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成年人才能看懂的80副图,看完羞愧难当!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6年11月1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亚文革”时代

2016-05-16 吕良彪 阿呆曰 阿呆曰


电影《芙蓉镇》结尾处,在政治运动中混得风生水起吃香喝辣的地痞王秋赦已经疯掉。他敲锣过市,兴奋地高喊着:运动喽!运动喽!这一意味深长的影像长时间地闪烁在中国政治的天空里,人们时不时想到政治运动频动仍让人胆战心惊的岁月......


“亚文革”时代,国内最主要的矛盾有三:一是对“异见者”的“准反右”打击;一是对“不服者”的暴力化“维稳”......“打通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则不仅是习总的政治理想,亦是平衡当下“左、中、右”、寻求社会共识的一种美好愿望与积极尝试。


中国未来之希望,乃在于真正有理想的左派与右派寻求社会共同发展的“最大公约数”。——我们要时时警惕利用权力祸国殃民的“窃国贼”;我们要时时防范别有用心的“卖国贼”;同时,我们既要能够识得那些别人用心的“爱国贼”,又要能时时反省莫要沦为被洗脑、被鼓动的“爱国奴”。

——题记



文/吕良彪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阿呆按:阿呆按:“亚文革”时代,国内最主要的矛盾有三:一是对“异见者”的“准反右”打击;一是对“不服者”的暴力化“维稳”。

日前,马晓力女士对2016年5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的一场演出公开提出反对意见。因为,这场“歌舞升平”的演出中演绎了诸多“大海航行靠舵手”、“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之类典型宣扬“文革”的内容,充斥着对领袖个人崇拜的强烈色彩。尤其是这样的演出,还是打着所谓“中X部”XX办公室主办、团中央某机构参与组织的官方名义。另据网络消息披露,官方已澄清中X部并无所谓“核心价值观办公室”这一机构,此等演出与官方无关。


值得关注与警惕的是,“文革”虽已过去三十余年,中央在《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对“文革”进行了彻底否认,但始终有一种极左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通过他们自我赋予的斥对手为汉奸的所谓“汉奸命名权”,攻击主张民主宪政的学者和人士,甚至在社会上以“反日”等为由兴风作浪、组织有组织的游行及暴力活动,而对领袖的歌功颂德则是素来土壤肥沃。——后“文革”这数十年,其实中国始终未能走出“文革”的阴影,中国实际上依旧始终处于暴力与民粹共同威胁的“亚文革”状态之中。


民间为何要美化“文革”?因为底层民众既需要自我麻醉,某些人期待通过宣扬“文革”谋求上位,或是“咸鱼翻身”。

官方为何要暧昧“文革”?因为可以此为由转移社会矛盾,可以此为由实现权力再分配。

而“打通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则不仅是习总的政治理想,亦是平衡当下“左、中、右”、寻求社会共识的一种美好愿望与积极尝试。



【十年浩劫:从“文革”到“亚文革”】


【一、中国: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

中国自古最大祸害有二:

一是权力之暴虐,若历朝历代文字狱之不绝;

二是民粹之暴戾,若“人肉馒头”、若太平天国。

而义和团、文革之类,则是当权者欲令二者相辅相成或是以毒攻毒而最终导致社会面临崩盘。

相当程度上,如何看待毛,依然是中国最基本的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红太阳,依然照耀着雾霾笼罩的当下中国。中国其实一直处于“亚文革”状态,既未走出过“老人家”光芒,亦从未彻底走出过文革阴影。

 

【二、“重庆模式”与“文革复辟”】

薄氏“重庆模式”招式有三:

一曰“唱红”——唱红歌绝非单纯唱歌而是一种精神控制与意识形态灌输,这种“集体无意识”是营造“社会性癫狂”的重要步骤,在“全民齐唱”的“红歌”声中,不同的声音、理性的异议都沦为“反动”。

