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Google领衔投资的一个美国创业小镇何以失败?

2017-03-06 邹毅 彭博周刊 房地产观察家 房地产观察家

当下中国,做小镇的势头赶得上当年的万众创业、万众创新了。在中央政府政策扶植和力推之下,多数开发企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夜间中国大地上,长城内外,街头巷尾,皆谈小镇。

 

可以预见的是,不出5年,中国将有大批小镇出现烂尾,这批小镇泡沫的浪潮如同当下商业地产的浪潮一样,一盘残局。

 

并不是每个城市都适合做小镇。哪怕那里风景优美、交通便捷,但脱离了产业谈小镇,就如同脱离了需求谈产品。

 

一般情况下,我们在日常的操作的小镇项目时,对小镇体系的构建分成了四个层面,即产业服务、商业服务、生活服务和公共服务。但是,这四种层面的体系构成并不是在同一水平维度上进行分割,而是有很强的逻辑关系。在我理解,小镇的产业层面的打造是从0到1的1,而配套的商业服务、生活服务和公共服务只是其背后的0。换句话说,没有产业,莫谈小镇。

 

反过来看,我们所接触到的很多小镇,都是过分强调了公共服务、生活服务和商业服务这三项功能,很显然,这属于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的噱头。

 

当下中国做小镇面临的局势是,看上去中国政府提供的各类特色小镇申报政策容易包装申请,但小镇用地越来越难获得,特别是配套住宅用地,简直是极其金贵。究其原因,就是政府对小镇投资商的产业引进和实际投资上的考察越来越严格。打着小镇的名义,进行变相的房地产开发圈地,想以这种模式忽悠地方政府基本就是掩耳盗铃。

 

前期我分析过华夏幸福打造产业小镇的模式。作为中国最成功的产业新城和产业小镇的制造公司,华夏幸福的产业招商策略今年以来成为业界学习的宝典。其中一个很成功的策略就是聚焦产业后,以龙头企业拉动产业链上下游的产业纷纷入驻小镇。

 

但在实际操作执行中,就可遇到这样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真正有产业竞争力的龙头企业极度稀缺,哪有那么多的龙头企业可供引进?第二个问题是,即使真正引进了龙头企业就一定能成功吗?

 

针对第二个问题,我曾写过一篇阿里领头的云栖小镇的深度操作案例。但可以肯定的是,就因为在阿里的大本营,中国的新一线城市之首杭州,才会有这样的产业基础。如果不在杭州,即使是阿里投资,也未必能取得小镇经营上的成功。

 

果真如此吗?下面我给大家看一个失败的案例。这是彭博商业周刊最新的一篇深度分析文章,文章分析了Google牵头投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堪萨斯城的打造创业小镇失败的例子。作为全球最牛的互联网企业,为什么Google和当地政府的努力最终付之一炬?我们来边看彭博的案例边做分析。


打造“下一个硅谷”?没那么简单

2012年12月,当布兰登•沙茨(Brandon Schatz)得知堪萨斯州的堪萨斯城成为超高速互联网服务谷歌光纤(Google Fiber)在全美的首个试点城市之后,他开始计划把自己刚成立不久的体育赛事图片公司搬到那里。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他便从位于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的家里出发,驱车24公里,到堪萨斯城一探究竟。到了2月1日,他已经搬进了新家。2月4日,他连上了谷歌光纤网络。


这正是当地官员想要看到的结果。当该地区(先是堪萨斯州堪萨斯城,几周后又增加了密苏里州堪萨斯城)赢得了率先使用谷歌光纤的资格之后,当地热心民众欢天喜地庆祝了一番,他们希望能借此实现经济复兴:吸引创业者,发展新兴商业区,成为远近闻名的创业中心。


然而四年后,沙茨的公司Sportsphotos.com增长缓慢。这家公司为全国各地的业余体育赛事提供摄影服务。他充分利用了风驰电掣般的网速,可以在几分钟之内上传几百张各种体育赛事的高清图片。但是公z司并没有达到他理想的状态,目前沙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网络开发工作,以及在Airbnb上出租自家的房间。最近的一个周日,沙茨坐在家中(这里也是他的办公室),在台式电脑上敲着键盘,身边是一大堆披萨盒子。“我曾经以为我们会势不可挡,”他说。


