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日益伊-斯-兰-化的中-国-西-北-危-机

关于备胎芯片,华为资深员工说了实话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回顾 | 别怕幼儿性教育早,坏人可不怕孩子小

2017-12-18 央视新闻调查 央视新闻调查

最近一段时间,“保护孩子”成为公众高度关注的话题。检索过往新闻,性侵幼童的案件曾屡次触痛公众的神经: 2012年,河北廊坊12名女童被幼儿园老板性侵;2012年,河南平顶山2岁女童被幼儿园园长丈夫性侵;2016年,山东青岛6岁女童在幼儿园被保安性侵……

人们热议:到底该如何保护孩子免于侵害,也包括免于性侵害?
然而,当北京水韵哈敦幼儿园拿出具体方案,就“开设性教育课”的计划征求家长意见时,却收到了不少反对的声音。

 

【一群家长的疑虑】

 

水韵哈敦幼儿园的白园长说,开始征求意见时,大多数家长都认为不应该过早地让孩子对性产生好奇和疑问,以免造成过早的性启蒙……最后,十个班级只有三个班的家长勉强同意试试看,即使这些家长的心里,多少还盘绕着些顾虑和犹豫。


家长甲:我们这一代受教育就没有这么系统科学的学过这科嘛,所以比较模糊。就会觉得挺早,没想到。

家长乙:觉得挺好的。但是其实又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过度,我也看过一些关于地方的关于儿童小学生的性教育的图片,有的时候有点太过了,有点太赤裸了。



家长丙:孩子这么小,她会懂吗,这个课程的授课形式是什么样的,就是会不会有一些,反倒是因为过分强调,然后让这个事情物极必反的这种影响,会怕有这个。


提高孩子的自我保护能力、强调性教育的重要性,已经成了毋庸赘言的共识——屡次见诸媒体的案件足以说明:坏人从不顾忌孩子的稚嫩与幼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中,列出了面向5岁孩子的课程建议;而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欧洲版性教育指导纲要》中,更建议性教育应该从出生就开始。

 

事实上,家长们真正的疑虑不是性教育该不该走进课堂,而是它该以怎样的尺度进行。


同时,在性教育课上,孩子们会逐渐学习到一些基础的生理知识,包括生殖器的科学名称。赤裸地喊出生殖器的名字,也是一些家长疑虑的来源。在这些疑虑面前,幼儿园的性教育课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经过一学期的课程,这些4到6岁的孩子又能学到什么?这些问号亟待解答。

 

【一个系统的工程】

从今年三月开始,在得到家长和幼儿园的允许后,《新闻调查》进入水韵哈敦幼儿园的性教育课堂进行了记录。

老师:你们还知道小计的生殖器官叫什么名字。

同学:阴茎。

老师:那小美的。

同学:阴部。

老师:他们的生殖器官非常的重要,我们要保护他们的生殖器官,不用自己的什么手。

同学:脏手。

老师:去触摸,更不要拿异物去拿脏东西塞进我们的开口的地方。

 


直接说出生殖器名称的情形,并不是性教育的全部。更多时候,我们几乎看不出讲授的内容和“性”有什么关系。

 

老师:我的羽毛要跟小朋友一起做游戏了……谁愿意跟我分享一下,当羽毛轻抚你的脸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同学:痒痒的。

老师: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同学:喜欢。

 

老师:小朋友们,有没有谁不喜欢被别人挠痒痒的感觉,还有谁不喜欢。

同学:我不喜欢。

老师:如果你不喜欢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同学:告诉家长。

老师:你觉得不舒服了你要告诉你的同伴,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并且告诉他为什么。直接跟对方说就可以了,对不对。

 

对于幼儿园的孩子们来说,“性侵害”概念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也并不适合直接讲述。课题组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设计了有趣的故事,让他们从中获得必要的知识和能力。这个用羽毛挠痒痒的游戏,是希望孩子们通过体会舒服和不舒服的感觉,学会表达自己的喜欢或厌恶、同意或拒绝。教会孩子敢于说“不”,是性教育的一个重要目标。

 

家长:我认为这个性教育不在那个性上,而是在教育上,它只是从性这个入口进去,说的其实是很全面的一个教育。怎么接触社会,怎么跟小朋友交往,怎么跟异性,还有就是说有伤害,要对自己有伤害的人要怎么去保护自己。

 


刘文利教授,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创始人和负责人,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顾问中唯一的亚洲专家。她认为,预防儿童性侵害,实际上它是一个全社会的一个系统工程。我们整个法律制度,还有社会制度是如何来保障儿童在一个安全的环境当中成长,那么这里面像家庭、学校、社区、社会、各个机构组织,其实都承担着保护儿童,建立这样一个保护机制的责任。