二曰“打黑”——其实相当程度上是冠以“正义”之名超越法律程序的“黑打”,但凡与“领袖”意志相违背,即被以法律之名“镇压”与剥夺,以至沦入一种人人自危的“社会性恐怖”

三曰“透支”——即通过大规模举债、剥夺民间财富等方式“透支”未来以粉饰当下之“太平盛世”与当权者“盖世奇功”,同时赢得公众支持。

“唱红”亦可赢得“政治正统”“黑打”整肃对手并获取巨额资金,“透支”可成就伟大政绩”,以上三点经由各路媒体“宣传造势”,足以对最高权力发起有力角逐。而“宣传洗脑”、“社会性癫狂”、“社会性恐怖”恰恰正是“文革”得以肆虐的基本手法

 

【三、亚文革=权力无度+民众暴戾】

“再来一次文革,看我不活剥了那些当官的!”——多少人有这样恐怖的心态呀?国民性的卑劣与暴戾,从网络那些不负责任的谣言与谩骂即可一眼见到。中国的危险从来不只来自“西太后”,同样也来自“义和团”。权力会“吃人”,老百姓也是会“吃人”的。中国当下的危险既源于权力的无度,亦源自民众的暴戾。权力批不得,国民劣根性也批不得——某种程度上,说皇帝光屁股需要勇气;说百姓光屁股需要更大的勇气!

 

【四、暴民与暴政相辅相成、互为因果】

一片“杀”声而永远缺乏检讨,是国民暴戾的劣根性;这种暴戾在相当程度上孕育着权力的残暴与无度。而权力的残暴与无度,又使国民暴戾与愚昧得以加重。一旦二者结合,文革必将重来。——双重的危险使我们始终处于“亚文革”的泥潭而不自知,绝非专指重庆,绝非危言耸听。——薄督倒了,“重庆模式”终结了么?!


【五、独裁者走向神坛之路】

一、斯大林:杀官;

二、希特勒:杀富;

三、重庆:杀官、杀富。

杀官、杀富是以血腥迎合民意、激发民粹、摧毁一切理性力量对手的绝佳方式。一定要警惕任何以人民的名义“绑架”民意的行为,民粹必然通向暴力与独裁。——“亚文革”是权贵资本主义的无耻掠夺、极端民粹势力的狂燥相互作用的产物,是威胁中国两种最危险势力。回归常识、澄清事实、形成共识,建设民主法治与市场经济、诚信文明,则是整个民族“重返人类”的前提。

 

【六、重庆问题不能向薄王身上一推了之,更不能通过丑化薄王就自以为胜利!】

重庆复辟绝非薄王个人之功,而是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

当下体制权力的不受制约,各级官员各色人等(无论是法庭上公然构陷李庄“嫖娼”的么宁,还是私藏雷人淫像的警察)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言以蔽之:权力无度,人性丑恶,民粹暴戾,都使我们时时处于亚文革而不自知。

 

【七、亚文革:政治谋略还是有组织犯罪】

权力无度与民众暴戾的文革土壤依旧,执掌权柄的窃国贼组织、别有用心爱国贼煽动、脑残“爱国奴”为主体,激发民族劣根性,疯狂破坏社会秩序,转移社会矛盾。——他们今天可以以爱国之名针对钓鱼岛烧掉日系车,明天就可以爱国之名干掉你和我。

 

【八、垄断:亚文革的政治基础】

当下,权力无度而民众暴戾。贪腐的权贵资本主义正无度地掠夺着社会公共资源,另一方面极端极左的狭隘民族主义思潮因此又得以沉碴泛起;民主宪政成为一种思潮,另一方面公权力又垄断着权力从而垄断各种社会资源,垄断着重要社会资源获取高额垄断利益,垄断着思想以垄断真理之认定… …


【九、美化文革: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

“文革”使始终处于社会底层的“王秋赦”们“翻身”做了主人,激发出人性深处最丑陋的劣根性。对文革的怀念,相当程度上亦源于此。

而当下无论是过度歌颂美化民国,还是死心塌地想念毛主席,相当意义上都不过因对当下不满,而将“文革”美化为所谓的理想的乌托邦以自欺欺人、寻求一枕黄梁的载体而已。

 

