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回顾 | 出狱前的最后50米(下)

2017-06-09 央视新闻调查 央视新闻调查

在上海五角场监狱,这条50米长的新生之路连着高墙内外。上海大多数的成年男犯将在这里度过最后的3个月刑期,通过这条路回归社会,开始普通人的生活。只是,这条路也许并不那么顺顺当当。


下定的决心


“我这次已经想好了,我要么不(再)进来,一旦(再)进来我就不想出去了。”

 

一次故意伤害,三次寻衅滋事,一次抢劫。这已经是29岁的易东晨(化名)第五次服刑,距离这一次出狱还有42天。

 

22岁那年,他因寻衅滋事被劳教一年一个月,劳动教养还没有结束,又因曾经的抢劫行为被判有期徒刑四年零九个月,易冬晨现在已经服刑近六年时间了。每一次入狱服刑,他就用烟头在身体上给自己留个记号,烫个伤疤。他认为,“放点血心里好过一点。”

 

服刑人员易东晨


对于入狱这件事,他曾经从不放在心上,但这一回,他说他想清楚了以后的路,“回家盖个房子,讨个老婆,生个孩子。”

 

“那我现在问你,你已经进来五次了你能保证你不进来第六次吗?”

“这个保证,我也谈不上保证,反正怎么讲呢?这社会上,我是这辈子绝对不好保证的,确实能不能再进来。”

 

面对记者的提问,易东晨还是犹豫了。

 

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距离出狱的日子越来越近,不少服刑人员也愈加焦虑,无亲可投、无基本生活来源是他们所面临的最普遍的问题之一。

 

田敏佳是上海新航社区服务总站社工,这是一家专门为上海户籍社区矫正和刑释人员提供专业化帮教服务的社会组织。从大学开始接触这个特殊群体到现在,田敏佳已经在这个领域工作13年了。

 

田敏佳,上海新航社区服务总站社工


对于这些年的坚持,田敏佳相信,她们的工作是在让服刑之人“有路可走”。在她看来,“他有路走的前提下,他会选择正道走这可能还是有救的,如果你把他所有的路堵死了,那么他其实是一个不稳定的社会因素放在那里。”


已经出狱三年的王涛(化名)就曾在社工的帮助下找到了“路”。

 

王涛今年53岁,曾前后七次因赌博、盗窃、吸毒等罪名入狱服刑。“第一次两年,第二次一年半,第三次三年,后来一次八年,八年出来以后又是四年,又三年”,王涛称,总共进去几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多次入狱的经历并非没有让王涛得到教训,但在他看来,在好人都下岗的年代,他们这种“改造过的”要找工作更加困难。他认为,“有人帮忙了,我就能找一个正常的工作,正常地生活。”

 

庆幸的是,王涛在五角场监狱的最后几个月内遇上了帮助他的人。出狱后的他在上海新航社区服务总站社工小夏的陪同下办好了户口,申请了低保,目前还找到了一份有固定收入的工作。

 

王涛正向小夏商量办理廉租房


现在,王涛正和小夏商量如何办理廉租房,他表示,“像我现在上班了,我一点(犯罪的)心思都没有了,15号可以拿钱,每个月可以用,就是没心思了。”

 

“你觉得你还是偷得动,但真的是不想偷了吗。”

“对”,面对记者的提问,王涛的回答毫无迟疑。

 

为了帮助临释服刑人员解决出狱后的就业等经济困境,五角场监狱自2011年开始与上海市杨浦区就业促进中心开始了招聘合作。这是五角场监狱自探索出监教育模式以来举办的第十二次大型招聘会,有十三家企业参与,提供了安保、销售、业务员、文秘等50余个岗位,面向出监监区所有适龄服刑人员进行招聘。

 

陈斌向狱警询问招聘相关事项


上个月,31岁的陈斌刚来到五角场监狱便赶上一场企业的招聘会,无亲可投、无业可就的他急需找到一份工作。尽管顺利进入复试,但最终他并没有被企业录用。陈斌称,“有可能就是表现的不够好,也有可能是人家对我这个罪名看的有点担忧,因为我有一条罪名是职务侵占,或多或少不同的眼光肯定是有,这也没办法。”


不过,在很快到来的另一场招聘会上,有两家企业留下了他的名字以备进一步沟通。如今,陈斌距离出狱还有66天,他期待着能够用自己改过自新的决心争取到对方的信任,“之前犯的错也不代表今后永远会。”


服刑人员李包公


2008年,李包公曾因故意伤害被判有期徒刑11年,目前距离出狱还有24天。服刑期间,他表现良好获得两年减刑,从小学三年文化学习到初中毕业,还参加了监狱系统的新岸艺术团。招聘会上,李包公咨询了很多家企业,他希望带着九年的悔过和改造成果,开始新的生活。


“没合适的就算了”

 

易东晨也尝试着在招聘会找工作,但他认为这些都不适合自己,“一个月给我一万块钱都不能干啊。”

 

对出狱后的生活,易东晨心中已有打算,“我年纪也不小了,像这种工作也不适合我,我讲句心里话也不适合我,我这个人只适合讨个老婆,找个女朋友,就靠她赚钱,投资叫她做生意。”

 

至于投资的本钱,易东晨称,“我这个面子还是有的,就凭我这个脸蛋,出去待个这么长时间,向他们开口,一个人拿个三五万块钱人家绝对给我。”然而,易东晨看似完美的想法的做法却令第七监区监区长陈宇感到不安。

 


“他流露出的,一个就是对自己的现实很满意,这个满意使我们旁边人看来是不正常的满意”,陈宇表示,“他们一旦进入茫茫人海,缺乏社会支持系统的支撑,可能如果再缺乏自己的自身的一个好好生活的意愿和意志的话很可能还会走到老路,所以我有时候也很失落,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上海籍还可能有信息反馈,他们出去以后我们也很矛盾,怕再次见到他们,再次见到他们可能就是监狱里面了,我们教育还要再重新再来一遍,觉得这是我们很大的挫折。”


李包公出狱后的目标,就是在老家村子里建立一个“文化广场”,让母亲有一个溜达的地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给这高墙里的九年换一个定义,他说,他想翻身。


李包公在沙盘上摆出心中的“文化广场”


6月5日,易东晨就要出狱,他说当天他以前的朋友会来接他。


6月26日,是陈斌出狱的日子,他已经接到通知,出狱那天与他对接过的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将会来接他。他也期待着企业招聘的事也能有好消息。


在他们出狱之前,5月18日清晨,李包公走过了这条出狱前最后的50米,走向了高墙外的世界。



主编/王同业  编辑/张静雅

实习编辑/李欣颖


Hello,伙伴们

新闻调查矩阵号和大家见面啦!!您想了解更多调查背后的小故事吗?快快扫码关注我们吧~


正在发生的历史 新闻背后的新闻

首播时间:周六21:30 - 22:15

独播频道:CCTV-13 新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