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鸡排妹不雅视频曝光 鸡排妹无码不雅照全集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黑人陈建州是“强攻”偷看孙杨泳裤“激凸” 还和力宏玩“肛|裂”?

央媒罕见批评武汉官方“大胆”放任行动迟缓,导致疫情全国扩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记者有话说

2017-11-11 常江 央视新闻调查 央视新闻调查

2017年初秋的一天,我们摄制组一行五人来到了东戴河。记得我站在海边,面对如大海一样深不可测的生命与死亡的命题,解释了“遗嘱”与“预嘱”的不同。

我说:“遗嘱”和“预嘱”都涉及我们“生前”与“死后”的一些事情,但一字之差,区别何在?如果说之前我们做过的片子《你立遗嘱了吗》涉及的主要是“我的财产我做主”,那今天我们再来探讨《生前预嘱》说的就是“我的生命我做主”。


但是人的生命真的可以由自己来做主吗?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都没有“生命教育”。现在,我们说“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那“生命教育”就应该包括“死亡教育”。但是我们这辈子有谁有过一位“死亡老师”?有谁上过一堂与生死有关的课程?没有,一个人说没有还好讲,如果十几亿人都说没有,那问题就值得警惕了,这个“缺席”就是铺天盖地,荒草甸子一样的没有了一点绿色的生机。


所以今天我们采访和制作《我的生命谁做主》,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是在介绍《生前预嘱》以及它的好助手“缓和医疗”,但深层次里,我们更想走进的是“生命”的世界——人究竟应该怎样看待生命,正视死亡,同时还要为死亡未雨绸缪呢?




节目主创:编导/陈新红  记者/常江   摄像/王忠新 李国光  录音/呼和

新媒体:主编/谭芸  编辑/李佩昀



正在发生的历史 新闻背后的新闻

首播时间:周六21:30 - 22:15

独播频道:CCTV-13 新闻

                  

   

快扫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