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深圳经济,突然失速。

成龙,这个“人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法定结婚年龄下调到18岁?你同意吗?先高考还是先结婚,网友纠结了

江南晚报


昨晚,微博话题

#委员建议适当下调法定结婚年龄#

冲上热搜



据新华社和法制日报报道,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6月26日分组审议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和继承编草案二审稿。婚姻、家庭、继承、遗嘱……这些牵动着每个家庭成员切身利益的“家务事”,引发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热烈讨论。


在审议中,法定婚龄也成为热议的焦点。有常委会委员建议大幅降低法定婚龄,改为男女均18周岁。


委员建议


据悉,1950年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中规定男女婚龄均为20周岁。1980年婚姻法将法定婚龄提高到男22周岁、女20周岁。此次草案二审稿维持了现行婚姻法婚龄的规定。


但在审议中,有委员表示,法定婚龄已经到了该大幅度降低的时候了,并建议改为男女均18周岁。


张苏军委员:


“法定婚龄已经到了该大幅度降低的时候了。”张苏军委员指出,从2013年到2018年,我国连续5年婚姻登记人数逐年下降,今年一季度进一步下降6.7%,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出生人口下降、老龄化上升。尽管放开了二孩,但是二孩出生的增加远远顶不了一胎出生的下降,这一现实情况还将是长期趋势。


在张苏军看来,婚龄问题是中华民族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最大的“灰犀牛”,应该予以高度重视。“降低婚龄不可能直接扭转婚姻人数下降和老龄化上升的趋势,但是这是一个正调节的方向,配合其他一系列降低抚养成本、鼓励生育的政策,是能够逐步解决问题、扭转趋势的。”张苏军说。


张苏军认为,目前年轻人的营养条件、生活环境、信息采纳、文化水平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提高,成熟度和当年相比大幅度上升,这为降低婚龄提供了坚实的客观基础。而且婚姻权是人的一项基本民事权利,婚龄理应和成年相对等,有完全民事能力时就有权选择结婚或不结婚。“应该还婚姻权本来的基本民事权利的属性,赋予其更大的自由选择范围。降低婚龄不但是对基本民事权利的扩权,也和民法总则中关于成年的年龄规定相一致。


资料图。武俊杰 摄


王超英委员:


据王超英委员介绍,目前,丹麦、美国、波兰是21周岁和18周岁,瑞士、越南是20周岁和18周岁,法国、德国、俄罗斯男女都是18周岁。日本、罗马尼亚、巴基斯坦是18周岁、16周岁。韩国是18周岁和16周岁,但是不满20周岁结婚要经父母同意,台湾地区也是18周岁和16周岁,有的非洲国家更低。


他建议从我国人口形势考虑降低法定婚龄,比如说规定男20周岁、女18周岁,或者还可以更低一点,对此需要认真研究、论证和测算。


其他声音:


多位委员还认为没有必要在婚姻年龄上作男女的区别,建议将男女的法定婚龄进行统一,以体现男女平等。


“以前规定男大两岁是因为女性发育比较快,以及考虑到男性对于家庭的抚养责任等等。随着条件的变化、发育的提前,这两岁已经没有意义了。”张苏军指出,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说,有的时候好像是保护妇女的一些条件,其实是某种程度的逆向歧视。


对此,那顺孟和委员表示同意。“现在女子平均寿命要长于男性平均寿命,从平均预期寿命来看男女一致起来更好。”



其实,此前“下调法定结婚年龄”的建议也曾引发网友热议。根据中国青年报此前报道,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建议:将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改为“男不得早于20周岁,女不得早于18周岁”,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而昨晚不少网友留言评论,如果法条修改,那今后可能会碰到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先高考,还是先结婚(因为有些学生高中毕业时已年满18岁)……



关注这一话题的亲

进来投个票~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审议,还涉及了这些内容——


“卖淫嫖娼”应纳入调解无效准予离婚范围


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第856条明确,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调解无效的,应当准予离婚,其中包括“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刘修文委员建议,将上述条款修改为“有赌博、吸毒、卖淫嫖娼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黄赌毒皆是法律严令禁止的活动,都会对婚姻家庭生活造成恶劣影响。草案只规定了有赌博、吸毒恶习的情形,没有对涉黄行为的规定,建议补充完善。


廖晓军委员也提到,该条款中未提及卖淫嫖娼,是个明显的疏漏。


修改离婚登记申请撤回条款,减少“闪婚闪离”


草案二审稿第854条提到,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30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间届满后30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吕薇建议进一步延长离婚的冷静期。根据现在离婚案,30天过程太短,反而会增加离婚成本,如果有一方不同意就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另一方可能就会提出到法院去判。建议将这里“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修改为“双方都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夏伟东委员也建议延长离婚冷静期,“建议将30日改为60日或者90日。”夏伟东认为,要给离婚的双方一定的调整时期,防止因一时冲动或者考虑不周全轻率离婚。此外,他认为应适当增加离婚难度。“当前社会中靠强制来增加离婚难度可能做不到。但应看到,现在闪婚和闪离的现象比较突出,适当增加时间的延续性,可以从客观上给轻率闪婚又离婚的人制造一些约束条件。”



如果修改法定结婚年龄

你觉得多少岁合适呢?

欢迎评论区留言

说说你的看法

END


责编:沛青

来源:北京日报、新华社、法制日报

晚报君近期精选推荐(戳链接)


通报!我市13人接受审查调查!


无锡一辆百万奔驰车现“幽灵开关”,深夜竟然自动……


“水果自由”总算要回来了!无锡水果批发均价10天降了……

,表示将关注这一话题最终结果

↓↓↓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