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再见,车管所!刚刚,国家正式宣布!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荣华富贵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就向往这种清贫的生活

罕见罕见太罕见了,一辈子都不曾见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人大国发院名师解读政府工作报告——经济改革

2016-03-05 人大国发院 人大国发院
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推动产业迈向中高端水平。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十三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保持在6.5%以上。


今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7%。

马亮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政府目标设置“由点及面”,利大于弊。同过去“保八”、“保七”的硬杠杠相比,报告将今年经济增长和其他预期目标设定为一个区间有其深意。一方面,与过去增长目标多年保持一成不变相比,更频繁地调整政府目标,体现了政府动态适应能力的强化。另一方面,这也有助于增强目标的弹性和灵活性。政府目标的设定从“点估计”放宽为“区间估计”,有助于政府更灵活地应对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阻力和障碍,更合理地配置稀缺资源和调整发展重心。设定一个区间性目标,固然有利于政府更好地调控宏观经济,但与此同时也应避免某些政府部门可能规避问责。例如,一些不作为的政府部门可能设置了过低或过于宽松的目标,这应引起充分的注意。

为市场“松绑”,为企业“减负”。
马亮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过去一年,各级政府部门大力推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创新电子政务,优化行政服务,为来之不易的经济成绩奠定了基础。不仅如此,政府部门也逐渐改变了过去“抓大放小”的市场监管思维,更加突出对小微企业和创新创业的扶持力度。按总理的话讲,“不搞‘大水漫灌’”,但这些“小动作”却最为务实有效,为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模式转型提供了动力。

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
聂辉华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副院长
经济学院教授
这个思路是正确的。供给侧改革不能“一刀切”,不是所有领域的供给都是过剩的,其实是结构性过剩,是相对过剩。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低端产品过剩了,而高端产品,高品质、大牌子、国际知名产品还是太少。中国现在连圆珠笔芯都生产不了,电饭锅、马桶要跑到日本去买,这就是问题。国民收入提高了,大家对消费的档次要求更高了,产品品质要求也更高了,供给侧要适应需求侧的升级,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引导作用,做到供给侧和需求侧均衡匹配。

赋予地方更多国有企业改革自主权。
聂辉华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副院长
经济学院教授
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应该发挥地方在探索改革方案方面的积极性和自主性,允许地方大胆试错。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地方怕触及底线,怕被人说“抢跑”,过于依赖中央的“顶层设计”。好的改革,应该是地方和中央良性互动,上下齐心,不能偏废。

加快农业结构调整。
仝志辉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
社会转型与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
农业供给侧改革将是今年农村改革的大头。从总理报告中看,这方面改革将从农户种养业结构、农产品加工业结构、农林业结构等方面进行。要实现这些结构性改革措施,除了各项政策以外,还要进一步加强农户经济的组织化,让农户融入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之中,只有这样,市场需求信号才能对农户生产行为产生更直接的引导,也才能形成农产品供给结构改进的良性链条,也才能使得供给侧改革和农民收入提高同步进行。

坚持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努力稳定对外贸易,调整出口退税负担机制,清理规范进出口环节收费,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出口结构发生积极变化。
张杰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在全球贸易和投资一体化进程受阻,全球贸易与投资体系出现区域化和碎片化的新苗头,全球货物贸易增速可能出现大停滞乃至大倒退的情形下,中国最高领导决策层以继续深入推进对外开放的战略胆魄,立足于通过市场化改革来推进中国出口结构的转型升级和出口竞争力的优化,维持和提高了中国作为最大出口国的地位,为中国制造业立国的发展战略奠定扎实基础。

针对工业增速下降、企业效益下滑,我们一手抓新兴产业培育,一手抓传统产业改造提升。
张杰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中央已经充分认识到某些行业的产能过剩对中国制造业竞争力提升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负面影响,认识到通过去产能来重塑中国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高度重要性。报告提供的数据”近三年淘汰落后炼钢炼铁产能9000多万吨、水泥2.3亿吨、平板玻璃7600多万重量箱、电解铝100多万吨“,这充分说明,中国政府已经对去产能工作动了真格,并且做了充分的应对和解决措施,中央政府必将在今后三年内打赢去产能的攻坚战役。

