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警方有必要对欧某中前妻采取强制措施吗?

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你知道这些APP商店吗?

北京大学出版社副总编蒋浩先生撰文哀悼华政门口书店老板

2016-09-19 蒋浩 北大出版社法律图书 北大出版社法律图书

原标题:大城市、小书店——写给正阳法律书店


作者:蒋浩,北大出版社副总编,燕大元照法律图书总经理,资深法律出版人
来源:微信公众号“燕大元照法律图书”

   谨以此文悼念正洋法律书店张正洋先生

上海长宁区,万航渡路1544号,毗邻华东政法大学正门东侧的一排低矮的平房,有一间法律专业书店,与周边一些快餐店或杂货店为邻,显得有点另类,进店后的感觉,逼仄、狭小、拥挤,凡是能利用的空间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法律图书,这便是在上海持续了几十年的、在专业领域小有有名气的“正洋法律书店”


职业习惯,我每次到上海,无论出差开会,多少会与华政有些关联,也就需要多次往返华政校园。每当在校门口等候老师,或需要打车离开的短暂时间,都要到正洋书店转转,与店员聊上几句,或看看法律书的上架情况。我一般不会打扰店主人张正洋。一是他太过热情,有着一股不同于上海男人性格的北方人的豪爽;一旦他要是请客,我更是于心不忍,一顿家常菜,可能吃掉了书店一天的营业利润。二是不报身份,独自与店员聊天,也是一件很轻松惬意的事情。这种习惯,一直保持至今,正洋有时知道了,便会埋怨几句,让我忐忑不安的就是,如果再到上海不通知他,就是无视于他,这句话。

今晨得知正洋突然离世的噩耗,惊讶之余,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便是正洋书店,以及他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几年前,他还颇为得意地详细向我叙述超生二胎的经验与得失。与正洋的联系断断续续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关于个人感情交流的不多,多的是以书结缘,还有他苦心经营的几个小书店。记得十几年前,他还在华政的松江校区及复旦大学法学院开了几家分店,印象深的就是有一年他开车带我去复旦大学的新店,成堆的新书需要他夫妻俩搬来搬去,如果涉及学校教材,还要将每位学生的新书分拣派送,印象中在法学院图书馆的空地上,到货的新书铺满了一地,上海的暑期闷热难耐,个体图书经营无疑还是繁重的体力活。

民营法律书店一直不温不火,书店处于出版社的下游,出书的品种、印数、定价,书店没有主动权,只能像地里的农民一样,靠“天”吃饭,他们只有在图书折扣上能与出版社就一两个点来讨价还价,加上这几年电商网店的风生水起,挤压得民营书店的生存空间与他们在城市中的店面一样越发狭小。他们无法与地理位置优越、没有房租负担、上架空间宽敞的官方书城竞争;也无力与资本庞大且无孔不入的网络电商比拼。在这方面,我倒是觉得出版社略显得有些唯利是图,为了赚取出版利润,出版社有下游各种销售途径可以选择,也不会拼尽全力与靠资本运营的电商在销售折扣上据理力争。早在十年前,十几家民营法律书店成立了一个松散的联盟——全国法律书店诚信互助联盟,多少有一点行业联合抵御外部侵蚀的性质,而张正洋,正是这个机构的发起者之一,并且是机构的主力、干将与元老,他用上海人特有的精明为联盟出谋划策,奔前走后。一个月前的伊春会议,联盟十周年的各种营销策划,大都出自他的想法,会议结束后一周左右,他又专程来公司详谈了他的设想,有很多新颖的创意也触动感染了我。近日在群里刚刚开始、红红火火的联盟十周年法律图书联展,正洋的想法及设计功不可没,他的突然撒手而去,多少让人措不及防、唏嘘不已。

之以恒的精一个人一生的精力放在一个行业,一个微利的文化传播行业,需要具有匠人坚忍不拔的毅力及持神。民营法律书店,它们销售的产品大都是法律图书文献,高屋建瓴,涉及国计民生,但书店条件艰苦,势单力薄;他们大都来自非法律专业,但图书的上架分类、摆放,多少会让国营书城不能望其项背;他们大都没有官方的背景,因为行业微利,也没有资本运作的支持,如果到各省城看看他们的店面面积及设施,就能知道他们所面临的经营压力。倒是负责传播法律文化,以弘扬公平正义的理念为己任的国有出版企业(不是出版商),这些年来如果没有这些民营法律书店做补充,还是真与国家赋予的垄断地位及专业出版方向不相匹配。十几年来,我坚持并应邀参加了联盟的大部分年会并按要求指派做主题发言,正是看中他们自身的处境及位置,以及我们之间几十年的感情之交。电商资金雄厚,运作宏大,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虚拟空间与数据合作,不如与交流至亲的同行更加轻松惬意,美好无限。所以与正洋等联盟元老的共事,有自身的情感注入其间,而得到各位书店老板的认可,也会引以为荣。

正洋安息,今后一段时间,提起民营法律书店,起码在上海的图书市场,我会依旧想到正洋法律书店——也是几位华政的老师经常向我提及并时常光顾的小书店,更是与大上海的地位极不相称,但又顽强生存的小书店。不知道正洋走后,上海法律书店的空缺是否会有人弥补、替代,也不知我到上海出差期间是否还会有暂短又惬意的落脚空间供我消遣;每年的联盟会议,如果张正洋没来,我会总觉得是人员不整;每年的北大法律图书宣讲会,我也许还会在台下寻找正洋的身影……
                               
              蒋浩    
                         2016年9月17日上午   
 


puklawbook

北大出版社法律图书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