【十、直面历史,方可走出文革阴影】

“文革”对中华民族祸害之深空前绝后,既阻断了中华文明的“血脉”又直接导致这一种群道德沦丧,以致于当下大陆进入到某种“全民贪腐”、“人人互害”、环境毒化、社会面临溃败的危险境地。不公布史料,不能清算文革;不清算文革,我们将永远活在“亚文革”的危险之中。——需要普及常识,将被意识形态严重扭曲的价值观回归到人类所共同认知的基本常识上来;需要知悉真实,无论是历史的尘埃还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实;需要充分的交流、博弈与共识——唯有寻求到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才可能推进社会的稳步前行。



【一步之遥:从“亚文革”到“文革”】


附:

“亚文革”时代中国社会各阵营之分析


“打通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是习总的政治理想,亦是试图平衡当下左中右、寻求社会最大公约数的一种美好愿望与积极尝试。

——吕良彪

 


近百年来,中国几乎从来没有走出过“左右之争”的摇摆不定。这种左右之争,既是理念之争,亦是道路之争,也是利益之争——在革命和动荡时期甚至是生死之争。互联网时期,社会深刻变革时代,中国民众再一次得以大范围投入重大社会问题的争论,左右之争再次得以激烈交锋。当下中国的网络表达,似乎可以大致分为以下六类人群:

 

一、“激进的左派”与“温和的右派”

1、他们共同特点在于,都不属于权贵阶层,都对社会现状都极为不满因而渴望改变,都希望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权贵联盟。

2、他们鲜明的分歧在于:左派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基本路径是政治集权化,经济计划化,文化单一化,主张强化公共权力,限制私人权利。右派主张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自由)化,文化多元化,主张限制公共权力,强化与保障私人权利。左派渴望“国家强大”——即使个人受到限制;右派渴望“公民自由”,警惕“D国强盛”从而损害民众的自由与人权。

3、左派要面包,往往受教育程度低,生活较为窘迫;右派要自由,多因受教育程度较高,生活相对宽裕自由。左派崇尚革命,认为利益只能靠暴力获取;右派主张协商,认为合作与协商是实现社会公平的基本方式。左派的理想是想象中的“毛式社会主义”;右派的理想是被美化的“美式自由主义”。

4、左派多崇拜毛泽东,多充满“道德优越感”而言语粗俗,常被斥为“毛粉”、“五毛”、“脑残”、“爱国贼”;右派多认同胡赵,常得意于“智慧优越”,多自视其高,常被骂作“美狗”、“汉奸”、“带路党”、“卖国贼”。左派容易希望消灭右派,而右派多希望能“教化”左派。

5、某种意义上并不存在所谓“不偏不倚”、“理性淡定”的中间派,充其量不过在某些问题上认同左派,另一些问题上认同右派。

6、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左派人数约占70%左右,多为生活窘迫的中下层平民、中下层国家公职人权,其阵营为“乌有之乡”及各类毛泽东思想研究会,其代表性人物若孔庆东、张宏良、韩德强、杨帆等,其共性为言语极端,鼓吹仇恨与暴力;中国右派人数约占25%左右,多为知识阶层、城市白领阶层、部分企业家等,其理性代表人物若茅于轼、江平、吴敬链、袁伟时、贺卫方、章立凡、秦晖、刘军宁等,他们堪称中国当代的良知与良心。权贵仅占约5%,但拥有中国绝大部分资源与财富。

 

二、邪恶的“极左派”与“极右派”

极左派一般指党内的信奉

原教旨主义、顽固拒绝变革的狂热分子。其极端者若重庆前薄督:以“唱红”强化原教旨主义以承袭“红色道统”;以“黑打”铲除异己,掠夺社会财富以实施“政绩工程”;通过制造“社会性癫狂与社会性恐怖,实现其个人政治野心。——极左派头目,可列作“窃国贼”。