沙茨的失望情绪反映了一些人此前的盲目乐观,这既包括创业者,也包括市政官员。(Decrypted播客最新一期的主题就是沙茨和其他创业公司创始人面临的挑战。)2011年,两位市长把即将布设的谷歌光纤服务称作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以及“刺激经济发展”的途径。而对于谷歌来说,则是过高估计了自身技术改变人们生活的能力。在那以后,谷歌已经大大减少了对该项目的支持。


堪萨斯城也很难成为官员们梦想中的繁荣城市。包括沙茨在内的创业者被谷歌光纤吸引到这座城市,有些还创办了企业。一座“创业小镇”迅速形成。但几乎没有几家公司获得成功,一些受挫的创业者转移到了旧金山,那里人力资源更丰富,获得资本的渠道也更宽。即使是最美好的愿望和超高速的网络也不足以打造一个新的硅谷。


Alphabet Inc.旗下的谷歌公司的首个光纤网络在2012年末启动之后,大堪萨斯城地区的GDP增速一年不如一年,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5年,增速仅为1.5%,相比之下,全国平均水平为2.6%。2016年的都会区数字还无法获取,不过截至三季度的州统计数据显示,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似乎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我们现在有点挠头,”为大堪萨斯城地区开展经济研究的非营利组织美国中部地区委员会(Mid America Regional Council)的杰夫•平克顿(Jeff Pinkerton)说。“为什么堪萨斯城就是不见起色,即便是拥有了谷歌光纤这样的资产?”


谷歌公司2011年来到堪萨斯城。在堪萨斯州这边的怀恩多特高中礼堂,五颜六色的聚光灯照在尊贵的演讲者身上。谷歌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预先录制的视频中发表了致辞。在宣布将在堪萨斯城铺设谷歌光纤之后,谷歌的一名副总裁邀请人们参加庆祝活动,并准备了充足的烤肉供宾客享用。


堪萨斯城打败了1000多座城市,才赢得了率先尝试谷歌光纤项目的资格。该项目旨在与在互联网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电信和有线电视巨头竞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它的终极目标是激励这些竞争者改善自身服务,进而从整体上提升互联网的体验,而这将强化Alphabet最有利可图的业务:在线搜索。


两个城市的市长宣布,一支由公民领袖组成的团队将负责研究如何更好地利用光纤网络,不光在创业方面,还包括教育等领域。这个团队在2012年发布的方案中提出了多项建议,包括创办科技园区、为小型科技企业提供税收优惠,以及建立导师网络。


尽管面临着预算上的重重挑战,堪萨斯州一直坚持为初创企业的天使投资人提供最高可达5万美元的税收优惠。位于堪萨斯城的Sprint Corp.公司与一个名为Techstars的机构合作,成立了一家创业孵化器。位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智库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开始举办每周一次的创业者大会。


这片横跨州际边界线的地区成为第一个布设了谷歌光纤网络的社区,一个创业群体涌现出来。由于该地区的区划法规为在家运营企业提供了便利,这里成了知名的创业小镇。Sportsphotos.com的所有者沙茨也在这里租了房子。


最初,一则关于堪萨斯城成为试点城市的网络视频吸引了沙茨。他意识到谷歌光纤可能对他创办的新企业意义非凡:过去花40到50小时才能上传的照片,现在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这有点书呆子气,因为一则视频激动得够呛,”现年34岁的沙茨说。这名前美国陆军中士一脸稚气,他曾在多个地区服役,其中包括波黑。“但我真的很受鼓舞。”


然而实际上,优异的互联网连接对某些企业来说并无太大意义。迈克•法默(Mike Farmer)在创业小镇运营自己的创业公司Leap已经有一段时间。“怎样利用以GB为单位的超高速网络,让这种体验更有意义?”他说自己曾这样问团队。他们提出各种想法,比如让搜索结果以几部高清Netflix电影的形式同时呈现。然而考虑到多数用户都没有这么高的网速,Leap一直也没找到正确的使用场景。法默去年缩减了业务。


