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中央电视台被撤销!真正原因公布!!

晚清沧海事(下卷)

局域网用Surge或Shadowrocket实现共享上网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出狱前的最后50米(上)

2017-05-29 央视新闻调查 央视新闻调查

在五角场监狱内,一条50米长的通道连接着高墙内外,高墙内每一个服刑人员都在倒计时。每天清晨,都有人刑满释放,从这条新生之路走到自由的另一端。他们将如何度过最后的服刑生活?又能否顺利走过这通往自由的最后50米呢?



1

出监监狱的最后三个月


2017年4月19日,是李军(化名)入狱服刑的第13年8个月19天,上午九点,他和另外68名服刑人员一起来到五角场监狱,在这里,他们将度过刑期中的最后三个月。


14年前,24岁的李军从山东老家来到上海打工,在一次酒后犯强奸、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19年。由于他在服刑期间表现良好被减刑5年,来到五角场监狱这一天距离他7月31日出狱,还有最后的103天。


服刑13年,3个月后即将刑满释放,但李军的心中充满焦虑:如今高墙外是什么样?怎么坐地铁?怎么办社保?怎么找工作?怎么生活?……对于即将走出高墙人来说,这样的焦虑并不少见。


李军进入五角场监狱


李军的担忧在常人看来或许不足为奇,但对于在监狱服刑十几年的人来说,足以构成出狱后的生存压力。在第七监区长陈宇看来,这是监狱矫正功能带来的必然结果,因为监狱矫正本身就是双刃剑。


“矫正的双刃剑的意义就是监狱对人性的束缚,通过刑罚体验是两方面的结果,一个能对他自身的行为、思想起到一个严格约束的作用,但是反过来又对他融入社会增加了一个共性的思维方式,我们俗称叫“监狱人”,特别是一些长期的监禁过程之后就会产生一个“监狱人”的心态。”陈宇说当监狱人进入到社会中,会感觉到自己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自然而然产生社会隔绝,隔绝以后他们会产生一些行为的变异,甚至产生一些比较严重的后果。


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一个叫老布鲁克的囚犯在监狱里呆了大半生,自由的世界让他不知所措,出狱后不久,他吊死了自己。电影借主人公之口这样描述监狱:“监狱是一个体制化的场所,一开始你恨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地习惯它,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


《肖申克的救赎》电影画面


为了解犯人如何重新适应社会,新闻调查记者来到了上海的一所特殊监狱——五角场监狱。五角场监狱原先是一所普通监狱,2011年司法部要求全国有条件的省区市成立出监监狱以来,全国有各省区市相继成立了出监监区或出监监狱,而五角场监狱就是上海唯一的一所出监监狱。按照规定,上海其它监狱的大多数成年男犯在刑期的最后三个月转监来到这里,为出狱做最后的准备。


出监监狱的日常由半天劳动、半天学习组成,这些服刑人员将参加一系列的活动,都与他们三个月后更好地回归社会紧密相关。


犯人学习社会技能


陈宇说出监监狱的出现,“就是对一个临释的罪犯,在他临释阶段开展一个再社会化的实践过程,通过这段时间的实践能够便于他增强社会适应能力,便于他在短时间内回归社会,顺利回归社会。”



2

再社会化的实践过程


陈斌已服刑九年零一个月了,这一天距离他出狱还有66天。


对于陈斌来说,出去当天的问题最令他头疼,“一是没有固定居住的地方,二是出去以后的生存问题,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大一点。”


陈斌是上海本地人,四岁那年父母离婚,陈斌跟着父亲生活。后来父母各自组建了新家庭,陈斌也与母亲渐渐疏远。2006年,父亲去世,陈斌已经深陷赌博不能自拔,为了赌资,他卖掉了父亲留给他的住房,2008年4月,他伙同两个朋友携带弹簧刀、砍刀等凶器实施抢劫,两天后落网。归案后,陈斌又交代了另外一桩在保险公司侵吞保费的罪行。数罪并罚,陈斌被判十一年零三个月的刑期,那年,他刚满22岁。


陈斌模拟咨询户口问题


今年3月15日,陈斌从原宝山监狱来到五角场监狱,随着出狱的日子一天天接近,陈斌也越来越焦虑,他没有积蓄,没有住房,也没有亲人可以投靠,是另一种类型的“三无人员”。陈斌说他最后一次与外面的世界联系还是五年前给母亲写的一封信。


“出去最想的就是先把自己个人问题解决掉,然后再看情况看一下我妈妈。”


显然,出狱之后的住处是陈斌最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监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培养合格的,甚至说优秀的服刑人员。我们的目的是培养一个合格的,称职的社会人,” 第六监区教导员韩磊说,“现在问题是什么?上海的发展速度是非常之快的,有一个服刑人员进来吃官司,我们跟他说,你出去之后你怎么办?他说我不着急,我有手艺,我出去混碗饭吃没问题,我会修BP机,现在上海都用这个,而且坏得快,我每天都修理多少部,能挣多少多少钱。他压根就没有想到等他刑满释放回到上海的时候,人人都用手机,他引以为傲的手艺已经过时了。”


建立模拟的小社会只是让临释人员适应社会的第一步,加速变化的社会将会让他们在心理预期、回归家庭、谋生就业等多方面出现困境。如何在短短的三个月中让临释人员认识社会、定位自己,将成为出监监狱的核心课题。