极右思想,就是鼓动国家内部团结,人民和谐,鼓吹民族利己主义,对外发动经济扩张乃至军事侵略,获得资源和财富,在各种关系和秩序里面获得支配性地位,从而转嫁国内的危机和矛盾,让国家长治久安,让人民共享对外侵略和掠夺而积累的社会财富,从而使本国人民和本民族的生活水平经济地位始终凌驾于其他国家和民族之上,使本民族在世界上始终享有最优越的生存繁衍条件,始终确保本国人民享有幸福优越的生活。用大白话说,所谓极右,说白了就是鼓动大伙齐心协力出门做强盗,巧取豪夺,努力让别人做生产者,我们做掠食者,别人做弱肉,我们做强食,别人被决定命运,我们决定别人命运。戴旭之流号称“鹰派”实为“对内口炮派”(即无力真正对外强势,而只在国内网络上表现强势、好斗甚至好战以迎合甚至煽动民粹势力),即属此列。

 

需要说明的是:常有学者称中国的左、右之分,或与其他国家有不同之处,笔者倒认为:“极左”与“极右”势力无论其名称与区分标准如何,如日本军国主义与希特勒纳粹德国,既是极左,亦是极右——骨子里是一样的,无非所戴的面具不同。

 

三、投机的“伪左派”与虚伪的“伪右派”

此类人物,共同的特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内心未必认同自己所标榜或主张的立场或意见,但基于个人私利——或政治欲望,或商业目的,或个人虚荣——而选择某一极端左、右之观点为立场,并以此为投机手段。

1、“投机的伪左派”分两类:

一是“权贵及其走狗”:其共同特点为不遗余力地以种种借口近乎肉麻地歌颂权力,其代表人物为将家人送往美国却在国内以骂美国为业的司马南,曾欲追求民主法治而不为收纳进而转投对手专事以所谓专业之名攻击对手的吴法天,曾因违法而受处罚转而改写歌功颂德类政治投机文章的周小平。

二是“牟取商业利益的骗子”:其特点在于毫无底线地以歌颂最高权力、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为本能,以挑动民粹、仇视西方尤其是美国获利,其家人、利益,亦多与国外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若宋鸿兵、郎咸平及其他不入流之商业炒作者。

 

2、“虚伪的伪右派”亦分两类:

一是“叶公好龙”类:满口民主法治人权宪政理想正义,内心却崇拜权力、渴望特权、追求私利,容不得不同意见。

二是“别有用心”类:他们往往与“西方势力(非贬义)”确乎存在某种关联,以改变现政权为目标的极少数人群。

 

以上人群之所以将其称作“伪左”、“伪右”,乃在于这种人的理想、目的、手段却不同于普通的、理想主义的“激进左派”与“温和右派”。

 

中国未来之希望,乃在于真正有理想的“左派”与“右派”寻求社会共同发展的“最大公约数”。在此过程中,既要警惕“极左”、“极右”势力的巨大社会危害,也要识破“伪左”、“伪右”的真实嘴脸。——我们要时时警惕利用权力祸国殃民的“窃国贼”;我们要时时防范别有用心的“卖国贼”;同时,我们既要能够识得那些别人用心的“爱国贼”,又要能时时反省莫要沦为被洗脑、被鼓动的“爱国奴”

 

 

【一步之遥:从“亚文革”到“文革”】




注:“亚文革”是“薄王重庆”时期,阿呆在剖析“重庆模式”基础上对新中国六十余年社会、政治生态的一种描述。从公开的资料看,是阿呆最先提出“亚文革”这一概念。——昨日阿呆的《黄洋时代》一文,在存活九小时阅读人数超过十万后被和谐。“五一六”五十周年之际,希望这样的反思文革的文章能够允许存在时间长一些,全民反思能够深入一些。——走不出“文革”,中华民族的民族伟大复兴只可能是“黄梁美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