“谷歌光纤的真正实力是曝光率,”堪萨斯城创业基金会(Kansas City Startup Foundation)的执行董事、创业小镇的联合负责人马修•马库斯(Matthew Marcus)说。他谈到了这项技术为这座城市的创业社区带来的宣传效果。“实际上,要充分利用上1G的网速真的很难。”


一些创业公司不得不面对人才匮乏的困境。硅谷、加拿大滑铁卢和纽约市的科技公司往往可以从附近软件工程专业实力较强的大学进行招聘。该地区工程学院最强的高校距离堪萨斯城的路程超过两个小时。在堪萨斯城,融资也是一个问题。创业者抱怨称,当地投资者寻找的投资目标在硅谷能吸引数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但中西部的风投公司只会对这类公司投资几百万美元。缺乏融资渠道导致两家有潜力的创业公司的离开:债券市场Neighborly和环保建筑商Acre,两家公司都把大部分业务搬到了硅谷。


“有许多天使投资人愿意提供5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但是没有那么多人来牵线搭桥,”总部位于堪萨斯州费尔韦的C2F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桑迪•肯珀(Sandy Kemper)说。他于2008年创办了这家营运资本金融公司。肯珀开始把目光投向堪萨斯城外的大型投资公司,包括旧金山的Mithril Capital和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从它们那里获得了大部分资金。在本地,“筛选的过程更加严苛,门槛可能也更高”。


许多当地创业者都会提到的一个优势是成本低,但这实际上可能并不是好事。“它会让人产生一种不应该有的舒适感,”投资了C2FO的Mithril Capital的普通合伙人阿贾伊•罗扬(Ajay Royan)说。他认为最优秀的创业者在工作中都会感到全球竞争现实带来的紧迫感——而在低压力、低成本的环境中很容易忽视这种现实。“如果你满足于堪萨斯城的岁月静好,”他说,而不是超出这个范围进行思考,“那很糟糕”。


许多其他创业者都希望C2FO最终能够上市,筹集上亿美元资金,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它已经募集了9900万美元资金,其平台被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公司所采用,包括宏碁(Acer)、好市多(Costco)、BNSF Railway和辉瑞(Pfizer)。创业者们说,上市比任何办法都能培养堪萨斯城的企业家精神。它可以让现有的投资者看到大举投资创业公司的优势,并使一批早期员工获得丰厚回报,他们反过来可以投资其他创业公司——或者创办自己的企业。


密苏里州堪萨斯城Open Air Equity Partners公司的风险投资家兰斯•勒梅(Lance LeMay)投资了肯珀和法默的公司。他说,强化堪萨斯城由风险资本支持的创业生态系统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你要让许多投资都能成功退出,而不是只有一个10亿美元的退出投资,”他说。“只有一个本垒打是不够的,你需要许许多多的二垒安打。”


在堪萨斯城尝试最大程度上利用谷歌光纤网络的那些年,谷歌也在做同样的事。最初,公司高管信心满满,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2年末一次会议上说,公司目前所有的创新成果中,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在内,光纤网络“在许多层面上是最吸引人的”,它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不久之后,它开始宣布更多城市开展这个项目,从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和犹他州的普若佛开始。2013年,公司聘请了无线芯片行业的资深人士克雷格•巴勒特(Craig Barratt),来担任谷歌光纤等业务的团队负责人。2015年,谷歌成为Alphabet之后,巴勒特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谷歌光纤宣布,未来将逐步覆盖到21个城市。


不过,正如堪萨斯城可能高估了谷歌光纤的价值一样,谷歌也高估了光纤网络的影响力,它的扩张计划开始缩水。巴勒特2016年10月离开谷歌,令许多员工颇感意外。同一天,该部门宣布暂停在八个城市的扩张计划,以及裁掉9%的员工。2月,Alphabet聘请了宽带高管格里高利•麦克雷(Gregory McCray)取代巴勒特的位置,进一步精简了光纤团队,把数百名员工转移到了谷歌核心的互联网业务。