3

自我的重新定位


李包公16岁从安徽老家来到上海打工,2008年犯故意伤害罪入狱服刑,至今已服刑九年时间。他从每天的电视新闻中感受着高墙外面的世界:上海举办了举世瞩目的世博会,地铁轨道交通已经从6条变为14条了,他曾经打工过、路过、生活过的南汇区、卢湾区、闸北区已经并入其他辖区,有了新的名称。


李包公听课


李包公来自安徽怀远县的农村,小学三年级就辍学在家干农活,15岁离家外出打工。2008年7月的一个晚上,他接到一个老乡打来的电话,去帮忙打架。李包公参与了斗殴,对方死亡。“我是到看守所过了以后,过了十几天,承办人才说人死了,当时我一下子傻了。”


李包公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入狱后,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从安徽老家到上海的监狱来探视他。“两三年没有见到母亲了,感觉一下子老了好多,让她这样跑来跑去看我,我有点接受不了,我说你以后不要来接见我了,我自己服刑完结束就行了。”


刚进监狱时,李包公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他在监狱的组织下学习文化课,八年后,他拿到了初中毕业证书。又因为一次机缘巧合的表演,他加入了监狱系统的“新岸艺术团”,他和同伴一起说相声,学习打民族鼓,参加舞蹈表演。


李包公演出画面


“一个小学三年级的人,能站在这个台上,我不敢用奇迹来形容,没有想过这个事情,真的没有想过。”


李包公说拿到初中毕业证和参加艺术团,让他重新认识了自己,开始尝试不放弃自己。他早就听说过出监监狱,今年三月,他在服刑期接近尾声时,来到了五角场监狱。


在一堂课上,韩磊给大家讲了武汉的一起杀人案件,施害者吃了一碗四块的素宽粉,但老板告诉他涨了一块钱,施害者不愿意给,于是老板出言侮辱,施害者就从厨房里拿出菜刀砍向老板。韩磊希望通过一碗面引发的巨大后果,让犯人们有一个对比,从而引发他们思考。韩磊在服刑人员出狱前最想传递给他们的就是对他人权利的尊重,而这一点也正是最能引起李包公共鸣的。


韩磊讲课


“其实我一直就是朝那个方面去做,这个真的很难做,要学会彼此之间的尊重。”而在出狱后被问及是否还会去找曾经的哥们时,李包公说,“不要再找了,还找什么,这个事情对于到我这里就结束了,翻篇了。”



4

重回家庭的困境


“爸我回来了。”

“你今天出来干吗?”

“我出狱了。”

“你不是不需要我们父母了吗,你回来干吗?”

“我现在已经改造好了。”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需要我们父母吗,子女都不要了吗,自己老婆都不要了,你来回来干吗?”

“那是我以前年轻的时候,比较冲动。”

“我们家里现在不需要你了,我们不需要你照顾的,我也没有你这个儿子,你回来干吗,回去吧回去吧,你到外面去闯吧,不要回来了。”


模拟出狱回家场景


这一幕几乎每个月都会在五角场监狱的教室里上演,被民警和服刑人员称为“模拟人生”。服刑人员把心里的担忧通过情景模拟的方式表达出来,用预演减轻回归的恐惧感。对家人的顾虑和担心,是导致服刑人员情绪波动的重要因素。一个叫郭建国的服刑人员告诉我们,他最担心的是儿子会因为有自己这样的父亲遭到歧视。


这是郭建国(化名)入狱的第三年,除了妻子了解郭建国的真实情况,他17岁的儿子和亲戚、朋友们都被告知郭建国已调到外省工作,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因为信用卡诈骗成了罪犯。


郭建国出生在包头,来上海已经35年了,那时他才19岁,是建设宝钢的第一批工人。原本顺顺当当的生活,在儿子三岁时被诊断出自闭症之后急转直下,妻子辞职回家照顾孩子,郭建国一个人养家糊口,赚钱给儿子做康复。


“我们的岁数越来越大,把他生成这个样已经很对不起他了,他在我们这个家庭基本上就是没过过什么好日子。一直这么想,我们老了,我们死了可怎么办,就总有一种压力想挣一点钱留给他。”


郭建国是最早的股民,也曾赚过钱。2008年股市大跌,郭建国血本无归。为了翻盘,从这年开始,他用信用卡套现的方式投资股市。但到了2013年年底,郭建国的信用卡上的欠款已经到了无力偿还的地步。郭建国先到单位辞了职,随后到公安机关自首。自首前,他编了一个谎话,跟儿子告别。


“骗他说我去新疆干活,有的时候也出去。我们单位新疆有项目部,说10年以后再回来。”


公安机关查明,郭建国的信用卡套现没有享乐性消费纪录,确实都用于炒股,还有自首情节和悔罪表现,最终,郭建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服刑三年的代价。


今年6月12日,他将出狱回家。郭建国说,他儿子已经死死地记住了这个日子。


老郭担心,周围的人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他服刑的事情,更担心他三年的消失给这个本来就脆弱的家庭增添了新的创伤。在五角场监狱,出狱前的心理调适是出监教育的重要项目。郭建国还有50天的时间,他将在这里对自己做一次重新的整理,走到高墙外的妻儿身边。



01

完整视频








正在发生的历史 新闻背后的新闻

首播时间:周六21:30 - 22:15

独播频道:CCTV-13 新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