是家庭纠纷?


我们在武定,还采访了第四个不幸的故事。2012年1月30日晚八点,武定县农妇小杨和父母关紧了大门,却抵不住一阵接一阵的砸门声、叫骂声。想要冲进大门的人是小杨的前夫,遭受多年拳脚之后,小杨终于和他离了婚。但由于分割财产产生了矛盾,前夫带着炸药、雷管找上门来,扬言杀人放火。小杨报了警,却眼睁睁看着门被撬开,前夫手握木棒击打父亲。黑暗中,小杨拿起了木棒和斧头。


“我根本就大脑一片空白,我只知道打打打,我都不知道手上拿的是一个斧头。”一审被判无期徒刑之后,小杨对前来帮助她的反家暴法律援助律师这样说。


多年遭遇家庭暴力,离婚后前夫纠缠不休,继续实施暴力。但在案件一审过程中,就连小杨的辩护律师都没有在法庭上提及小杨遭受家庭暴力的经历。

这并不奇怪,对于当时的很多司法实践者来说,家庭暴力还是一个被忽视的概念。因为正当防卫等因素,二审时,辩护律师着重强调了家庭暴力因素,但并未出现在判决书中。


在刑事诉讼中,分不清家庭暴力和家庭纠纷,受暴妇女的合法权利就很难得到保障。小杨的一审法官也是2016年三个弑亲案的主审法官,在小杨案件宣判后,他遭遇当地妇联和反家暴维权者的批评,还被邀请参与了涉家暴刑事案件审理的培训。


非家庭成员之间是故意伤害,家庭成员之间就变成了家庭纠纷,越来越多的司法实践者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公,改变和实践慢慢开始了。小张、小果、王建彬的庭审现场有了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家庭暴力不再被法庭忽视。


节目播出那天,我刚刚读完澳大利亚女作家莉安·莫利亚提的《小谎言》,也是正在热播的以家庭暴力、校园欺凌为主题的美剧《小谎大事》原著。在那个故事里,杀死家暴施暴者的女人最终被判过失杀人罪,被罚200小时的社区服务型劳役。这是个穿越了残酷抵达温暖的结局。故事的最后是一句话是:“她们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中国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有16%的女性承认遭受过配偶的暴力,14.4%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每年约40万个解体的家庭中,25%缘于家庭暴力。


她们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王建彬庭审历时五小时,摄制组在法院台阶上就地午饭



就是在这个院子里,小果不堪家暴最终凶案爆发





正在发生的历史 新闻背后的新闻

首播时间:周六21:30 - 22:15

独播频道:CCTV-13 新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