谷歌光纤目前只在九个城市运营,包括亚特兰大和加州奥兰治县。谷歌光纤所属的Other Bets部门去年录得了35.8亿美元的亏损,营收仅为8.09亿美元。谷歌光纤在Other Bets的13.9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中也占了不小的比重。


谷歌光纤战略转向的背后有多方面因素。前员工说,主要原因是谷歌创始人扩大和加速该服务的愿望,与成本居高不下这两者之间的矛盾。而有线电视公司采取了积极的行动,引进了类似的高速服务,但价格却很低。而且还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政策阻碍。例如,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查特通信公司(Charter Communications)因为公用事业的监管问题起诉了谷歌光纤。


“谷歌投资光纤网络时,非常渴望通过大举投资来押注一些不确定的或长期的回报,但是过去几年,谷歌内部已经发生改变,”穴鸟研究公司(Jackdaw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简•道森(Jan Dawson)说。“在这个节点上,Alphabet继续大举投资光纤网络并不一定是明智之举。”


沙茨最近改变了自己的商业模式。他不再要求业余运动员为图片付费,而是提供免费下载,利用赞助费来获得营收。由于发现当地投资者不愿意支持缺乏强劲收入的企业,他正在努力与大型体育零售商和健身公司建立联系,希望他们可以赞助他拍摄的体育赛事照片。


据他计算,赞助体育赛事图片业务每年的价值达到2000万到5000万美元;加上其他业余赛事和扩张营销计划,这一市场可能还会出现指数级增长。但是目前而言,他仅占据了很小的份额;他说,去年的营收翻了一番,但仍然低于10万美元。今年,他希望能继续增长,实现盈利。


沙茨知道在纽约或洛杉矶与潜在的赞助商建立联系要容易的多,但他相信自己在内陆地区一样做得到。


有时,他会回想起几年前一位风险投资家给他的建议:抛开一切,专注于自己的业务。他说,堪萨斯城慵懒的氛围让人很容易把这条建议抛诸脑后。


“压力更大可能是好事,”他如今表示。不过,他说因为有了创业者社区这样的有利条件,他很高兴自己没有离开。


与此同时,在创业小镇,一些最初的创业支持者已经把自己的房产卖给了非创业者。


在谷歌光纤到来之后,科罗拉多博尔德的Foundry Group公司的风险投资家布拉德•费尔德(Brad Feld)在创业小镇买了一座平房,邀请一家前景光明的创业公司免费使用。有一段时间,法默的实习生就在那里工作。如今,一位创业工程师住在里面。记者最近探访时发现,主房间的地板上已经积了一层灰尘和污垢。一台真空吸尘器远远地立在墙角,插着电,但显然无人使用。侧面房间里已经没有什么家具,但是有一大堆布料堆在中间。一只受了惊吓的猫在厨房仓皇逃窜。


沿着这条街继续往前走,第三个门就是沙茨的家。他已经决定开始认真地寻找投资者。他首当其冲的目标是硅谷。


从上述可见,真正的城市产业创新是多么的金贵。美国如此,中国亦然。那些风景优美、岁月静好的小镇,真的能获得成功吗?对于年轻人来说,相比优美的环境,摩拳擦掌、孤注一掷的参与市场竞争应该更具备人生的意义。系统的筹划产业集群、制定出小镇的中长期产业发展战略、引进教育机构、完善金融体系,这些都是未来小镇形成创新孵化的基本元素。


反观硅谷的成功,从吴军的名著《硅谷之谜》上可以发现至少有4点基本要素:

1、硅谷的成功首先是叛逆精神和对叛逆精神的宽容和坚持。

2、IBM的圣荷西实验室、早期的仙童公司,是硅谷之父。没有仙童,就没有硅谷。仙童公司没有长大,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派生出了太多的新公司,从而在硅谷形成了一个产业生态系统。

3、硅谷所拥有的世界级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4、硅谷独特的风险投资生态系统,他们可以让工程师们合法的暴富起来,注意是暴富。




 领易咨询

Linkease Consultancy


助力中国大消费产业升级

Contribute to the upgrade of lifestyle in China


专注于文化、旅游、商业和房地产

行业研究  战略规划  项目策划  财务顾问

邹毅个人微信号:brian378183884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