 

但对于性教育而言,“系统”有两重含义,范围之广只是其中之一。另一重含义,是时间之长。

 

哈敦幼儿园的家长说,最开始想到性教育的时候,就没有理解到它后来授课可能包括儿童心理什么的,单纯地理解成生理上的教育。真正接触之后才意识到,它的受益可能是终身的,而且是长远性的。包括成人以后,处理婚姻和两性关系,性教育都是提供方法的根基。

 


在大兴行知学校六年级的一堂性教育课,讲授的内容是“青少年怀孕”,这里没有老师突然的跳跃、同学心照不宣的尴尬和脸颊上藏不住的红晕。

 

老师:同学们,你们想过这个问题吗?处在青春期的少女一旦怀孕,会对他的个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来,你来说。

学生:如果怀孕就会承担更大的健康风险。

老师:谁还需要补充。好,你来说。

学生:就会发生自卑、害怕、恐惧。

学生:如果少年妈妈生完小孩之后,就不得不终止学业外出工作,这样婴儿就没有妈妈的悉心照顾。


在长达几年的性教育课中,孩子们就是这样不遮遮掩掩的自然对话中,学习了生殖和怀孕的知识,了解父母的角色与责任。

 在北师大的全校公选课《人类性学》上,刘文利教授和大学生们交流青少年怀孕的问题。她向这些平均年龄19岁的大学生们抛出了两个问题:


在中学阶段,你们身边的同学有性交行为的请举一下手?


学校或者家长能够提供如何能够避免怀孕的这种知识的请举一下手?


然而,两次举手的数目,差距悬殊,第二次远远低于第一次,这颇耐人寻味。


家长和学校或许会对此感到难以置信,因为他们曾动用过不少方法严防死守——禁止孩子早恋、不允许男女生接触、甚至还有学校因此开除学生。但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的一项调查,证明了这个班不是孤例。结果显示90后男性发生初次性行为的平均时间不到 17岁;而在2016年北京大学的另一项报告中,95后人群中的这项数据是17.71岁,均在成年之前。


这个数字暗示着:性教育,不单是童年里的一门课,而是贯穿在人整个成长过程中的必答题。它不仅关乎着孩子们怎么理解自己的身体,更关乎着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如何规范自己的行为。

 

【一套读本的遭遇】



早在2010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就已经陆续出版了刘文利编著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并以大兴区知行学校为试点开始了为期6年的性教育探索,但不广为人知。当这套教材在今年春天成为一道公共议题,竟然源于此事。

 

在杭州,一位小学生家长翻看了孩子从学校带回的性教育读本后,认为尺度太大,在微博吐槽。在“谈性色变”的文化氛围中,对生殖器直呼其名的表达迅速掀起轩然大波。学校迫于压力,收回了这套凝聚了刘文利九年心血的读本。


尽管刘文利告诉家长,书中这些生殖器官的名词,不会让孩子觉得难以启齿,对这些名词感到羞耻、不雅,是成年人后天附加的意义。但家长们还是有种种顾虑:

 

家长一:比如说我们孩子接受过这个教育之后,他对一些隐私的一些相关的东西他会很自然的表达出来,周围的人肯定有一些不一样的反应,这样会不会对他有一定的影响?

家长二:担心就是说他的课程内容过于成人化,过于贴近成人,过早地激发他的好奇心。比如说图片过于裸露,生殖器官显示的过于,他如果说过多地展示给幼儿的话,他会不会想去尝试。

 

在长期对性讳莫如深的社会氛围下,接受和吸收这样的课程,无论对家长还是社会都不是简单的事。刘文利的遭遇并不是孤例:2007年,深圳首部中小学性教材因为涉及避孕,遭到家长投诉;2011年,上海版小学性别教材被迫“停售”。

 

显然,性教育教材的试点、探索、推广、争议、收回,冷热起伏之间,正是国内性教育现状的缩影。一本有形的书,是无形心态的载体。不论是面对《新闻调查》记者提问时的回答,还是网络评论区的匿名留言,提起这本书,就会涌现对尺度的疑虑、对偷食禁果的隐忧、对没受过性教育的遗憾、对性教育的开明期待……多味心态时刻拧在一块——而它们,恰恰是如今提起“性教育”时,人群里复杂的面部表情。




节目主创:编导/张静雅 助编/程晓红 王易欧  摄像/毕英汉 李季 邹其元 录音/呼和 窦泽奇 毕洋  制作/张小美 吕亚楠

新媒体:主编/谭芸  编辑/王昱




正在发生的历史 新闻背后的新闻

首播时间:周六21:30 - 22:15

独播频道:CCTV-13 新闻

                  

   


快扫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