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突出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做减法,又做加法,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使供给和需求协同促进经济发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
张杰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报告明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核心战略举措,这说明中央最高领导层已经高度认识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今后中国结构性改革的总领和核心任务。而且,这个认识具有全新的视角,强调供给和需求的协同管理,而不是仅仅依靠供给侧的改革。而且指明了供给侧改革的核心途径是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来释放经济发展内生动力。

加快新旧发展动能接续转换。经济发展必然会有新旧动能迭代更替的过程,当传统动能由强变弱时,需要新动能异军突起和传统动能转型,形成新的“双引擎”,才能推动经济持续增长、跃上新台阶。当前我国发展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必须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
张杰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报告指出,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面临的两个核心任务,一是做强中国的传统产业,二是发展壮大中国的新兴战略产业。需要警惕的一个认识误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不是将中国的经济发展动力完全交给新兴战略产业,而是在做强中国的传统产业的基础上,来谋取新兴战略产业的发展格局。这才是新的“双引擎”驱动经济发展的内涵。

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坚持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运用经济、法律、技术、环保、质量、安全等手段,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完善财政、金融等支持政策,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采取综合措施,降低企业交易、物流、财务、用能等成本,坚决遏制涉企乱收费行为。
张杰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报告指出了落实和推进去产能工作的重点领域和具体工作思路。从中国此轮产能过剩形成的内在机制来看,需要依靠市场化的手段来加以有效解决,然而,从此轮产能过剩的地域分布特征来看,则需要政府主导力量以及中央政府财政兜底才能加以彻底解决,这种两难局面决定了中央在推进和落实去产能工作中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和所需的全新政策操作思维。中央需要抓紧设立以中央财政资金为主的三类奖励和扶持发展专项基金:第一,针对内部退养工人、转岗就业创业工人、内部安置工人以及公益性岗位托底安置工人这四类由去产能以及去除僵尸企业所引发的失业工人,应设立专门的中央去产能失业就业扶助专项基金。据我们测算,该专项基金累计需要的财政资金总额可能要达到2000-4000亿元;第二,针对重点去产能区域的产业转型升级以及新产业发展困局,特别是针对那些既是去产能的重点地区,同时也是经济增长增速快速下滑的地区,而且,这些地区往往也是地方财政支出刚性乃至财政收支入不敷出的地区,针对这些特定地区的去产能工作中可能面临的巨大地方利益阻力以及现实存在的经济发展挑战,有必要由中央政府直接出台针对促进这些地区的产业转型升级以及新产业发展的中央产业发展促进专项基金;第三,针对在消除僵尸企业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种债务、要素流转(包括生产设备转让)、技术转让、兼并重组以及历史遗留问题等各种难题,建议适当设立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成立联合性质的僵尸企业专项基金,用于奖励与鼓励僵尸企业的退出、重组兼并乃至转型升级活动。

发挥有效投资对稳增长调结构的关键作用。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继续以市场化方式筹集专项建设基金,推动地方融资平台转型改制进行市场化融资,探索基础设施等资产证券化,扩大债券融资规模。完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用好1800亿元引导基金,依法严格履行合同,充分激发社会资本参与热情。
张杰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报告指出了有效投资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要性,并且明确指出了有效投资的具体内涵,这表明中央已经高度认识到投资仍然是维持中国经济增长的有效手段。与以往的思路所不同的是,报告强调了这种投资必须是有效投资,必须是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逻辑一致的投资方向。而且,报告指明了筹集有效投资的具体途径是全面构建以市场化方式为核心的创新模式,利用政府的引导基金来充分调动社会资金的参与和重要支撑作用,由此开辟中国特色的政府和市场相融合的新型投资模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