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王林“大师”的遗言

2017-02-21 看见否 看见否

来源:颠倒的黑白(leig-747)


各位领导、各位干女、各位朋友、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女士们、先生们:


我掐指一算,估计过不了这个元宵节了,我王林就要和各位告别了!


许多人合谋想害死我,现在你们如愿了。这么多年来,爱我、捧我、羡慕我的是你们,恨我、骂我、嫉妒我的也是你们。爱我时,把我捧上天,恨我时,又把我往死里整。哎,这个社会就这么畸形,人心就这么变态,世态炎凉啊。我也不想抱怨什么了,我早看透了这一切。死就死吧,我也不发什么功自救了。死了让你们放心,死了让你们消停。这就算是我对你们做的最后一件善事吧。


我王林草根一枚,托时代的福,一不小心就发迹了。现在这个社会真尼玛机会太多了,有人随便当高官,有人随便做明星,有人随便成富豪。我呢,什么也做不了,只好摇身一变做神灵。


别人都崇拜高官、明星和富豪,可高官、明星、富豪们崇拜什么?神灵啊。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也不带到棺材里去了,你别告诉别人啊。以前人们都崇拜伟大领袖,把领袖当神灵。现在找不到伟大领袖了,都急嚎嚎地等着神灵出现呢!中国有太多的苦力,缺少的就是神灵。刘邦知道吧,就是大汉朝开国那个,韩信那种带兵的苦活做不了,但他可以潇洒做皇帝啊。我就是刘邦再世。让他们去奋斗,去努力,去成名成家,我只是玩点空盆取蛇、空杯得酒之类的雕虫小技,就把这么多有权有势的高官、万众追捧的明星和家财万贯的富豪统统收服了。


我承认,现在这个社会精神空虚,我是乘虚而入。说句冠冕堂皇的话,是时代需要我,也是时代造就了我。但我也不容易啊,我很努力的,至少我也得有这个眼光和胆识呀。逼格不同,这就是境界。人之将死,就让我吹两句吧,别骂我好吗?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鸟,我骗过钱,玩过女人,身上还背着人命。但你们这些人模狗样的官爷、衣着光鲜的明星、趾高气扬的阔佬就是好鸟?台上满口仁义道德、清正廉洁,台下吃拿卡要、勾心斗角。我广东的哥们朱明国政府也查了,不义之财说有2个多亿,把我吓了一跳。我算够黑的了,也见过些世面,看来这朱大官人比我黑多了。我真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当年他跪在跟前向我谢恩的时候,我就该狠狠敲他一笔。到头来只弄了几根金条,又送我一支进口手枪,最后还被公安追查我“非法持枪”,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我


广东省委原副书记朱明国(左)与王林。


还说我“非法行医”。你们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哭着喊着要我帮你们治病,我能不看吗?我给你们看病也没收过钱啊,怎么叫“非法行医”?我学雷锋还不行吗?真是欲加之罪。现在我一出事,都赖我了。连当过卫生部长的都找我“非法行医”,这不是讽刺么?再往下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人一不顺了,就样样不顺。邹勇这兔崽子害我不浅,还算我弟子呢,我真是瞎了眼。我叫人做了他,也是一时冲动,现在后悔莫及。我跟他要几百万,跟朱大官人的胃口比,又算得了什么?何况,邹勇是我关门弟子,我收点钱不行吗?大名鼎鼎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收了徒弟700万供养钱,有人告他,前一阵官方调查结果不是说没问题,收徒弟钱“符合佛教传统”么?怎么我一收邹勇的孝敬就有问题,要被你们骂得狗血淋头呢?这世道太不公平。


大家都说我会做人,八面玲珑,能把所有人玩于股掌。这是过于抬举我了。我其实是个坏人,但坏人也有坏人的道行,所谓“盗亦有道”。我的人品虽然没法和雷锋焦裕禄比,但我确信要比许多骂我的人好。


中国这个社会就是禁欲太久,所以少数人一有条件就放纵得离谱;而多数没条件的人,只能是一说到下三路就两眼放光。我知道你们最关心的,还是我给女明星开光双修的事,从上到下都津津乐道。在这方面,你们讲故事的能力特别强。还有媒体说我有两张床,双修时女人先净身,由弟子抬到床上,我要先往她丹田以下喷一口神水什么的,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你们都看见似的。这叫意淫。


说实话,女人我玩过不少。你们老爱打听,我到底玩过多少、玩过哪些女明星。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这真是你们阅历太浅的表现。阅人无数的周永康、谷俊山就不会去打听。其实,什么明星不明星,灯一黑还不是一个样,穿上衣服也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你得知道她们的需求,她们的喜好,对症下药。只关心她们的G点,不关心她们的痛点,你就玩不转。


我虽然玩女人,但我对女人其实还是不错的,否则我入狱后,我的前妻、我的情妇也不会那么起劲地为我奔走,甚至为了捞我不惜和警察上床。有几个女人能如此献身?你们看到的故事大都是二奶反腐、夫妻反目吧。


知道了我这特点,想从我这儿打听我和哪些女明星上过床,那是痴心妄想!我知道你们心里猴急,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们。为了保护她们,我自己宁愿去死。呃——再说下去,我都觉得自己像圣人,把自己都给感动了。该死的现实是,我现在是个杀人犯。打住打住。


我就要走了,人死如灯灭。以前我总吹嘘我的功力,动不动就要发功弄死司马南或者邹勇。进了局子,我才知道无产阶级专政的威力,我再深的功夫也玩不过警察。算了,我也不折腾了,听天由命吧。就把死当作我的最后一次魔术表演吧。谁知道所谓的死,是不是我的灵魂从躯壳中飘飘欲仙,直升九天呢?我已经在天堂里造好了我的“王府”,等着我的干女儿们到那里继续双修呢。什么,我上不了天堂?是哦,也可能啊。那我是不是该在地狱里也修个“王府”?说不定在那里和我生前的兄弟姐妹碰头的机会更大咧?


各位,就此别过,我去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